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很不甘心
    圣老可以洞悉罗晨的心意,不由得也是有些沮丧,摇头道:“老夫也知道这很难,不过事在人为……”

    圣老忽然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心道罗晨根本没有见过那种秩序,自然不可能理解自己的想法。 23us.最快

    “不过小子,你想要守在这天南以南,那可不成。过不了多久,你自己就要自动走出这天南以南,嘿嘿……”

    罗晨见圣老不再说这个话题,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纵然是自己有了什么强大的血脉之力,自己也不过是个武者九层的炼体期强者。现在说什么改变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件极为可笑的事情。

    目光再次落到了身侧少女的身上,罗晨微微摇了摇头。未来的力量算不上真正的力量,若是现在自己有了足够的力量,先要做的不是改变这个世界,而是阻止这个丫头离开这里。

    圣老想的是改变这个世界,而他罗晨想做的,不过是守护自己在意的这些人而已。

    ……

    紫藤架下,站着一个美丽的身影。清凉的月光洒落在少女的身上,月色下的少女宛若是梦中精灵一般的美丽。

    透光窗棂凝望着那清俊的少年,良久,少女微微摇了摇头。

    纤足轻轻一点,少女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之中……

    ……

    翌日清晨。

    赵月儿双目依旧紧闭,青稚的小脸上却是现出一丝红晕,疏而长地睫毛微微颤动起来,小手微微用力,更紧的握住了罗晨的大手。

    “你醒了?”罗晨轻声道。

    “嗯!”赵月儿轻轻睁开眼睛,小脸上现出一丝羞赧之色:“罗晨师兄,时间还没到呢!再陪月儿一会儿,行么?”

    “嗯!”罗晨轻轻点头。

    赵月儿无声的一笑,依旧枕在罗晨的腿上,剪水双瞳凝望着罗晨的脸,目光之中有着无尽的留恋之意。

    罗晨轻轻叹息一声,用力的握住了赵月儿的小手。

    “罗晨师兄……”赵月儿低声道。

    “嗯?”罗晨应道。

    “再亲我一次,就像昨晚那样,好么?”赵月儿睫毛更快的颤动,小脸腾地红了,声音宛若蚊蚋一般,目光之中却是现出一丝希冀之色。

    罗晨苦笑摇头:“月儿,不要闹了!”

    “哼!”

    赵月儿不满的嘟起了嘴,陡然身躯轻盈的向上飘了起来,不待罗晨反应过来,微凉的唇瓣已经印在了罗晨的唇上。

    轻轻地一触即分,赵月儿娇躯已经落了下去,又躺到了罗晨的腿上。

    “……你这丫头!”罗晨一脸尴尬的道。

    “嘻嘻!罗晨师兄,人家可是四级武师哦!”赵月儿皱了皱鼻子,得意笑道。

    罗晨苦笑不得,这丫头想要做什么,他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别看她一副柔柔怯怯的样子,自己的这点儿力量跟她相比,可是什么都不是。

    “哼!罗晨师兄,我就算不用倾情露,也能让你成为我的男人的。不过那样实在是不好玩,所以呢,我决定还是把你留给姐姐好了!”赵月儿眨了眨眼,忽然又异常彪悍的道。

    罗晨无语。若是赵月儿真那样做的话,自己还真是没有办法。幸好这个丫头还有点儿理智,没有做出那样的事情。

    曙光照进房间之内,落在了赵月儿的小脸之上。

    “这么快啊!”赵月儿嘟囔一句,站起身来。

    “走吧,罗晨师兄,现在我去把你还给姐姐。”赵月儿拉着罗晨的手,大步向外走去。

    “月儿师妹……”罗晨咧了咧嘴,指了指床上。

    锦被之上,还有着赵月儿的两件亵衣。昨日是罗晨为她脱下的,后来赵月儿只穿了外袍,这些却没有穿上。

    赵月儿回头一看,小脸腾地红了,嗔怪的瞪了一眼罗晨,轻声道:“这些……送你了!”说着拉着罗晨的手便向外走去。

    罗晨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被赵月儿拉出房间的瞬间大手一挥,两件亵衣瞬间消失不见了。

