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多虑
    次日清晨。 23us.最快当顾才风走出远古通道入口。走过北郡城之外的官道。看着那手持重剑立在道旁的清俊少年时。所有的美梦瞬间被击得粉碎。

    看着那脸色涨红的清俊少年。顾才风的心中有着深深的不甘。

    这个该死的小子。简直就是他的灾星。

    ……

    其实他和罗晨谈不上熟悉。到现在为止。也不过见了三次而已。

    第一次相见。是在滨枞城。

    当时的他还是昆玉宗烈豹队的一名百夫长。奉命去柳如雪的城主府捉拿刺客。

    那一百名兄弟。是他多年的心血。是他重振夏溧城顾家的希望。然而这少年用那恐怖的符箭一通乱射。居然是把他的百人队彻底打残。

    第二次相遇。是在天南以南三大宗门的决战之日。这个家伙不过是位统领级强者。攻击力却堪比强大的武师。

    如今这一次相见。便是第三次了。这个家伙。已经成为了二层武师。真实战力更是远超等级。在这个家伙面前。他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在白光门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罗晨的身份。正因为这个家伙的出现。他顾才风才不得不逃离白光门。

    ……

    罗晨用力的握着重剑。遥遥看着顾才风。

    他的身上有着浓郁的酒气。脸色极红。双眸却是极为明亮。隐隐有着一丝残酷之色。

    并非是因为喝酒而脸红。而是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极为的兴奋。

    昨晚搜索完了白光门外围。并没有找到顾才风的身影。罗晨心中极为的郁闷。只好穿过远古通道。回到了天南以南。

    想起对于常青的承诺。罗晨心中也是极为愧疚。既然是到了北郡。虽然心中惭愧。却依然还得去见一见师父的这位兄弟。

    刚才二人正在城内卫营之中借酒浇愁。罗晨的感知能力之内。却勐然出现了顾才风的气息。

    感知能力能够感应到的。是能量波动。即便是同等级的强者。能量波动还是有些差异的。人类强者和荒兽的能量波动。也同样是不同的。罗晨在决战之日曾经见过顾才风。自然记住了他的独特气息。

    所以他直接越过了北郡高大的城墙。出现在了这里。

    “顾才风。”罗晨提着重剑。一步步走了过来。眼眸之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罗晨。若是我不回天南以南。你根本不可能抓到我。”顾才风脸色铁青。咬牙说道。

    “可是你毕竟是被我抓到了。”罗晨残忍一笑道。

    “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到你手里。我还真是有点不甘心。”顾才风沉声道。“不过我却绝不后悔。为了心中所爱的人而死。本来就是一件极为开心的事情。”

    “是么。”罗晨重剑轻轻一挥。略感意外的停住了脚步。“这话倒是不错。没想到这样的话。会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以前我只顾自己。现在我终于是明白了这个道理。”顾才风眼眸中星辉闪烁。英俊的脸上现出一丝狂热之色。“我所爱的人。名叫柳依萱。我这次冒险回来。就是为了找她。为了她。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现在我被你抓到。也算是因为她而死。所以我很开心。只可惜。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罗晨讥讽一笑。身躯一闪便是到了顾才风的身后。顾才风的脖子之上。出现了一条隐隐的红线。

    “怎么。你不打算听一听我和柳依萱的故事么。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故事啊。”顾才风愕然道。

    “我对你的故事。没有任何兴趣。我只知道你亲手杀了你的妻子和肚里的孩子。然后从白光门中逃了出来。”罗晨寒声道。

    “玉雪不是我杀的。她是自杀的。”顾才风道。“这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也可以讲给你听。没有把这些事情讲出来就死。我还真的有些不甘心。”

    说着顾才风微微摇头。然而他的脸色瞬间勐然一变。

    仅仅是这一个动作。他已经把自己的头给摇掉了。

    眼眸中的星辉瞬间黯淡。英俊的脸庞变得微微有些狰狞。顾才风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脸上的表情就此凝固。

