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三个月
    罗晨微笑道:“正常出手的话,相当于比较强的二层武师吧!要是全力爆发的话……像今天这个老家伙那样的,我一招就能灭杀!”

    “也就是说,你现在能够秒杀三层武师了?”刘语熙惊叹道。 23us.最快

    “是啊!”罗晨微笑点头。

    “大变态!”长腿美少女撇了撇嘴。

    罗晨呵呵一笑。

    的确很变态。

    如今的他成为了武师,已经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了血脉之力给自己带来的好处。现在强悍的战力,正是至阳至刚的血脉之力和同样至阳至刚的《金螺吞海诀》共同作用的结果。

    圣老曾言当年他刚刚成为武师的时候,一招朱雀展翅相当于一层武师的全力一击,而罗晨的朱雀展翅,却足以秒杀二层武师,这便是差距。而这种差距,正是罗晨的血脉之力带来的。

    而不管是什么样的强者,远程攻击的威力终归不如近身战斗,朱雀展翅同样如此。仅仅是朱雀展翅的攻击已经足以秒杀二层武师了,罗晨的近战能力自然是更加的强悍。

    在面对楚天的时候,罗晨甚至根本没有使用局部强化之力,更没有使用火属性的力量,完全是靠着正常的力量与楚天对抗,便把楚天压制的死死的。

    以一层武师,力压二层武师,这同样是血脉之力觉醒为他带来的巨大变化。

    而在对战楚归时,同时使用了局部强化之力和《金螺吞海诀》的火属性力量,罗晨已经足以斩杀三层武师楚归了。

    而之后再使用上了弄浪三重,那更是欺负人了。

    对于如今的罗晨而言,弄浪三重的威能也是大大提高,提升的攻击力比以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成为武师之后,罗晨的速度更快,可以更快的勾勒出道纹,使出这一招需要的时间也是更短。

    正常出手,碾压二层武师。全力爆发,秒杀三级武师,这便是罗晨现在的力量。

    通过这一战,罗晨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检验,对于离开天南以南去找到赵月儿也是更加的有自信了。

    “罗晨,你全力爆发之后,攻击力提升那么多,身体消耗也是很大吧!”雪奴道,“这一点儿倒是和我有点儿相像。我全力爆发之后,恢复起来至少需要三天。你呢,恐怕时间会更长吧?”

    “我么?”罗晨微微一笑,“不超过一刻钟时间。你看,我都已经恢复了!哈哈!”

    “……真是个怪物!这还有天理么?”长腿少女不满的嘟起嘴道。

    看着雪奴可爱的样子,刘语熙也是笑了起来。

    全力爆发之后,罗晨体内的能量消耗很大,然而《金螺吞海诀》超强的恢复能力,却能够让他极快的恢复。

    这种超快的恢复速度,同样由于《金螺吞海诀》与他的血脉之力完美结合而共同造成,比当年的圣老这个等级时恢复速度还要快捷的多。这样的快速恢复能力,自然是雪奴无法比拟的了。

    这一夜,栖霞铁卫的卫营内极为热闹,卫营外的热血酒馆自然是人满为患,而卫营之内铁卫们也大都是聚集在一起开怀畅饮。

    今日的这两场生死决战极大的提升了栖霞铁卫们的士气,而最后罗晨说的话更是让铁卫们热血沸腾。

    总有一天,大伙儿要在罗晨统领的带领下冲出天南以南,踏上更为广阔的土地!栖霞铁卫在天南以南没有对手,却并非是没有了用武之地!

    卫营内外飘荡着烈酒的气息,铁卫们期待着那新的铁与血的日子,聚集在一起大口的喝着烈酒,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

    而在栖霞峰之上,云雾掩映的深处,也有不少长老聚集在一起,拿出珍藏已久的佳酿,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罗晨已经让这些长老们见识到了他的神奇,这些长老们对于罗晨的话也是深信不疑。

    冲出天南以南,成为二层宗门!对于这些忠心耿耿的长老们来说,这样的前景实在是有着无限的诱惑!

