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如释重负
    在这次大战之前,不少人还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谁,赵月儿在大战之中大放异彩,现在卫营之内人人皆知,这个小丫头便是栖霞宗的二小姐,是一位顶级强者。

    罗晨和赵月儿携手走在卫营之中,立刻引起了无数道目光的注视。那目光中有着讶异、有震惊、有不解、有鄙夷,也有着羡慕。

    罗晨在这次大战之中同样是大放异彩,而他与刘语熙在万人面前牵手,大家都知道了他和叶家大小姐乃是一对。而如今,和他牵着手的,竟然是叶家的二小姐,这自然是让铁卫们感到极为震撼。

    震撼之余,自然有人对于这件事情感到迷惑,也有人对于罗晨这样的行为极为不齿,当然更多的铁卫则是对于罗晨的手段极为佩服。

    居然同时博得了一对姐妹花的欢心!这样的事情,可是很多男人的梦想啊!

    一道道目光投射过来,便有了不轻的重量。罗晨清俊的脸庞早已涨红,只希望能够早日走出这个卫营。

    赵月儿掌心已经满是汗水,小脸上却是现出镇静自若的样子,清澈的目光中蕴含着丝丝情意,不时的看着罗晨,青稚的小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显然她对于这种众人的注视,极为的享受。

    ……

    校场一角,云岚大队百夫长方世玉瞪大了眼睛,笑得乐开了花。

    “小晨真强!真他妈的强!”方世玉心花怒放,“小魔女又怎么样,还不是对我家小晨服服帖帖?等到你过了门,在我老人家面前还敢那样嚣张么?哈哈!”

    见到小晨如此彪悍,方世玉也是与有荣焉。能够同时得到叶家的一对姐妹花,小晨这小子实在是太逆天了!不久前被小魔女打成猪头的经,此刻也是化作了幸福的回忆。

    “方世玉大哥!”

    身边的一匹铁背马上,传来了一个委屈的声音。

    方世玉转过头来,却见到钟蕊眼中蕴满了泪水,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丫头,这个……那个……”方世玉勉强敛去笑意,看着一脸哀伤之色的钟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方世玉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另一个百人队,方诗诗正勐然落下面罩,带着麾下铁卫向着远方的木靶发起了凶勐的冲刺……

    “既然两个可以……那么四个,又有什么不可以?”方世玉心思一转,又是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

    ……

    罗晨的统领府内。

    长腿少女并没有再睡,而是和刘语熙坐在院中树下开心的聊着。似乎没有花几分钟时间,两个原本没有多少交情的少女似乎成了无话不说的挚友。

    若是让罗晨看到这一切,必然是会在心里感慨,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雪奴师妹。”紫衣少女嘴角含笑,轻声道。

    “刘语熙姐姐。”长腿少女乖巧应道。

    “那日在通商镇……那个齐天说的……你和罗晨没有做完的事情……是说什么啊?”刘语熙轻声道,俏脸却是泛起一层绯色。

    “啊?”雪奴微微一怔,想起当日初见罗晨时的事情,瞬间霞飞双颊,啐了一口道,“那个坏蛋!”

    “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能告诉姐姐么?”刘语熙浅笑道。

    “那个……刘语熙姐姐,说起来羞死人了。不过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罢了,姐姐你真的想听么?”雪奴小脸上现出一丝羞窘之色。

    “说说吧,我真的是很好奇呢!”刘语熙轻声道,声音也是微微有些颤抖。

    雪奴小脸更红,几乎能够滴出血来,用力咬了咬牙道:“好吧,我告诉你,不过姐姐,你不要告诉罗晨是我说的哦!那天晚上……”

    ……

    终于是走出了卫营,罗晨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卫营内那一道道目光,令他感到极为的难受。

    若是牵着自己的手的少女是刘语熙,那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可身边的这个和刘语熙同样美丽的少女却是赵月儿,一个心中喜欢他、可是他却根本不太熟悉的少女。

    赵月儿娇嫩的小脸上犹有浅浅的绯色,掌心处却不再有汗水沁出,显然也是慢慢适应了被罗晨握在掌心的感觉。小丫头眼眸深处有着浓浓的笑意,嘴角好看的翘起,看上去极为的开心。