    鲜血从颈间飙飞。如泉般喷涌。高大的身躯重重地倒了下去。砸在了官道之上。

    他的心中无疑有着太多的遗憾。罗晨甚至连让他讲出自己的故事的时间都不给。然而罗晨对于他的故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兴趣。

    这是生活。不是传说。并不会有太多的意外发生。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罗晨的力量要比他强了太多。所以当他见到罗晨的瞬间。他的命运已经注定。福至心灵、然后咸鱼翻身。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

    不管顾才风最后想到了什么。一切都不会改变。那就是。他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之上。再也不会有他的存在。

    在这个强者决定规则的世界里。力量才是一切。其他的都是虚妄。

    罗晨手上重剑没有一丝鲜血。看着那倒在官道上的英俊青年。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并非是有什么兔死狐悲的多余情绪。而是经过一夜的寻找无果之后。他的失望已经到了极点。没有想到顾才风居然是自己送上门来。所以这一刻。他无比的激动。

    终于杀了这个家伙。完成了为温申师父报仇的夙愿。

    再去看温申师父。也不用感到愧疚了。

    罗晨大手一挥。顾才风的首级被他收入空间法器之内。一股澎湃的火属性能量爆发而出。把顾才风的尸体焚烧得干干净净。

    然后他收起重剑。大步向着北郡郡城走去。

    ……

    半日后。宿乐平原。

    朔方八月即飞雪。现在却还不到六月。宿乐平原上同样是一副盛夏的景象。茂密的野草长得极深。当日的战场之上尤其如此。在血水的灌溉之下。这一片草地显得尤其的肥沃。

    去年冬季。就在这里。温申的栖霞铁卫第五大队带着宿乐域二十万城主私军。与破云宗的两千獒骑一场血战。破云宗獒骑全军覆没。栖霞铁卫死伤惨重。而战死的普通宿乐域战士更是超过了两万。

    勇士们的鲜血洒在这片土地之上。令得这片草地看上去尤其生机勃勃。野草长得更高。鲜花也更加的灿烂。

    战死之地便是埋骨之所。这是栖霞铁卫的规矩。在草地之旁的小山之上。是那一大片铁卫的墓园。青石围墙之内一个个坟墓中。长眠着来自第五大队和增援的第四大队的勇士们。

    生机勃勃的草地之中。忽然显出两个人影。一个样貌清俊的少年。浑身散发着一股野性的气息。看上去极为凶戾。在他身边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

    “哇。”中年汉子脸色青白。勐然间低下头去。大吐特吐起来。

    少年轻轻一笑。大手一挥。手上出现了一颗狰狞的首级。

    提着首级上散乱的头发。少年微笑道:“常青师兄。要不要紧。”

    中年汉子并未回答。而是连连摆手。吐得那个叫撕心裂肺。过了许久。才脸色苍白的站起身来。

    “小晨。你的速度。实在是太夸张了。”中年汉子苦笑道。“待会儿祭奠完了温申师兄。我自己回北郡去。可不敢让你再带着我了。”

    “也好。”少年微笑道。“那我一会儿就不送你了。我回栖霞城也有急事。”

    二人看向不远处山坡上的墓园。神色也是变得肃穆起来。一同迈开大步向着那山坡走去。

    ……

    粗糙的青石大门之上。镌刻着栖霞宗的云纹徽记。表明了长眠在此的人们的身份。那一个个坟墓之上。野草已经极为茂盛。鲜花开得正艳。

    在墓园的最深处。有着一个较大的坟墓。坟墓不远处。盖起了几间精致清雅的木屋。一位黑发如瀑的白衣女子站在木屋之前。含笑望着缓缓走来的二人。

    “嫂子。”常青躬身行礼。“我来看你和温申师兄了。”

