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秩序
    那微凉润泽却又充满了热情的火焰红唇,那初具规模却弹性惊人的丰盈山峰,那月色下细瓷般美丽的青涩娇躯,那混合着羞怯与勇敢的温柔目光……

    罗晨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对于异性的身体自然是有些好奇。这是除了雪奴之外、第二个与他有过极为亲密接触的少女,虽然没有雪奴那样火辣诱惑的身材,却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心中自然不会有她们的位置,可是这样的记忆,罗晨却根本不可能忘记。

    其实她们还是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在罗晨的心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

    ……

    “嘿嘿,臭小子,后悔了吧!距离天亮还早得很呢,想要做点儿什么的话,现在还有时间,就算是想要梅开二度,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哈哈……”圣老的邪笑声又是在罗晨心中响了起来三国之天下使。

    罗晨俊脸一红,连忙收敛了心神,传音道:“滚蛋!”

    “口是心非的家伙,你在想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金螺里,圣老脸上现出猥琐的笑意,身躯却是虚幻了不少,“男人么,面对这样鲜嫩可口的美味,想要做点什么实在是太正常了。光想有什么用?这么好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我的家乡有句老话,这爱本来就是做出来的……”

    “师父,你老人家留点口德吧!”罗晨无奈道,“你知道我肯定不会那样做的,现在心里有这样的念头,我已经觉得很对不起刘语熙了!”

    “你已经对不起刘语熙了,身体背叛和思想背叛有区别么?”圣老邪笑着道,“你这小子,我还以为你今天终于要开荤了,没想到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你居然又怂了。老夫情急之下控制你的身体,居然差点被你给搞得魂飞魄散!你若是反应慢一点儿,一切就成了,你就知道鲜嫩可口是什么意思了,嘿嘿!”

    罗晨无奈摇了摇头,师父嘴里老是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身体背叛思想背叛,什么临门一脚,他都没听说过。不过圣老总是这个样子,相处了这么久,他如今也早就习惯了。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哎,你这小子,人家小丫头不过是想不留遗憾的离开,自己送上门来,你居然不给人家这个机会,臭小子,你还真是个狠心的家伙!”圣老连连叹息道。

    罗晨苦笑道:“师父,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么?”

    “别的人我不敢说,你小子和我本质上是一样的人,不然我怎么会选择你做我的关门弟子。”圣老嘿嘿笑道,“老夫我嘛是外表淫.荡内心淫.荡,你小子呢是外表纯洁内心淫.荡,这在我们家乡叫做闷骚,实际上还是淫.荡,哈哈!小子,我很看好你,你将来在大陆上闯荡,注定了是处处留情,床伴恐怕不会比老夫少多少……”

    “师父,你老人家就不能说点别的么?”罗晨打断了圣老的话。这个老不修一旦说起这种话题,就跟吃了春药一样兴奋,若是不打断他,恐怕说到天亮也没个完。

    “痴情最无聊,几回哭几回笑……”圣老哼了两句奇奇怪怪的俚曲,笑骂道,“好了,老夫不说了。鲜嫩可口,鲜嫩可口啊,哎!”

    罗晨无奈的咧了咧嘴,只好岔开话题传音道:“师父,今天你要控制我的身体,却被我轻易摆脱了,这是怎么回事?是因为我升级了么?”

    “靠,你小子还说!”圣老目光闪动,笑骂一句道,“老夫好心好意想要帮你***结果差点儿被你给害死!不过这可不是你升级的原因,你就算升级了,还不过是个炼体强者而已。那是来自于你的血脉之中的力量,如今正在慢慢觉醒。那样的力量,连老夫也是不敢抗衡。”

    “血脉之中的力量?”罗晨愕然。

    “是啊,你知道为什么我说你将来的成就在我之上么?就是因为你血脉之中的这种力量!这种力量一旦觉醒,你将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师父此生未能实现的愿望,说不定就要靠你来实现了!”圣老两眼放光的道。

