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生生世世
    虽然她的韶华已经慢慢逝去,青丝中多了几茎华发,修长的脖颈甚至有了几丝细纹,然而在他的眼中,她永远都是最为美丽的,

    永远都是当初夏溧城初见之时,那个善良美丽的小姑娘,

    一曲终了,顾怜儿看着纪正雅痴痴的目光,脸色微微一红,轻嗔道:“傻瓜,看了这么多年了,还看够么,”

    “永远也看不够啊,呵呵,”纪正雅微微一笑,把杯中热酒一饮而尽,

    顾怜儿放下琵琶,轻轻抿了一口热酒,娇艳的脸颊更加的红了,

    “正雅,能够成为你的妻子,我真的很开心,”顾怜儿轻声道,

    “我也很开心啊,呵呵,”

    纪正雅呵呵一笑,轻叹道:“若是怜儿哪天能够愿意真正成为我的妻子,我肯定要开心死了,”

    顾怜儿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又是恢复了平静,轻声道:“正雅,我在含笑阁闷了二十多年,终于可以出了,如今成为了你的妻子,却依然是要闷在家里……”

    “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纪正雅微笑道,“我是喜欢在家里看着你啊,不过既然你想出去,我陪着你就是,”

    “真的么,”顾怜儿站起身,脸上满是欣喜之色,

    “当然是真的,”纪正雅温柔笑道,“我家怜儿想要去哪里,我带你去就是,能让我的怜儿开心,我就开心,”

    “呵呵,”顾怜儿开心一笑,极为动人,

    二人走出正雅阁,到街道之上,

    相貌平淡无奇的毒医身旁,出现了这么个倾城佳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顾怜儿温婉一笑,依恋的挽住了纪正雅的手臂,

    纪正雅骄傲的挺直了身躯,无视周围一道道艳羡的目光,带着顾怜儿沿着长街大步向前走去,

    ……

    乌林小城实在是很小,不过顾怜儿却是极为开心,

    “这个地方,倒是像极了当年的夏溧城呢,”

    “正雅,你看,这家铺子,我记得夏溧城也是有着一家分号的,”

    “……”

    顾怜儿开心得如同少女一般不停地说着,最常说的便是“夏溧城”这三个字,纪正雅脸上带着微笑,心中却是在叹息,

    若非是他杀死了她的父亲顾绍辉,夏溧城顾家恐怕也不会硬抗栖霞宗的大军,顾怜儿也不会被发卖为奴,而是会在某个深宅大院之中,过着相夫教子的平静日子,

    正是因为他,才害得她家破人亡,改变了她的一生,

    而显然,二十多年过去了,顾怜儿并有忘记夏溧城,忘记她曾经的家园,

    然而她却并不知道这个日日相伴身边的男子,便是她的仇人,

    虽然她总是向他索要钱财,可是并非是因为贪婪,而是为了替她的家族复仇,

    她恨那个假扮乞丐欺骗她的杀手,恨那个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家伙,她又怎么知道,那个她一直恨着的家伙,便是身边之人呢,

    她喜欢自己,这一点纪正雅确信无疑,

    因为当他把她从含笑阁里接出的时候,她是那么的开心,

    而这些年她从他那里索要的钱财,都又交给了他,

    而她的要求,却是希望他能够用这些钱,找到传说中的高级杀手,杀死那个杀死她父亲的家伙……

    纪正雅心中轻轻叹了口气,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二十多年了,顾怜儿第一次出现在街市之上,所以看到任何事物,她都会觉得极为开心,

    不过她却什么都有买,只是看看而已,

    到了中午,顾怜儿也感觉有些累了,二人便到了慈利城最出名的酒楼仙客,想要尝一尝正宗的墨黑鲍鱼,

    仙客极为轩敞,二人在二楼临窗的一个座位坐下,点了清蒸墨黑鲍鱼和几个雅致的小菜,慢慢的吃着,

    ……

    天南山脉以北正在发生的战争,这里的人们并不知晓,天南以南的大战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却依然是人们最为热门的谈资,

