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单独一见
    “前辈,我们吃饱了!”罗晨躬身道。

    “嗯,这样的话,我就不留你们了!”雪欣蓉微笑着起身,下起了逐客令。

    “……前辈真的不用我们做什么么?”刘语熙忍不住开口道。

    “罗晨……你若有机会见到你师父,帮我带一句话就行了。至于什么话,你心里清楚,我就不说了。”雪欣蓉伤感一笑,轻轻挥了挥手。

    刘语熙诧异的看了罗晨一眼,罗晨心中微微感慨,轻声道:“我记住了,前辈!”

    三人离开了雪欣蓉的房间,顺着楼梯走了下来,来到了小镇的街道之上。

    酒店的阳台之上,雪欣蓉又站在那里,美丽的脸庞上挂着温暖的笑意,向着三人轻轻招手。

    罗晨此时也明白,这次来到卧龙山脉的惊喜,便是雪奴了。而这个惊喜,便是眼前这位女子给予的。

    她这般向自己示好,所为的不过是自己为她带一句话而已。

    “三鲜馅的饺子已经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吃?”

    ……

    “痴情的男女下场都一样……”罗晨忽然想起圣老常说的这句话。

    雪欣蓉无疑也是一个痴人,不过圣老的心显然不在她这里。

    圣老所痴的,又是谁呢?

    罗晨又看向了金螺空间之内,圣老已经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些许唏嘘之色。

    “圣老,这个雪欣蓉实在太可怜了!你老人家什么时候去安慰安慰她吧!”罗晨传音道。

    圣老感受到罗晨的注视,脸上神色一变,现出邪邪的笑意:“臭小子,雪欣蓉这丫头保养得当真不错,若是老夫还有身体在的话,定然会再来此地和这丫头战上三百回合。可惜老夫现在连身体都没了,再好的女人也是只能看不能吃了,你要老夫用什么来安慰她?哈哈!”

    罗晨无语,这个老不修说起话来还真是一点儿脸都不要了。不过他也明白这不过是圣老的掩饰而已,刚才那种表情,才是他真实的心思吧!

    看来这个老家伙并非是无情,而是滥情。若是完全没有一点儿真情,那些女子怎么可能会被他迷惑,会对他这般死心塌地呢?

    此时罗晨也没有再去还叶烨烨元石的心思,向着雪欣蓉点了点头,一手握着刘语熙的小手,另一手却是被雪奴紧紧拉着,迈步走向了小镇之外。

    原野之上,刘语熙和罗晨策马缓缓而驰。

    罗晨的身后,还坐着一个雪奴,长腿少女每时每刻都要跟着罗晨,柔软微凉的小手始终紧紧握着罗晨的大手,根本不愿松开。

    刘语熙并没有说什么,可是罗晨自己却是尴尬异常。他跟叶子才是一对,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有些莫名其妙。

    “师父!师父!”罗晨忍不住传音道。

    “干嘛?”金螺内,圣老翻了一个白眼。

    “你老人家行行好,帮我出手一次,把这个丫头的问题彻底解决了吧!”罗晨传音道。

    “不行!老夫吸收点儿能量容易的么?”圣老断然拒绝,“老夫的能量留着还有用处,是绝对不可以浪费的。”

    “师父……”

    “尼玛!说不行就是不行,臭小子废什么话!”圣老瞪眼道,“要想根除这个丫头的问题,你就快些给老子晋升到武师!你他娘的!”

    罗晨无奈一笑:“师父,那我先出手帮她解除现在的状态啊!”

    “那也不行!那你怎么向叶家小丫头解释?《金螺吞海诀》的秘密,是不可以轻易暴露的。”圣老恼火道。

    “那不然你帮我出手……”

    “不行!”

    “反正《金螺吞海诀》,我也不是暴露一次两次了!那天我在两军交战之时使用,不是也用过了么?这个大陆上认得你的《金螺吞海诀》的,也没有多少人吧!就是让刘语熙知道了也没什么,我可不想一直对她隐瞒!”罗晨传音道。

    “……那好吧!随你大小便,你他娘的!”圣老微怒道,“反正老夫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真出什么事情,倒霉的是你小子!”

