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最好时机
    赵道思目光一寒。 23us.最快手中竹筷闪电般挥出。

    壮汉的头颅高高飞起。落入沸腾的大锅之中。无头的尸体依旧站在那里。断头处光滑如镜。却有一丝鲜血飞出。

    这突如其的一幕。让苇棚下吃面的穷汉们都惊呆了。

    “杀人了。”一位穷汉怪叫一声。扔下面碗飞快的跑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一个个丢下面碗冲出苇棚。拼了命的逃窜。

    赵道思冷冷一笑。看着那颗在沸水中浮浮沉沉的人头。心中微微有些快意。

    自从被派到这天南以南。他还是第一次出手杀人。

    看了一眼身边高大的正雅阁。赵道思略略踌躇一下。迈步走了进去。

    ……

    正雅阁后院。

    桌上酒菜已冷。地上满是鲜血。顾怜儿与纪正雅深情拥吻。身躯都已僵硬。

    “小师弟。”

    看着眼前这极为诡异的一幕。赵道思的脸色大变。

    身躯一闪到了桌边。赵道思毫不客气的飞起一脚。把顾怜儿踢得飞了出去。然后一把拉住了纪正雅的手。

    良久。赵道思站起身。眼中也是有着泪光浮现。

    “我暗影圣殿三十六兄弟。小师弟你年龄最小。想到竟然是最早走的一个。”

    “师父说的果然错。痴情的男女下场都一样。小师弟。你就是太痴了……”

    赵道思默然良久。伸手一挥。

    一道淡淡的光华冲天而起。化作数十道光芒。飞向了各处。

    午后金鳞城外,依旧是极为安静,

    贪狼军和栖霞铁卫在城头射神弩的射程之下扎下营寨,却都有攻城的打算,

    陡然,数道淡淡的光华从天上落下,有几道光华落入双方大军之内,又有几道光华落入金鳞城中,

    罗晨站在卫营之外,默然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城市,一道光华落入他的怀中,然而即便是他,也是有任何反应,

    因为这道传讯的讯息,目标并不是他,

    金螺内,圣老脸色陡然一变,霍然睁开了眼睛,

    “正雅,”

    脸上再无邪邪的笑意,有的只是震惊和哀伤,

    “正雅这小子,居然就这么去了……”

    圣老叹息一声,苦涩的摇了摇头,

    ……

    苏石稳一身士打扮,青衫磊落站在金鳞城高高的城头之上,背负双手看着城下的大军,神色颇为潇洒,

    城头的守军就在身边,却有发现他的存在,

    那一道光华落入怀中的瞬间,苏石稳的脸色也是大变,

    “小三十六啊……”苏石稳脸上现出痛苦之色,无力的蹲了下去,

    “兄弟三十六人,如今最小的正雅却先走了,我这个当大师兄的,有何面目再见师父他老人家,”

    遥遥看了一眼城下的罗晨,苏石稳歉然一笑,

    “少主,我不能在这里帮你了,反正这里已经有什么事情了,正雅走了,我总要去送送他吧,”

    身躯骤然一闪,苏石稳便隐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同一时刻,栖霞铁卫卫营之内,贪狼军卫营之中,金鳞城内各处,都有几道人影如轻烟般掠出,向着远方疾驰而去,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乌林小城,

