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怎么回事
    然而今日事态的发展。 23us.最快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料。所有人脑子一热跟着楚鼎跳下城墙。本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楚鼎毕竟不过是个掌管丹药的长老。从有过当门主的经验。若是门主大人在此。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败了。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是怀念起那个暴戾无比的男人。

    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然是有了挽回的余地。

    ……

    楚霸脸色极为阴沉。陡然狂吼一声:“所有人。发动噬骨蚀心。”

    残余的一百多名天剑门武师脸色铁青。猛然用力咬牙。

    正在疯狂攻击的武师和铁卫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

    一百多名武师同时发动噬骨蚀心。场面极为的恐怖。这是天剑门武师们唯一的机会。他们只希望足够多的噬骨蚀心。能够淹这些敌人。

    当然即便是噬骨蚀心杀光了所有的敌人。他们自己也都死了。那么有了武师的存在。楚家也有了统治这片土地的资格。这一块广阔的大地上。将会换上新的主人。

    可是若是那样的话。新的主人。也注定不会是白光门。

    这是两败俱伤的办法。也是一种极为悲哀的办法。可是他们已经别无选择。让新的势力统治这片大地。也要好过让死对头白光门统治这里。

    这是一种赌博。他们赌的是罗晨有足够的能力。消除这么多武师同时发动的噬骨蚀心。

    天剑门武师们的神色瞬间凝固。陡然冰寒无比的蓝色烟雾从每个人体内爆发。

    罗晨脸色猛然一肃。右手快速一挥。

    “。。。。。”

    五道金色的光瀑从罗晨掌心爆发而出。化作五只巨大的朱雀。朱雀发出清越之极的鸣声。一个个振翅飞出。身体急剧膨胀。覆盖了整个战场。

    整个战场上的所有人。完全在朱雀虚影的范围之内。已经化作了冰晶的楚家武师。直接被焚烧得无影无踪。朱雀虚影渐渐的散去。战场之上。并无一人受到噬骨蚀心的伤害。

    所有的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刚才那遮天蔽日的蓝色烟雾实在是太恐怖了。而现在。每个人都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个人影快速的闪动。向着金鳞城的城墙冲去。很快已经到了城墙之下。

    这个人正是天剑门的长老楚霸。刚才就是他命令所有人发动噬骨蚀心。哪里想到他发出命令的瞬间。便已经是脱离战场向着城内逃去。

    “萧师兄。怎么不杀了他。”罗晨皱眉道。

    “呵呵。城里总是要有个主事的。我们这么点儿人。想要杀净金鳞城几百万楚家之人并不容易。若是武师们都死了。楚家之人自然一哄而散了。留着一个武师。我们最终解决他们也容易一些。”萧峰笑道。

    罗晨点了点头。萧峰的话倒也有着几分道理。

    “罗晨兄弟。你怎么样了。”萧峰遥看着罗晨关切道。

    此时罗晨的脸色极为疲惫。刚才连续释放五次朱雀展翅。已经是到了他的极限。正常情况下。这种足以秒杀三级武师的朱雀展翅他最多能释放四次。刚才完全是拼命了。此时他的体内灵力已经消耗一空了。

    “事。休息休息就好了。”罗晨道。向着萧峰勉强一笑。

    “怎么样了。不要紧吧。”一名三级武师走向罗晨道。却是曾经被罗晨一招击败的三级武师萧暖。

    “事。”罗晨淡淡一笑。

    萧暖向着罗晨微微一笑。陡然一剑刺向了罗晨的咽喉。

    “靠。”罗晨大惊。连忙想要闪开。然而此时他的体内灵力消耗殆尽。想要躲开却哪里得及。

    ……

    每个武师都知道。武师最为重要的。便是体内的灵力。

    这个重要。有两个意思。

    其一是武师的攻击和防御都需要使用灵力。体内有了灵力。攻击防御都将大打折扣。

    其二便是体内的灵力。永远不够用。战斗中补充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一个武师战斗中若是连续使用最强攻击。只怕出手几次体内灵力就要耗尽了。除非实力差距太大。否则有人可以在战斗中肆意使用最强攻击。正因为如此。体内灵力才显得极为贵重。

