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不服来试
    “不想看了么。 23us.最快”萧媛媛感觉有些奇怪,不过萧峰交待过她,所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想去看那个!”

    “随便吧。”罗晨微笑道。

    罗晨信步走到了另外的一副雕刻之前,看了一下雕刻上的图画。

    “悠然南山图……好奇怪的名字!”

    这依然是一副秋景的画面,罗晨直接在雕刻前晃了一下令牌,然后盘膝坐了下来。

    令牌之上出现的数字乃是十五,表示这幅图最多可以观看十五日的时间。

    “这幅图现在的价格是每日一个玉阙点数。”萧媛媛显然对于这些极为熟悉,轻声道,“若是看上十五日的话,

    一共是十五个玉阙点数……”

    罗晨摆了摆手,失意她安静,反正令牌内有着足够的玉阙点数让他挥霍,他可不会在乎。

    那种极为奇异的联系再次出现,一个无形的声音告诉罗晨,十五日后这种联系就会切断。

    罗晨撇了撇嘴,目光落到了雕刻上的,然后放松了心神,下一瞬间,他的眼前,又是出现了一副秋天的美景。

    他徜徉在这秋景之中,却是始终保持着一丝心神的清明。

    “来,小兄弟,过来。”滔滔黄水之畔,一个身材高大的文士笑道。

    “好啊。”罗晨淡淡一笑,大步走了过去。

    ……

    “万籁真笙竽,秋色正潇洒。”罗晨含笑道。

    “噗。”那高大文士脸色大变,勐然喷出一口老血出来,“你怎么知道,这怎么可能!”

    “凑巧,凑巧而已。”罗晨笑道。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靠了。”那高大文士勐然间大爆粗口,身躯也是化作烟雾,烟雾中一张惊怒的脸庞,恶狠狠的向着罗晨冲了过来。

    “来吧。”罗晨心道。

    秋景图里所有的人都是化作了一道道狰狞的烟雾,冲入到了罗晨的灵魂之内,然而不出罗晨所料,所带来的后果是他对于天地的感悟再次提升,而丹田扩容的速度,也是有了一些提高。

    不过相对于那一副“秋明山居图”,这一幅“悠然南山图”提升的却是有限,显然十个玉阙点数一日的价格和一个玉阙点数一日的价格,还是有着极大的差别的。

    “师父,为什么那两句你又能接下来。”罗晨开心之余,传音问道,“我原来越怀疑你就是那个大骚客庄梦蝶了!”

    “放屁,老子是庄梦忆,哪里是什么庄梦蝶,老子只会骚情,可不是什么骚客。”圣老哼道,“小子废什么话,还有这么多雕刻没看呢!”

    罗晨嘿嘿一笑,也是站了起来。

    “罗晨,你又不想看了么。”萧媛媛彻底无语了。

    “是啊,真的是没什么意思。”罗晨笑道,“换一副吧!”

    “……好吧。”萧媛媛有些心疼的道。

    “怎么了。”罗晨此时心情大好,“心疼了!”

    萧媛媛苦笑一声道:“能不心疼么,罗晨,这一会儿工夫,你就花出去了一百一十五个玉阙点数了,媛媛一年的玉阙点数,也不过才一百点而已……”

    “这些点数能转给别人么。”罗晨问道。

    “能啊,不过谁会把这么宝贵的点数给别人呢,自己使用都不够用的。”萧媛媛叹息道。

    “如果你需要的话,这里面的点数你随便转,给我留一点儿就行。”罗晨笑道。

    萧媛媛愕然,轻轻摇头道:“这个不用了,媛媛如果需要点数,会自己去努力争取,媛媛可不是想要大人的玉阙点数,不过是这些玉阙点数,每年宗门内能够得到的都很有限,要看门主和残阙沟通的结果,浪费一点就是少一点,那样实在是太可惜了!”

    罗晨笑道:“我这里的点数,你可以转走九千点,反正我在这里不会久呆,也用不了那么多的!”

