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倾情露
    “罗晨师兄,我只希望你以后偶尔还能想起我,想起我曾经喜欢过你……”

    赵月儿终于是说完了,坐在秋千上轻轻地荡来荡去,粉嫩的小脸可爱的红晕,小脸上却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显然不说出这些话来,她纵然是要离开,心中也是不会甘心。

    罗晨看着面前美丽的少女,心中也是有些感慨。

    这份情意在他看来,委实是有些古怪,不过……能有人喜欢自己,本身终究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这样的情意他却无法承受,而赵月儿说出这些话的目的,显然也是为了给她自己的这份感情来一个了断。

    想到这个美丽的少女就要去面对那凶险的考验,罗晨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隐隐的不安。

    这种不安,不是因为这考验本身。罗晨忽然感觉到赵月儿将要面对的,未必是她说的那么简单。

    似乎是一种无形中的直觉,让罗晨心中微微颤动。可是究竟是因为什么,他也不太明白。

    ……

    两人都是沉默着,赵月儿的脸色慢慢平静下来,小脸上的浅浅绯色也是缓缓的变淡。

    “罗晨师兄,我们来喝酒馆!”赵月儿忽然跳下了秋千,可爱的眨眼笑道。

    “喝酒?”罗晨微微一怔。

    “是啊!”赵月儿浅浅一笑,样子像极了刘语熙,令得罗晨看得微微一怔,“人家就要走了么,罗晨师兄,陪我喝上几杯,就算是为我饯行,好么?”

    罗晨点了点头道:“好!”

    赵月儿嘻嘻一笑,走到了院中石桌之旁,小手轻轻一挥,桌上便是出现了几个巨大的酒坛,两个精巧细致的杯子。

    赵月儿拍开酒坛的泥封,一股浓烈的酒香飘荡而出,随着而来的还有着一种独特的气息,闻之令人极为伤感,几欲潸然泪下。

    “这是……醉美人!”罗晨微微一怔。

    “是啊!!这是慈利城含笑阁的醉美人,我可是买了好多呢!我知道这是你们在慈利城的时候,最喜欢的喝的,嘻嘻!”赵月儿得意的笑道。

    “你也去过慈利城么?”罗晨问道。

    赵月儿抿了抿嘴,轻笑点头:“去过啊!罗晨师兄,你在慈利城的时候,我也就在慈利城,我可不愿你受到什么伤害,就一直在跟着你保护你啊!”

    罗晨默然。

    “罗晨师兄,你来到栖霞城参加栖霞铁卫测试之后,我经常就在你身边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赵月儿得意的一笑,小手轻轻一拍酒坛,两股酒箭飙飞而出,落到酒杯之内。醉美人独特的伤感气息,在小院之内更加的浓郁。

    “罗晨师兄,喝了这一杯吧!”赵月儿微笑着端起了酒杯。

    罗晨默然点头,端起面前的酒杯,向着赵月儿微微示意,然后一饮而尽。

    赵月儿目光更加的明亮,看起来似乎有一点儿危险的味道,轻笑着端起酒杯缓缓喝了下去,娇嫩的面颊上现出微酡的红晕。

    似乎这一杯酒下去,她便已经醉了!

    “罗晨师兄,自从你离开栖霞城,我经常便跟在你的身边了。”赵月儿美丽的眼睛弯得如同月牙一般,目光闪亮异常,“我看着你击杀柳宗元,看着你斩杀冷血,看着你和姐姐相见,看着你见到姐姐痴痴呆呆的样子……”

    罗晨苦笑一声,自己又倒了一杯酒,默默的喝了下去。

    原来一直有着一个强大的武师跟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却都不知道。有赵月儿跟在身边,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所谓的危险,现在看起来都很可笑。

    罗晨也是心思机敏之人,原来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现在也都是有了答案。

    “后来,我就跟着你来到了慈利城。那段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每天我都在你的身边,看着你练习《天虎烈火拳》,看着你努力想要成为道纹师,看着你们云岚小队出去跟人打仗,看着你被人刺杀……”赵月儿目光闪动,嘴角微微翘起,美眸中现出追忆之色。

