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现实骨感
    萧媛媛走入河水之中,河水却仅仅没到她的膝盖,女子所在的区域,显然是被特别挖深了的,为的是让她受到更大的痛苦,

    萧媛媛轻轻蹲下身子,任由冰凉的河水冲刷着自己的娇躯,然后自托盘上拿起一尾烤鱼,放到了女子的嘴边,

    女子沉默不语,张口撕下了一小块,轻轻地咀嚼着,

    “好吃么,母亲,”萧媛媛轻声道,

    女子慢慢地咀嚼着,看了一眼托盘内精致到了极点的点心,又看了那几尾金黄的烤鱼,美丽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阴云,

    “噗,”女子勐然张口,嘴里的烤鱼还未咽下,便是吐了出来,混着口水落在萧媛媛的小脸之上,

    萧媛媛微微一怔,默默地擦去脸上的食物残渣,低声道:“母亲,怎么了,”

    “这烤鱼,是谁为你烤的,”女子寒声道,脸庞微微有些扭曲,

    “是……媛媛喜欢的一个男子,”萧媛媛轻声道,

    “下贱的丫头,”女子尖声骂了起来,“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有了喜欢的野汉子,不愿意为我完成赎罪了,”

    “母亲,不是那样的,”萧媛媛脸色微变,连连道,“根本没有那样的事……”

    “还说没有,没有的话,这烤鱼算是怎么回事,”女子尖利骂道,“死丫头,别以为我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算上这一次来的那个小子,这几年来那个地方已经住进去过三个人了,既然你们宗门定下了这该死的规矩,你为什么不早点爬到他们的床上,为我完成赎罪,如今那个小子已经走了,你还是处子之身,死丫头,你的心里还有我么,”

    萧媛媛苦涩想道,母亲的感知能力,果然是足够的强大,

    看着女子喷火的双眸,萧媛媛低声解释道:“母亲,第一个人住在那里的时候,媛媛才刚刚十二岁,第二个人是个又老又丑的秃顶胖子,第三个人……”

    “十二岁怎么了,”女子尖声道,“我被你那该死的父亲or强.奸的时候,还不到十二岁,我生下你那年,也才十二岁,这是理由么,你若那时便在那个人面前张开双腿让他干上一次,我早就走出这个鬼地方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萧媛媛低垂了头,沉默不语,

    “我被你父亲折腾了七天七夜,然后他才肯放我回去,”女子寒声道,“后来我带着你来找他,他还非常开心,以为我真的喜欢上他了,哈,我在天剑门楚家也有喜欢的男人,被你父亲玷污之后,那人便不要我了,我的一切都被他毁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萧媛媛继续沉默,关于这件往事,每次来母亲都会讲一次的,

    “萧草那个王八蛋,什么白光门第一天才,不过是头只会干女人的蠢驴罢了,”女子尖利道,“他毁了我的一生,还以为我会喜欢他,真是可笑,”

    “我楚玉倩的资质,可不比他差,虽然他年纪比我大得多,可是我很快就赶上他了,就在他最后一次干我的时候,我一刀便杀了他,哈哈,白光门第一天才,年轻一代最接近四级武师的存在,就这样被我杀了,开心,真是开心。 23us.最快”

    萧媛媛默然不语,想起几年前那血腥的画面,心中也是一阵颤栗。

    如今她已经长大,自然明白有些画面是她不该看的,然而当年她的母亲却显然是故意让她看到这一幕,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报复她的父亲和她两人,

    她的母亲不仅恨她的父亲,而且也恨她,所以当年才会经常暗地里折磨她,她的身上才会有着那些陈旧的伤痕。

    而如今,她的伤痕已经被罗晨治愈,想起当年被母亲虐待的日子,心中依然是微微有些酸楚。

    可是她并不怪她的母亲,毕竟她的母亲,比她也不过大十二岁而已。

    当年她被虐待的时候,母亲自己也不过是个孩子,

    楚玉倩讲完了,又勐然大声咆哮起来:“下贱的丫头,你们这该死的宗门既然没有杀我,既然那残阙定下这破规矩,你就老老实实去让人干一次,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你不肯让人干,又老跑我这里装模作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媛媛低声道:“知道了,母亲,下一次再有人住在那里,不管是什么人,我都会完成赎罪的,母亲,你别生气了,吃点儿东西吧,”

