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我是坏人
    对于萧州,他实在是有什么概念,他见过的最大的一张舆图,也就是之前结盟时萧峰拿的那一个,对于大陆上的地理,他实在是毫不知情。 23us.最快

    “刘语熙,你知道萧州么。”罗晨问道。

    刘语熙轻声道:“萧州么……我只听说那里是大陆的中心,是整个修真界最为繁华的所在,距离这里不知有多少万里,至于别的,我却不知道了,我到现在为止,还未曾离开过这天南以南呢,雪奴师妹自大家族,肯定知道更多,跟我们说一说吧!”

    罗晨看向雪奴,雪奴摇了摇头:“我也只是熟悉萧州的舆图而已,对于萧州的了解,我也不比刘语熙姐姐多多少,我只知道萧州面积巨大,有着众多的神秘家族和强大宗门,更有着大量的荒兽聚集之地和各种远古遗迹,是大陆修炼界的中心,详细的情况,其实我也不知道!”

    罗晨轻轻点头,这些信息,其实已经够了。

    至少离开天南以南之后,也是有了明确的目标。

    既然雪奴是在萧州大江之畔被人转化为死士的,那么想要找到赵月儿,必须要去萧州走一趟。

    萧州有着众多的神秘家族和强大宗门,知道控魂阁信息的势力肯定有不少,这些家族和宗门,同样是罗晨接触的目标。

    刘语熙目光微微一闪,突然道:“罗晨,说起萧州,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发生在二十多年前,在大陆上几乎是人人皆知!”

    “刘语熙姐姐,你说的是庄大家楼船夜雪,横槊赋诗,斗酒诗百篇的故事吧。”雪奴轻声道。

    刘语熙点了点头:“对,正是庄大家的故事!”

    罗晨微微皱眉,这件事情他似乎也听人说起过,不过具体的事情并不清楚,他从小在卧龙山脉长大,虽然也能识字,不过对于诗词歌赋之类的并有什么造诣。

    刘语熙轻声道:“二十多年前,庄大家在萧州之外的大江之上与人文斗,楼船夜雪,醉酒泼墨,竟然是斗酒诗百篇,篇篇皆是佳作,一时间震动天下,被称为天下第一骚人,这一日之后,庄大家飘然而去,不知所踪,这些佳作却是传扬整个大陆,至今被人们传唱不止!”

    雪奴点头道:“萧州形胜之地,文风最盛,萧州更是天下闻名,庄大家在萧州蛰伏十年默默无闻,一夜之间却是名满天下,据说那些神秘家族和宗门对于庄大家都是大为推崇,这些佳作也是从他们那里传播到大陆各地,一个舞文弄墨的骚人,能够在实力为上的修真界被如此推崇,庄大家也绝对是千古第一人了!”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刘语熙曼声吟诵道。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雪奴接口道。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刘语熙微微感叹道,“也不知道庄大家生了一副怎样的心肠,上百首佳作一气呵成,格调各不相同,或婉约,或凄美

    ,或壮烈,或平和……他不过是一个人,怎么会写出这么多风格不同的佳作!”

    雪奴也是感叹道:“难得的是篇篇都是独具匠心,毫无斧凿之痕,若是说这个世上有天才的话,庄大家无疑是这样的一个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庄大家一夜成名之后便即飘然而去,倒是真的洒脱!”

    罗晨听着,也对于这个庄大家有些好奇起,不过对于诗词歌赋这些东西,他和刘语熙、雪奴这样的世家子弟相比实在是欠些火候,听得也是半懂不懂,然而从二女的目光之中,却是看到了对于这位庄大家由衷的推崇之意。

    在这个力量至上的世界里,一个文士能够被人们如此推崇,也的确是个异数。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刘语熙和雪奴一时兴起,一句句庄大家的大作吟诵起,雪奴有些郁闷的心情稍解,眉头微微舒展开。

    罗晨在旁边,听二女聊得兴起,却是根本插不上什么话。

    罗晨也大概听明白了,所谓楼船夜雪,斗酒诗百篇的往事,发生在二十多年之前,刘语熙和雪奴都不过十几岁的年龄,这些往事定然是听长辈所讲,不过二人对于这位庄大家显然是极为推崇,显然那些诗作的确是非常的不错。

    看着二位美少女眉飞色舞的样子,罗晨心头微微有些酸意,心道仅仅是听说便如此崇拜,若是见到了真人,还不把魂都勾去了。

    又听了一会儿,罗晨忍不住插言道:“刘语熙,这位庄大家……他的名字是什么!”

