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能饮否?
    “免礼。 23us.最快”萧媛媛轻轻点头,指着罗晨道,“这位罗晨大人,从现在起是这里的主人,也就是你们的主人。”

    “参见主人!”十几位白衣女子向着罗晨齐齐躬身。

    “免礼。你们都回去吧!”罗晨淡淡点头。

    十几位白衣女子抬头看了罗晨一眼,脸上都是有着喜悦之色,同时有着一丝希冀与渴望。

    众女同时躬身行礼:“是,主人!”然后快速的离去了。如同来时一样,每个人最终回到了原来所在的宫殿之内。

    “她们都是什么人?”罗晨问道。

    媛媛轻声道:“她们都是萧家子弟,因为家人犯了死罪,自愿来到这里的。”

    “自愿来到这里?”罗晨愕然,“家人犯了死罪,来这里干什么?”

    媛媛道:“来这里替她们的家人赎罪。若是她们能够得到这里主人的认可,便算是替家人赎罪成功,他们的家人便可以免去一死。”

    “那要怎么样才算得到这里主人认可呢?”罗晨问道。

    “这个么……”媛媛咬了咬嘴唇,瞟了罗晨一眼,美丽的小脸微微一红,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罗晨瞬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微微错愕之后,不由得也是摇了摇头。

    “白光门啊……”

    “媛媛,这样的女子很多么?”罗晨问道。

    “也不是很多,要想有着为家人赎罪的资格,自身的实力和容貌都需要达到一定的要求。像刚才来的那些,都是里面最为出色的,各自在此地占据一座宫殿。而每一个宫殿之内,也都有着几名实力容貌稍逊的侍女,她们的目标,也同样是为家人赎罪……”

    罗晨感知能力笼罩整座山峰,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又是叹了口气。这片宫殿群内的能量波动,足有一百多人。也就是说这样可怜的女子也是有一百多个了。

    见到罗晨脸上露出不快之色,萧媛媛轻声解释道:“她们来到这里,并没有任何人逼迫她们,而是完全自愿的。毕竟我们白光门萧家一族人口有数百万之多,作奸犯科犯下死罪的人自然不少,她们来到这里,为的不过是为了犯罪的家人求得一线生机而已。”

    “你不是说这个地方平时是禁地么?那一般是没有人来了?”罗晨问道。

    媛媛点头道:“是,这个地方极为尊贵,几年时间也未必会让人来一次。大部分的时间,她们就在这里面安静的修炼,慢慢的等待着。在这里面修炼同样有足够的能量供应,和在外面修炼也差不了多少。”

    “若是一直没有人来呢?”罗晨问道。

    “她们在此赎罪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五年。五年之内赎罪失败,犯罪的家人便会被处死。若是五年时间没有人来,她们就只能离开。所以今天见到你来了,她们才会那样开心。”媛媛低声道。

    罗晨苦笑一声,自己这次只怕要让她们失望了。

    “有资格入住这里的,一般都是大陆上大势力的强者。这是门主为贵宾准备的礼遇,罗晨,你既然同情她们,就不妨……”媛媛咬了咬嘴唇,声音也是越来越低,“曾经有个贵宾来到此地之后,离开之时这里所有的人都完成了赎罪,然后又全部换上新的一批萧家女子。”

    “……好了,我们走吧!”罗晨道。

    既然已经了解了,罗晨也不愿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萧峰的接待倒是极为奇特,算是给了最高的礼遇,不过这样的礼遇,自己可是消受不起。

    而这些萍水相逢的萧家女子,罗晨自然也没有帮助她们“赎罪”的打算。

    罗晨跟着萧媛媛,来到了山峰上最大的一座宫殿。这宫殿便位于飞瀑流潭之畔,是山峰上最为华美的建筑。清溪从深潭中蜿蜒而出,从殿阁之前流过,殿前种满了奇花异草,看上去颇有奇趣。

    “这里便是你的居所了。当然了,这里的每座宫殿,都可以算是你的居所,你都可以去居住。若是想把她们召到这里来,也是可以的。”萧媛媛轻声道。

    “嗯,知道了。”罗晨点了点头。

    萧媛媛拿出一个令牌,轻声道:“这个令牌,里面有着一万玉阙点数,是门主大人给你观看残阙之用的。你若是无事的话,也可以去观看残阙,会有极大的好处。”

    罗晨接过令牌,轻声道:“什么是玉阙点数?这个和观看残阙有什么关系?观看残阙有什么好处?”

