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心中有你
    “……是啊,师父。 23us.最快”赵月儿轻声道,“我可是四级武师,罗晨师兄不过是炼体期强者,我若是想逼迫他……根本用不着倾情露。他把我当成姐姐,是因为他多喝了几杯,而我和姐姐又长得很像的缘故。”

    “那杯倾情露呢?”

    “我倒掉了!”

    黑袍女子轻轻点头道:“若是你使用了倾情露,那小子肯定忍受不住,除非你把他打昏,否则一定是要缠住你不放。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月儿,你就不要再想了。专心准备应对这次的考验吧,一定要心无旁骛,拼出那一线生机!”

    “是,师父!”赵月儿微微躬身道。

    黑袍女子默然不语,继续带着赵月儿快速向前行去。

    “师父,我们现在就要去宗门了,你可以告诉我我们的宗门是什么了吧!”赵月儿轻声道。

    “我们的宗门么?”黑袍女子嘴角微微翘起,脸上现出一丝骄傲之色,“我们的宗门,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名字叫做控魂阁!”

    ……

    又是一日匆匆过去,暮色再次降临。

    罗晨和刘语熙携手走下了栖霞宗,来到了栖霞铁卫的卫营之内。

    这一日的时间,二人的心情都是极为感伤。唯有握着彼此的手,才能感到一丝安慰。

    轻轻的相拥过后,罗晨和刘语熙挥了挥手,各自走向了自己的府邸。

    罗晨进入自己的统领府中,坐在庭树之下,心情依然极为的复杂。

    少女临走时那无限哀婉的回眸,如同燃烧的野火,灼得他的心中微微作痛。

    “他娘的!闷死老夫了!”一声邪邪的笑声在罗晨心中响起,庭院之内,出现了一个高冠奇服的虚幻人影。

    “圣老,你怎么出来了?”罗晨吓了一跳。

    “嘿嘿,那个可怕的女人终于是走了,老夫也可以出来放放风了!”圣老嘿嘿一笑,伸出手来摘下了庭树的一片绿叶,放在手里轻轻地把玩着。

    “那个可怕的女人?”罗晨微微一愣,“你是说?”

    “那小丫头的师父啊!”圣老笑道,“他娘的,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在这里,老夫根本不敢出金螺一步!还好她终于滚蛋了,哈哈!”

    罗晨道:“师父,你似乎很怕她?”

    圣老笑道:“怕,当然怕!若是老夫还有肉身在,自然是不用怕这小娘皮!可是老夫现在不过是个灵魂体,还不够人家一只手捏的。臭小子,你忘记了么?自从你在来着栖霞城参加测试开始,老夫便缩在金螺内不敢出声。你以为我是怕栖霞宗的人么?我怕的可就是这个女人啊,哈哈!”

    罗晨想了一下,的确,第一次见圣老的时候,圣老是可以走出金螺的。而自从自己离开卧龙山脉外的那个山谷之后,圣老的确是从来没有敢走出金螺。

    “师父,这个女人的来头,你知道?”罗晨问道。

    “当然知道!”圣老笑道,“要不老夫凭什么会怕她!”

    “可是你以前并没有告诉过我这些事情,你还告诉我说,你根本不知道赵月儿的宗门是什么!”罗晨疑惑道。

    “我当时说的可是,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哈哈!”圣老嘿嘿笑道,“老夫是怕告诉了你,你去找人家拼命,把老夫也给害死。老夫虽然是灵魂体,可是也还想多存在一段时间呢!”

    “我会去找人家拼命?为什么!”

    罗晨一怔,旋即脸色也是沉了下来,“师父,看你老人家现在的意思,是准备告诉我那个女人来自于什么势力了!”

    “嗯,是时候告诉你了,现在告诉你,老夫也没有什么危险。”圣老老脸上现出一丝得意地笑意,如同是刚偷了一只母鸡的老狐狸,“那个女人来自的地方,正是控魂阁!”