    见到罗晨一脸迷惑的神情,圣老笑道:“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大陆上有着一些神秘的家族,都是有着独特的血脉之力。比如你最熟悉的雪奴,她变身的力量,便是来自于萧州齐家的血脉之力。不过那只是一种最为普通的血脉之力,跟你所有的这种血脉之力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罗晨无语。萧州齐家,那可是大陆上极为神秘的强大家族。而自己家呢?在卧龙山脉当铁匠恐怕已经有几十代了,从来没听过有什么血脉之力啊。

    “小子,你的这种血脉之力至阳至刚,极其霸道,虽然是刚刚觉醒,气息却是极为强大,就连老夫想要控制你,也是被你的血脉之力强烈反噬。从今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够用气息压制你了异界最强族长。就算是站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你也能够站直了身子,毫不畏惧!”圣老赞叹连连道,老脸之上满是笑意。

    罗晨依然是一脸的茫然之色。

    血脉是要一代一代遗传的,自己家世代居住在卧龙山脉,一直以打铁为生,怎么可能有什么强大的血脉?

    “关于你的血脉之力,你的罗刚师兄可能知道一些。等到你见到他之后,或许就会明白了。现在你先看看这个。”圣老微微一笑,大手轻轻一挥,金螺空间内现出一幅画面。

    一个样貌清俊的少年紧紧地把一个娇小的少女紧紧地搂在怀里,二人都是身无寸缕。少年眼中有着奇异的笑意,俯首去吻少女的红唇。

    “罗晨师兄,我不是姐姐,我是月儿……”少女偏转了头去,两滴珠泪滑落脸颊。

    少年微微一怔,身子勐然一僵。

    陡然少年目光一闪,狠狠地压向了少女的娇躯。

    下一刻,少年脸上现出一丝怒色,双瞳之中,清晰的出现了两个血色的十字星。

    尘根狠狠地撞击在少女娇嫩的大腿之上,却终于没有破体而入。

    然后少年眼神迅速恢复了清明,快速的松开了怀里的少女。

    ……

    罗晨看着这些香艳至极的画面,俊脸又是红了起来。圣老微微一笑,画面一转之下,又回到了前一刻。少年眼中的血色十字星极为明亮,看上去宛若是最为深邃的星辰。虽然仅仅是一幅画面,却有着一股孤傲苍凉的气息散发而出。

    “那是什么?”罗晨问道。

    圣老微微一笑,挥手散去令罗晨有些尴尬的光幕:“有着血脉之力的家族,血脉之力发动之时,往往会有些变化。比如你见过的萧州齐家子弟,表现便是身体膨胀。而这种神秘的印记,应该就是你的血脉之力发动时的征兆了!臭小子,你虽然是无心的反击,来自血脉的霸道气息却几乎击溃了老夫的灵魂。你的这种血脉之力,一定是极为的高贵,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我的这种血脉之力,有着什么效果?”罗晨轻声道。

    看到那血色十字星,罗晨也是相信了圣老的话,同时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期待。

    萧州齐家子弟血脉之力发动,直接可以越级而战。若是如圣老所说,自己的血脉之力比萧州齐家的血脉之力更加的高贵,那对于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有极大的帮助。

    “你这种血脉之力的效果……我也不清楚。这个需要你自己去慢慢摸索了,不过能够摆脱老夫的控制,你的血脉之力已经是非常强悍了。能够站在强者面前不用低头,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效果。”圣老目光微微闪动,笑着说道。

    罗晨轻轻点头。

    他感觉圣老没有说实话,不过既然圣老不愿意说,恐怕有其原因。罗晨对于圣老早已无条件信任,自然也不会追问。

    血脉之力有什么样的效果,就让自己去慢慢发现好了!

