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图画
    解语花的花瓣,本来就有着一定的药效,可以清除人体内的杂质。 23us.最快这才是刚才那一池热水的最为关键的地方,乃是为贵宾准备的礼遇。而那奇异的恶臭味道,正是人体内排出杂质时独有的味道了。

    有着这些气息,那么罗晨这所谓的药丸到底是什么,不问可知。

    看着萧芝瑞皱着眉头,一点点把那些垢物放入嘴中,细嚼慢咽之后又吞了下去,萧媛媛胃里也禁不住一阵翻江倒海,用力捂住了嘴,冲到了远处的角落里,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这一枚药丸,萧芝瑞足足吃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把最后一点黑色的东西咽了下去,萧芝瑞抬头看着罗晨,轻声道:“罗晨师兄,这样行了么?”

    罗晨微微点头:“嗯,不错,这样还差不多。明天早上日出时分把另一枚丹丸服下,你的容貌就不会自动损毁了。”

    “谢谢罗晨师兄,芝瑞记住了!”萧芝瑞躬身道。

    “记住,一定要小口的吃,细嚼慢咽,仔细品味,药力才能最好的发挥,知道么?”罗晨叮嘱道。

    “芝瑞知道了!”萧芝瑞轻声道。

    “那好吧,你可以走了!”罗晨挥了挥手道。

    “是!”萧芝瑞此时显得无比乖巧,眼眸中有着浓浓的喜色,“我去告诉师兄,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去吧去吧!”罗晨挥了挥手。

    萧芝瑞脸上再也没有丝毫骄纵之色,对于罗晨的手段极为的佩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罗晨,美眸中也是有着些许神采。

    “罗晨师兄,芝瑞走了,改天我再来看你。”

    甜脆柔糯的声音再次响起,萧芝瑞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远远的看着萧芝瑞身影闪动,进入到了下方广场上的门主大殿之内,罗晨站在溪畔,终于是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萧媛媛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一干二净,刚刚走到罗晨的身边,见到罗晨这个样子,也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罗晨,你还真是……”萧媛媛皱眉道。

    “什么?”罗晨笑道。

    “让大小姐吃那样恶心的东西,你可是有些过分了。大小姐这丫头还真是好骗,居然也会相信你的话!”萧媛媛摇头道。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罗晨又是大笑起来,“媛媛姑娘,我问你,如果你是萧芝瑞,在那种情况下,你是吃还是不吃?”

    “……恐怕还是要吃吧!”萧媛媛想了一下,忽然心中一阵恶寒。

    对于她们而言,容貌甚至比性命还要重要。若是她在此种境地,纵然是心中有些怀疑,恐怕还是要吃下这恶心的东西了。

    毕竟罗晨之前展现的手段,实在是太过夸张。这个时候他说的话,根本由不得她不信。

    “哈哈!”罗晨也是大笑,“媛媛,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哦!”

    “……嗯。”萧媛媛微微点头。

    相比较萧芝瑞吃污垢的这件事情,罗晨这种逆天的手段,才是真正应该保密的事情。

    “罗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萧媛媛小脸陡然一红,轻声道。

    “什么?”罗晨笑道。

    “那个……”萧媛媛低垂了头,轻声道,“媛媛身上也有几处疤痕,不知能不能帮我恢复一下?”

    “我记得你的身上,似乎没什么疤痕啊?”罗晨轻笑道。

    萧媛媛小脸一红,抬起头来瞟了罗晨一眼。

    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刚才虽然拒绝为自己赎罪,一双眼睛却并不老实,显然刚才也是什么都看到了。

    “都是一些小疤痕,不注意的话看不出来的。罗晨,你可以帮帮我么?”萧媛媛轻声道。

    “那好吧,小事一桩!”罗晨笑道,“把手给我!”