    关于这场大战,人们最常谈论的事情,一共有两件,

    其一便是栖霞城城头之上,屠夫城主商枯荣莫名其妙被人砍了脑袋,其二便是北郡郡城之中,城主顾才风莫名逃脱的事情,

    这两件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自然是因为都有着一丝灵异色彩,这样的话,就是人们最为喜欢的,

    隔壁的雅座之内,有着数个酒客,喝到微醺之时,自然是谈兴大发,聊起之前的这场战争,

    “那个北郡之主顾才风,说起也是大有头,”一位胖子摇头晃脑道,“二十多年前我栖霞宗大军攻占昆玉宗的镇江郡,镇江各城皆降,唯有夏溧城顾家负隅顽抗,结果城破之日,顾家便遭了灭门之灾,男丁尽皆被杀,女子皆被发卖为奴,”

    顾怜儿听了,娇躯微微一颤,轻轻放下了筷子,

    纪正雅心中叹了口气,默然不语,

    “然后呢,”胖子的一位乡下穷亲戚孤陋寡闻,显然第一次听说这个事情,连忙问道,

    “后么,夏溧城顾家就了,有想到竟然是留下了一个男丁逃离了镇江郡,正是这个顾才风,”胖子得意道,

    “顾才风这厮便是夏溧城顾家的一根独苗了,他日日想的就是为家族报仇,重建自己的家族,可惜啊,这样的仇,他根就不可能报,想要找栖霞宗报仇,怎么可能,”

    见到几位穷亲戚都是竖起耳朵,胖子越发得意,笑吟吟的道:“不过这个小子也是有些时运的,不久之前他在破云宗那边混得也是风生水起,那破云宗的宗主甚至把整个北郡赏给了他作为领地,而北郡郡城,也被这小子改名叫做夏溧城,”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他成了夏溧城的独苗,自然是怕自家的香火断了,所以呢,成为了北郡之主之后,这小子直接把城内所有大家族有点姿色的小姐全部抓到府内,成为他的侍妾,日日而伐,好不快哉,”

    “这个顾才风,一心想要为夏溧城顾家开枝散叶,不过他倒也是有些事,几十位侍妾,居然同时有了身孕,”

    一位酒客听到这里,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好枪法,”

    “枪法是不错,可惜啊,根用,”那胖子冷笑道,“我栖霞宗大军一战定天南,北郡也是落到了咱们手里,顾才风和他的几十位侍妾,也都被常青将军逮了个正着,”

    “常青将军面善心狠。 23us.最快他见顾才风这么想开枝散叶。怎么会让他如愿。”

    胖子兴奋道。“常青将军把顾才风和他的侍妾全部绑在了城中广场之上。然后当着那顾才风的面。把他的侍妾一个一个用战枪刺死。那才是真正的好枪法。看得顾才风那叫一个心疼。哈哈。”

    “真狠。”一位酒客赞叹道。

    “够狠。不愧是将军。”另一位酒客大声道。

    “这还不是重点。”那胖子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常青将军杀死了顾才风所有的侍妾。自然是要杀死顾才风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不待众人回答。胖子低声道:“常青将军就要刺中顾才风的时候。这厮居然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跑了。”穷亲戚们瞪大了眼。

    “不是跑了。是一下就消失了。”胖子感叹道。“当着大军的面。居然就这么消失了。他娘的。就像是见鬼一样。”

    “这件事情。我有位兄弟是栖霞铁卫的铁卫。那是亲眼所见。绝对假不了。他娘的。你们说这事怪不怪。”

    “……”

    ……

    胖子吃完了饭。吹完了牛。带着几个穷亲戚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个故事很多人都讲过了。他也有什么当栖霞铁卫的兄弟。找到这么好的听众。还真不容易。

    隔壁的雅座之内。墨黑鲍鱼已经凉了。酒壶内的酒也已经冷了下。

    顾怜儿紧紧咬着润泽的红唇。俏脸上的神情急剧变幻。时而欢喜。时而悲伤。

    纪正雅轻轻转着酒杯。默然的看着她。沉默不语。

    “夫君。这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顾怜儿盯着纪正雅道。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纪正雅点了点头。轻声道:“我为你赎身之后。曾经出去过两次。所以知道的比你早几天。”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顾怜儿眼眶微微泛红。低声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的弟弟现在还活着。”