    罗晨默然,原来这一切,赵月儿都知道。

    在慈利城的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这个小丫头的关注之下。

    对于她而言,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了。因为她一直就在那里看着,她什么都知道。

    “罗晨师兄,月儿本来就是一个任性的人,我去慈利城,只是想保护你不受伤害。至于其他人的死活,我可不会在乎!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干涉。罗晨师兄,你会怪我么?”赵月儿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着罗晨轻声道。

    罗晨默然片刻,苦笑着摇了摇头:“不会。有些事情我们本就应该自己面对,宗门也有宗门的规矩。你毕竟是一名武师,出手干涉太多,也不太好。就算我自己,也没资格要求你为我做什么,我怎么会去怪你呢?”

    赵月儿不欠自己和云岚小队什么,在边界战争中不出手,本来就是应该的。边界战争武师不可参与,这是栖霞宗的规矩。若是武师们随意参与这种小规模的战争,那么栖霞铁卫便无法经血与火的考验,新兵也无法成长为百战老铁卫。

    不过若是赵月儿出手的话,云中天和马小莜也许不至于累死,陈胜刘能他们也就不会……

    罗晨微微摇了摇头。他凭什么觉得赵月儿应该这样做呢?就因为她喜欢自己么?

    赵月儿再次喝干了杯中酒,粉嫩的小脸更加的红了,轻声道:“你不怪我就好。罗晨师兄,你实在是个莽撞的家伙,若不是我一直跟着你,恐怕现在姐姐都见不到你了。”

    罗晨轻声道:“月儿师妹,我倒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莽撞的事情……”

    “没有做过么?”赵月儿目光闪亮看着罗晨,嘟起嘴道,“在南冈城外,你对姓方的丫头做的事情,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哦!”

    罗晨一惊,俊脸微微一红,看着对面娇艳欲滴的美丽少女,一时间也是极为尴尬。

    “不用惊讶,那天你们两个离开大军去雪原上散步,我可是一直在旁边的。后来你们遇到敌人,也是我救的你啊!后来你把手伸到方诗诗怀里的时候,我可没有走远……”赵月儿双眼微眯笑了起来。

    “……救我的不是王玉昆师兄么?”罗晨迟疑道。

    “你说的是他么?”赵月儿微微一笑,如玉小手轻轻一挥。

    “罗晨兄弟,好久不见。”

    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出现在罗晨面前。青年有着一张帅到不像话的英俊脸庞,正一只手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脸蛋,含笑看着罗晨。

    “王玉昆师兄……”罗晨连忙站了起来,恭敬地道。

    赵月儿噗嗤一笑,小手一指王玉昆,“王玉昆”身形微微一闪,又是一个少年出现在罗晨面前。

    少年身材略高,肩膀宽阔,站在那里宛若是一把出鞘的长剑,清俊的脸庞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向了罗晨。

    “!!!!!!”

    罗晨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这个站在身边的少年,赫然便是自己!

    “月儿师妹,这……”罗晨惊疑道。

    “这个是师父送给我护身用的一具傀儡,叫做百变人傀,可以随意变化形态,战力比我还要强很多。”赵月儿看着那少年微笑道,“我最喜欢的,还是让它变成罗晨师兄的样子。见不到你的时候,我就让他变成你的样子陪着我……”

    “百变人傀!”罗晨的目光,却是被这样一具傀儡给吸引了。他自己乃是道纹师,自然知道这种傀儡的价值。

    这可是上古神道纹师才能制造的物品,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

    用一具百变人傀来作为护身之物……不得不说,赵月儿的宗门真的是足够的强大,底蕴足够的深厚。

    “王玉昆那个木头号称武痴,当时也不过是一层武师而已,怎么可能秒杀昆玉宗的武师沈天成?他现在倒是二层武师了,不过也就才刚刚晋升而已。那天晚上你们遇险,出手的便是我这具百变人傀了!”赵月儿微笑道。

    “这次决战之时出现的王玉昆师兄,也是这具百变人傀了?”罗晨问道。

    “那是自然了,王玉昆那木头当时已经奉命进入了昆玉宗的领地之内,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云域?”赵月儿眨了眨眼,“你和雪奴从慈利城回栖霞城时遇到昆玉宗的两名长老,那时出手的,可也是它,呵呵!”

