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废话少说
    天剑门的三位年轻强者,都先后成功的发动了噬骨蚀心,以自己的死为代价,换掉了白光门两个百人队和一名一层武师。 23us.最快

    这样的交换,无疑是极为值得的,而对于白光门方面而言,实力损失倒是没有多少,关键是士气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武师们返回了大军之后,大军继续向着金鳞城的方向快速的推进着,罗晨单骑走在最前面,感知能力覆盖方圆数十里的范围,搜索着周围的一切能量波动,

    金鳞城内,又是十几位少年男女飞速奔出城门,在楚二的带领之下,向着远方的原野疾驰而去,

    他们同样是从楚鼎那里要来了丹药,准备着用自己的生命发动噬骨蚀心,来阻挡一下白光门的大军,

    年轻的强者们眼中满是疯狂的战意,体内的热血已经沸腾,为了家族的命运,早已不惜一切,

    而另外的十余位同样求来了丹药的少年男女,则是登上了数十丈高的城墙,目光之中同样满是决绝之色,

    ……

    楚二等人奔出城外百余里,便是分散开来,三个两个一组分散奔向了各个大军可能出现的方向,

    他们的身上,同样是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每个人都服用了龟息丸,可以在三个时辰之内隐匿气息,而这样的丹药,对于天剑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楚二等人分布在十几里宽的狭小区域之内,在原野之上隐匿起来,盛夏时节,草木都是极为茂盛,隐匿起来也是极为容易,

    少年们隐匿起来并没多久,远处的原野之上,便是传来了闷雷般的声音,大地剧烈的颤抖起来,白光门的大军显然已经不远了,

    少年们探出头来,远远的便看到了那滚滚而来的铁甲洪流,

    正好挡在大军前进方向的少年男女们一个个缩回身子,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而距离大军较远的少年男女则是贴着地面,向着大军快速的移动,

    大军之前百丈之外,罗晨的嘴角微微翘起,噬日弓再次握在了手里,

    一根破风箭搭在了弦上,罗晨勐然把噬日弓拉成满月,然后松开了弓弦,

    “轰,”

    破风箭剧烈的高速旋转着,落入了千丈之外一处草丛之内,一声凄厉的惨叫远远传来,一个少年踉踉跄跄的奔出草丛,双手紧握着一根长箭,

    长箭从前胸直达后背,已经轰爆了少年的心脏,少年看着远方的大军,一脸的怨毒之色,不甘的勐然咬牙,

    咬牙,自然是咬碎丹丸,

    蓝色的烟雾从少年体内爆发而出,顷刻间把少年的身形淹没,片刻之后,烟雾便蔓延到了五百丈之外,化作了一块巨大的蓝色冰晶,

    然而大军远在千丈之外,少年虽然成功发动了噬骨蚀心,却没有任何战果,

    大军微微停顿了下,过了片刻,蓝色冰晶完全消散,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又是一片死地,

    萧峰默然挥手,大军继续向前进发,

    隐藏在草莽中的少年男女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是满脸怒色,更低的伏下了身子,

    刚驰出了数百丈,罗晨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弯弓搭箭,又是一箭爆射而出,

    前方偏左千丈之外,响起一声惨唿,一位少女被重箭轰飞到半空,半个头颅已经不见,

    这一箭已经断绝了少女的生机,少女的尸体重重地落了下去,连发动噬骨蚀心的可能也没有了,

    罗晨脸色极为平静,甚至隐隐然有着一丝快意之色,

    他的感知能力,足以覆盖数十里,这些隐匿在周围的楚家族人,虽然是服用了龟息丸,可是却依然清晰的出现在他的感知范围之内的,

    龟息丸能够很好的收敛气息,可是并不能完全的收敛气息,对于他这样感知能力超强的强者,一丁点儿能量波动,就足够了,

    一共有着十七位少年男女隐匿在周围,已经被他射死了两个,剩下十五人之中,有五人分布在大军的前方,另外十人则是在贴着地面快速的从侧面靠近着,

    既然已经被罗晨发现了,那么等待着他们的,便只有死亡的命运,

    少女未能发动噬骨蚀心,所以大军这次没有停顿,继续向前高速奔驰,又是向前奔出了数里,罗晨先后射出五箭,挡在前方的五位少年男女全部被一箭毙命,

    而这个时候,从两侧靠近的楚家族人,也已经到了大军的两翼,

    “呵,”