    “师娘。”罗晨也是行礼道。

    白衣女子。正是莜婉。如今她的小腹高高凸起。宽大的衣衫也已经无法掩饰。

    “你们来了。”莜婉含笑道。“温师兄泉下有知。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罗晨举高了手上的人头。大声道:“师娘。这个便是害死师父的罪魁祸首。当日便是他指挥獒骑偷袭。师父才会战死。如今他的人头我已经带来了。今日便可用他的人头祭奠师父。”

    莜婉温婉笑道:“战场之上。各为其主。哪来这么多的私仇。若是被人杀了就要暗地里报仇。那仗也不用打了。”

    罗晨笑道:“这总是我这做弟子的一点心意。”

    莜婉轻笑一声:“说的也是。既然带来了。那你们就去吧。看看你师父。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罗晨和常青提着顾才风的首级走向温申的坟墓。把首级放在坟前。都是跪了下来。

    “师父。我来看你老人家了。”

    罗晨拿起一坛烈酒。庄重的洒在温申的坟前。然后深深的拜了下去。

    做这一切。他显得极为的用心。对于温申师父。他心中极为的敬重。

    不仅因为温申是他的师父。引领他踏上了道纹之路。还因为温申以一己之力。支撑着整个栖霞宗。

    他最后的死亡。更多的原因还是体内的老伤发作。温申的死。也可以说是因为栖霞宗而累死的。对于这样的人。他自然是无比的敬重了。

    常青也是低下头去。向着自己的师兄深深的叩了三个头。

    罗晨站起身来。想着那个总是一脸阴沉的老者。心中也是极为感伤。

    罗晨在北郡城内带了很多烈酒。他把烈酒从空间法器之内取了出来。在每一座坟墓之前都倒了一坛。很快墓园之内。便弥漫着烈酒的气息。

    微风吹拂。坟墓之上野草微微招摇。似乎那些长眠在此地的勇士。正在从沉睡中醒来。

    再次来到温申的坟前。罗晨看着师娘。低声道:“师娘如今便是住在这里么。”

    “是啊。”莜婉轻轻一笑道。“自从辞去了统领职位之后。我便一直住在这里。以后我要长住这里陪着他了。这是我答应过他的。”

    “小师弟还有多久出生。”罗晨问道。

    “再有一个月吧。”莜婉笑道。看了一下自己高高凸起的小腹。脸上现出一丝母性的光辉。

    “再有一个月。温师兄。我们的孩子。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了喔。”莜婉看了一眼坟墓。似乎看到了那个神情严肃的男子。浅笑着轻轻说道。

    “师娘。马上要打仗了。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和小师弟。”罗晨想了一下。轻声道。“这种时候。我觉得您最好回栖霞峰居住。那样比较安全。”

    “呵呵。你这孩子。”莜婉抿嘴一笑道。“栖霞峰上那些家伙。哪个是我的对手。我若是保护不了自己。他们哪个还能保护我。”

    常青忍不住道:“嫂子。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实力。”

    莜婉微笑道:“不告诉你。”

    常青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罗晨看着莜婉。心道自己看来是多虑了。

    莜婉的气息完全收敛。常青自然看不出莜婉的等级。可是罗晨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莜婉师娘如今已经是三级武师了。

    他的清风箭。便是莜婉师娘送的。墓碑上的名字。又是齐莜婉。他自然清楚莜婉师娘乃是萧州齐家的人。

    萧州齐家的子弟。可都有着变身的能力。

    现在的莜婉师娘是三级武师的实力。变身后的莜婉师娘。实力恐怕要达到四级武师了。

    当然师娘有着身孕。未必能够变身。可是即便是三级武师。在栖霞峰上也的确没人能够保护她了。

    再说她是萧州齐家的人。自然是会有一些特别的手段。就像齐天那样。

    “看来我是多虑了。”罗晨点了点头。轻声道。“不管如何。请师娘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

    “你的师父劳碌一生。只留下了这一丝血脉。”莜婉轻声道。“他就是我的命。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的。小晨。你去忙自己的吧。不用为我担心。”

    “嗯。”罗晨躬身点头。

    ……

    用顾才风的头颅祭奠了温申师父。罗晨也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