    刘语熙轻声道:“庄大家的名字,叫做庄梦蝶,不过为尊者讳,虽然他不过是个文士,却有人敢不尊重他,自那一夜之后,人们都是叫他庄大家,庄梦蝶这个名字,却是人提起了!”

    “庄梦蝶么……”罗晨心中猛然一动,看向了金螺内的圣老。

    圣老双目紧闭,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师父。”罗晨传音道。

    “干嘛。”圣老睁开眼睛道,“臭小子,快把你的妞儿打发走,老夫好传你《金螺吞海诀》第二重,你小子已经成为武师了,也可以学这第二重了!”

    “师父,这个庄梦蝶庄大家……不会是你吧。”罗晨问道。

    “跟我有毛的关系,老夫名叫庄梦忆,谁认识这个庄梦蝶。”圣老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就差一个字而已,师父,那个大骚客真的不是你么。”罗晨半信半疑道。

    他也听过圣老吟诗作词,那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让他极为震撼,至今印象深刻。

    “小子不要瞎想了,老夫哪里是什么骚客,骚情倒差不多,你要跟老夫学诗词歌赋老夫不懂,要是想学泡妞把妹么,嘿嘿,那找老夫就找对人了。”圣老邪邪的笑了起。

    “……”

    罗晨苦笑一声,也是,这个淫.荡之极的家伙,怎么能够做出那些华丽的诗篇,能够做出那些诗篇的天才,一定有着一颗纯净的灵魂,又怎么可能是圣老这个样子。

    罗晨不再问圣老,继续听着两位美少女聊天,对于这个二十多年前便消失了的庄大家,隐隐有着一点儿羡慕嫉妒恨,还好这厮已经消失了,不然在这里转上一转,眼前这两位小美女不知道该激动成什么样子了

    ……

    “斗酒诗百篇么……“金螺内,圣老目光微微闪动,脸上现出一丝唏嘘之色。

    “斗酒诗百篇……嘿嘿,老子又不是李太白,哪里有那样的才情!”

    “那一百多篇佳作,可是老夫准备泡妞把妹用的,娘的,那个小贱人一直逼迫,害的老夫从曹操父子、建安七子、大小李杜一直抄到了纳兰容若,才凑够了这一百多篇!”

    “他娘的,混个天下第一骚人的名头,老夫容易么!”

    “那个该死的小贱人……”

    想起那个风雪中红衣如火的美丽女子,圣老的嘴角微微翘起,也是有着一丝微笑浮现,一副深藏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在眼前慢慢的展现。

    二十多年前,萧州之外。

    大江之上寒风浩荡,楼船甲板积雪盈尺。

    她美丽的小脸上有着清浅的笑靥,于漫天风雪之中向他轻轻走。

    “梦蝶,谢谢你了。”女子微笑着,手中匕首轻轻挥出,在风雪之中带出一道凄艳的寒芒。

    心脏被绞碎的感觉并有多痛,只是微微有些冰冷,有如那漫天飞舞的雪花……

    ……

    在罗晨的统领府内,关于史上第一骚客庄大家的话两位美少女足足谈论了小半个时辰,在这方面有什么造诣的罗晨根本插不上话,只有在旁边安静的听着。

    还是叶现了罗晨的尴尬,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

    “罗晨,关于我们离开天南以南去大陆之上游历的事情,我去和父亲师祖他们商议一下,还有你晋级成为武师的消息,我也去告诉他们,父亲和师祖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刘语熙轻声道。

    “嗯,好。”罗晨轻轻点头。

    “那我先走了啊。”刘语熙轻轻站了起。

    “雪奴,你跟刘语熙一起去吧。”罗晨站起道。

    “罗晨,你是要赶我走么。”长腿少女嘟起了小嘴。

    “以前把你带在身边,是因为需要每日帮你恢复记忆,现在你都已经完全恢复了,你一个丫头家,再住我这里,已经有点儿不合适了。”罗晨轻声解释道。

    “我不。”雪奴瞪眼道,“人家就是要跟着你嘛,除了你这里,我哪也不去!”