    罗晨冷然一笑,身躯从赛风背上一跃而起,便是从众位铁卫的视野之中消失了,

    “咻,咻,咻,咻,”

    连续不断的弓弦嗡鸣之声如同急雨一般响起,紧接着大军的两翼,便是响起了一阵惨唿,

    十位少年男女,男的无比英俊,女的娇美可人,都是毫无例外的被重箭轰上了半空,每个人的身上,都是钉着一根重箭,所有的人都没有立刻死亡,都是留着一口气,

    见到两翼居然有这么多的伏击者,萧峰和白光门的长老们都惊呆了,

    四次弓弦的嗡鸣,便命中了两翼各五位伏击者,所有的人都是被从地上轰到半空,力道拿捏之准简直是妙到毫巅,罗晨箭术的强大,再一次的得到了完美的展现,

    十名伏击的少年男女都是剩下一口气,身子在半空之中,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咬牙的动作,

    然后十个人的身体,变成了十座凝固的蓝色冰雕,

    恐怖的蓝色烟雾爆发而出,向着大军蔓延而来,栖霞宗的铁卫们毫无惧色,白光门的铁卫们却有些慌乱起来,

    十名少年男女被轰飞时,距离大军尚有千丈,蓝色烟雾虽然恐怖,却都是在大军两翼几百丈之外便停止了扩张,烟雾快速散去,化作了蓝色的冰晶,

    在大军的两翼,出现了两条数里长的冰晶带,看上去极为的奇异,

    见到那代表死亡的蓝色烟雾不再蔓延,贪狼军们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两侧那恐怖的美丽蓝色,目光落到罗晨身上,不由得也是充满了感激,

    若是让这些家伙再靠近一些,然后同时发动的话,那后果可是真的不堪设想,

    罗晨的身影再次显现,已经是落到了赛风的马背之上,向着萧峰淡淡一笑:“已经清理干净了,”

    萧峰咧了咧嘴,天剑门显然比他想象的更加不好对付,仅仅是这个噬骨蚀心,便让他头疼不已,幸好有着罗晨,若是白光门单独来攻击天剑门……

    大军继续向前进发,依旧是罗晨单骑走在最前,不过楚二这一批人已经被罗晨全部射杀,所以继续前行,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一个伏击者,

    ……

    金鳞城坐落在平原之上,方圆足有数百里,城墙的高度足有数十丈,距离金鳞城百里之外,便可清晰的看到远方的那座雄城,

    大军到了此地,也是慢慢的放缓了速度,又往前驰出了数十里,在金鳞城五十里之外,大军也是停了下来,

    这个距离,已经进入到了四级武师的感知能力范围之内,罗晨和萧峰的感知能力范围之中,也是出现了大量的强者能量波动,

    此时在城头之上,已经有了大量的楚家武师,

    “有些奇怪,”萧峰微微皱眉道,“楚亦墨那老货哪里去了,怎么没有他的气息,”

    “或许还在城市之中吧,毕竟这座城市有这么大,”罗晨遥望着那前方那似乎无边无际的巨大城市,轻声的道,

    “罗晨兄弟,现在应该如何,”萧峰问道,

    罗晨失笑道:“指挥打仗,我并不擅长,萧师兄,这一战,还是以你为主,我和栖霞宗众人,都会听从你的指挥,”

    萧峰点头道:“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萧峰回过身来,沉声喝道:“所有人下马,原地扎营休息,”