    这可是罪证,自然是不能留在这里的。

    ……

    赵月儿拉着罗晨的手,缓缓的走进了栖霞铁卫卫营之内。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两人以极为缓慢的速度走进了罗晨的统领府。

    庭院之中,有着两位少女站在那里。一袭紫衣的美丽少女飘逸出尘,长腿细腰的短发少女身材火爆。

    二人的目光都是看了过来,刘语熙看着赵月儿,目光中有着无限的爱怜,雪奴看向赵月儿的目光,却是极为奇怪。

    赵月儿狠狠地瞪了雪奴一眼,雪奴哼了一声,别转了头去。

    “姐姐,我把罗晨师兄给你送回来了!”赵月儿走到刘语熙身边,嬉笑着把罗晨的大手按在了刘语熙的手上。

    “你这丫头!”刘语熙嗔怪的看了一眼师妹。

    罗晨看了一眼刘语熙,脸色依然平静,心中却是有着一些愧疚。

    与雪奴不同,赵月儿可是刘语熙的亲师妹。虽然赵月儿喜欢自己,虽然是因为那倾情露的缘故,可是毕竟他和赵月儿之间有了太过亲密的接触,再次见到刘语熙,他也是感觉极为不安。

    刘语熙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向着罗晨浅浅一笑,小手握紧了罗晨的大手。

    罗晨心头稍安,握住了刘语熙温软的小手,心中也是恢复了平静。

    这个女子的手,才是他最想握的。只有这个时候,心中有的才是最为单纯的幸福。

    “罗晨师兄,我走了啊!”赵月儿嬉笑着眨了眨眼,“两天之后,我就要走了,你一定要来送我哦!”

    “一定!”罗晨郑重点头。

    ……

    两日后,四月初一,天气晴好。

    栖霞峰绝顶。

    赵月儿走出大殿,眼睛肿的像个桃子。刚才去跟父亲和师祖告别,显然也是掉了不少的眼泪。

    广场之上,已经有着三个人影在等着她。

    罗晨和刘语熙手挽着手站在那里。不远的地方,有着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女子身影,看上去宛若是淡淡的烟雾,根本看不清她的容貌。

    女子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极为冰冷的气息。

    赵月儿轻轻走了过来,恭敬道:“师父!”

    “月儿,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女子温柔道。

    “我知道了,师父。”赵月儿轻轻点头,看了一眼罗晨,迈步缓缓走了过来。

    刘语熙轻轻地叹了口气,松开了罗晨的手。

    “罗晨师兄!”赵月儿扑到了罗晨的怀里,用力的抱紧了罗晨,泪水又是涌了出来。

    罗晨叹了口气,轻轻地揽住了赵月儿,拍着她的肩膀道:“月儿,一定要活着回来!”

    “嗯,我知道了,呵呵!”赵月儿擦干眼泪,仰头看着罗晨,小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那深藏在眼瞳深处的悲哀,却根本是无法掩饰……

    ……

    “罗晨师兄,月儿走了,记得要想我哦!”赵月儿轻轻离开罗晨的怀抱,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师父,回头向着罗晨甜甜一笑,眼眸中却又有着泪光闪现。

    她知道自己笑的样子最好看,她只想在所爱男人的眼中留下最美的样子。

    对于这个第一次心动的男子,她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留恋!

    “活着回来么……罗晨师兄,你怎么知道就算是月儿活下来,也永远无法再见到你了!”

    “这一次离别之后,便是再也没有相见的可能了啊!”

    看着那高大的清俊少年,赵月儿展颜笑着,珠泪纷纷而下,宛若是一朵盛开的带雨梨花。

    罗晨心中微微一痛,脸色也是黯淡下来。

    赵月儿笑着流着眼泪,走到了黑袍女子的身边,轻轻地拉住了女子的手。

    “罗晨师兄,你要记住我啊!”赵月儿回过头来,绽放出最为美丽的笑靥,晶莹的泪水却如同雨点一般落下,打湿了娇嫩的脸颊。

    “活着回来啊!”罗晨涨红了脸,大声吼道。

    赵月儿笑着点头,泪眼含笑看着罗晨,似乎要把这个身影刻进自己的灵魂深处,眼眸深处却有着化不开的无尽哀伤。

    黑袍女子深深看了一眼罗晨,身躯微微一晃,便即消失在虚空之中。

    罗晨心中微微一痛,眼角也是现出一丝泪光……

    ……

    清脆的笑语似乎还在广场上回荡,伊人的身影却已不见。

    这个精灵般可爱的少女,究竟将要迎来什么样的命运?

