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萧州
    整整一个夜晚,刘语熙已经让自己坚信月儿一定会通过考验,月儿一定还活着,如今听到罗晨的建议,恨不得立刻离开天南以南,立刻找到自己的师妹。 23us.最快

    “那好吧,不过这件事情,我们应该从长计议,还要和父亲师祖他们商量一下。”刘语熙咬了咬嘴唇道。

    “嗯,好。”罗晨点头,

    看刘语熙的神情,罗晨便知道她已经心动,愿意跟着自己去大陆之上寻找赵月儿的踪迹,心中也是略略安慰。

    既然刘语熙自己愿意,那么少宗主和宗主估计也不太可能阻拦,他们对于赵月儿的宠溺,罗晨也非常清楚。

    罗晨迫切希望离开天南以南去寻找赵月儿的下落,可是他绝对不愿和刘语熙分开,能够有着刘语熙跟着自己一起去,他自然也是非常高兴的。

    “罗晨,你回来了。”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雪奴快步从小楼内走了出来。

    “罗晨,快帮我出手恢复记忆吧,你昨天一天都没管我了。”长腿少女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罗晨可怜兮兮的道。

    “恢复记忆么!”

    罗晨和刘语熙对视一眼,脸上都是现出淡淡的笑意来。

    如今罗晨已经成为武师,雪奴的灵魂控制,也终于是可以完全解除了。

    从此之后,雪奴身上便不再有着任何死士的痕迹,而终于是完全的找回了自己。

    这是几日以来,唯一可以让他们感到高兴的事情。

    “雪奴师妹,来,过来吧。”刘语熙轻笑道,“你看今日罗晨有什么不同!”

    “还是那个样子啊。”雪奴眨了眨眼,勐然间瞪大了眼,尖声叫了起来,“罗晨,你成武师了!”

    “嗯。”罗晨温和一笑,“丫头,你的问题,终于是可以完全解决了!”

    长腿少女俏脸上现出狂喜之色,迈开长腿跑了过来,连忙握住了罗晨的手,美眸中瞬间有着泪光闪动:“罗晨,快些帮我,我一点儿时间也不愿等了!”

    “来,雪奴,先坐下。”罗晨拉着雪奴的手到石桌前坐了,刘语熙也是跟了过来。

    “师父,现在我该怎么做。”罗晨传音问道。

    “你的感知能力,已经可以看到她的识海。”圣老传音道,“在她的灵魂之上,有着控魂阁的封印,大部分都已经被你之前破坏了,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把剩余的封印破坏掉就行了!”

    “感知能力进入她的体内,顺着经脉进入她的脑中,慢慢除掉剩余的封印,人脑是人之本源,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圣老叮嘱道。

    “是,师父。”罗晨点头。

    掌心微微催动,温热的灵力从丹田内散发而出,缓缓涌入雪奴的体内,一丝感知能力也是附着在这灵力之上,随同着灵力沿着《金螺吞海诀》的路径缓缓的运转着。

    感知能力实在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它不能感知到许多直接可以看到的景象,却能够感知到许多不可能看到的东西。

    比如罗晨的感知能力,成为武师之后,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体内部的各个区域,看到丹田内的天地灵力,看到自己的识海,甚至是自己的灵魂,此时他同样是清晰的看到了雪奴身体的内部,看到自己灵力在雪奴体内的运转轨迹。

    而对于近在咫尺的没有能量波动的物体,感知能力却是无法感应得到。

    一缕温热的灵力进入到了雪奴的头颅之内,随之进去的还有罗晨的感知能力,罗晨清楚地看到,雪奴的识海是一个灰蒙蒙的空间,一个巨大的湖泊位于空间的中心处,琥珀的上空,有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悬浮在空中,正是雪奴的样子。

    罗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湖泊完全是由精神之力构成的,而湖泊上空的小小身影,便是雪奴的灵魂,这个小小的雪奴身上覆盖着一道道奇异的符文,大部分的符文已经脱落,只有着浅浅的痕迹,还有一部分符文顽固的印在了雪奴的身上,雪奴的双目紧闭,秀眉紧紧的颦起,一副极为痛苦的样子。

    《金螺吞海诀》的能量进入雪奴的识海之中,那些残存的符文宛若是有灵性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紧闭着眼睛的雪奴灵魂也是睁开眼睛,美丽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喜色。

    温热的能量进入识海之后,瞬间化作了漫天血色的火焰,自动的向着雪奴的灵魂席卷而去,这正是每日里罗晨为雪奴出手发生的事情,不过这样的场景罗晨却从来没有见到过。

    今日的火焰完全是由灵力构成,无疑是暴烈无比,雪奴灵魂的小脸上现出一丝紧张之色,似乎也是有点儿恐惧。

    “分!”