    萧媛媛用力摇头,抿紧了嘴唇,小脸上有着一丝薄怒之色:“罗晨大人把媛媛当成什么人了,大人若是用不完,可以将令牌还给门主大人,若是还是像这样简单看看,每次扣除一天的点数也就是了,这样浪费,媛媛实在是看着难受,当然,点数是门主给大人的,大人本来可以自由处置的,媛媛说这样的话,倒是有些莽撞了!”

    罗晨看着这个眉目如画的美丽少女,也是收起了轻慢之心,笑着点头道:“罗晨受教了,好了,从现在起,我不再浪费便是!”

    罗晨又连续找到了两个无人的秋景,果然没有再浪费玉阙点数,而是都是选择了最低标准的观看一天,依然和之前一样,吸收了里面蕴含的精神之力便即离开。

    而他的对于天地的感悟和丹田扩容的速度,也是在持续的增加着。

    罗晨奇怪的动作,终于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这里面观看雕刻的,也是有着几位萧家的年轻武师,一位武师看到罗晨连续换了两幅雕刻,忍不住走了过来,向着萧媛媛微微躬身:“媛媛姐姐请了!”

    “嗯。”萧媛媛轻轻点头,也是颇有威严,虽然那少年是二层武师,但是在宗门内的地位显然没有萧媛媛更高。

    “媛媛姐姐,这位客人是什么来头,怎么门主让你亲自陪着。”那少年轻声问道。

    “这是栖霞宗的罗晨大人。”萧媛媛低声道,“他是门主大人的贵客,你们都不可怠慢!”

    “栖霞宗的人。”少年愕然,“那不是天南以南的蛮夷么!”

    “萧山,不可胡说。”萧媛媛小脸微沉道,

    “我说错了么!”

    萧山撇了撇嘴,斜视着罗晨不屑道:“这本来就是一个蛮夷之人么,也不知道门主是怎么想的,居然把他当做贵客,还让他来参详我白光门的四季图!”

    “这是门主大人的命令,门主大人自然有他的道理。”萧媛媛俏脸微沉道,“萧山,你若是没事,就给我离这里远一些!”

    “媛媛姐姐,虽然你是门主的心腹,可是我来这里观看四季图,你也没有赶我走的权力。”萧山哼道,“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蛮夷之人何德何能,一个小小的一层武师,竟然是能够让门主奉为上宾!”

    “你想干什么!”萧媛媛俏脸含霜,微怒喝道。

    “不干什么,不过是试试这蛮夷之人的斤两而已。”萧山说着,一股二层武师的强大气息爆发而出,狠狠地压迫向了罗晨。

    “不可!”萧媛媛脸色勐然一变。

    萧山嘿嘿冷笑,等待着看罗晨的笑话,而周围的其他武师也是冷笑不已。

    然而强大的气息冲击到罗晨的身上,却宛若是泥牛入海一般无声无息。罗晨依旧是好端端的坐在那里,沉静的目光落在雕刻之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怎么回事?”萧山微微一怔,咬牙再次爆发出强大的气息压迫过去,却依然是没有任何的效果!

    “这怎么可能?”

    萧山愣在那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个蛮夷之人的灵魂强度,竟然是丝毫不逊色于他这个二层武师!

    萧媛媛见罗晨安然无恙,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看着萧山一脸郁闷的样子,萧媛媛嘴角微微翘起,带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萧山,试探完了,你也可以走了。不要等到门主大人出来,否则有你的好看!”

    “不过是灵魂强大而已,一层武师毕竟只是一层武师。”萧山咬牙道,“抗住我的气息压制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正动起手来,我一招就可以击败他!”

    “是么?”

    一个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罗晨的目光已经从雕刻上收了回来,缓缓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萧山。

    “是你说,一招就可以击败我?”罗晨看着萧山,嘴角有着一丝不屑。

    “是我说的,怎么样?”萧山昂首道,“一个小小的一层武师,凭什么在我白光门这般嚣张?我随便伸出一根指头就能捻死你!”

    “呵!”

    罗晨冷冷一笑,身躯勐然暴掠而出,如同闪电般冲向了萧山,右拳自腋下暴挥而出,狠狠地砸向了萧山的面门。

    “找死!”萧山见罗晨居然敢抢先动手,瞬间变得暴怒至极,也是勐然冲了上去,同样是一拳重重的挥出,拳头之上白光闪动,强悍的灵力灌输其中,狠狠地迎向了罗晨的拳头。

    这边的纷扰早已经动了不少人,周围的几个武师见到罗晨居然敢向萧山出手,一个个都是冷笑不已。一个一层武师,居然敢主动攻击一个二层武师,这不是活腻了么?

