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含笑阁
    罗晨张了张口。 23us.最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把嘴闭上。

    萧峰擦了擦眼角。把萧芝瑞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快速的在地上挖出一个墓穴。把萧芝瑞放了进去。

    罗晨看着少女紧闭的双眼。心中也是极为古怪。

    萧芝瑞绝对不是喜欢他。她的死……也完全是很无谓的。

    她曾经被罗晨毁容之后整容。太过相信罗晨的医术。结果这次玩大了。就把自己给玩死了。

    可是这样的话解释给刘语熙。刘语熙肯定不会信。

    不喜欢你。凭什么为你挡那一剑。

    这件事情。罗晨根无法向刘语熙解释清楚。当然。此时他也不愿解释。毕竟萧芝瑞就躺在他的面前。

    不管怎么说。萧芝瑞为他而死乃是事实。人已经死了。现在再说这样的话。未免不够厚道。对于逝者也是一种亵渎。

    ……

    萧峰看着墓穴中的少女。眼中又有泪光闪动。唯一的师妹死了。他极为心痛。可是现在还需要利用师妹挽回和罗晨的关系。这让他的心中也是极为难受。

    可是又能怎么办。为了家族的未。他不得不如此。作为白光门的门主。他肩头上承担的责任。让他别无选择。

    萧峰轻轻地扬起土。洒在墓穴中少女的身上。少女的身躯渐渐被掩藏在黄土之下。刘语熙轻声叹了口气。也是蹲下身去。把泥土撒入墓穴之中。

    罗晨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默然不语。

    片刻之后。一座新的坟墓正在形成。坟墓之前。出现了一块青石墓碑。与别的栖霞铁卫的坟墓有什么两样。

    “贪狼军统领萧芝瑞之墓”

    墓碑上的字。是萧峰用古剑刻上去的。站在萧芝瑞的坟墓之前。萧峰一脸悲伤。久久沉默不语。

    “罗晨……或许萧暖出手真的不是这个家伙授意的呢。”雪奴看着一脸哀伤的萧峰传音道。

    罗晨依旧默然。并有理会雪奴的话。

    心中已经有了芥蒂。他自然不会轻松的信任白光门和萧峰了。毕竟刚才他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要是这么容易再相信萧峰。那就太白痴了。

    ……

    良久。萧峰转过身。向着罗晨涩然一笑。

    “罗晨兄弟。前面就是金鳞城。接下我们该如何。”

    罗晨淡然道:“萧门主觉得该如何。”

    萧峰苦笑一声。摇头道:“今日这事闹的……唉。好端端的事情。也不知道那萧暖发什么神经。”

    刘语熙清冷道:“他并非是发神经。而是为了你们白光门。纵然萧门主有这个想法。我想现在白光门内。想要杀了我们、独占天剑门领地的人还为数不少。所以萧门主。我们最好各自冷静冷静。你的属下不打消这样的心思。我们便无法合作下去了。”

    萧峰默然数息。也是点了点头道:“大小姐说得有道理。这些家伙为了利益。竟然是连金科玉律都不顾了。我先回去整顿整顿。然后再和你们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说着萧峰迈步走出墓园。背影竟然是无比的萧索。

    “萧暖向你出手。不是萧峰的命令。我可以肯定。”刘语熙看着萧峰远去的背影。轻声说道。

    “你怎么能确定。”罗晨皱眉道。

    “感觉。我的感觉一向很准的。”刘语熙认真的道。

    罗晨深深吸了一口气。摇头道:“其实我也有些怀疑。若是萧暖是接受他的命令。那么他大可在萧暖出手失败后继续想我发难。不过不管他如何示好。我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信任他了。”