    罗晨的朱雀展翅。如今足以秒杀三级武师。不过连续使用五次已经是他的极限。如今他的丹田之内空空荡荡。那一滴天地灵力液滴也同样是消失不见。

    为了抵御噬骨蚀心。罗晨有任何的保留。直接拼尽了全力。如今的他便成了武者九层强者的层次。随便一个一层武师就能够轻松杀死他。

    而现在挥剑向他刺的。却是一位三级武师。他如何能够抵挡。

    刚才罗晨可以说救了所有人的命。也包括这个萧暖在内。他怎么也有想到。萧暖竟然会在此时向他出手。

    他的灵魂强度依然强大。萧暖的出手他能够看出无数的破绽。也有着无数的应对之法。他的重剑也已经挥出。

    可是他出手的速度实在太慢、太慢。

    ……

    这一刻。似乎时间也凝固了下。看着那在视野之中急剧放大的冰冷剑锋。罗晨的心中有着太多的不甘。

    就这样死了吗。

    辛苦一场。原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罗晨目光看向远处的萧峰。

    萧峰的脸上满是惊骇之色。似乎萧暖的出手根本与他无关一般。

    “还真能装。”罗晨心中冷笑。

    金剑士全军覆。天剑门楚家三百多位武师。只有一个逃了回去。天剑门的灭亡已经成了定局。

    而只要杀了自己。栖霞宗的大军便成了案板上的鱼肉。根本不是贪狼军和白光门武师的对手。

    这样白光门便可以独占天剑门的领地。而不用和栖霞宗平分领地了。

    原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在萧峰的算计之中。这个家伙从有想过和自己平分领地。而只是想利用自己而已。

    剑锋离胸膛越越近。罗晨看着惊呆在原地的萧峰。心中愈加愤怒。

    然而这一刻。他也只能愤怒而已。什么也改变不了。

    萧暖的脸色极为严肃。带着一丝决然。握剑的手极为稳定。有一丝的犹疑。

    明知道这样做可能的后果。可是为了家族。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罗晨这样的怪物。想要斩杀绝非易事。好容易找到了这样一个出手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

    这一剑下去。收获的便是半个天剑门的领地。甚至还包括了天南以南。

    至于罗晨刚才的救命之恩……为了家族的利益。也只能是暂时放一放了。

    ……

    萧暖陡然暴起发难。白光门的武师们根本无人得及反应。都是一脸惊异的看着他。

    “住手。”

    陡然。一声娇喝响起。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罗晨的面前。

    那是一个全身盔甲的贪狼军铁卫。在挡在罗晨身前的同时。铠甲之上已经有着明亮的灵力波动浮现。

    锋锐无比的长剑落在铠甲之上。轻而易举的直刺而入。护体灵力微微一颤便即破碎。剑锋直接刺入铁卫的胸口。从铁卫的后背透了出。

    萧暖看着那被钉在自己长剑上的铁卫。脸上满是惊骇之色。失声叫道:“大小姐。你怎么……”

    挡在罗晨身前的贪狼军铁卫。竟然是萧芝瑞。

    “混帐东西。你在干什么。”萧峰似乎终于反应过了。身躯一闪到了萧暖身边。一脚把萧暖踹的飞了出去。

    “门主。我是为了宗门。想到大小姐她……”萧暖看着那把插在萧芝瑞胸口不停颤动的长剑。嗫嚅道。

    “你竟敢对罗晨兄弟出手。该死的。你竟敢对罗晨兄弟出手。”萧峰额头上青筋乱跳。厉声斥骂道。

    然后萧峰快步走到萧芝瑞跟前。握住了剑柄颤声道:“芝瑞。好师妹。你不要吓我。你要不要紧。啊。你要不要紧。”

    萧芝瑞嘴角沁出一丝鲜血。艰难笑道:“师兄。我事。这不是有罗晨师兄在么。他能治好我的。”

    罗晨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想到居然被萧芝瑞救了一命。

    看着那气息微弱的少女。罗晨轻声道:“你为什么会救我。”