    “控魂阁!”罗晨心中勐然一惊,腾地站了起来,脸色陡然阴沉到了极点。

    “就是控魂阁。”圣老嘿嘿笑道,“老夫这一百多年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控魂阁有什么圣女的说法!老夫只知道一点,控魂阁出售的死士,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最为低等的死士,是各大势力擒获的俘虏,送到控魂阁施加精神控制之法。”

    罗晨沉默不语,双眸中却是有着无尽的寒意。

    “第二种死士么……”圣老看着罗晨阴沉到了极点的脸庞,嘿嘿一笑道,“那便是控魂阁的强者在大陆各地寻找资质绝佳的幼年男女,然后花费时间加以培养,等到有了足够实力之后再带回控魂阁施以精神控制之法,转化为死士之后公开拍卖。”

    “这样的死士拍卖时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男女,无论容貌还是实力都是上上之选,那些大陆上的强大势力中的老家伙们有的是钱,对于这样的死士一向是趋之如骛,以拍得这样的死士为荣,这种死士才是控魂阁敛财的主要手段,从来都是供不应求的啊!”

    罗晨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双拳紧紧地握起,浑身散发出一股滔天的杀意,冰冷的眼眸深处,血色十字星骤然闪现!

    ……

    “你的意思是说,所谓圣女,所谓考验,都是一场骗局了。”罗晨咬牙道。

    “反正老夫一百多年来,从来没有听说过控魂阁有什么圣女的说法。”圣老耸了耸肩膀道,“依老夫看,那个丫头八成是要被带回去,直接转化为死士,然后公开拍卖,说不定不久之后,她就要成为某个大家族强者的房中宠物了,哎,真是可怜!”

    无视罗晨越来越冰冷的目光,圣老继续笑着道:“其实纵然是控魂阁自己培养的这种死士,他们的那点儿实力对于那些大家族的强者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这些强者们这些死士,不过是物以稀为贵罢了,这种被拍卖的死士,强者们更看重的,却是他们的容貌,他们更大的作用,不过是供人享乐而已,对于那些大家族的强者而言,能够有一个控魂阁培养出来的死士作为**侍妾,也是一件极有脸面的事情……”

    “该死。”罗晨低吼一声,一拳狠狠地砸在庭树之上,尺许粗的庭树咔嚓一声倒了下来,瞬间爆成了无数碎末,箭矢一般的she向了各个方向。

    “你明明知道的,师父,你明明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不告诉我。”罗晨眼中有着无尽的寒意,怒视着那高冠奇服的老者。

    “小子,你的性子,老夫岂能不知。”圣老笑道,“现在告诉你,你便急成这个样子,若是小丫头没有离开之前告诉你,你岂能善罢甘休,那个小娘皮的实力极为强悍,你去找她不过是白白送死而已,老夫可不想为了任何人,搭上自己的性命!”

    “去你妈的!”

    罗晨怒不可遏,奋力挥拳轰向了圣老。

    圣老脸色勐然一变,身躯轻轻一闪,便是飘荡到了远处。

    “尼玛,臭小子,别动手。”圣老连连道,“你如今血脉之力已经开始觉醒,你的攻击对于老夫可是有伤害的,老夫毕竟是你的师父,难道你想要弑师不成!”

    “哼。”罗晨眼中怒火燃烧,重重地坐了下来。

    “小子,你要搞清楚,老夫可不欠你什么,老夫这样选择,不过是为了自保,同时也是为了救你,若是提前告诉了你,你去惹怒了那个小娘皮,不仅咱们师徒一起完蛋,恐怕你那小情人和整个栖霞宗都要赔了进去,你害死的可不仅仅是老夫,还有刘语熙,没有足够的实力,只有一腔热血,能有什么用处。”圣老肃容道。

    罗晨用力咬牙,默然不语。

    那个女人已经带着赵月儿走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赵月儿的速度已经是他远远不及的,更别说那个女人还是赵月儿的“师父”,就算是想要送死,也没有机会了。

    “小子,接受现实吧。”圣老沉声道,“其实这件事情,你换个角度想的话,就好多了,既然控魂阁的考验是不存在的,那么小丫头就没有生命危险,她是要被精神控制成为死士,可是至少她不会死,就算是她被哪个老家伙买去,成为房中宠妾,但总是保住了一条命,过的也是锦衣玉食的日子,你之前一直担心她会死去,这个担心倒是有些多余了!”