    罗晨如今的身份是暗影圣殿的少主,苏石稳自然不允许他出什么意外,所以这次大战之时,暗影圣殿也是了大量的高手,

    在金鳞城内外,足足有着十几位暗影圣殿的杀手,如今他们同时离开,罗晨却一个也发觉,这同样说明了这些杀手的强大,

    金鳞城正南方向数千里,远古通道入口处,同样有着光华落下,

    几位隐匿在此的暗影圣殿杀手默然不语,闪身掠入远古通道之内,

    白光门山门之内,同样有着几道人影高速的掠去,

    天南山脉西麓的远古通道处,亦是有着数人神色黯然掠入通道之内,

    ……

    暗影圣殿的杀手,都是圣老捡的孤儿,虽然彼此年龄相差极大,感情却是极深,

    暗影圣殿建立一百多年,这是他们失去的第一个兄弟,无论现在手里有什么事情,也只好暂时放下,

    兄弟走了,总是要去送一送的,

    暗影圣殿关键的情报,都是靠着最为稳妥的见面传递,不过他们自然是也有着远程传讯的能力,赵道思发出讯息不久之后,每个人都是向着乌林小城赶去,

    金鳞城外的罗晨,并不知道这一切,

    当然金鳞城内外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

    ……

    而过了午后不久,远处的原野之上,陡然出现一条漫长的黑线,

    密密麻麻的重甲铁卫,如同潮水一般向着金鳞城下的大军挤压而,

    栖霞铁卫和贪狼军同时作出反应,在卫营之外快速的整好了队形,

    而双方的长老,亦是到了大军的前面,

    在双方最前面的,正是罗晨和萧峰,

    “罗晨兄弟……”萧峰催动坐骑走了过,声音微微低沉,看上去一脸黯然之色,

    显然萧芝瑞的离去,对他也是个不小的打击,

    罗晨目光扫过白光门的众位长老,感觉却是有些怪异,

    原无比浓烈的敌意,竟然是一扫而空了,白光门的长老们看着自己,居然都是一副和善之色,

    似乎对于罗晨见死不救的事情,他们已经不生气了,

    “罗晨兄弟,我已经整顿过他们了,像之前萧暖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萧峰低沉道,

    罗晨淡淡点头,看着远方潮水般涌的大军,沉声道:“这些送死的家伙,是从哪里的,”

    萧峰扫了一眼道:“这些都是天剑门附庸宗门的道纹重骑,居然是敢这里,真的是不知死活,既然他们敢,正好,我们直接把他们全部杀了,然后直接接管他们的领地好了,”

    罗晨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杀吧,”

    萧峰连声道:“罗晨兄弟,这次不用你们动手,我们把他们杀了便是,你们在这里作壁上观即可,”

    罗晨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

    现在的他,的确有和贪狼军并肩作战的心情,

    “杀,”

    萧峰眼中寒光一闪,大手猛然一挥,带着白光门的长老们和数千贪狼军冲了出去,

    这次冲上的,是白光门的六个附庸宗门的大军,接到了之前楚鼎的命令,赶支援金鳞城,

    天剑门楚家以容貌俊美闻名,楚家女子与这几个宗门世代联姻,这些宗门每一任宗主夫人都是出自天剑门楚家,对于楚家的归附感自然极强,可以说血缘关系,已经把他们和楚家完全的联系在了一起,

    所以接到楚鼎的命令后,这些宗门自然有别的选择,立刻出兵到天剑门领地,向着金鳞城进发赶增援,

    他们并非是刚刚赶到这里,而是早就藏身在金鳞城方圆数千里之内,而这是天剑门楚家为了此战而做出的应对,

    原天剑门的计划是,等到双方在金鳞城之下僵持不下之时,附庸宗门数万铁骑一拥而上,从而扭转战局,

    这是个不错的计划,然而当楚鼎冲动的跳下金鳞城的城墙开始,这个计划已经有了任何的意义,

    天剑门武师提前和白光门栖霞宗联军决战,已然是全军覆,单独的数万一层道纹重骑,又怎么可能是二层道纹重骑的对手,

    而赶增援的六家一层宗门并不知晓这一切,他们在合兵一处之后,立刻按照计划,向金鳞城发出信号之后,便向着金鳞城下的大军发起了攻击,

    六大宗门各自都有着数千一层道纹重骑,同时向着金鳞城之下发起冲击,每一家的道纹重骑之侧,都是有着十余位武师护卫,

    每一个宗门都是派出二十多位武师,合起仅仅武师,也是有着一百多人,超过了白光门方面的武师数量,

    然而白光门惨战之后,剩下的都是武师之中的精锐,活着的三级武师还有二十余位,其余的也大都是二层武师,

    而这些一层宗门方面的武师,大部分都是一层武师,二层武师都是寥寥可数,

    这样的一战,还未开始之前,结果便已经注定,

    ……

    萧峰带着贪狼军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就在大军即将相撞的瞬间,罗晨轻轻拍了拍赛风的脑袋,

    赛风摇头晃脑,一声长嘶,

    “希律律~,”

