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赵道思
    “我也舍不得离开你。 23us.最快怜儿。”纪正雅看着顾怜儿。眼眸中有着无限的深情。和一丝淡淡的感伤。

    “真的是舍不得啊。可是我们却要分开了。我还有真的成为你的男人呢。说起还真是遗憾。”

    纪正雅声音无比依旧温柔。陡然掩口轻轻的咳了两声。

    他轻轻地伸出手掌。向着顾怜儿无限温柔的笑着。

    掌心处。有着一团黑色的血液。散发着刺鼻的气息……

    ……

    微风吹过。庭树上有树叶缓缓而下。

    纪正雅伸出手。接过那一片树叶。脸色无限的感伤。

    “正雅。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顾怜儿有些惶急的站起身。连声道。

    “怜儿。你终于是动手了。”纪正雅温柔一笑。轻声道。“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顾怜儿盯着眼前这个平淡无奇的男子。俏脸上的神色急剧变幻。终于化为一丝深深的恨意。

    “我一直都知道。”顾怜儿俏脸冰寒。盯着纪正雅恨声道。“二十多年前。我被卖到了含笑阁。你是我接待的第一个男人。而那个时候。我就认出了你。”

    “我那天就已经认出了。你就是我在府门口救的那个乞丐。你就是那个杀死了我父亲的男人。你尽管改变了容貌。可是我能够认出你的眼睛。”

    “你知道为什么二十多年。你对我一直这么好。我却从不肯让你碰我么。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杀父仇人。成为我的男人。”

    看着一脸激动之色的顾怜儿。纪正雅又咳出了一口黑血。给自己倒了一杯醉美人。然后一饮而尽。

    “原你早就知道了。这么说这二十多年。你一直都是在演戏了。”看着身边的佳人。纪正雅惨然一笑道。

    “是啊。装着喜欢自己的仇人。这些年。我真的是很辛苦。好在现在。我终于不用再演下去了。”顾怜儿咬牙道。

    “二十多年啊。时间真的很长……”

    纪正雅举起酒壶。饮干了里面的醉美人。把酒壶放在桌上。涩然摇头道。“怜儿。这些年。你若是想要杀我。有着无数次的机会。为什么今天才会动手。”

    “我根有无数次机会。我的机会。只可能有一次。”顾怜儿声音变得更冷。寒声道。

    “我不过是个弱质女流。而你却是强大的杀手。我想要杀你。只有一次机会。我必须保证自己能够杀死你才会出手。不然我绝不甘心。可是二十多年了。我一直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毒医叹了口气。苦涩的道:“那么今天。你是如何保证能够杀死我的。”

    “我今天依然有把握。可是我已经不愿再等。”

    顾怜儿看着脸色越越差的纪正雅。寒声道:“以往我并不知道才风还活在世上。我以为我是复仇的唯一希望。所以我必须保证自己能够杀死你才会出手。而现在。知道我的弟弟还活着。那么即便我失败了。还有着我的弟弟。我依然有着报仇的希望。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实在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所以你就动手了。而且你还成功了。”

    纪正雅伤感笑着。举起酒壶。却倒不出一滴醉美人。

    “真是个傻丫头。”纪正雅轻咳一声。用一方锦帕拭了拭嘴角。看着顾怜儿温柔笑道。“你若是要我死。只要说一声。我自己就死了。哪里用的着等这么多年。”

    顾怜儿用力抿紧嘴唇。沉默不语。

    纪正雅放下酒壶。温柔一笑道:“含笑阁的醉美人配仙客的墨黑鲍鱼。乃是天下至毒之物。怜儿。我号称毒医。这样的小秘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既然是你想让我死。我就死给你看好了。”

    无比留恋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佳人。纪正雅微微一笑:“真好看。”

