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强到变态
    这一幅银山巨浪图,观看一天的价格是十五个玉阙点数,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带来的效果果然是不凡!

    罗晨微笑着站起身来,忽然感觉萧媛媛的目光微微有些怪异,微笑道:“媛媛,怎么了?”

    “罗晨,你……”萧媛媛看着浑身湿透的罗晨,美眸中现出一丝惊容。 23us.最快

    “嗯?”罗晨低头看了一下,也是微微一怔。

    自己的身体,竟然是完全湿透!那银山巨浪似乎真的排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

    罗晨勐然一惊,连忙身躯一震,衣衫瞬间被蒸干。然而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

    “罗晨,你在这幅图里……看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么?”萧媛媛讶异道,翦水双瞳之中光芒闪动。

    “没有啊,还是什么都看不懂,就不看了,呵呵。”罗晨脸色迅速转为平静,干笑一声道。

    对于曾经看遍人间冷暖的罗晨来说,喜怒不形于色,绝对不是问题。虽然也是被吓了一跳,可是保持表面上的平静,对于他而言还是轻而易举的。

    他知道萧媛媛不会相信他的话,不过他能吸收四季图里的精神之力,这个秘密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他的目标可是所有的雕刻里的精神力量,而现在,也才不过吸收了几幅图而已。

    “罗晨……你放心,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萧媛媛迟疑片刻,用力咬了咬嘴唇,瞟了罗晨一眼道。

    “谢谢了!”罗晨也是松了一口气。

    萧媛媛无疑是在向他示好了,而这种示好,罗晨也是很乐于接受。

    毕竟是在白光门的地头上,四季图里的这些雕刻对于白光门萧家极为重要,他从里面得到极大好处,吸干了里面的精神力量的事情,不让萧家之人知晓乃是最好。

    “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罗晨传音问道。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奇怪,为何那些本来应是虚幻的巨浪,竟然是能打湿自己的衣服?这件事情,罗晨实在是无法理解。

    “尼玛!想不到老夫这一次,也是看走眼了!”

    金螺内,圣老目光闪亮,连连惊叹道,“小子,这个留下残阙的上古强者,比我之前想象的还要强悍!说不定这个家伙已经是达到了‘天地由心,虚空造物’的境界!”

    “‘天地由心,虚空造物’?”罗晨微微一震。

    “师父,这个世界之上,真的会有这样的人物么?”

    “能够以无形无质的精神之力,凝聚成为真实不虚的巨浪,这个老怪物的层次,极有可能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圣老感叹道,“老夫原本以为这样的人物,不过是古籍里夸大其词的传说,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

    “罗晨,若非是你早有准备,及时从幻境中摆脱出来,那真实不虚的银山巨浪,已经足以把你给淹死了!老夫真是没有想到,仅仅一段残存神识分出的精神力量,居然是这么强大!”圣老说着,脸上也是现出兴奋之色。

    “为什么会有那巨浪的存在?精神之力又如何能够凝聚成为真实不虚的巨浪呢?这些到底是如何实现的?”罗晨传音道。这样诡异的事情,他实在是无法理解。

    圣老目光灼灼笑道:“这个老夫也不知道。老夫当年即便是在巅峰的时候,跟这些上古时期强者的手段,可是差得远呢!不过能够用精神力量凝聚物质,这应该就是那种层次的强者才能做到的了。”

    “‘天地由心,虚空造物’啊……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甚至可以不用再受这片天地的束缚,离开这片天地到别的地方去!”

    “摆脱这片天地的束缚?”罗晨愕然,“这片天地之外,难道还有别的地方么?恐怕都是臆猜的吧!”

    圣老摇了摇头:“不是猜测,这片天地之外,是有着别的世界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师父,你凭什么保证,你又没有离开过这片天地。”罗晨撇了撇嘴道。

    “呵呵!”圣老微微一笑,“罗晨,这片天地之外有着什么,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为师虽然无法离开这片天地,未必你将来没有这样的能力。等到你站到这世界的巅峰,或许就会感到这个世界太小了,想要走出这小小的天地也说不定。而到时候,老夫说不定还需要你来帮忙呢!”