    “你心情不好。我们先在这里休整一下。至于以后的事情。慢慢商量吧。”刘语熙轻声道。

    罗晨默然点头。望向数里外的金鳞城。

    自从金剑士出城列阵以。金鳞城宽达数十丈的城门便一直开着。不过此时。巨大的城门却是悄悄的关上了。

    城头之上。几十架射神弩之上又有巨箭的寒芒闪烁。不过却有弩箭飞出。

    精锐尽失。天剑门楚家已经完了。

    现在的金鳞城。虽然依旧有人防御。不过对于白光门和栖霞宗的大军说。便如同是一座空城。

    任何时候发起攻击。都可以轻松冲入城内。城内的数百万楚家之人。将会迎最为悲惨的命运。

    现在对于攻城的两支军队说。最为危险的反而是彼此。

    敌意一旦出现。想要消除可并不那么容易。

    虽然是在休整。栖霞铁卫和贪狼军却都是在提防着彼此。而双方的武师。感知能力也是各自提升到了极限。

    经此一战。参战的二百多名白光门武师。已经剩下不到一百人。这对于白光门说。乃是一个极大的损失。栖霞宗方面的长老并未参加之前的混战。所以并有任何损失。

    当然比较实力的话。白光门方面依然是占据了巨大的优势。不过拥有最强武力的。却是栖霞宗方面的罗晨。而雪奴同样有着秒杀三级武师的实力。对于白光门方面是一个极大的震慑。

    一旦真的冲突起。双方都将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

    萧峰回到白光门大军之中。在临时搭建的营帐之内召开长老会议。

    “门主大人。萧暖错杀了大小姐。死不足惜。不过若是他能成功杀死罗晨。我们便可以独占天剑门的领地了。唉。真是可惜。”一位核心长老慨然长叹道。

    “一半天剑门的领地。真的要给栖霞宗么。想想真的不甘心啊。”另一位核心长老连连摇头。

    “其实现在我们还有机会的。不过。。还是要看门主大人的意思。”又一位核心长老目光闪烁道。

    萧峰脸色阴沉。沉默不语。

    “无论如何。也不能给栖霞宗一半领地。”又一位低级长老站起大声道。“给了栖霞宗一半领地。将的栖霞宗不又是一个天剑门。天南山脉区域。又会出现两个霸主。早晚要起冲突。既然如此。索性趁着栖霞宗羽翼未丰一举灭杀。以免后患。”

    萧峰依旧沉默。

    见到萧峰不说话。众人以为萧峰已经意动。争先恐后的站起发言。支持火并栖霞宗的。竟然有着一半之多。反对的声音则是极为寥寥。

    “够了。”萧峰猛然一拍面前的案几。

    大帐之内。一时间也是静了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萧峰。

    “我问你们一句。若是向着栖霞宗发难。你们有谁有把握能够留下罗晨。”萧峰寒声道。

    众人相互看了看。无人说话。

    一层武师时的罗晨。已经足以秒杀他们了。遑论现在的罗晨。

    “不要以为人多。就一定能够留下罗晨。他的可怕。绝非你们可以想象。”

    萧峰额头青筋乱跳。寒声道:“若是你们无法留下他。让他逃脱。那是什么样的后果。你们自己可以想象。”

    “我可以告诉你们。不出五年。像原的天剑门这样的存在。罗晨单手便可灭杀。想要灭掉我白光门。同样不费吹灰之力。”

    “十年之内。此子必定名动大陆。到时候见到我这样的存在。他恐怕看都懒得看我一眼。”

    萧峰越说越怒。寒声道:“你们就看中了天剑门的一半领地。竟然愿意冒险去得罪他。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了交好他。费了多大心思。”

    “就算是得到了天剑门的全部领地。我白光门依然不过是个二层宗门。就算是一个强大的二层宗门。也依然是一个二层宗门。只能守着这天南山脉周围一隅之地。”

    “而跟随罗晨。我们极有可能成为一个三级宗门。”

    “这是我们白光门唯一的机会。为了抓住这个机会。老子甚至愿意赔上自己的性命。结果呢。就他吗的让萧暖这个王八蛋给搞砸了。我草他吗的。”

    萧峰的脸孔极具扭曲。看上去极为狰狞。长老们见萧峰居然爆了粗口。知道他是怒到了极点。一个个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萧峰愤怒的挥舞着拳头。大口的喘着粗气。大帐之内。一片死寂。

    良久。一位核心长老小心翼翼的道:“门主大人。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真有机会成为三级宗门。”

    萧峰愤怒吼道:“半个时辰之前。老子还有十成机会。现在全他吗的毁了。萧暖。我草你大爷。”