    “雪奴……”

    “好了,罗晨,雪奴愿意跟着你,就跟着你好了。”刘语熙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反正你跟雪奴之间的关系……她都已经告诉我了!”

    “什么关系。”罗晨心中猛然一跳。

    “呵呵。”刘语熙莫名一笑,“你知道的,我走啦。”娇躯微微一闪,已经是出了统领府。

    “雪奴……你跟刘语熙说什么了。”罗晨连忙问道。

    雪奴的小脸微微一红,低声道:“就是……你在通商镇对我做的那些事啊,刘语熙姐姐问我,我就告诉她了!”

    “你是怎么跟她说的。”罗晨心中一惊。

    雪奴瞟了罗晨一眼,小脸更加的红了:“那样羞人的事情,我可不想说第二遍,刘语熙姐姐也是女子,我才能够说得出口,罗晨,你自己做的事情,你又有忘记,还要人家说一遍么!”

    罗晨嘴角微微的抽搐一下,看着一脸羞涩的长腿少女,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通商镇的事情,乃是一个意外,只差一点儿雪奴便成了他的女人,两人之间曾经身无寸缕的彼此相对,这样的事情,罗晨原本是准备永远埋在心里,永远不让刘语熙知道的,有想到雪奴这丫头居然把什么都告诉了刘语熙。

    想到刘语熙离开时那意味莫名的奇异笑意,罗晨心头微微发苦,他实在是太在乎刘语熙,不愿她的心中有着任何的一丝阴影。

    “罗晨……”雪奴看着脸色沉郁的罗晨,猛然用力咬了咬嘴唇,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嗯。”罗晨一脸郁闷,漫不经心的道。

    “在通商镇,人家只差一点儿就成为了你的女人……罗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把剩下的事情做完……”雪奴用力的咬着嘴唇,声音越越低,几乎微不可闻。

    “……为什么。”罗晨愕然的看着雪奴。

    “你这个家伙……你都那样对我了,我也不可能再找别的男子了啊。”雪奴抬起头看着罗晨,美丽的小脸之上满是红云,“罗晨,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喜欢你,你不明白么!”

    “……我有什么好的。”罗晨苦笑着摸了摸鼻子。

    “反正人家就是喜欢你么。”雪奴用力咬牙道,“罗晨,你那天那样对我,心里一定是很喜欢我,很想要我对不对,我已经想好了,要做你的女人,罗晨,你想要我的话,现在就可以!”

    “丫头,别胡闹了。”罗晨苦笑一声道,“当初在通商镇……真的是一个意外,你怎么才能相信我呢!”

    “哼!”

    雪奴皱了皱小鼻子,不满的道:“罗晨,你是个坏人!”

    “好好好,我是坏人。”罗晨苦笑道。

    “男人都好色,你也一样。”雪奴用力的咬着嘴唇,恨恨地瞪着罗晨,“你喜欢的是我的样貌,刘语熙姐姐在你的心里占了太多的位置,我要想挤进去,就只能抢在刘语熙姐姐之前成为你的女人,罗晨,你真的不想现在要了我么!”

    罗晨苦笑一声道:“雪奴,你明白我的心里只有刘语熙,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然的话,我可不敢让你在我这里住了!”

    长腿少女白了罗晨一眼,娇声道:“刘语熙姐姐都答应我让我住这里了,你别想赶我走,而且我和刘语熙姐姐之间,还有着约定……”

    “什么约定。”罗晨忙道。

    “我跟刘语熙姐姐说,你一定会忍不住要了我的,我一定能成为你的女人,刘语熙姐姐说……如果我真的做到了,她就不要你了,把你让给我,嘻嘻。”雪奴眨了眨眼睛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