    “罗晨师兄。我师兄可有对付你的意思。都是这萧暖自作主张。你可不要怪我师兄啊。”萧芝瑞艰难道。清稚的小脸上却是现出一丝微笑。

    “……你应该有机会挡住那一剑的。为什么要用身体挡。”罗晨低声道。

    “因为这样。能够让你加深点印象。承我的情啊。”萧芝瑞眨了眨眼。轻笑道。“再说你的医术那么好。肯定能治好我的。对吧。”

    “是啊。罗晨兄弟。你快救救芝瑞。你的医术那么好。一定有办法的。”萧峰也是连声道。

    罗晨看着一脸淡然笑意的萧芝瑞。苦涩的摇了摇头。

    萧芝瑞微微一怔。美丽的小脸上瞬间满是惊悸之色。

    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真的很疼。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一刻。萧芝瑞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临。

    萧芝瑞看着罗晨艰难道:“罗晨师兄。你是开玩笑的。对吧。你一定有办法的。你不要吓我啊……”

    罗晨歉然的摇了摇头。涩然道:“对不起。”

    三级武师的一剑。命中的又是要害。萧芝瑞的心脏已经被震碎。纵然是《金螺吞海诀》。也有任何的办法。

    若是这样的伤势也能救活的话。那就是神术了。《金螺吞海诀》。也不是万能的。

    “这下玩大了……”萧芝瑞喃喃的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救你了。”

    “师妹。你不能死。你要撑住啊。”萧峰惶急道。泪水也是流了下。

    这是他唯一的师妹。也是他最疼的人。想到居然就要死了。萧峰此刻心中也是刀割般的痛疼。

    萧芝瑞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能说出。不甘的闭上了美丽的眼眸……

    ……

    这突如其的变故。根本有人预料得到。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看着被钉在长剑上的萧芝瑞不知如何是好。

    罗晨看着萧芝瑞紧闭的眼眸。心中的感情也是极为复杂。

    这件事情。还真是莫名其妙。

    他跟这个少女。可以说根本就不熟。而萧芝瑞显然也并不喜欢他。这个很明显就可以看得出。

    然而今天却是这位少女救了他。甚至为了救他付出自己的生命。

    而最为古怪的事情。那就是萧芝瑞本是根本不用死的。

    她已经无限接近三级武师。那一剑她完全可以用兵器去挡。而她却选择用身体的要害部位去挡。原因居然是认为罗晨可以救她。

    所以她就这样死了。死得极其冤枉……

    ……

    萧峰看着萧芝瑞。似乎已经失去了方寸。默默的流泪。

    罗晨心中黯然的同时。体内《金螺吞海诀》全力运转。拼命的恢复着灵力。

    刚才萧暖的那一剑。对于他而言。是极为深刻的一次教训。足以让他永远铭记。

    此战过后。他再也不会这样白痴的一次用干体内的所有灵力。

    而萧暖的出手。极有可能是萧峰暗中指使的。所以罗晨趁着这个时间拼命的恢复。以免待会儿萧峰出手。他却有反抗之力。

    只要有着全力一击的力量。他就不再畏惧萧暖。

    萧暖这一剑。已经让他对于白光门。对于萧峰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和天剑门的大战刚刚结束。萧暖便刺出了这一剑。而今在战场之上。有着五千多位栖霞铁卫和七千多位贪狼军。地面上有着一千多位铁卫的尸体。而白光门方面剩余的武师还有着一百多位。

    萧峰依然在默默流泪。而场中的气氛。却是悄然的变得紧张起。

    贪狼军和栖霞铁卫各自快速的收拢了队伍。却有人去打扫战场。反而是一个个握紧了战枪。遥遥的对峙着。

    而一百多位白光门方面的武师。脸色也是急剧变幻。虽然有人开口。却一个个传音讨论起。

    而在这时。远在数里外观战的栖霞宗长老们终于是发觉了这里的异常。在刘语熙的带领下快速的冲了过。

    有人阻拦他们。二十多位栖霞宗长老都快速的到了罗晨的身边。

    “罗晨。这是怎么回事。”刘语熙握住罗晨的手。秀眉轻颦低声问道。

    罗晨疲惫的摆了摆手。并未回答。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恢复体内灵力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