    “因为我怕失去你啊。怜儿。”纪正雅看着对面的佳人。无限伤感的道。

    “怕失去我。”顾怜儿烟眉微挑。微微错愕。

    “你的弟弟自然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有人救了他。”

    纪正雅盯着顾怜儿的眼睛。轻声道。“怜儿。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你说意味着什么。我怕告诉你之后。你就会离开我去找你的弟弟。所以之前我才有告诉你。怜儿。我真的不想你走。不想和你分开。”

    顾怜儿咬了咬红唇。低声道:“可是今天你还是带我出了。”

    纪正雅略有些伤感的道:“我已经想明白了。这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根是瞒不住的。怜儿。我想让你一直陪着我。可是我也应该考虑你的感受。现在这个消息你已经知道了。你如何决定。我都不会怪你的。”

    顾怜儿沉默不语。良久。忽然展颜一笑。如百花同时绽放。

    美丽的俏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靥。顾怜儿无比温柔的道:“夫君。我们回家吧。”

    说着。她向他伸出了纤纤素手。

    纪正雅心中松了口气。握住了伊人的手。

    ……

    酒壶里的酒变得温热。地点却已回到了正雅阁的后院。

    醉美人独特的气息在小院之中缓缓飘荡。闻之令人感伤。

    顾怜儿浅浅笑着。给纪正雅斟了一杯温酒。素手端起酒杯。放到纪正雅的唇边。

    “醉美人……”

    纪正雅目光微微一闪。轻轻一吸。杯中温酒便喝得一干二净。

    顾怜儿给自己也斟了一杯。浅浅抿了一口。微笑道:“二十多年了。有想到才风还在活着。只要有他在。我夏溧城顾家便是后继有人。正雅。今天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你一定要陪我多喝几杯。”

    “嗯。好。”纪正雅轻轻一笑。看着面前的伊人。目光如春风般无限温柔。

    她的笑靥。便是他永远看不尽的风景。纵然如今她韶华不再。也是一样。

    顾怜儿轻声一笑。又斟了一杯醉美人。放到纪正雅的唇边。

    纪正雅微微一笑。又是一饮而尽。

    “正雅。你这个傻瓜。你怎么会觉得。我会离开你呢。”

    顾怜儿目光闪亮。看着纪正雅道:“你对我的好。怜儿岂不知晓。这么多年了。我早已是人老珠黄。也就只有你还这样对我。而我对于你。也是同样的心思。”

    “正雅。我们是生死都是不会分开的一对儿。我怎么会离开你呢。你这个傻瓜。”

    “怜儿。我太在乎你了。我只是害怕……”纪正雅轻抚着顾怜儿的头顶。叹了一口气道。

    “那也不行。你这样想。就该罚。”顾怜儿娇嗔道。又端起了一杯醉美人。

    纪正雅神色愈加宁静。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顾怜儿自己也是喝下一杯醉美人。俏脸看上去愈加娇艳。

    “才风这些年肯定受了不少苦。不过听起。他还是很有出息的。为夏溧城顾家报仇这样的事情。我是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靠他了。不过就算是报不了仇。只要他还活着。我夏溧城顾家有绝后。我也就放心了。”

    “我的弟弟。是个真正的男子汉。”顾怜儿目光闪亮。略有些兴奋的道。“他能做到一郡之主。不愧是北顾城顾家的子孙。他是干大事的人。我若是去找他。只能是给他添乱。再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啊。又怎么去找他。”

    “若是你知道了他在哪里呢。”纪正雅温和一笑道。

    “那样我也不会去找他。我是个用的人。去了什么也帮不了他。”顾怜儿温柔一笑。“而且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啊。正雅。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

    “我也舍不得离开你。怜儿。”纪正雅看着顾怜儿。眼眸中有着无限的深情。和一丝淡淡的感伤。

    “真的是舍不得啊。可是我们却要分开了。我还有真的成为你的男人呢。说起还真是遗憾。”

    纪正雅声音无比依旧温柔。陡然掩口轻轻的咳了两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