    “罗晨师兄,我们现在去哪儿呢?”赵月儿转头看了一眼罗晨,乖巧道。

    “你说去哪里吧,月儿师妹。”罗晨轻声道,“今天不管你想去哪里玩,我陪着你便是。”

    赵月儿目光一闪,嬉笑道:“其实这个栖霞城,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我很早都已经转遍了。人家只是想陪在罗晨师兄身边嘛,去哪里都是一样的。”

    罗晨苦笑一声,这样直接的话他根本无法回答。

    “罗晨师兄,要不我们去你家里看看吧?”赵月儿眨了眨眼,可爱笑道。

    “你知道我家么?”罗晨微微错愕。

    “嘻嘻!罗晨师兄,我对你的了解,比你想象的可是要多多了哦!”赵月儿皱了皱小鼻子,俏皮笑道,“你的家在就在这问天路上嘛!你离开之后,一直是方世玉那个光头在帮你照看啊!”

    “去我家么……”罗晨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也是好久没回去打理了,你陪我回去看看也好。”

    问天路三百零一号,乃是当年罗晨和父母在栖霞城内的故宅。当初罗刚离开栖霞城时,这一栋房屋便又卖了出去。罗晨当日斩杀横山土匪,得到了一笔财富,来栖霞城参加栖霞铁卫测试的时候,便又把这故宅给买了回来。

    不过买回来之后,他几乎没有在这故宅里居住过。之前是在边境上作战,后来来到栖霞城,也一直忙着宗门的事务,故宅竟然是没有回去过。

    毕竟是从小在那里长到六岁,对于这栋老宅,罗晨还是极有感情的。赵月儿提到了那里,罗晨也是有了回去看看的打算。

    “我就知道罗晨师兄肯定愿意去,嘻嘻!”赵月儿眨了眨眼睛,拉着罗晨的手雀跃道,“那我们走吧,罗晨师兄!”

    “嗯,好。”罗晨微笑点头。

    ……

    问天路三百零一号。

    朱漆的大门光洁如新,台阶上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虽然很久没有来过,老宅里却丝毫没有破败之感。

    罗晨自然知道,这都是方世玉大哥等罗刚师兄当年的袍泽一直在照看着。想起方世玉大哥,罗晨也是感觉心中微暖。

    庭院之内一如旧观,一座两层的楼阁,前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庭院内有着几棵高树,一架紫藤。

    眼下正是暮春时节,庭院内也是一片生机盎然景象。高树在庭院内投下大片浓荫,紫藤架上开着繁密的花朵魅影随形。虽然不远处便是闹市,却是极为静谧。

    赵月儿轻笑着关上院门,蹦蹦跳跳的来到紫藤架下的秋千上坐了下来。

    此时她哪里还像一个强悍的四级武师?与一个寻常的这个年龄的女孩儿没有什么两样。

    “罗晨师兄,这个是你小时候常玩的么?”赵月儿在紫藤下轻盈的荡来荡去,雪白柔腻的纤足微微摇晃着,看着罗晨娇笑道。

    “是啊,这个是罗刚师兄亲手为我做的。”罗晨轻声道。

    他的脸色瞬间有着一丝黯淡。现在的自己,已经算是重现了罗刚师兄当年的荣耀了吧,可是罗刚师兄,你又在哪里?

    “罗晨师兄,罗刚大哥一定会回来的。”赵月儿轻声道。

    “嗯,我知道。”罗晨勉强一笑道,“我没事的,月儿,你玩你的,不用管我。”

    赵月儿撅嘴道;“可是,罗晨师兄,你可是答应姐姐,要陪着我的啊!”

    罗晨道:“我这不是陪着你么?”

    “这样不算!”赵月儿撅起了嘴,气哼哼的道。

    “那要怎么样?”罗晨挠了挠头。

    这个丫头他实在是谈不上熟悉,说到底不过是见过几次而已。跟这样一个丫头在一起,罗晨也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好。

    还是和刘语熙在一起最开心,根本不觉得时间有多漫长,看着那一张美丽的小脸,时间一晃便飞一般的熘走了。

    “罗晨师兄,你真是个木头!”赵月儿不满道,“你就快要和那个王玉昆一样了!真不知道姐姐怎么会喜欢你这个木头!”