    罗晨心意一动,漫天血色火焰化作了一道道细小的血色火蛇,扑向了那些颤抖的奇异符文。

    宛若是秋风席卷落叶,那些奇异的符文遇到了血色的火焰,直接消融的无影无踪。

    雪奴灵魂的深处,更多的奇异符文一个个从身体之内冒了出来,同样是被血色火焰一个个吞噬。

    整个过程异乎寻常的顺利,仿若是做过无数遍一般,罗晨体内的灵力不断注入雪奴的体内,血色火焰持续的发动着攻击,奇异符文密集的冒出,却都是被火焰焚烧成为虚无。

    那血色的火焰在这一刻,便有着一种堂堂皇皇的味道,仿若是一切的邪祟,都在这火焰之下无法遁形。

    最后一个符文从雪奴灵魂之中浮现而出,

    又被血色火焰化作了虚无,雪奴灵魂颦起的眉头轻轻舒展开来,看着周围飞舞的血色火焰,小脸上现出一丝感激之色,轻声道:“罗晨,谢谢你了!”

    “罗晨,谢谢你了!”

    同样的声音,也是从雪奴的嘴里传出。

    雪奴额角上有着汗水,罗衣更是早已被汗水打湿,紧紧地贴在娇躯之上,她的小脸微微有些苍白,看上去虚弱不堪,显然刚才的整个过程,对于她而言也是极为痛苦,罗晨全部的心神都是在雪奴的识海之内,倒没有看到雪奴身体的变化。

    雪奴虽然极为疲惫,小脸上却是现出解脱之色,眼眸中的目光却是极为复杂,有着一丝喜悦,却又有着浓浓的悲哀。

    罗晨此时也是感到有些疲累,再看自己的丹田之中,消耗掉的灵力足有八成,好在《金螺吞海诀》恢复能力强悍的特点依然明显,周围的天地灵力快速的进入他的体内,补充着消耗的能量。

    “雪奴,怎么样,都想起来了么。”罗晨松开了雪奴的手,轻声问道。

    雪奴疲惫的点了点头:“都想起来了!”

    “走吧,雪奴师妹,我先带你进去换件衣服。”刘语熙扶起雪奴,轻声道。

    雪奴轻轻咬了咬嘴唇,跟着刘语熙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两位少女再次走了出来,雪奴换了一件新的棉裙,缓缓走到石桌旁坐了下来。

    初夏时分,穿棉裙已经有点儿不合时宜,不过雪奴依然是只愿穿罗晨陪她做的那些衣服。

    好在强者不避寒暑,穿什么样的衣服对于雪奴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差别,而她绝佳的身材,穿上这量身定做的合体棉裙,依然是有着无尽的魅力。

    不过此时她的眼中,却是有着无尽的悲哀。

    “罗晨,刘语熙姐姐,谢谢你们帮我。”雪奴轻声道。

    “好师妹,你可是救过罗晨的,我们帮你本来就是应该的啊。”刘语熙轻声道。

    “雪奴,你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现在准备往哪里去么。”罗晨问道。

    雪奴一怔,眼圈微微一红:“罗晨……你是要赶我走么!”

    “我没那个意思。”罗晨连忙道,“你以前说过,忘记了很多事情,只记得我是一个好人,才会跟着我,现在你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我才问你要不要离开!”

    雪奴凄然摇了摇头:“离开你们,我又去哪里,我的家已经没了,我也没有一个亲人了!”