    “老夫研究过这个大陆修炼界的史,那些能够有着血脉之力传下来的的家族,上古时期一定是出过超级强者的。极有可能是神级强者!也只有达到他们这个层次,才会有部分能量以血脉的方式存续下来,护佑着后世子孙。罗晨,你的身体之内,流着的可是神级强者的血啊!”圣老兴奋的道。

    “神级强者……圣老,这个世界之上,真的有神存在么?”罗晨疑惑道。

    圣老笑道:“所谓神级强者,指的是那些真正强大的武师。就像神道纹师,说的是他们力量的强大,并非是说他们真的不死不灭寿元无尽。能留下血脉之力的神级强者,挥手之间便有着移山填海之力,不过只有在上古典籍中才有记载,现在的修炼界,可没有那样的强者了。”

    罗晨点了点头,也是,既然神级强者依然是武师,那么他们自然依然是人类,也是会死的了。就像天灵上人那样的神道纹师,同样是会有陨落的一天。不死不灭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之上恐怕是根本不存在的。

    “小子,你有这等至阳至刚的血脉之力,加上老夫这至阳至刚的《金螺吞海诀》,将来你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老夫这一生未曾实现的愿望,很有可能在你的手上得以实现。”圣老一脸兴奋的笑道。

    “师父,你老人家的愿望,是什么啊?”罗晨问道。

    “重建这个混蛋世界的秩序!”

    “……”罗晨苦笑一声,“师父,你牛!”

    圣老呵呵一笑,脸上现出追忆之色:“当年老夫离开家乡来到这里,便发现这里完全是个弱肉强食的强盗世界。老夫的愿望,就是重建这个世界的秩序,让这个世界少一些杀戮,黎民可以安居乐业,不用受强者们的欺侮。只是可惜,老夫选错了道路……”

    “老夫花了一百多年时间,建立起了暗影圣殿,令得暗影圣殿成为大陆上排名第二的杀手组织,仅次于幽灵诡刺。可是那又如何?纵然老夫没有发生那次变故,暗影圣殿顺利超越了灵魂刺客,也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人们对于强大的杀手或许会恐惧,却绝对不会遵守一个杀手的命令。一个不见光的杀手组织,绝对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

    “被人毁去肉身之后,老夫想了很久,终于是想明白了这一点。要想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必须要有自己的领地,有着自己的军队,有着明面上的势力。只有在自己占领的领地之内,才能够实现自己想要的秩序。”

    “暗影圣殿赚取了大量的佣金,在杀手界也是巨富,可是那些财富,却是无法和那些领地上有着大量元石矿脉的高等宗门相比。一个高等宗门可以规望寿圆数十万里甚至是百万里的秩序,暗影圣殿却是无法做到。”

    “所以我想明白了,要想改变这个世界的秩序,一定不能走诡道,而是要走正途!”

    “要明明白白的扩张势力,而不是靠着暗地里的杀戮!若是我不是建立一个杀手组织,而是建立一个自己的宗门,慢慢的扩张势力,恐怕已经占据了大片的领地,可以在领地内制定我希望的秩序了!”

    “所以罗晨,你一定不要犯我的错误,不要再走我走的道路。你一定要堂堂正正的扩张自己的势力,尽可能的占领更多的领地。然后你就可以在领地之内,制定自己想要的秩序了!”

    罗晨看着目光灼灼的圣老,忽然感觉这个家伙有点儿可怜。

    这个世界的秩序自古皆然,谁能改变?

    对于圣老的话,他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兴趣。

    他不知道圣老所要的秩序是什么,也根本就不想知道。他想要做的,不过是守护在刘语熙的身边,平安度日罢了!

    至于改变这个世界?开玩笑,这个世界何其广大,一个高级宗门的领地甚至有方圆百万里。他罗晨有什么能力,改变这个大陆的秩序?

    圣老可以洞悉罗晨的心意,不由得也是有些沮丧,摇头道:“老夫也知道这很难,不过事在人为……”

    圣老忽然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心道罗晨根本没有见过那种秩序,自然不可能理解自己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