    罗晨苦笑一声:“其实我本来就是个挺无趣的人啊!不过我对于你姐姐,却有着一颗真心。”

    “不说姐姐了,我还不是一样,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么?”赵月儿说着,小脸也是微微一红。

    罗晨苦笑不语。

    “罗晨师兄,你知道么?”赵月儿美眸中现出一丝追忆之色,轻声道,“我在卧龙山脉扮作乞丐,被那几个坏小子追逐的时候,是你把我挡在了身后。你当时的那个样子……罗晨师兄,还从来没有别人那样对我呢!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喜欢你了!”

    罗晨点了点头,这个他自然知道。只能说这个丫头开窍实在太早,她当时不过是个小女孩儿而已。

    当初就算是自己不出头,熊虎等人也不可能真正伤到赵月儿。而自己是铁血百夫长罗刚的儿子,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管?

    正是因为这个事情,自己才得到了赵月儿的金螺,然后才是圣老的出现。从那一日起,自己的命运轨迹便已经是完全改变。

    其实说到底,是赵月儿出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若是没有那一次的事情,自己恐怕还是一个卧龙山脉的寻常少年。

    赵月儿瞟了一眼罗晨,小脸忽然红了,轻声道:“罗晨师兄,我那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所以从见到你那天起,我就已经决定了,在我离开栖霞宗之前,一定要嫁给你。我想要做罗晨师兄的女人,然后不留任何遗憾的离开。我当时甚至想过,要为你生一个孩子……”

    赵月儿声音越来越低,宛若蚊蚋一般,小脸更是红得能滴出血来。罗晨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赵月儿羞不可抑的可爱样子,唯有摇头苦笑。

    “罗晨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月儿很丢脸,很不知羞耻?”赵月儿红着脸,却是勐然抬起头来,瞪大了眼。

    “……没有啊!”罗晨苦笑着摸了摸鼻子。

    “哼!就算是你笑话人家,今天我也要说出来!”赵月儿皱了皱小鼻子,娇声道,“我回来之后,便告诉过父亲和师祖,说我要嫁给你!可是他们都笑我,说我胡闹!我当时还以为是因为我还太小的缘故,就想着等一等也好,哪里想到他们那时已经想要让姐姐嫁给你!”

    “嗯?”罗晨微微一怔。这个消息,他可是第一次听说。

    当时宗主便看上了自己?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不过是卧龙山脉的一个寻常少年啊。

    “罗晨师兄,我从小就很霸道,父亲和师祖他们也都管不了我。姐姐又只会宠着我,让着我。所以我做出的决定,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我就是想要成为罗晨师兄的女人,我就是要嫁给你!他们谁也拦不住我!我从来就没放弃过嫁给你的想法,从来没有!”

    小丫头看起来有点儿激动了,粉嫩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睛瞪得滚圆看着罗晨。罗晨苦笑一声:“月儿师妹……”

    面对这这样一个痴心的小丫头,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后来我看着你和姐姐彼此喜欢上了。我当时很生气,总觉得是姐姐抢了我的东西。她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说过要嫁给你的。可是她是最疼月儿的姐姐,我总不能打她吧!”赵月儿娇哼道。

    罗晨继续沉默。这样的话题,他实在不愿继续下去。

    “罗晨师兄,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你和姐姐从小就有婚约,你注定了就是她的,姐姐并没有抢我的东西。你和姐姐也是真心喜欢的,有你来照顾姐姐,月儿也很放心。反正我都要走了,我只是想和你说说我的心里话而已,现在说出来,我心里也舒服多了!”

    “罗晨师兄,我只希望你以后偶尔还能想起我,想起我曾经喜欢过你……”

    赵月儿终于是说完了,坐在秋千上轻轻地荡来荡去,粉嫩的小脸可爱的红晕,小脸上却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显然不说出这些话来,她纵然是要离开,心中也是不会甘心。(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