    ……

    片刻之后。

    萧媛媛抬起头来,小脸通红。翦水双瞳深处,却有着一丝难言的喜色。

    那些小小的疤痕,并非是在脸上,由于年代久远,已经不太明显。然而于她而言,却是代表着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而如今这些陈旧的疤痕,都已经是彻底的消失不见,对于萧媛媛而言,自然是极为开心的事情。

    那些伤痕都是在一些比较隐秘的地方,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再次在罗晨面前坦露身体的准备,然而罗晨仅仅是握着她的手,便是轻松的修补好了她的这些疤痕。这样的手段,实在是极为神奇。

    能够做到这一切,罗晨显然靠的是强悍的感知能力。对于罗晨的感知能力,萧媛媛再次有了清晰的认识。

    能够修补这些疤痕,首先要找到这些疤痕在什么地方。显然这对于罗晨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想到这里,萧媛媛的脸色更红。在这个强悍的家伙面前,自己穿不穿衣服,似乎就没有什么区别……

    ……

    门主大殿内。

    “芝瑞,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吃了这东西了!”萧峰看着萧芝瑞手中巨大的黑色药丸,脸上满是苦笑之色。

    “师兄,你真的确定,这不是什么丹丸,而是罗晨那家伙身上的污垢?”萧芝瑞目光闪烁,一脸犹疑的道。

    “废话!这就是一团污泥,哪里是什么丹丸!”萧峰苦笑道,“丫头,罗晨那家伙作弄你呢!你这么聪明的丫头,怎么也上了他的当!”

    “可是……”

    萧峰无奈摇头:“丫头,这里面有解语花花瓣的香味,那可是咱们白光门独有的,罗晨那小子怎么可能有?媛媛这几天陪着罗晨,这些定然是她在罗晨洗澡水里加的了。解语花的功效,你也清楚。这些黑泥,分明就是罗晨沐浴后体内排出的杂质,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臭!”

    “还有,这上面还有着媛媛的体息,那可也是独一无二的。若是罗晨早就准备好的丸药,上面怎么可能有媛媛的味道?他以前可没有见过媛媛啊!”

    “这个混蛋!竟然敢骗我!”萧芝瑞粉嫩小脸勐然沉了下来,咬牙切齿的道。

    自己视若珍宝的药丸,竟然是那家伙身上的污垢!想到这里,萧芝瑞气得跺了跺脚,对于罗晨也是恼恨之极。

    “算了,谁让你对他无礼在先呢?你能够恢复容貌,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萧峰苦笑道,“吃过了便吃过了吧,这一个药丸,可不要再吃了!拿去扔了吧!”

    “不!”萧芝瑞用力摇头,“这个东西,我还是要吃的。”

    “……丫头,你不信我说的话么?”萧峰微微错愕。

    “我信,我当然信!”萧芝瑞咬牙切齿道,“这些东西,肯定是那家伙身上的污垢!可是万一这些东西真的有效呢?师兄,我不敢赌,就算这是毒药,我也只能吃下去!”

    “芝瑞……”萧峰摇头。

    “师兄,我信你的话,可是我不敢赌!”萧芝瑞星眸中寒光闪烁,咬牙含恨道,“他说如果我不吃的话,容貌就会自动损毁!我相信这是假的,可是我还是不敢赌。因为我输不起,师兄!”

    萧峰苦笑摇头。对于芝瑞这样的美少女来说,容貌甚至比性命还重要。做出这样的选择,还真的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个坏蛋,竟然这样对我!”萧芝瑞瞪着那黑色的药丸,目光锋锐如刀,仿佛那药丸便是罗晨一般,“你这个坏蛋!总要一天,我要报复!我会搓下一大堆老泥,让你给我全部的吃下去!”

    萧峰心中一阵恶寒,心道女人的报复,还真是奇怪。

    萧芝瑞心中怒极,对于罗晨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儿好感也是荡然无存。把那一团黑泥收入空间法器之内,萧芝瑞恨恨的一跺脚,娇躯一闪走了出去。

    萧峰摇了摇头,眼眸之中陡然有着一丝光彩闪动。

    “罗晨沐浴的污垢之内,有着媛媛的体息……”

    “难不成媛媛这丫头,已经完成赎罪了?”

    “要是这样的话,可要让她和罗晨多多相处几天!若是能够留下一丝兽神家族的血脉,嘿嘿!”