    那长老咧了咧嘴。心道萧暖的大爷不就是你父亲么。

    又一位长老站起身。苦笑一声道:“门主大人。你若是早说的话。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罗晨的潜力。他自己都未必清楚。我挨个告诉你们。若是泄露出去。他就会认为我在利用他。”萧峰愤怒道。“有我的命令。竟然敢出手对付罗晨。草他吗的。眼里还有我这个门主么。”

    大帐之内。众长老面面相觑。都是一脸震惊之色。

    “一群狗东西。若是无法取得罗晨的原谅。老子要把你们全部杀光。”萧峰怒喝道。“现在都给老子说说。怎么样才能让罗晨对于我们恢复信任。”

    ……

    暖风吹拂,战场上飘微甜的血腥之气,轻轻拂过罗晨鼻端,

    罗晨站在卫营之外,望着不远处巨兽般的城市,沉默不语,

    此刻他已经完全冷静下了,对于眼前的局势也是有了一个明确的判断,

    不管萧峰以前是如何想的,他把萧芝瑞葬在这里,表达的是继续合作的意思,

    如今自己完全恢复,火拼的代价白光门无法承受,所以继续合作,也是白光门和萧峰唯一的选择,

    至于栖霞宗方面,根无法吃下白光门这个庞然大物,那么也同样只有选择继续合作,

    罗晨心中也想过干掉白光门,可是想想还是决定放弃了,

    靠着自己的力量根无法做到,而让暗影圣殿的师兄们出手,又根是不现实的,

    这完全不符合暗影圣殿的规矩,根就是强人所难,

    而即便是灭掉白光门,栖霞宗自己也无法独占这么庞大的地盘,势必要引起其他势力的觊觎,那样战事恐怕就要连绵不绝了,

    而他需要去萧州找赵月儿,根无法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

    所以心中虽然闪过灭掉白光门的念头,罗晨最终还是决定放弃,

    至少现在还只能把白光门当作盟友,而不是对手,

    当然选择合作,并不表明他有了戒心,

    金鳞城就在眼前,此刻罗晨却有入城的想法,

    毕竟里面可是有着数百万楚家族人,想要全部灭杀,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而他对于白光门大军无法完全信任,所以自然不会这样做,

    现在他要做的,便是等待,

    ……

    白光门方面,同样是按兵不动,

    因为所有的长老都在大帐之中,热烈讨论着如何重新赢得罗晨的信任,所以贪狼军根无人指挥,只能是等待而已,

    而时间便是在等待之中,一点一点儿的过去,

    ……

    同样的暖风,也吹拂在天南以南的乌林小城,吹在正雅阁的后院之内,吹在纪正雅的心头之上,

    纪正雅手执酒杯,看着对面那眉目如画的女子,心中已有酡然醉意,

    女子身材高挑,一双明眸顾盼有情,素手轻抚琵琶,朱唇微启间,便有天籁之音响起,

    一切与在含笑阁参差相似,不过毕竟还是有着不同,

    这里不是含笑阁顾怜儿的小院,而是正雅阁的后院,

    眼前的佳人自然还是顾怜儿,那个乌林十二钗曾经的头牌,不过与在含笑阁时的顾怜儿相比,如今的顾欢儿眉眼之间,却了那一丝淡淡的哀愁,多了几分欢喜之色,

    因为她不再是那个含笑阁的头牌,他也不再是她的恩客,

    她是他的妻子,他是她的丈夫,

    大师兄苏石稳去求含笑阁主人的时候,纪正雅并有报多大希望,想到那位神秘强者居然答应纪正雅为顾怜儿赎身,这让毒医也是喜出望外,

    而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二十多年的痴缠苦恋,终于是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从此后,这个精灵般美丽的女子,便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虽然她的韶华已经慢慢逝去,青丝中多了几茎华发,修长的脖颈甚至有了几丝细纹,然而在他的眼中,她永远都是最为美丽的,

    永远都是当初夏溧城初见之时,那个善良美丽的小姑娘。

    一曲终了,顾怜儿看着纪正雅痴痴的目光,脸色微微一红,轻嗔道:“傻瓜,看了这么多年了,还看够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