    对于他们来说,在栖霞宗一统天南以南之后,栖霞宗成为二层宗门便成了他们最大的期待。而如今他们毫不怀疑,这个期待将在罗晨的带领下得以实现。

    不过也并非是所有的长老对于罗晨和刘语熙描绘的前景深信不疑,在栖霞峰之上,一处精致的园林之中,三位长老围坐在一起,一个个脸上露出忧虑之色,面前酒已变得冰冷,却根本没有人动。

    “杀了天剑门少门主,这一次咱们栖霞宗可是把天剑门给彻底的得罪了!”一位枯瘦老者咂了咂嘴,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不是么!罗晨这小子少年气盛,杀得倒是痛快,却是为宗门招来了极大的祸事。”另一位中年汉子也是叹息。

    “金科玉律……唉,天道之说虚无缥缈,白光门那残阙是否真有那样的约束力,谁也不知道。若是天剑门执意要来报复,白光门又坐视不理的话,咱们栖霞宗可是要完了!”另一位微胖老者苦涩道。

    三人又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脸色都是极为忧郁。

    良久,那中年汉子叹息一声:“年轻人啊,唉!这件事情,也不知道宗主大人是怎么想的,要不咱们兄弟去见一见宗主大人,或许宗主大人另有计议也说不定。”

    枯瘦老者叹息道:“宗主大人……这么多年没有站起来了,恐怕已经站不起来了。若非如此,又怎么会把宗门事务交给两个小辈打理。我们去打扰宗主大人,也是不太妥当。”

    “罢了!”微胖老者苦笑一声道,“我们在这里谈论,也不是办法。若是天剑门要来报复,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们自己要死,家族也要毁于一旦。我们去问问大小姐,探听一些风声。若是今日他们所说不过是大话的话……我等三人自然不惜为了宗门而战死,可是总要把族中子弟送出栖霞城,为家族留下一点儿血脉。”

    另外两人皆是点头,大伙儿都是从栖霞铁卫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对于宗门的忠心毋庸置疑,若是天剑门真的来报复,自然是要为了宗门拼死一战。可是既然是没有任何希望,总要为自己的后人着想一下,保住一点儿族中的血脉。

    “走吧!我们去找大小姐去,问清楚这件事情,再作决断。”中年汉子站起身道。

    两位老者皆是点头,三人身影一闪,园林中已经是空无一人。

    ……

    栖霞峰下,罗晨的统领府中。

    罗晨三人正在庭院之中,忽然感受到几股强大的气息快速到来。

    “是藤长老他们。这么晚了,他们怎么来了?”刘语熙眉头微皱道。

    “大小姐!大小姐!”轻轻的叩门声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进来吧!”刘语熙清冷道。

    院门打开,三位长老走了进来,向着刘语熙微微躬身。

    “怎么了,藤长老?”刘语熙微笑着站了起来,“有什么事情么?”

    那枯瘦老者踌躇片刻,轻声道:“大小姐,老夫三人对于宗门忠心耿耿,任何时候都愿意为宗门拼死一战。不过这次……唉,大小姐,我们三人都愿与宗门共患难,只是希望大小姐准许我们先送走一些族中子弟以防不测。”

    “嗯?”刘语熙烟眉微微一扬,“藤长老,把话说清楚,你这是什么意思?”

    枯瘦老者咬了咬牙道:“大小姐,我栖霞宗刚刚占据天南以南,正应该缓缓发展,积聚实力以图将来。我们毕竟只是个一层宗门,根本无法和天剑门这样的二层宗门硬抗!我们老兄弟几个愿意为了宗门拼死一战,不过还是希望能够为了家族留下一点儿骨血。”

    “是啊大小姐,天剑门一旦报复,可不是我们栖霞宗能够承受的。我等受宗门厚恩,死不足惜,可是我们的家人,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够逃过这次劫难。”微胖老者也是轻声道。

    “这么说来,你们都是怕天剑门的报复了?”刘语熙轻声道,“我们和白光门已经联盟,有着金科玉律作为保证。天剑门敢于攻击我栖霞宗,就要承受白光门的攻击。有这样的保证,你们还担心什么?”