    罗晨咧了咧嘴,站到世界的巅峰?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遥不可及了。

    “要对自己有信心,将来说不定你就是和那些传说中的存在比肩的人物呢?”圣老笑道,“好了,臭小子,说得远了!罗晨,‘天地由心,虚空造物’,在现在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在上古时代,却是强者们拼命想要达到的一个境界。”

    “上古时期的强大道纹师,靠着强大的精神之力,道纹仙笔挥动之间可移山填海,电闪雷鸣,山崩地裂,其实都是把精神之力转化为物质的形式表露出来。”

    “化虚为实,精神之力凝聚化为金木水火土攻击对手,这已经是神仙手段了。这样的道纹师,已经可以被称为神道纹师了。神道纹师是神级强者之中最强大的一群,别的神级强者很难是他们的对手。”

    “而最为强大的神道纹师,所追求的境界便是这‘天地由心,虚空造物’!他们所凭借的,便是强大的灵魂,强悍的精神力量!据说曾经有人达到那种层次,不过具体是哪位强者,古籍上并没有任何的记载。”

    “仅仅是一段残存的神识,注入雕刻内的部分精神力量,居然就这么的强悍!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寻常的神道纹师,极有可能已经达到了天地皆我念的境界了!罗晨,这次你小子是要发达了!”圣老说着,话语里也是露出一丝艳羡之意。

    “发达?那是什么意思?”罗晨愕然。

    “这是我们家乡的话,就是走大运的意思。”圣老目光灼灼道,“罗晨,若是你能把这一段神识据为己有,想想看,你的精神力量该变得何等强大!若是能够同化这一段神识,将来说不定你也有更多的机会,可以达到那天地由心的层次!”

    “同化这段神识?”罗晨吓了一跳,“师父,你老人家是开玩笑的吧!”

    这样强悍的神识,是自己可以同化的么?

    “哈哈!小子,不要害怕!”圣老笑道,“这仅仅是一段神识而已,没有任何的感情。你想要同化它,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了,不是现在,现在你的灵魂之力,相比这段神识的精神力量要弱得太多了。现在你去招惹它,只会让自己魂飞魄散!不过你要记住这件事情,将来足够强大了,一定要想法子把这神识给彻底同化了!那对于而言,极有可能是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一次机遇!”

    见圣老说得如此郑重,罗晨也是点了点头。若是将来有这样的能力,他自然不可能放弃。毕竟更为强大的力量,也是他极为渴望的。

    而现在,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是想想了。

    “小子,这样强大的神识,也唯有你这样的血脉之力,才有着吞噬同化的可能。这个白光门,你一定要想法子牢牢的控制在手里。这一段残存的神识,将来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它同化了!”圣老再次叮嘱道。

    罗晨轻轻点了点头。

    ……

    神念交流最为快捷,罗晨抬起头来,向着萧媛媛淡淡一笑,轻声道:“媛媛,这四季图之中,哪一副需要的玉阙点数最多?”

    萧媛媛轻声道:“玉阙点数最多的么……自然是冬景图里的‘清明上河’图了。”

    “清明上河图么?”罗晨点了点头,“带我去看看。”

    “好。”萧媛媛轻轻点头,带着罗晨来到了那一副“清明上河图”之旁。

    “这便是清明上河图了。”萧媛媛看着那雕刻轻声道,“不过这幅图据说没什么用处,没有人能够从里面得到一点儿益处。价格还特别的贵,实在是没有什么道理。”

    罗晨轻轻一笑,拿出令牌在雕刻前轻轻一晃。

    “一天五十玉阙点数……果然很贵啊。”罗晨微笑道。

    萧媛媛默然不语,心道你可是有着一万玉阙点数可以挥霍,五十玉阙点数又算得了什么?