    萧媛媛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却没有出手阻止。在内心深处,她也想知道为何罗晨会被门主大人称为兄弟,会得到这么尊贵的礼遇。

    两人的拳头带着强悍之极的劲风,闪烁着明亮的白色光芒,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澎湃的能量涟漪从双拳撞击之处爆发而出,向着各个方向席卷而去。若是内家拳五重以下的人被波及,定然是性命不保。幸好在这里观看四季图的都是强者,这才没有人因此而受伤。

    “通!”

    一声闷响之后,萧山惨叫一声,接连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众人再看萧山的样子,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萧山的拳头已经完全的耷拉下去,看上去软绵绵的,显然右手所有的指骨已经被全部轰碎!再看罗晨,却是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一脸冷笑之色,竟然是毫发无伤!

    一个一层武师与一个二层武师硬拼力量,结果惨败的却是二层武师!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超过了在场人们的认知。众人的目光落在了罗晨身上,已经是少了几分轻慢之色。

    萧媛媛看着那一脸冷峻的清俊少年,剪水双瞳之中异彩连连。

    这个蛮夷小子,竟然是这般强大!

    既然自己的命运已经注定,那么……由他为自己完成赎罪,倒也不算是太差的结局吧……

    “该死的!这怎么可能?”萧山疼得脸上冷汗直冒,咬牙切齿的怒视着罗晨,“该死的蛮夷,竟然敢伤我!这里可是白光门,是我萧家的地盘!我白光门的强者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蛮夷?”

    罗晨脸色骤然一寒,身形暴掠而出,已经是到了萧山的面前,挥掌狠狠地拍向了萧山的脸庞。

    萧山怒喝一声,左手握拳奋力的向着罗晨轰来,罗晨冷笑一声,手掌骤然加速,已经是重重地扇在了萧山的脸上。

    “啊!”

    萧山惨叫一声,身子如同破口袋般高高的飞了起来,落在地上时已是鲜血狂喷。鲜血之中夹着几颗破碎的牙齿,罗晨这一掌下来,萧山嘴里的牙至少掉了一半!

    这样的伤势,基本是无法恢复的。没有了牙齿,原本还算英俊的萧山完全是没法见人了。而这样的结果,更是让他暴怒到了极点。

    “该死的蛮夷啊!”

    萧山含混不清的刚骂了一半,却又是凄厉的一声惨叫,再次飙出了一口血箭。罗晨早已掠到他的身边,沉重的一只大脚正狠狠地踩着他的胸口,胸骨已经被踩断了几根。

    “你再说一句蛮夷试试?”罗晨大脚在萧山胸口上轻轻捻着,脸色阴沉如水。

    “我……”萧山还要大骂,陡然感觉到心中一凉。

    抬头看向罗晨,只见那明亮的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杀戮之意,显然这个家伙已经是动了杀机。

    一股刻骨的寒意笼罩了萧山,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说一次蛮夷这两个字,对方这一脚绝对会踩碎自己的心脏。

    “这个该死的家伙,究竟杀过多少人!”

    感受着罗晨身上无比浓郁的杀气,萧山用力地闭上了嘴。这个时候,还不是逞强的时候,小命才是最关键的。

    “滚吧!”

    罗晨哼了一声,一脚把萧山狠狠地踢了出去,萧山重重地落在地上,捂着胸口一言不发。

    “你这是什么意思!”另一位二层武师怒声道,“在我萧家的地盘,打我萧家的人,该死的小子,你凭什么这么嚣张?”

    “谁再敢叫我蛮夷,这个就是榜样,我可不管是谁家的人。”罗晨冷冷的扫了一眼那名武师,寒声道,“你若是不服气,也可以来试试。”

    那武师微微一怔,紧紧地闭上了嘴。

    他的实力还不如萧山,连萧山都被打得这么凄惨,他要上的话,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罗晨环视众人,冷冷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