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药丸”
    “这里对别人来说是禁.区,可是我是萧芝瑞,是门主的师妹。 23us.最快”萧芝瑞心道。

    “更何况师兄说了,我也是这个坏蛋的师妹。我来这里,就不需要通报了吧!”

    选择晚上来到这里,自然是不愿让更多的人知晓。萧芝瑞定了定心神,身形快速的飞掠,向着那中心处最大的宫殿而去。

    远远地看到了那溪畔盘膝而坐的清俊少年,萧芝瑞深深吸了一口气,在百丈之外停了下来,然后迈步缓缓向罗晨走去。

    “大小姐,你怎么……”萧媛媛见到萧芝瑞出现,也是微微错愕,连忙站了起来。

    这里可是禁.区,即便是萧芝瑞,也是不该这样出现在这里的。这个区域的主人乃是罗晨,罗晨对于此地有着绝对的掌控权,任何人擅闯这里,都算是犯了白光门的规矩。

    “是门主让我来的。”萧芝瑞轻轻摆手,声音依旧是甜脆柔糯,极为动人。

    “哦!”萧媛媛轻轻点头,心道门主大人让大小姐来此干什么?

    萧芝瑞轻轻走到罗晨身侧,见到罗晨依旧是双眸紧闭,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暗恨。

    以罗晨的感知能力,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她的到来?做这般姿态,分明是故意的。

    不过想起临来前师兄的反复交待,萧芝瑞也只好收敛怒气。毕竟自己容貌恢复,还是要靠这个可恶的家伙。

    “芝瑞拜见罗晨师兄!”萧芝瑞微微躬身,轻声说道。

    “……”罗晨无语,只好是睁开了眼睛。

    人家这一声师兄叫了出来,再故意绷着,未免有点儿不太合适。

    “你来做什么?”罗晨瞥了少女一眼,淡淡的道。

    “今日芝瑞莽撞,冲撞了罗晨师兄,回去之后,自觉极为不安,特意来此向罗晨师兄赔罪。”萧芝瑞低眉顺眼道,几句话说得极为流利,显然是练习了不少遍了。

    “是这样啊!”罗晨淡淡点头,“这不过是小事,我也不会放在心上。若是没有别的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我不会再怪你了。”

    萧芝瑞心中微怒,不过却依然不敢发作,臻首垂的更低,轻声道:“师兄说,芝瑞脸上的伤势,罗晨师兄可以为芝瑞治疗的……”

    说完这句话,萧芝瑞抬头看了一眼罗晨,心中也是极为忐忑。对于她这样的小姑娘来说,若是真的容貌不能恢复,那可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治疗么……自然是可以的。”罗晨淡淡一笑道。

    “真的么?”萧芝瑞娇躯勐然一颤,声音也是微微颤抖。

    “今日之事,不过是为了立威。意气之争这样的蠢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放心吧,你的容貌,很快就可以恢复。”罗晨微笑道。

    虽然是早有心理准备,萧芝瑞的眼角却是微微湿润。罗晨的话在她听来,不啻是仙乐纶音。

    罗晨白日里的那一掌,直接把她打入了绝望的深渊之中。而如今她却又有了无限的希望,可以回到天堂所在。

    “你过来。”罗晨命令道。

    “是!”萧芝瑞哪里还会在乎罗晨的语气,连忙走了过去。

    “坐下吧!”罗晨命令道。

    “是!”萧芝瑞乖巧的坐到了罗晨身边的青石之上。

    “把手给我!”

    “……是!”萧芝瑞伸出春葱般白嫩的小手。

    罗晨轻轻握住少女的手,沉声道:“可能会有些痛,你忍耐一下。”

    “你不先看看我的伤势么?”萧芝瑞迟疑道。

    “你很希望我看到么?”罗晨淡淡道。

    萧芝瑞轻轻摇了摇头。那半张脸恐怖的样子……若非是知道可以复原,恐怕她早就活不下去了。

    “忍耐一下。”罗晨沉声道,一股强大的温热能量自掌心涌出,进入到了萧芝瑞的体内。

    “啊!”

    那股舒爽的感觉,让萧芝瑞极为迷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

    呻吟声把萧芝瑞自己也吓了一跳,下一瞬间,脸色已经是红到了耳根。

    那等羞人的声音,竟然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么?