    女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萧媛媛拿起一块糕点,轻轻地放在楚玉倩的口中,楚玉倩慢慢地咀嚼着,慢慢地吃了下去,看向萧媛媛的目光,却依然无比冰冷,如同无法融化的万年玄冰,

    萧媛媛看着自己的母亲,心中极为黯然,原本是天剑门的天之骄女,如今落到了这个地步,母亲也的确够可怜的,

    论起天资,母亲的确足够强大,被囚禁在这里,依然无法阻挡她的变强,如今白光门山门之内,已经成为了五级武师的母亲才是最强大的,可是却是被囚禁在这里,难于见到天日,

    母亲的实力,只有萧媛媛清楚,

    萧峰并不清楚,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催促她完成赎罪了,一旦完成了赎罪,按照金科玉律的约定,母亲就要被放出来,而一个五级武师对于白光门的威胁有多大,自然是可想而知,

    不过萧媛媛并不理会这些,她也并不认为自己是萧家之人或者是楚家之人,她只知道她的父亲已经没了,这个可怜的女人是她唯一的亲人,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要救她,因为她是她的母亲,

    “丫头,这个该死的地方,我一天也不愿再待下去了,”

    吃完一盘点心,楚玉倩看着萧媛媛,神色依旧寒冷如冰:“再有男人住进去,你一定不要再拖了,让人家干上一次,只需要一次,我就可以解脱了,丫头,被男人干,并没有那么可怕,你试一次就知道了,丫头,算我求你了,好么,”

    萧媛媛默默站了起来,冰冷的衣裙早已完全湿透,紧贴在娇躯之上,显现出极为完美的曲线,

    “母亲,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一定会,”看着母亲那无比冰寒的眼眸,萧媛媛轻声道,

    萧媛媛走出山洞。穿过血腥阴沉的大厅。向着刑堂长老微微躬身。便即飘然远去。

    接下来的这一场战争。她的父族将要灭掉她的母族。由于罗晨的横空出世。战争的结果似乎已经注定。

    对于这样的一场战争的结局。她并不关心。对于母亲的家族。她早已没有了任何印象。自然谈不上任何感情。

    现在唯一能使她关心的。便只有山洞深处那个可怜的女子。

    或许。还有那个清俊如斯的少年……

    ……

    作为白光门的门主。萧峰极为自信。因为他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的强大。

    正因为自信。所以他才会要求萧媛媛在罗晨身上完成赎罪。如果萧媛媛能够赎罪成功。他并不介意放了楚玉倩。

    作为一名强大的四级武师。自然不会把一个三级武师放在眼里。

    楚玉倩对于白光门的仇恨。他自然清楚。若非是几年前楚玉倩杀了萧草。他想要登上门主之位。还会多一个年龄相当实力强悍的对手。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这个美到了极点的楚家女子。他还有着一点点感激。

    楚玉倩的实力。还不足以影响这场战争。所以如果萧媛媛能够成功。萧峰绝对会放走楚玉倩。以示白光门的大度。

    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楚玉倩是一位三级武师这样的前提之下。若是萧峰知晓楚玉倩已经突破成为了五级武师。恐怕便不会这么想了。

    这个秘密。唯有萧媛媛清楚。而她绝对不可能告诉萧峰。萧峰依旧在期盼着萧媛媛能够成功留下一丝罗晨的血脉。却不知道如果赎罪成功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会给这场战争带来什么样的变数。