    中年汉子轻声道:“大小姐,别人的承诺,终究不可靠。金科玉律到底有多神奇,对于白光门到底有什么约束力,谁也不清楚。若是天剑门执意攻击我栖霞宗,而白光门又不来救援,我们能怎么样?更何况白光门来救援,也是远水解不了近火,等到他们赶来,我们栖霞宗恐怕就被灭了。”

    “若是三位长老对我栖霞宗这么没信心的话,不妨直接离开便可。”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罗晨,你这是什么话!”枯瘦老者微怒道,“我等三人对宗门忠心耿耿,若是栖霞宗真的有事,自然是要拼死一战了。我们不过是想要为家族留下点种子,至于我们这把老骨头,早就卖给栖霞宗了!大不了一死而已,难道我们会怕不成?”

    中年汉子也是寒声道:“我栖霞宗长老会里,没有一个孬种!罗晨,纵然我等实力不如你,你也没资格对我们说这样的话!”

    微胖老者道:“罗晨,纵然是你为宗门惹下祸事,我等三人也不怪你,毕竟今日.你是长了我栖霞宗的威风!可不要以为你就有资格侮辱我们几个了,我们对于栖霞宗的忠心,可比你强上一百倍!”

    “是么?”

    罗晨微微一笑,也是站了起来。

    “三位长老如此忠心,在下也是很开心的。不过今日罗晨是否带来祸事,不久之后三位长老便可知晓。”

    微微一顿之后,罗晨的声音陡然变得无比冰寒。

    “天剑门,哼!原本我另有要事,还没有准备先灭掉他们。不过他们这次已经彻底惹怒我了,现在我们栖霞宗首先要做的,就是灭掉天剑门!”

    “我可以告诉三位长老,天剑门不会因为此事而报复我们,或者说他们没有能力报复我们。三位长老对于我罗晨再没信心,也请给我三个月的时间。”

    罗晨伸出三个手指:“记住,是三个月!”

    “三个月?什么意思?”藤长老愕然道。

    “三个月后,我将带着你们冲出这天南以南,灭掉天剑门!”罗晨沉声道。

    “什么?”三位长老都是一怔。

    “三个月后,我栖霞宗将迈入二层宗门行列。三个月后,我们将拥有天剑门一半的领地!”罗晨晃着三根手指,清俊的小脸上现出一丝疯狂之色。

    “三个月?成为二层宗门?有着天剑门的一半领地?”三位长老彻底懵了。

    “三位若是信得过我罗晨,就请暂时回去,家人也不用往外送了。这三个月内,你们会看到我们栖霞宗的变化,会看到我们栖霞宗每天都在变强,三个月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个新的栖霞宗!三个月后,我会带你们杀进金鳞城!”罗晨看着三位长老,眼眸之中寒芒闪动,声音中有着无限的肃杀之意。

    楚天虽然已经死了,但却是彻底的激起了罗晨的怒火。

    竟然敢觊觎刘语熙,这已经超出了罗晨的底线。再加上罗刚师兄的断臂之恨,所以罗晨也是决定暂且延缓离开天南,先把天剑门灭了再说。

    “三个月……罗晨,你有多少把握?”藤长老有些怀疑的道。

    “十成!”罗晨咬牙道。

    “我说的话,你可以转告栖霞峰上的所有长老。三个月后,便是我栖霞宗踏出天南以南的日子。天剑门楚家要为他们今日的行为,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十成把握!”藤长老老脸上现出激动之色,用力咬了咬牙,“好!罗晨,老夫信你一次!老夫等着那一天,等着你大放异彩,带着我们踏入那金鳞城!”

    三位长老都是兴奋的离去了,罗晨的脸色依然满是寒意。

    “三个月……罗晨,是不是仓促了点儿?”刘语熙皱眉道。

    “三个月时间,已经够了!”罗晨道,“灭掉天剑门,我才放心带着你离开这天南以南。”

    “可是,罗晨,你要怎么做呢?”雪奴一脸好奇的道。

    “你忘记了,我已经是一位二层道纹师了么?”

    “两个月的时间,我应该能把所有的二层道纹铠甲全部打造完毕。”罗晨道,“咱们的铁背马,足以承受二层道纹铠甲的压力。两个月后,我们就有六个大队的二层道纹重骑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和白光门一起出兵,共同拿下这天剑门,平分他们的领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