    萧萧马鸣,震彻原野,

    正在高速冲锋的一层道纹重骑几乎同时跌下坐骑,数万铁甲烈豹战战兢兢的伏在了地上,场面蔚为壮观,

    同时萧峰带着数千贪狼军如同重锤一般狠狠冲入敌军之中,顷刻之间血花四溅,

    若是双方都有武师辅助,一千二层道纹重骑,便可以无视这些一层道纹重骑了,更何况这些道纹重骑失去了坐骑,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铁罐头,而武师方面,白光门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双方刚刚相撞,一层道纹重骑便被削掉了极厚的一层,贪狼军挥动战枪冲入大军之中,向着失去坐骑的一层道纹重骑发起了毫不留情的攻击,

    这样的攻击,完全是单方面的杀戮,从高速冲锋的坐骑上跌下,已经让这些重装铁卫跌了个七荤八素,二层道纹重骑恐怖的冲击力,他们如何能够抵挡,

    首当其冲的一层宗门几乎瞬间便被贪狼军绞杀大半,而跟在重骑两侧的二十余位低级武师,单独对上白光门的武师群,几乎瞬间便被全部杀死,

    不待两侧的一层道纹重骑围拢过,贪狼军已经蛮横的击穿了正面的敌人,冲到了敌军的身后,

    一次完美的凿穿,

    其余的一层道纹重骑根无所适从,白光门的武师们领着贪狼军快速转身,又是狠狠地冲了过,

    失去坐骑的敌人根有任何办法,而武师们虽然英勇,可是对上白光门的核心长老,完全不是一合之敌,

    萧峰怒喝连连,挥动古剑如同鬼魅一般出,把心中的郁闷尽数的发泄出,身形所过之处,一个个武师被轻松斩杀,四级武师的攻击,怎么是这些一层、二层武师能够抵挡的,

    “这是怎么回事,”

    “天剑门的人呢,怎么还不出接应,”

    低级武师们愤怒异常,眼睁睁的看着贪狼军在大军之中如重锤一般肆意冲杀,拼了命的向金鳞城发着信号,

    一道道光华飞起,向着金鳞城飞去,然而金鳞城内,根就有任何声息,

    ……

    同一时刻,金鳞城内,

    寒烟阁内,金鳞城唯一的三级武师楚霸背负双手,脸色阴沉得可怕,

    在他面前,站着的是百余名楚家的少年男女,都是武者九层的层次,

    大战过后,依然能够召集这么多年轻强者,也可见天剑门楚家的底蕴,

    “金鳞城完了,楚家,也完了,”楚霸面色阴沉,眼中血芒闪烁,

    少年男女们一个个咬紧了牙,默然不语,

    “若是仅仅一个白光门,我们根不会败,这次完全是因为栖霞宗,因为栖霞宗的那个小子,”

    “千年传承一朝丧,我不甘心,我真的很不甘心,”

    “栖霞宗必须要付出代价,我们楚家完了,他们也别想好过,”

    楚霸冷厉的目光扫过众人,寒声道:“你们都是武者九层的实力,有了发动噬骨蚀心的能力,我命令你们立刻离开金鳞城,顺着远古通道进入天南以南,你们要让栖霞城成为一片死地,要让栖霞宗付出应有的代价,”

    说着楚霸一挥手,一枚枚丹药激射而出,飞向了每一个少年男女,

    楚家的少年男女默然不语,毫不犹豫的把丹药放入嘴中,藏在舌底之下,

    “进入天南以南之后,你们要隐姓埋名,不要让人知晓你们是楚家之人,”楚霸寒声道,“我不指望你们能灭了栖霞宗,我只希望每过几年,栖霞城内就有噬骨蚀心出现,我要让栖霞宗永远活在恐惧之中,”

    ……

    “眼下我们的附庸宗门正在和他们战斗,正是出城的最好机会,大家跟我,我送你们离开金鳞城,”楚霸沉声道,“离开之后,就再也不要回了,”

    说着楚霸沉着脸大步走了出去,百余名少年男女脸上露出决然之色,紧跟着楚霸出了寒烟阁,

    回头望了一眼门主居住的大院,楚霸的心中有着太多不甘:“若是门主大人有失踪,我天剑门怎么可能败得如此之快。”

    手中现出一把金色的战刀,楚霸带着百余名少年男女快速到了南门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