    ……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罗晨随意吃了点儿东西,便即带着萧媛媛,信步离开了宫殿群落,向着山下不远处的残阙走去。

    昨日公开立威,他已然是有了足够的底气与资格,在这里自由走动。

    来到了广场之上,残阙之畔并没有人。

    显然昨日萧峰大发雷霆之怒,已然是彻底的吓住了那些家伙。没有门主的命令,竟然是没有人再敢来此参详这些雕刻了。

    这样的状况,正合罗晨的意愿。

    罗晨也毫不客气,直接选了一副“银山巨浪图”的夏日景色,拿出令牌在雕刻前轻轻一晃,又选择了只看一天,盘膝在雕刻之前坐了下来,感受着那雕刻里面的画面。

    果不其然,几乎瞬息之间,一股奇异的精神力量,便是把罗晨引入那画卷之中。

    夏日的黄昏,一个海岛之上,悬崖尖角有着一处楼阁,从松林之中探出一角飞檐,楼阁之中几位文士正在那里饮宴唱和。

    “为毛每一幅图里面,都有着这种人物?”罗晨心中微微疑惑,顺着廊道信步走了过去。

    “小兄弟,能饮否?”一位文士笑着招唿道。

    “能。”罗晨淡淡一笑,心中却是冷笑。

    “妙哉!”数位文士俱都是抚掌大笑,“来来来,小兄弟请入座,先请满饮三杯,再与我等一起行令!”

    “好!”罗晨微微一笑道。

    三倍甘冽的美酒下肚,罗晨与几位文士又一起兴起了酒令。罗晨于诗词歌赋一点儿不通,却有着圣老作为后援,既不出头,也不露怯,一时间倒也与几人打成一片。

    陡然间天色转阴,海面上阴云密布,狂风大作。一道闪电撕破长空,轰隆隆一声雷响震慑天地,倾盆暴雨哗哗而下。

    风急雨骤,海面上白茫茫一片,时有急雨随风落入楼阁之内,却无法打扰众人的诗兴。

    天色转暗,潮水渐起,层层白浪向着悬崖拍击而来,在崖壁上粉身碎骨,声势却是极大,宛若是雷霆一般。

    一位高大文士站起身来,朗声笑道:“好一场豪雨!某现在又有一首佳作,算是妙手偶得,请几位不吝赐教!”

    “曾兄请说,我等洗耳恭听。”众人乱纷纷的叫道。

    那被称为曾兄的文士站起身来,青衫飘拂,豪迈吟诵道:“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

    “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罗晨勐然站起身来,快速接到。

    “你!你!”那曾兄脸色骤然一变,失声惊唿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老是这一招,尼玛能不能有点新意!”罗晨讥讽一笑。

    “轰隆隆!”

    天地之间骤然雷霆万钧,道道闪电噼入怒海之中,潮水勐然疯狂暴涨起来,冲上悬崖涌入楼阁之内,如墙一般的涌浪向着众人拍击而来!

    白浪如银,当头狠狠砸来,果然是银山巨浪!

    而巨浪当头砸下的瞬间,几位文士同时化作一团烟雾,面目狰狞的向着罗晨扑了过来。

    罗晨讥讽冷笑,端坐在那里,根本没有丝毫的异动。

    几位文士尖利大叫怒喝,冲入到了罗晨的头颅之中,狠狠地轰击向了罗晨的灵魂。

    与前几次如出一辙,罗晨的精神力之湖骤然间金芒大放,一股澎湃的能量横扫而出,掠过了几团烟雾。那些精神能量瞬间变得极为安静,飘荡在精神力之湖的上空。

    罗晨的灵魂之内,陡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一股吞噬之力爆发而出,那些精神能量都直接被吞噬而去,融入到了罗晨的灵魂之中。

    所有这一切,都是自动发生的。罗晨的心神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是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丹田扩容速度骤然加快,而对于天地的感悟也是再次有了一些不同。

    而这次提升的效果,竟然是比秋明山居图还要强上几分!

    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消失,银山巨浪拍在了罗晨身体之上,罗晨只是感到微微一凉,那巨浪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罗晨嘴角微微翘起,脸上现出一丝喜悦之色。

    这一幅银山巨浪图,观看一天的价格是十五个玉阙点数,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带来的效果果然是不凡!

    罗晨微笑着站起身来,忽然感觉萧媛媛的目光微微有些怪异,微笑道:“媛媛,怎么了?”

    “罗晨,你……”萧媛媛看着浑身湿透的罗晨,美眸中现出一丝惊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