    然后他轻轻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

    纪正雅大手轻轻松开。那一片木叶缓缓旋转着。终于是落在了地上。

    他的脸上。有着一丝解脱的笑意。又有着无限的眷恋。

    怜儿。我是那么的喜欢你。既然你想让我死。那么我就死给你看。

    可是……真的是舍不得啊。

    你的容颜。是我永远也看不厌的风景。死了以后再也无法看到了。我怎么舍得。

    ……

    顾怜儿沉默不语。看着对面男子那张平淡无奇的脸。

    暖风吹过。庭树枝叶在风中招摇。又有几片木叶飘落枝头。旋转着落向大地。

    顾怜儿似乎感到有些寒冷。娇躯微微一颤。

    终于是报仇了。

    那个杀死他父亲的凶手。已然是死在了她的面前。

    可是她的心中有喜悦。唯有无尽的哀伤。

    看着纪正雅平淡无奇的脸。顾怜儿无声一笑。喃喃道:“真好看。”

    然后两滴珠泪滑落脸颊。落入尘埃之中。

    看着那个靠在椅背上的男人。顾怜儿的目光慢慢变得柔和。盯着男子看了许久。目光之中有着一丝痴痴的意味。

    “正雅。我想杀你。原你早就知道了。”

    “你什么都知道。却不说出。”

    顾怜儿凄然一笑。依旧极为动人。

    只可惜对面的那个男子。再也看不到了。

    ……

    顾怜儿美眸之中满是泪水。看着纪正雅的目光有着无限的眷恋。

    “正雅。你就这样死了。你还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我的父亲。为什么要害得我家破人亡。你就这样死了……”

    “你还有向我道歉。就这样死了……”

    “原你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知道……”

    含笑阁的醉美人配仙客的墨黑鲍鱼乃是至毒之物。这个秘密顾怜儿也是通过含笑阁的姐妹偶然知道的。

    这么多年。喝过醉美人的人。根进不了仙客。在仙客吃过墨黑鲍鱼的人。也根进不了含笑阁。

    其中的缘由。顾怜儿并不知晓。不过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顾怜儿是含笑阁的头牌。所以她赎身离开之时。带了大量的醉美人。也人会怀疑什么。

    而今日去仙客吃墨黑鲍鱼。也是她的主意。

    在听到隔壁胖子讲述顾才风的事情之前。一尾墨黑鲍鱼刚刚吃了一半。

    她并有吃一口。而是把每一块都亲手送入他的嘴里。

    而他对于她送上的食物。从都是者不拒。这次也不例外。

    想起他吃下鲍鱼时无限伤感的笑容。顾怜儿无声一笑。

    原想要他死。真的很容易啊。

    只要你想。他就会死给你看。

    而为了所谓的万无一失。自己却等了二十多年。

    ……

    二十多年。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多年。

    当年清稚的小姑娘。如今却已经韶华不再。

    二十多年。一直都是他陪在自己的身边。

    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是夏溧城顾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所以杀了他为父报仇。一直是自己的目标。

    可是……又是从哪一天开始。自己开始喜欢上他的呢。

    ……

    顾怜儿默默想着。忽然展颜轻轻一笑。

    轻轻走到对面男子的身边。顾怜儿拿出一方锦帕。擦去男子嘴角的一缕鲜血。

    然后她俯首下去。润泽的红唇轻轻印上了男子冰冷的唇。

    良久。唇分。

    顾怜儿看着纪正雅。美丽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

    “正雅。若是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要你死。”

    “因为毕竟是你杀死了我的父亲。你这个坏人。”

    “可是……”顾怜儿微微一笑。“正雅。我跟你说过。我们是生死相依的一对儿。我们生生世世都不要分开。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是认真的。”

    “除了你。我上哪里去找愿意这么对我的男人呢。”

    “现在你已经死了。不过你不会感到孤单。怜儿会陪着你。马上就会去陪着你。”

    顾怜儿浅浅一笑。刹那的容光照亮了整个小院。

    今天她有吃仙客的墨黑鲍鱼。不过一个人想要死去。自然有很多方法。

    她把手伸入纪正雅的怀里。找到了一把黯淡无光的匕首。

    看到着一把匕首。顾怜儿娇躯微微一颤。

    当年就是这把匕首。夺去了她父亲的生命。

    匕首很黯淡。却极为锋利。

    在皓腕上轻轻一划。便有热血喷涌而出。

    把匕首放在桌上。顾怜儿伸手拿过琵琶。向着对面的男子微微一笑。

    “正雅。怜儿这就陪你了。”