    罗晨默然,他知道雪奴乃是萧州齐家的子弟,因为家族内斗,她所在的这一支内斗失败,被人连根拔起,她也被送去转化成为了死士。

    这些是初见雪奴的那天晚上罗晨听叶烨烨说的,之前雪奴的记忆最多只记得成为死士之后,自然不知道这些,而现在,这些她显然也都已经知道了。

    “罗晨,刘语熙姐姐……我以前的名字,叫做齐玲,我的家,是萧州齐家,我和齐天一样,是萧州齐家的子弟。”雪奴轻声道。

    “萧州齐家是一个强大的家族,有着众多的分支,家族内部经常争斗不休,齐家的人杀起自己人来,比那些宗门之间的战争还要残忍,我的父母就是死在这样的争斗之中,而我也被他们变成了死士!”

    “刘语熙姐姐,罗晨,我已经没有家了,萧州齐家已经不是我的家,那里的人都是我的仇人,若是我有机会复仇,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放过那些杀死我父母的人!”

    “玲……”刘语熙轻轻地叹了口气。

    “刘语熙姐姐,已经没有齐莜玲了,以后还是叫我雪奴吧,从今日起我不再是萧州齐家的子弟,我和萧州齐家也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会再用这个肮脏的姓氏,我还叫自己雪奴,是要记住他们带给我的耻辱。”雪奴轻轻地握紧了拳头,眼瞳中满是仇恨之色。

    “罗晨,刘语熙姐姐,雪奴已经没有家了,雪奴也不信任别的任何人,你们就让我跟着你们吧,好么。”雪奴拉住了刘语熙的手,轻声央求道。

    “……你这丫头,好吧,姐姐答应你。”刘语熙看着雪奴楚楚可怜的样子,也是点了点头,“以后你就跟着我们吧,有姐姐在,少不了你的烤肉吃!”

    “谢谢刘语熙姐姐。”雪奴感激的一笑。

    罗晨也是微微一笑,雪奴能够恢复记忆,他也是从心里替她高兴。

    “齐莜玲么……她在萧州齐家的,跟莜婉师娘怕是一样的吧!”

    “不过这个丫头,恐怕是要和萧州齐家彻底对立起来了!”

    让雪奴跟着自己,罗晨也不在乎,反正现在连控魂阁都惦记上了,也不在乎多一个萧州齐家。

    “对了,雪奴,你恢复了记忆,还记得他们如何把你变成死士的么,你还记得他们是在哪里把你变成死士的么。”罗晨心中微微一动,小心翼翼的问道。

    控魂阁极为神秘,连圣老都说不知道在哪里,若是雪奴还记得这些事情,便有了寻找月儿的线索,所以此时罗晨的心,也是微微有些紧张起来,

    “当然记得!”

    雪奴恨恨地点了点头,轻声道,“我被齐家的人装在袋子里带到了那个地方,然后被交给了控魂阁的人,控魂阁的人如何对我出手,我是如何变成死士的,我并不清楚,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昏了过去,不过我成为死士之后,他们对我已经没了戒心,我也看到了周围的景象,那样的一个地方,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太好了,雪奴,那个地方,是在哪里。”罗晨急切道。

    “萧州!”

    雪奴微微咬牙,声音也是有些寒冷:“我记得那是在一座小山之上,山下不远处有着一条大江!”

    “我是萧州齐家子弟,也曾见过天下舆图,一看那条大江,便知道所在之地乃是萧州!”

    “那样浩荡的一条大江,只有萧州才有,那是大陆上最大的一条河流,只有在萧州境内才有那种恢弘的气势,所以我知道,那里一定是萧州!”

    “萧州!”

    罗晨握紧了拳头,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里即便不是控魂阁的总部,也是控魂阁的一个据点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了一点儿线索。

    “雪奴,要是我们再到了那个地方,你还能认出来么。”罗晨问道。

    雪奴肯定的点了点头:“那个地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就好。”罗晨用力点头,眼瞳深处寒芒一闪。

    刘语熙有些讶异的看了罗晨一眼,这个家伙问这个想干什么,莫非还想帮雪奴报仇不成。

    “萧州……”罗晨脸上现出沉吟之色。

    对于萧州,他实在是没有什么概念,他见过的最大的一张舆图,也就是之前结盟时萧峰拿的那一个,对于大陆上的地理,他实在是毫不知情。

    “刘语熙,你知道萧州么。”罗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