    二层宗门之间的对战。一位强大的五级武师的存在。便是一个变数。

    楚玉倩便是这个可能的变数。然而此时萧峰并不知道。

    而罗晨同样不知道这个变数的存在。他并不清楚从他进入那个山峰上的宫殿开始。便有着一个强大的感知能力始终笼罩在他的周围。

    罗晨也不认为这一场战争。会有着什么变数的存在。席卷天南的战争进行得极为顺利。令得他把战争看得极为的简单。

    白光门和栖霞宗联盟之后。在军力上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连通天南山脉南北的远古通道。有着暗夜之刃的师兄们替他镇守。赛风一声长嘶。便可令金剑士的烈虎直接跪伏……这一战的胜利。在罗晨看来。完全没有任何的悬念。

    这一战一定会胜利。而且必定是大胜。完胜。

    所以罗晨根本没有考虑战事的问题。灭掉天剑门。血洗金鳞城。以报罗刚师兄的断臂之仇。在他看来完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顾才风。为温申师父报仇。

    暗夜之中。罗晨的身形如电。围绕着白光门山门快速的疾驰。感知能力提升至极限。努力的寻找着顾才风的身影。

    他的目光极为冰寒。双瞳之中血色十字星时隐时现。一股极为暴戾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血脉之力的觉醒。带给他的除了力量。还有着别的东西。

    比如欲.望。比如暴戾。

    以他对于刘语熙的感情。居然会对萧媛媛产生那般强烈的冲动。本身就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纵然是萧媛媛样貌气质像极了刘语熙。那也是不正常的。

    而放任自己的欲.望。虽然仅仅是在脑海之中。对于心志坚忍的罗晨来说。本来也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一切都在悄悄的起着变化。罗晨却没有感觉到。这样的变化。来自于血脉深处。他自然是无法察觉。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感知能力范围内。依然是没有顾才风的踪影。

    此时罗晨已经到了狂暴的边缘。看上去便宛若是一只洪荒勐兽一般令人畏惧。

    这个区域实在太大。纵然罗晨的感知能力可以覆盖方圆数十里。要想找到一个人也极为困难。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顾才风的手里有着龟息丸。

    “顾才风。我一定要抓到你。”罗晨低声怒喝。

    身躯微微一闪。罗晨便即又消失在夜色之中。

    ……

    夜色之中。顾才风一路向南高速而行。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很男人。

    重现夏溧城顾家的荣耀。为夏溧城顾家开枝散叶。是他肩头最大的包袱。而如今彻底放下了这个包袱。顾才风的心中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此次前往天南以南。进入栖霞宗的领地之内。为的是找到那个深爱着的眼眸清澈的柔媚少女。这对于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冒险行程。

    心中有着为了所爱而死的觉悟。这一刻。顾才风感觉前所未有的荣耀。

    所以他的眼眸中。有着淡淡的星辉闪动。原本就足够英俊的脸庞。看上去更添了几分洒脱之意。

    “为了所爱的人死亡。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玉雪。感谢你教会了我。你能做到。我顾才风也能做到。”顾才风眼望南方。嘴角微微翘起。

    ……

    修真界武力为尊。关于强者们。有着大量的传说。

    其中最为俗套的传说。便是某个强者遭受挫折之后勐然顿悟。然后快速晋级。击败原来的敌人。

    萧玉雪的死。对于顾才风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挫折。而顾才风突然放下包袱。踏上了寻找心中所爱的路途。在他自己看来。也是一次顿悟。

    想起那些古老的传说。顾才风的心中也隐隐有着一丝期待。希望从此之后便如同那些传说中的强者一般。天地气运加于一身。得宝夺美奇遇连连。实力飞速飙升。把一个个敌人都狠狠踩在脚下。

    什么罗晨。什么二层武师。统统都得跪在他的面前。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生活毕竟只是生活。而并非是传说。

    次日清晨。当顾才风走出远古通道入口。走过北郡城之外的官道。看着那手持重剑立在道旁的清俊少年时。所有的美梦瞬间被击得粉碎。

    看着那脸色涨红的清俊少年。顾才风的心中有着深深的不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