    对于白光门的残阙,罗晨也是久闻其名,站在这大殿门口,远远的便可看到那高大的残阙。残阙周围围坐着的强者也是清晰可辨。

    萧媛媛瞟了罗晨一眼,讶异道:”这个……门主大人没有告诉过你么?”

    “没有。”罗晨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我是第一次来白光门。”

    萧媛媛轻轻点头,开口道:“这残阙……是我白光门的根基,乃是一个上古遗迹,上面有着天道之力,对我白光门极为的重要。至于天道之力是什么,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残阙之上的一百零八副雕刻,对于修炼极为有用。”

    “这一百零八副雕刻,每一幅想要开启,都需要一定的玉阙点数。耗费玉阙点数的多少,要看这一幅图最近观看的人的多少。观看的人多了,需要的点数就自动的提升。观看的人少了,需要的点数就要自动下降。据说这是玉阙自己控制的,门主也是无法干涉。”

    说到这里,萧媛媛看着手上令牌,美丽的小脸上显出一丝艳羡之色:“萧家嫡系族人,每人都是有着这样的一个令牌,上面储存玉阙点数。每年每人获得的玉阙点数都是极为有限的,要想获得更多的玉阙点数,那就要看为宗门立下什么功勋了。不过想要获得额外的玉阙点数极为艰难,一万玉阙点数的令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媛媛,你是一层武师,每年能够获得多少玉阙点数?”罗晨问道。

    “一百点。”媛媛轻声道。

    “……”罗晨咧了咧嘴,一个一层武师,一年也就一百点的玉阙点数,这玉阙点数的宝贵,也是可想而知。

    萧峰直接给了自己一万点玉阙点数,倒还真是够大方。

    “为什么你们不随意让族人看这些雕刻呢?为什么要搞个什么玉阙点数?”罗晨问道。

    媛媛道:“每一幅雕刻的开启,都需要极为庞大的能量。雕刻开启之后,只有开启这雕刻的人才能从中得到好处,其他的人看了也没有用。所以才有这玉阙点数的出现,而且这玉阙点数,也是有限的,能够提供多少巨阙点数,需要门主每年沟通残阙才能做决定。即便是门主大人,也无法随意的使用玉阙点数。”

    “这个也需要沟通残阙么?”罗晨不由得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个残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有着什么样的魔力?

    媛媛轻轻点头:“我们萧家子弟都认为,残阙是有生命的存在。身为白光门的门主,自然有着沟通残阙的能力。若是发放的玉阙点数超过了残阙的许可,那么点数就会无效,无法起到开启残阙上雕刻的作用。”

    见到罗晨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媛媛轻声道:“若是你不愿在此享乐的话……现在可以去残阙那里感受一下。一万玉阙点数,一百零八副雕刻看十遍也花不完的。第一次看那些雕刻,效果最好,以后的效果就越来越差了。”

    罗晨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们去看一看去。”

    留在此地享乐自然是不可能的,既然那些雕刻对于修炼有好处,哪有不好好看看的道理?