    刘语熙一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罗晨的压力越来越大,早已经受不了了,见圣老松了口,立马便是勒住了战马。

    “怎么了,罗晨?”刘语熙微微蹙眉,终于开口了。

    “让这个丫头一直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罗晨看着身后的雪奴苦笑道,“我总不能这样把她带回栖霞城去。我想尝试一下解除她现在的这种状态,刘语熙,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早说。”刘语熙轻声道,马鞭指向了远处的一个树林,“我们到那里去吧!”

    “嗯,好。”

    两人策马快速奔入树林之中,罗晨带着雪奴跳下马背,让雪奴在一块青石上坐下。

    “忍着点儿,可能有点儿痛。”罗晨握着雪奴的手关切道。

    “是,主人!”雪奴微微躬身。

    温热的能量涌入雪奴的体内,在雪奴之中按照《金螺吞海诀》的途径转了一圈,然后分出一丝注入雪奴的头部。雪奴脸上现出微微的痛苦之色,用力的咬紧了嘴唇。

    刘语熙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是微微有些紧张,那一丝小小的不快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罗晨感觉到自己和雪奴之间的那一丝联系正在消退,脸上也是现出喜色。

    ……

    片刻之后,罗晨感觉自己和雪奴之间的联系已经是完全消退了,看着一脸痛楚之色的雪奴轻声道:“怎么样了?”

    雪奴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罗晨,眼眸中渐渐有了神采,忽然小嘴一撇,哭泣着扑到了罗晨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罗晨:“罗晨!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罗晨有些尴尬的推开了雪奴,站起身来。

    “雪奴,现在你是什么状态?”

    雪奴眼中泪花闪动,满脸喜悦之色,轻声道:“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了。很多事情我记不起来,不过至少我已经不是什么死士了!罗晨,谢谢你了!”

    罗晨也是开心一笑,这样至少雪奴不会一直黏着他不放了。当着刘语熙的面,雪奴这样一直黏着自己,让罗晨也是极为尴尬。

    “罗晨,你的能力……真的好奇怪!”刘语熙目光微微闪动,轻声道。

    罗晨此时也不打算再对刘语熙隐瞒太多,轻声解释道:“我的师父传给我一套气功,这套功夫至阳至刚,专破一切邪祟。控魂阁的灵魂控制邪法,也可破解。等我成为武师,才能够完全破解雪奴的灵魂控制,现在不过是能够让她暂时摆脱死士的身份罢了!”

    “原来是这样。”刘语熙点头。

    罗晨脸上现出一丝尴尬之色,继续解释道:“我现在的功力不够,雪奴依然会慢慢忘记一些东西,所以这样的手段,我每日都需要为她出手几次,等我成为武师之后才能停止……”

    “以前在栖霞峰上,也是这样的么?”刘语熙浅浅一笑道。

    “……是,不过毕竟需要接触她的身体,我怕你不高兴,所以都是在你不在的时候才会出手。”罗晨有些难为情的承认道。

    “有什么好不高兴的,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刘语熙展颜一笑,“医者父母心,这一点难道我不懂么?”

    “医者父母心?”罗晨微微一怔,自己又不是什么医生……

    “不管如何,你总算肯告诉我了!”刘语熙浅笑着瞟了罗晨一眼,“今日不说怕是不成了吧!以后我们要时常呆在一起,你哪里能找那么多偷偷出手的机会?”

    “我们要时常呆在一起么?”罗晨微微错愕。

    “怎么,你不愿意么?”刘语熙揶揄一笑。

    “愿意,愿意!呵呵!”罗晨清俊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连连的道。

    是啊,如今天南以南已经平定,栖霞铁卫铁蹄踏遍各处,刘语熙和自己已经在万人面前挑明了关系,今后真的是可以一直陪伴在刘语熙的身边了!