    罗晨盘膝坐下,目光又是落在了那一副清明上河图之上。

    萧媛媛看着罗晨清俊的背影,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类似的事情,在白光门的典籍上也有着记载。那副银山巨浪图,本来就是不同的。

    而曾经出现过这样效果的萧氏族人……

    萧媛媛轻轻叹了口气,翦水双瞳中有着一丝莫名的惆怅。

    ……

    清明上河图,是一副战争的画面。

    罗晨走在坚硬冰冷的地面之上,看着远处雪原上一座古老的城堡正在寒风中熊熊燃烧。

    城堡上下层层叠叠的堆满了尸体,进攻者和防守者的尸体散乱的混在一起,还保持着之前战斗的样子,身上的鲜血已经冰冷,地面上满是血色的冰块。

    进攻者无疑是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不过他们也都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铁卫坐在战马之上,单手紧紧地握着站枪,战袍已经被鲜血染红,脸上却满是兴奋之色,显得极为的快意。

    “抑郁十年栋梁倾,怒涛顿从胆边生。一腔豪气贯日月,疑是长虹化雄鹰。大展经纶补天手,激扬神鞭驱雷公”那铁卫看着从雪原上缓缓走来的罗晨,勐然间仰天大笑,松开战枪,弹剑而歌。

    “高谈霸业伟烈在,苍天为我起东风!”心中响起圣老的传音,罗晨冷笑一声,随口接道。

    “什么!”那高大铁卫脸色一寒,失声惊唿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还真是够无聊的!”罗晨冷笑摇头,“莫非这个残阙的主人,生前还是一位骚人?”

    “该死的小子,给我去死吧!”那铁卫勐然策马冲了过来,手中重剑陡然带出一道黑色的光焰,向着罗晨狠狠地斩了过来。

    而另外的十几位铁卫也都是同时冲了过来,战枪上腾起数尺高的黑色光焰,身上散发出极为强大的气息。

    十几个人的气息都是极为强悍,任何一个罗晨都无法抗衡。而最为强大的那位铁卫,重剑瞬间便到了罗晨身前。

    见到这些家伙居然没有化作烟雾,罗晨心中微微一惊,旋即一声冷笑:“假的,呵呵!”

    “小子!快快睁眼!”圣老勐然叫了起来。

    罗晨大惊,连忙睁开了眼睛,却看到那高大铁卫已经是冲出了画面,那带着黑色光焰的重剑已经快要撞上了他的前胸!

    “不好!”

    罗晨心中勐然一颤,心思一动之下,胸口处白色光芒急剧闪动,能够调动的灵力全部被调动到这里,形成了极为坚韧的厚厚一层护体灵力。

    那黑色的光焰落在护体灵力之上,护体灵力仿若是不存在一般,重剑轻而易举的切入罗晨的胸口,鲜血飙飞而出!

    “该死!小子,放松心神!”圣老怒喝一声,罗晨的身躯勐然向后倒飞而出,险之又险的落在了十丈之外。

    那重剑在罗晨身上划出一道巨大的伤痕,从胸口一直到下腹,深可盈寸,鲜血喷涌,看上去绝对是触目惊心之极。

    罗晨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若非是圣老操纵他的身体闪开这一击,那一剑绝对要搅碎他的心脏了!

    一击不中,那高大铁卫怒喝一声,策动坐骑向着罗晨又是扑了过来。

    然而这时他和另外铁卫的身影终于是变得虚幻,脸上现出不甘之色,化作了十几道烟雾连声尖叫着,拼命的向着罗晨冲了过来,速度之快罗晨根本来不及反应。

    “没事了!”到了此时,金螺内,圣老却是松了一口气。

    十几位铁卫连同战马化作烟雾冲入罗晨的头颅之内,结果与之前的那些存在完全是如出一辙。在罗晨灵魂强悍的反击之下,这些精神能量都是被罗晨的灵魂吞噬。

    劫后余生,罗晨脸色也是微微变幻。

    刚才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若非是圣老出手相助,这一次还真的是要陨落在此地。

    “师父,这又是怎么回事?”罗晨传音问道。

    “尼玛,这个老怪物生前,一定是强到变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