    没有进入宫殿,罗晨直接跟着萧媛媛离开了山峰,再次来到了山门中心处的广场之上。

    残阙高足百丈,材质似乎是玉石,不过看上去极为坚硬。一百零八副雕刻分布在残阙四周,大部分的雕刻之前都是有着强者盘坐,有的强者身后还有着别的强者拿着令牌默默等待。

    也有几幅雕刻跟前并没有人,与周围的喧闹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罗晨感知能力扫过玉阙,可以感受到整个玉阙散发着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显然已经有很多年头了。而感知能力落在那一幅幅雕刻之上,罗晨却是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之处。

    显然正如萧媛媛所说,这些雕刻只对那些开启他们的人才有用。

    罗晨围着残阙转了一圈,看了一下巨阙上的图案。

    这些图案大致可以分为四部分,分别描绘的是四级的景色,每一个季节都是刚好二十七副。虽然经不知道多少岁月,雕刻却是完好无损,依然看上去栩栩如生。

    “这一百零八副雕刻,名为四季。每一幅里面蕴含的寓意各不相同,每个人开启雕刻,感受也是各不相同。从刚开始修炼的幼童,到宗门内最强大的四级武师,都能从里面得到不同的好处。自身资质越强的人,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萧媛媛轻声解释道。

    “是么?”罗晨点头,走到了一个无人的雕刻之前。

    “秋明山居图……这一幅图,为什么没有人?”罗晨问道。

    “没有人观看的图,分为两种情况。”萧媛媛答道,“第一种情况,看这一幅图,需要耗费的代价太大,需要的玉阙点数根本无人能够承受。第二种情况,这幅图的寓意比较浅显,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看过了。”

    “那么这一幅图属于哪一种?”罗晨问道。

    “是第一种情况。”

    萧媛媛道,“四季里面都有几幅需要的点数极为离谱的,这个就是其中之一。由于最近基本上没有人来看,因此价格倒也没有什么浮动。一直都是十个玉阙点数一天,这样的价格,就算是我也舍不得。”

    “十个玉阙点数么?”罗晨点了点头,自萧媛媛手里接过令牌,拿到雕刻之前轻轻一晃。

    原本有些黯淡的雕刻微微亮了一下,散发出淡淡的灵力波动。一个小小的“十”字出现在雕刻之上。

    萧媛媛轻声解释道:“每一幅雕刻,都是有着观看的时间限制的。这个‘十’字的意思是说,你最多可以观看十天的时间。不过若是你不愿意看那么多天的话,可以从令牌上加以修正。”

    罗晨看了一下令牌,果然上面也是有着一个小小的“十”字。

    “不用了,不修改了。”罗晨说着,盘膝缓缓坐了下来。

    雕刻上的小字和令牌上的小字缓缓消失,罗晨瞬间感觉自己和这雕刻之间建立了一种奇异的联系,同时心里也是明白了,十天之后这种联系就将切断。

    这种奇异的感觉,让罗晨也觉得极为新奇,立刻收敛心神,目光落在了那副“秋明山居图”的雕刻之上。

    图画雕刻的极为精细,画面上是一片初秋的山林。一轮圆月照在深林之上,更显无尽清幽。山林间有一条清溪蜿蜒流过,溪畔有一片幽篁,数间茅屋。

    月色下两个年轻的女子,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正捧着衣服向着茅屋走去,虽然仅仅是背影,却有着无穷的风姿,引人遐想。

    清溪之上水流较缓处,有着一片莲叶,渔人驾着小舟分开莲叶顺流而下,溪边青石上,有一个面目模煳的文士模样的人,那文士手持酒壶和衣而卧,说不出的潇洒写意。

    罗晨宛若是走入到了这雕刻之中一般,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月色的清凉,听到浣衣少女的笑语和水流淙淙的声音,闻到那若有若无的淡淡荷香,溪畔文士酒壶里浓郁的酒香,更是让罗晨慢慢的走向了那文士的身边。

    “能饮否?”文士潇洒一笑坐起身来。

    “能。”罗晨点头。

    “来!”文士把酒壶递给罗晨,“喝下它!”

    罗晨微笑点头,举起酒壶如长鲸吸百川般一饮而尽。

    “妙哉!”文士大笑,指着周围道,“如此风景,小兄弟可有诗兴?”

    罗晨红了脸,吃吃道:“没有。”

    文士眼中精芒一闪,抚掌大笑道:“我却正好有一首,兄弟听好了!”

    那文士长身而起,背负双手,神情无比潇洒,朗声吟诵道:“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罗晨忽然福至心灵,快速接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