    习惯了偶尔才能见到伊人,罗晨竟然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听了刘语熙的话,罗晨明白过来,兴奋得几乎快要晕了过去。

    长腿少女原本眼角满是泪痕,听了刘语熙的话,却是哼了一声,不满的撇了撇嘴。

    两人注意到了雪奴的小动作,相视一笑。

    天南以南以后会极度平静,自己也可以和喜欢的人安静的生活在一起了。

    ……

    栖霞城,栖霞铁卫卫营之内。

    罗晨的府邸之中,房间之内摆着一个巨大的台子,一副铠甲毛坯、几瓶兽血放在上面。

    罗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道纹仙笔如风在铠甲之上快速的挥洒着。刘语熙站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他,嘴角也是微微翘起。

    雪奴玉色的短发在此变成了如墨的黑色,拿着一盘烤肉在一边百无聊赖的吃着。

    时间仿若是回到了大战之前,不过一切都是有了不同。

    天南以南已经平定,罗晨和刘语熙再也没有了大战的压力。而雪奴是雪欣蓉赎买而来的,自然不用担心再次被控魂阁的使者抓捕。

    这样安宁的日子,本就是罗晨最为喜欢的。

    现在需要做的,便是打造出剩余的一层道纹套装,晋级为二层道纹师,之后便是打造二层道纹套装,然后努力成为武师,解决雪奴的问题。

    这些事情都不是马上就要做的事情,他有着足够的时间一点点儿去完成。

    有着刘语熙陪在身边,他便不可能感到辛苦。

    ……

    夜已深沉。

    雪奴吃完了烤肉,便已经沉沉睡去。刘语熙轻声道:“罗晨,不用这么辛苦了,早点儿休息吧!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

    “嗯,好吧!”罗晨笑着收起了道纹仙笔。

    现在的状况,的确是可以在休息上奢侈一下。

    “对了,刘语熙,你那天说半月之后有事情,是什么事情?”罗晨问道。

    “……那个事情……再过几天再告诉你吧!我先走了!”刘语熙脸色微微一黯。

    刘语熙轻轻走了出去,微微叹息一声。

    “马上就是四月了!”

    刘语熙并没有回自己的统领府,而是顺着石阶,登上了栖霞峰。

    峰顶的青石栏杆之上,倚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月色下显得极为萧索。

    “月儿,还没睡么?”刘语熙轻轻走了过去,看着少女的身影爱怜的道。

    “姐姐,再过几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姐姐你了……”赵月儿轻轻转过身来,靠在刘语熙的身上。

    刘语熙轻抚着月儿的秀发,无声地叹了口气。

    月儿还不到十四岁,便已成为了四级武师,虽然有着自身资质的缘故,更多的却是因为她的师门。

    那样强大的力量,是小小的栖霞宗无法对抗的。更何况这件事情,是很早就决定过的。

    再过几天,月儿将要回到宗门,去面对那未知的命运。这对于小小年纪的她来说,是何等的残酷。

    可是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阻止。

    谁也不能。

    “姐姐,若是你很快就要死了,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赵月儿轻声道。

    “……丫头,你会没事的。姐姐相信你一定能过了那一关的。”刘语熙轻声道。

    “我是说如果嘛!”赵月儿娇嗔道,“我就是想知道姐姐要到了那个时候,最想做的是什么。”

    刘语熙轻声道:“若是我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最想罗晨陪着我,我拉着他的手,然后安心的离去……”

    赵月儿默然良久,轻声道:“姐姐,我也一样。”

    刘语熙默然。

    赵月儿轻声道:“今天我去见过父亲和师祖了,他们告诉我,姐姐从小就和罗晨有过婚约的。原来不是姐姐抢了我的罗晨师兄,而是月儿想要抢姐姐的。可是,罗晨师兄……月儿真的很喜欢他啊!”

    刘语熙轻抚着赵月儿的秀发,心中也是黯然。

    “姐姐,月儿或许很快就要死了。我在离开之前,想见一见罗晨师兄,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姐姐你能答应么?”赵月儿抬起头来看着刘语熙,眼眸中有着一丝希冀之色。

    “月儿……”

    “姐姐,我只是想单独见一见他,和他说几句话而已。这个也不行么?”赵月儿委屈道。

    刘语熙默然片刻,轻声道:“好吧!这件事情,我来安排。”

    “谢谢姐姐了!”赵月儿开心的笑了起来,眼眸深处却是现出一层泪光……

    ……

    大战尘埃落定,天南以南所有的土地都落入到栖霞宗领地之中后,栖霞宗也终于把这场战争的消息发布出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