    甜脆柔糯的呻吟之声,也是让罗晨心中一跳。罗晨咧了咧嘴,连忙稳住心神,催动着《金螺吞海诀》的能量沿着萧芝瑞体内的经脉游走着。

    “忍住!”罗晨沉声喝道,瞬间便是进入了心神空明的状态。这种时刻他也不敢放松心神,否则恢复容貌的效果就会打些折扣。

    以《金螺吞海诀》恢复容貌这样的事情,罗晨并不是第一次做。当初还在乌林小城的时候,罗晨晋级为武者七层强者之后,便曾出手为方诗诗消除那道疤痕。

    而如今罗晨早已成为了武师,再出手做同样的事情,自然是更加轻松。虽然萧芝瑞脸上的伤痕极为恐怖,比方诗诗那道箭伤轻得多,可是同样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而修补疤痕的过程,依然是破而后立。

    半日时间过去,萧芝瑞的脸上伤势其实已经自动痊愈,不过却是留下了大大小小的重叠疤痕。天地灵力自动修复伤势,并不会恢复容貌,只是让患处经脉恢复畅通而已。

    而罗晨需要做的,首先是破坏掉这些已经凝结的疤痕,然后再操纵灵力,一点一点儿的修复萧芝瑞的容貌。

    萧芝瑞点了点头,用力的咬住了嘴唇。

    温热的能量陡然化作了万千细线,如同一道道利刃一般,切割向了萧芝瑞脸上的疤痕。白色的面纱之下,陡然飙出一道道细小的血箭,面纱瞬间被鲜血染红!

    “哼!”萧芝瑞闷哼一声,声音无比的痛楚。

    “忍着点儿!”罗晨喝道,同时催动灵力,加快了破除这些疤痕的速度。

    其实他完全可以慢一点儿,不过对于这个骄纵的丫头,他委实没有什么好感,所以让她吃点苦头,罗晨也是不会有任何怜惜。

    萧芝瑞感觉万千利刃正在切割着自己的脸庞,那种痛疼简直是撕心裂肺。萧芝瑞用力的咬紧了牙,柳眉几乎拧到了一起,却是一言不发,拼命的忍受着这巨大的痛苦。

    为了自己的容貌恢复,什么代价她都愿意付出,一点儿皮肉之苦,委实算不得什么。

    罗晨见萧芝瑞居然不再出声,也是大感意外。

    片刻之后,虬结的血肉已经被分开,萧芝瑞的半个脸颊已经是血肉模煳,白色的面纱早已是变成了赤红之色,而她的衣衫也是满是斑驳的血迹。

    萧媛媛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淡雅美丽的小脸上也是现出不解的神情。罗晨不是要为大小姐恢复容貌么?眼下这又是怎么回事?

    到了此时,罗晨反而是舒了一口气。

    完成了这一步,下一步倒是要简单的多了。

    《金螺吞海诀》的特质,便是可以最为精细的控制能量运转,这种特质本来最大的作用,是一旦受伤之后可以快速恢复。

    而帮人恢复容貌,不过是一个没什么作用的应用而已。

    罗晨感知能力提升至极限,心思微微一转,万千利刃般的能量全部变成了温柔的涓涓细流,注入到萧芝瑞的脸庞之上。

    天地灵力乃万物之本,修炼者们的伤势都是要靠天地灵力修复内。《金螺吞海诀》操纵天地灵力修补容貌,说到底仍然是修复伤势的范畴。不同的就是,这种修复完全可控,极为精细。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为舒爽的感觉。萧芝瑞忍不住又是一声低吟,甜脆柔糯,极为动人。

    罗晨此刻全神贯注,倒是毫无所觉。萧媛媛听得这声低吟,却是瞬间霞飞双颊。

    在罗晨的操控下,萧芝瑞脸上的血肉完全按照自然的姿态一点点出现,在血肉之上,又是出现了新的肌肤,依旧是平滑细嫩,与原来毫无二致。

    对于已经成为武师的罗晨来说,做这样的事情,已经是毫不费力。

    整个过程,其实也不过十几息时间而已。罗晨感知能力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萧芝瑞的小脸已经完全复原,也就收回了能量,松开了握着的柔嫩小手。