    罗晨苦笑一声,他现在瞬间明白了为何王玉昆那日看上去那样古怪。原来它根本是受到赵月儿的操控,而赵月儿喜欢自己,见到自己那样抱着雪奴,心中自然是要不满了。

    当日“王玉昆”的古怪行为,原来不过是小丫头在吃醋而已。

    “月儿师妹,这样说来,你已经救过我两次了!”罗晨轻声道。

    “才不止呢!”赵月儿撇了撇嘴,“你这个莽撞的家伙,老是喜欢去冒险,以后我不在了,你可不能那样了,知道了么?”

    罗晨苦笑一声:“我知道了!..这么说来,我第一次在横山见到王玉昆,被他救了一命,也是你救的我了?”

    “那是王玉昆自己,我后来听他说过。”赵月儿摇头道,“我说的是另外的事情。”

    赵月儿抿了一口醉美人,轻声道:“那一次你们攻打昌永郡,在卧虎山中中了埋伏,最后居然还是反败为胜,抓到了那个柳湃。楚如萱因为柳湃,几乎就要对你们出手了。当时你们剩余的十几人,绝对不是她的对手。我让楚如萱感觉到我的存在,她才没有敢破坏规矩对你们出手。她要是敢出手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罗晨点头,当日激战之后大家都极为疲惫,身为武师的楚如萱若是真要发难,没有人阻止的话,恐怕真的是要全军覆没了。

    “另外的一次,是你去滨枞城刺杀那柳如雪回来之后。”赵月儿指了指那百变傀儡道,“你还没有越过边界回到咱们领地之内,就已经被昆玉宗的长老给追上了。还是它以王玉昆的样子出手,杀了那几个追兵。罗晨师兄,那是你做过的最危险的事情。以后你一定不要那样了,你还要帮我好好照顾姐姐呢!”

    罗晨咧了咧嘴,这件事情他是现在才知道。

    现在想起来,的确是有些莽撞了。以后自己的肩头有着责任,做事应该更加谨慎一些。

    可是……若是回到当日,恐怕那还是自己唯一的选择。

    性格使然,这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

    赵月儿喝了几杯醉美人,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似乎要把以前没说的话一次说完一样。

    罗晨也知道了为何南冈城拓跋家族受到优待,原来是因为赵月儿乔装入城,和拓跋翠成了好姐妹。

    钟麟犯下大错,被萧列文囚禁在了卫营之内,也是赵月儿把他放出去的。释放钟麟的原因,是她知道罗晨无法对钟麟出手,她不想让罗晨为难。

    至于之前没有阻止柳如雪……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正跟着罗晨前往通商镇,在通商镇跟前受到了神秘强者的警告,才不得已退回来。若是她在的话,肯定是要阻止柳如雪的……

    时间一点一点儿过去,一杯杯的醉美人灌了下去,赵月儿小脸上已然是满是醉意,口齿却是依然清晰,美眸中的光芒更加闪亮,看着对面的罗晨不停地倾诉着。

    罗晨安静的听着,心中也是微微感慨。

    虽然她不过是个小丫头,可是这份感情却是如此的炽烈。足以融化任何一个男人。

    若非是因为心中早就有了刘语熙,恐怕他也会接受这个丫头了。

    暮色来临,残月如钩升上了空中,月色下的少女看上去与刘语熙也有着几分相似,一双翦水双瞳深情地凝望着对面的少年,红唇微启低低的诉说着。

    对面少年的目光之中,也是多了几分柔和与怜惜。

    赵月儿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残月,贝齿轻轻咬了咬润泽的红唇,小手微微一翻,一个漂亮的白玉酒杯出现在掌心之中。

    酒杯之内,乘着琥珀色的液体,散发着醉人的清香。

    “罗晨师兄,这是师父送给我的好酒,名叫倾情露,最是甘冽不过,这可是我珍藏下来的最后一杯哦,罗晨师兄,你尝尝好么?”

    “倾情露么?很美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