    她能经过那凶险的考验么?

    罗晨看着赵月儿消失的方向,脸上也是现出一丝哀伤之色。

    “啪!”

    是泪滴轻轻落下的声音。

    罗晨轻轻转头,却看到刘语熙用力咬着嘴唇,晶莹的泪水却已经是滑落脸颊!

    如烟黛眉紧紧地拧在了一起,刘语熙的脸色苍白异常,美眸之中有着无尽的哀伤!

    这是她唯一的师妹,如今却要离她而去。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再也没有人会拉着她的衣角,娇憨的叫着“姐姐”了……

    罗晨轻轻叹了口气,把刘语熙拥入怀中。

    “罗晨!”

    刘语熙再也忍受不住,靠在罗晨的怀里,泪水滚滚而下!

    罗晨轻抚着刘语熙的秀发,心中也是极为哀伤。

    对于赵月儿的离去,最为伤心的,恐怕还是她的亲人们了!

    ……

    良久,刘语熙终于是平静了些,轻轻地离开了罗晨的怀抱。

    “刘语熙,不要难过了。”罗晨轻声道,“月儿她……不是还有着通过考验的机会么?月儿那么厉害,一定能行的。”

    “是啊,月儿一定能通过考验的,月儿一定能活下来的。”刘语熙用力的点了点头,美眸中却又是泛起了点点泪光,“可是,我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月儿通过考验了,以后还有和我们相见的机会的。”罗晨轻声安慰道。

    “你这个傻瓜!月儿就算是能够活下来,我们也不可能再见到她了!”刘语熙轻轻擦了擦眼角,含泪道,“她若是通过考验,将要成为那个神秘宗门的圣女,终生都将会驻守在宗门的山门之内,不可能踏出山门一步。而我们连她的宗门是什么名字、山门在哪里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再见到她?”

    “……”罗晨心中勐然一痛。

    此刻的他,也终于是读懂了赵月儿离开时那无限哀伤的目光。

    活着回来么?

    纵然活着,也是无法回来了!

    这一别,已然是永诀!

    对于这个深爱着自己的少女,这恐怕是比死亡的威胁更为残酷的事情!

    就像是他和刘语熙,若是让他永远无法再见到刘语熙,那还不如杀了他!

    沉默良久,罗晨轻声道:“刘语熙……月儿能够活下来,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不求再见到她,只希望她能够好好地活下来吧!月儿一定能通过这次考验的,一定能!”

    “嗯,一定能,呵呵!”刘语熙勉强一笑,泪水却是再次涌了上来。

    ……

    已经是初夏了。

    天南以南的大地上,到处都是散发着勃勃的生机。放眼望去,满目苍翠之色。

    赵月儿拉着师父的手,在初夏的大地上飞速的掠过。目光看着脚下这片生机勃勃的土地,有着无尽的留恋。

    “月儿,不要这么难过了。马上就要接受考验了,你要把心神放在考验之上,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毕竟你还有着接近三成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黑袍中的女子看了一眼赵月儿,柔声道。

    “我知道,师父。”赵月儿黯然道。

    “你这丫头!”黑袍女子爱怜的叹了一口气道,“师父知道,你的心中还有着遗憾。可是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做事要顺心而行,才能全无挂碍。若是你昨晚真的让那小子成了你的男人,你的心里没有了遗憾,这次通过考验的机会至少要多出半成!你这丫头,还是太心软了,太喜欢为别人考虑了!”

    “罗晨师兄……把我当成了姐姐,我真的很不甘心。后来我已经想明白了,他和姐姐是很好的一对儿,我若是那样做了的话,肯定要影响到他和姐姐,所以我……”赵月儿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昨天晚上,你真的没有用倾情露么?”黑袍女子忽然问道。

    “……是啊,师父。”赵月儿轻声道,“我可是四级武师,罗晨师兄不过是炼体期强者,我若是想逼迫他……根本用不着倾情露。他把我当成姐姐,是因为他多喝了几杯,而我和姐姐又长得很像的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