    “死士,师父,你知道死士意味着什么吗。”罗晨寒声道,“失去全部记忆,没有自己的灵魂,只会听从主人的命令,完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那样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月儿……她怎么能过那样的日子!”

    雪奴便曾经被转化成为了死士,如今依然无法完全恢复记忆,罗晨对于什么是死士自然是一清二楚。

    想象着赵月儿要过那种屈辱的生活,他的灵魂几乎要燃烧起来,胸臆中满是无尽的怒意。

    这个精灵般美丽的少女,怎么可以成为别人的死士,过那种没有灵魂、浑浑噩噩的日子。

    “可是至少她没有死。”圣老沉声道,“小子,没有什么事情,比死亡更可怕,只要活着,便有希望,说不定有一天,赵月儿还能回到你的身边!”

    “只要活着,便有希望。”罗晨陡然抬起了头。

    “小子,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控魂阁,没有人比我更痛恨控魂阁,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死士,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之上,除了控魂阁的人之外,唯有我能够解除控魂阁的精神控制。”圣老缓缓的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怕那个小娘皮么,我和控魂阁素有积怨,经我的手解除控制的死士,前后也有十几人了!”

    看了一眼沉默的罗晨,圣老继续道:“当然了,能够解除控魂阁精神控制的人,将来还要加上一个你,罗晨,等到你成了武师,不仅能够解除雪奴的精神控制,同样也能解除赵月儿的精神控制,赵月儿不管遇到什么遭遇,毕竟还是活着,而你便是她唯一的希望,所以罗晨,你必须要努力!

    罗晨咬紧了牙,用力的握着拳头。

    “罗晨,赵月儿是四级武师,将来你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可不会认识你,不会乖乖的让你解除她的精神控制,所以你必须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至少要成为五级武师,能够制住她之后,才能出手解除她的精神控制,在此之前,即便是你遇到了她,也什么都不能做,你是她唯一的希望,你救她的机会也只有一次!”

    罗晨脸色沉郁,默默点头。

    是,只要活着,便有希望,只要自己有着足够的实力,便能够救回赵月儿。

    没有实力只会愤怒,有什么用。

    为了赵月儿,自己必须尽快的提升实力。

    “罗晨,将来你救回赵月儿后,你会嫌弃她吗。”圣老突然问道。

    “嫌弃。”罗晨微微错愕。

    “我刚才说过,她成为死士之后,很可能成为某位强者的玩物,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是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圣老沉声道,“罗晨,她恢复了记忆之后,你会嫌弃她吗!”

    罗晨沉默片刻,轻声道:“……师父,月儿是刘语熙的师妹,我自然要救她,这与嫌弃不嫌弃可没有什么关系……”

    “罗晨,你很清楚,这个小丫头心中只有你。”圣老喝道,“这小丫头性子刚烈,恢复记忆之后,知道了自己曾经成为死士,会有什么反应,你若是再不接受她,她一定活不下去,若是那样的话,那还不如不救她,我再问你一遍,到时候你会介意她的过去么,你自己想清楚,若是介意的话,你还是不要去救她好了!”

    罗晨身躯勐然一震。

    是,以赵月儿的暴烈性子,若是真的成为了别人的宠妾,恢复记忆之后,肯定会去寻死,她心中喜欢的是自己,接受她恐怕是唯一的能让她活下去的法子了。

    至于嫌弃,月儿已经够可怜了,自己又怎么会嫌弃她呢。

    “若能救了月儿……若是她自己愿意,刘语熙也不介意的话……我愿意接受她。”罗晨咬了咬牙道。

    这是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可是这也是唯一的选择,总不能恢复了她的记忆,又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上绝路。

    “刘语熙当然不会介意,她们姐妹情深,自然不会看着自己的师妹死去。”圣老沉声道,“既然如此,小子,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