    “就让怜儿最后再给你唱一首曲子吧。你写给我的这首曲子。怜儿最喜欢了。”

    热血喷涌。琵琶瞬间已经被染得血红。顾怜儿明眸皓齿展颜而笑。宛若三月春风般醉人。

    这美丽的笑容。只为一人绽放。

    这最后的一曲。也只给他听。

    素手轻抚琵琶。便有清越之音传出。顾怜儿轻启朱唇。天籁之音在小院之中缓缓响起。

    顾怜儿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终于再也无法拿住琵琶。

    天籁之声骤然停止。琵琶跌落地上。地面已被鲜血染红。

    顾怜儿挣扎着走到纪正雅的身边。无限深情的看了一眼那张平淡无奇的脸。美丽的脸庞笑意绽放。

    “坏人。”

    “你不会孤单的。怜儿陪你了。”

    “我们生生世世。再也不要分开。”

    “下辈子。我们要好好的。不要过得这么苦……”

    用力的把纪正雅抱在怀里。顾怜儿低下臻首。红唇再次印上纪正雅冰冷的唇。

    然后她轻轻叹息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有微风起。木叶飘落枝头。落在相拥而死的两人身上。

    微甜的血腥之气也从小院之中。缓缓地向外弥漫开。

    ……

    正雅阁外。

    面摊的苇棚依旧是四面透风。不过现在是夏季。坐在里面倒是极为轩敞。所以吃烂肉面的食客依旧不少。

    大锅之内的水永远开着。面摊老板依旧是那个满口黄牙的老头儿。手里拿着数尺长的竹筷。

    有客时。老头便会在大锅内下一撮面条。在开水里简单的滚上三滚。然后盛入碗中。浇上不知道什么肉做的卤汁。再淋上一些麻油。便是一碗香喷喷的烂肉面了。

    这样的食物。富贵人家的子弟自然是不屑吃的。这里吃饭的。永远都是一些清闲穷汉。

    “老头儿。加点肉。”一位胸前满是黑毛的壮汉端着海碗凑过道。

    老者浑浊的目光里有任何表情。抄起勺子往壮汉的碗里倒了半勺卤肉。

    “这么点儿怎么够。”壮汉大声嚷嚷起。“老头儿。你是怕我不给你钱不成。”

    “这位爷。这碗面你已经加了三次肉了。”老者哼了一声道。

    “老家伙。你这是什么意思。”壮汉黑了脸吼道。“往常老子吃面。每回都要加五次肉。你也说过什么。这次才不过加了三次。你就给老子脸色看。他娘的。你知道老子是谁么。”

    老者眼中寒芒一闪。哼了声道:“一碗面不过两个铜钱。都像你这样。小老儿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不管你是谁。做人总归该讲道理不是。”

    “你要跟老子讲道理。”壮汉冷笑道。“实话告诉你。老子的兄弟在城卫军中当差。你一个卖烂肉面的。也想跟爷讲道理。信不信爷现在就拆了你的摊子。”

    赵道思紧紧捏着手中的竹筷。看着黑毛壮汉的胖脸。心中愈觉厌憎。

    类似摊子被砸这样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几次。要是往常他根不会在意。

    面摊不过是他掩饰身份的幌子。他自然也不可能与这些蝼蚁般的普通人计较。

    可是今天。正雅阁内飘荡出的血腥气息却让他有些不安。

    有了少主的出现。正雅已经不是小师弟了。可依然是他最为疼爱的师弟。

    正雅阁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师弟现在在干什么。

    师父教导过他们。要尊重别人的**。所以他并不愿闯入师弟的私宅。更何况如今师弟刚刚娶亲。正是新婚燕尔之时。此时去打搅也极为不妥。

    可是赵道思的心中却是越越不安。心中也是越越烦躁。

    黑毛壮汉见赵道思不理会他。心中更怒。啪的一声把手中海碗摔在地上。吼道:“老头儿。老子跟你说话。听到有。”

    赵道思目光一寒。手中竹筷闪电般挥出。

    壮汉的头颅高高飞起。落入沸腾的大锅之中。无头的尸体依旧站在那里。断头处光滑如镜。却有一丝鲜血飞出。

    这突如其的一幕。让苇棚下吃面的穷汉们都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