    “好了,可以把面纱拿掉了!”罗晨微笑道。

    “好了么?”萧芝瑞娇躯微微一颤。

    伸出两根纤细玉指,轻轻取掉血色的面纱,呈现在罗晨面前的,又是一张清丽绝伦的美丽小脸。

    萧芝瑞伸出手指摸着光洁滑嫩的脸颊,看着面前清溪中那绝美的容颜,小手微微颤抖,眼眸中有着丝丝泪光闪动。

    洁白的衣衫之上血迹斑斑,如同开了万千梅花,却无损她的容颜,反而有着一种独特的美丽。

    “真的复原了!真的复原了!”萧芝瑞声音颤抖,终于是喜极而泣。

    萧媛媛看着这一幕,也是惊呆了。

    居然真的完全恢复了萧芝瑞的容貌,罗晨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先不要激动,你的容貌,可还没有完全恢复。”罗晨的声音,此刻却是响了起来。

    “什么?”萧芝瑞勐然一怔,抬起了头。

    “现在你的容貌不过是表面上恢复了,稍有不慎便会再度损毁,再次损毁之后,我也是没有办法了!”罗晨淡淡道。

    “那……那该怎么办?”萧芝瑞惶急的道。

    “刚才我治疗的只是外伤,若是要完全恢复容貌,就还需要服药治疗内伤。”罗晨淡淡道。

    “服药?什么药,快拿给我!”萧芝瑞连忙道。

    罗晨一挥手,掌心出出现了两个巨大的黑色药丸。

    “这么大……”萧芝瑞脸色微微一变。

    两颗巨大的黑色药丸,每一颗都足有鸡卵大小,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花瓣气息,又有着一股特别的暗香。

    不过更多的,却是一股浓烈的奇异恶臭味道。

    “这两个药丸你拿去,现在吃一粒,明天早上吃一粒,你的容貌就完全的保住了。”

    罗晨沉声道,“记住,不能直接吞下去,要细细的吃,慢慢品味才行。不然的话,你的容貌就会再次自动损毁,连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哦!”

    萧芝瑞没有任何犹豫,连忙抓过两个丹丸,把其中一个收入空间法器之内,另一个则是拿在手上。

    把那巨大的丹丸放在唇边,小小的咬了一口,萧芝瑞脸色勐然一变,几乎要吐了出来。

    “吐了可就什么都完了!”罗晨绷着脸道,“不能吐,要细细咀嚼,慢慢品味,一点一点把它吃完,才能完全发挥药效。这样的药我可只有这两粒,你吐了可就没有了。”

    萧芝瑞用力点头,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一点点咀嚼着嘴里那奇怪的东西,十几息之后,才慢慢的咽了下去。

    “这样行么?”萧芝瑞看着罗晨道。

    “还是有点儿快了。”罗晨绷着脸道,“要再慢一点儿,更慢一点儿才是。”

    “是。”萧芝瑞苦着脸点头,又是小小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起来。

    “哈哈!”罗晨依旧绷着脸,心中却是一阵狂笑。

    偶尔戏弄戏弄别人,这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虽然他少年老成,可是毕竟还是个少年,自然是少不了一点儿少年心性。对于这个骄纵的丫头他并不喜欢,小小的整治一下,也是感觉极为的快意。

    “罗晨,这药丸的味道……怎么这么奇怪……”勉强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萧芝瑞看着罗晨,苦着脸道。

    “良药苦口利于病,不要废话,慢慢吃吧!”罗晨绷着脸道。

    “哦!”萧芝瑞点了点头。

    相比较自己的容貌而言,无论做什么事情她都能忍受。

    罗晨微微翘起的嘴角,却是被萧媛媛看在眼里。萧媛媛看着萧芝瑞手中那黑乎乎的一团,不由得也是无语。

    “这个家伙还真是的过分……”

    那些花瓣气息,是她亲手洒在浴室水中的解语花的味道。那淡淡的幽香,分明便是她自己特有的体息。

    这种幽香是她生来便具有的,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而就在不久前,她曾经进入到浴室的水中,水中自然就有了她的体息。

    显然这“药丸”,是罗晨刚才在浴室里临时配置出来的了。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种特殊的味道。

    解语花的花瓣,本来就有着一定的药效,可以清除人体内的杂质。这才是刚才那一池热水的最为关键的地方,乃是为贵宾准备的礼遇。而那奇异的恶臭味道,正是人体内排出杂质时独有的味道了。

    有着这些气息,那么罗晨这所谓的药丸到底是什么,不问可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