    贪狼军和栖霞铁卫们都跳下坐骑,快速的扎下了营寨,

    “罗晨兄弟,我们两个去看看,”萧峰笑道,

    “嗯,好,”罗晨点头道,

    天剑门之中只有楚亦墨是四级武师,如今二人都是有着四级武师的战力,自然是没有什么畏惧,二人策动坐骑向着前方高速冲去,距离那座雄城也是越来越近,

    ……

    城头之上,天剑门的武师们站在那里,遥遥看着远方的大军,

    城头之上,楚鼎声色俱厉大声喝道:“如今敌人已到城下,金鳞城内必须有人做主,老夫不才,愿意暂代门主大人行使职权,你们有什么意见,”

    几位三级武师的长老都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若是门主大人将来怪罪,楚鼎愿意以死谢罪,不过现在,你们必须要听我的指挥,否则门规处置,”楚鼎目光极为凌厉,大声喝道,“那些小辈都有着为家族而死的觉悟,老夫活了二百多年了,想起来实在汗颜,若是无法守住金鳞城,老夫第一个发动噬骨蚀心,”

    “楚鼎长老何出此言,”另一位三级武师楚霸劝慰道,“我楚家在此地经营多年,也有很多布置,白光门想要灭掉我天剑门,也没那么容易,我等都愿听从长老指挥,合力守护我等家族,长老放心指挥就是,”

    楚鼎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城头的数十座巨弩,

    这些巨弩比寻常城市的床弩不知大了多少倍,上面更是散发着极为强烈的灵力波动,显然是道纹套装无疑了,

    床弩上架设的巨箭,巨大的锋锐箭头之后,箭身的前半部分是尺许粗的寒铁箭杆,长度足有丈许,而后半部乃是二尺多粗的极为沉重的乌铁木,这样的一根巨箭,重量便超过了万斤,也只有这种三级道纹套装的重弩,才能发射出去,

    而这样的巨箭一旦发射,威力可想而知,

    这些三级道纹套装的巨弩,乃是天剑门的宝贝,也是白光门唯一的三级道纹套装,自从得到之后,便一直便安置在东面城墙之上,因为东方,乃是天剑门的生死大敌白光门的方向,

    此刻几十架巨弩已经装填完毕,每一个上面都是有着一根巨箭,机括已经被扳到了极限,随时都可以射出去,

    而在其中十几根巨箭的中部,都是有着一个不起眼的小点,

    仔细看时,那些小点却是一个个被紧紧捆在巨箭之上的少年男女,每个人都穿着与乌铁木颜色一致的衣服,脸上都是涂成了黑色,眼中闪烁着的,却都是极为坚定的光芒,

    楚罗三人出城赴死之后,又去找楚鼎讨要丹药的热血少年一共三十余人,出城伏击的一共有十七人,剩余的全部都在这里了,

    ……

    众人的目光随着楚鼎,落在这些少年男女的身上,每个人眼眸之中,都是充满了敬意,虽然他们不过是弱冠之年的少年,可是在家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局时,却能毫不犹豫的付出自己的生命,

    从自愿被绑缚在这些巨箭之上时开始,他们的命运便已经注定,而他们的眼中,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畏惧之色,有的只是为家族效死的热望,

    当巨箭被道纹重弩射出的一刻,他们将会在天穹之上绽放出最美丽的光彩,年轻的生命将如同烟花般灿烂,然后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

    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因为难能,所以可贵,

    楚鼎收回目光,快速的拿出一张张传讯卷轴,写下自己的命令,然后逐一捏碎,一道道光华从城头之上升起,灿烂而美丽,如同烟花一般,

    然后他高高的站在城头之上,看着远方高速驰来的两骑,

    片刻之后,两骑已经到了城下半里之外,

    “楚亦墨呢,叫他出来答话,”萧峰看着城头上众多天剑门武师,沉声喝道,

    “我乃天剑门楚鼎,”楚鼎负手傲然道,“有什么话,萧门主就对我说吧,”

    “知道我是谁,你就应该知道你没和我说话的资格,”萧峰冷哼道,“废话少说,叫楚亦墨滚出来见我,”

    城头之上,天剑门武师们一个个变了脸色,怒视着城下的二人,

    楚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喝道:“萧峰,你来这里为了什么,我们大家都清楚,想要灭掉我天剑门,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既然你的大军已经来了,不妨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你白光门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敢如此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