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复仇火焰
    木盒之内。 23us.最快是各式各样数百个空间法器。

    萧峰笑道:“这是天剑门长老们还有那些支援天剑门附庸宗门长老们的空间法器。全部都在这里了。这些都归你们栖霞宗。我们可是一个也拿。呵呵。”

    刘语熙轻声道:“萧门主。不用如此。这些东西我们拿一半即可。”

    萧峰连声道:“大小姐不用客气。白光门毕竟有些家底。这些东西对我们什么大用。对于栖霞宗说却是急需的。要想占领天剑门的领地。有足够的资源是不行的。靠你们原的那些长老。肯定远远不够。你们要招揽高手。必须要大量资源。”

    刘语熙还要说什么。罗晨接口道:“那就多谢萧门主了。”

    “罗晨兄弟不用客气。以后我们两家还要多多合作。哈哈。”萧峰连声道。

    罗晨点了点头。

    萧峰笑道:“现在金鳞城内已经无事。罗晨兄弟。我们也该走了。按照咱们两家之前的协议。我们现在去接收分给我们的地盘。当然了。如果罗晨兄弟对于当初的地盘分割有异议的话。可以提出。咱们是兄弟。什么都好商量。”

    罗晨道:“有什么异议。就按以前盟约上划分的就好。”

    萧峰点了点头。脸上忽然显出一丝哀伤之色。轻声道:“那好。罗晨兄弟。我走了。以后你有时间的话。去看一看芝瑞。她……真的很喜欢你。”

    说完萧峰转过身。迈步走了出去。

    刘语熙微微颦起眉头。目光闪烁不定。

    “刘语熙。你别听他的。那丫头根就不喜欢我。”罗晨苦笑道。

    刘语熙哦了一声。轻轻道:“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为你而死的。以后我们有时间。还是应该多看看她。我想的不是这件事情。这样的事情上。我还能不相信你么。”

    “那你在想什么。”罗晨问道。

    “我在想。为什么萧峰一直这样向我们示好。就算是为了道歉。这代价也太大了吧。”刘语熙看着桌上那一盒空间法器。蹙眉道。“他毕竟是一方世玉主。必要这样讨好我们吧。”

    罗晨哼道:“他若是不放低姿态。就冲萧暖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刘语熙。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么。我当时就想灭掉白光门。不过既然他已经做到这个份上。我也就当这件事情发生过。否则。哼哼。”

    刘语熙微微错愕。看着罗晨轻声道:“罗晨……”

    “怎么了。”罗晨轻笑道。

    刘语熙摇了摇头。看着罗晨道:“你这家伙……最近你变了很多呢。”

    这个霸气野性的家伙。跟当初卧龙山脉那个腼腆羞涩的小男孩。已然是完全的不同了。

    罗晨轻轻一笑。握住了刘语熙柔软的小手。

    他自己的变化他自然清楚。因为在他的体内。血脉之力正在快速觉醒。

    他知道自己现在正慢慢变得霸道。不过他自己并不排斥这种变化。甚至可以说是喜欢。

    “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刘语熙。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看着刘语熙清澈的眼眸。罗晨认真的道。

    刘语熙羞涩一笑。轻轻偎依在罗晨的怀里。

    是啊。只要他还喜欢自己。这就足够了。

    至于其他的……父亲和师祖说过。他就是与众不同的一个啊。

    只是……他的心里。真的只有自己么。月儿呢。月儿在他的心里。又是什么位置。

    ……

    萧峰离开寒烟阁。又找到了总管栖霞铁卫的拓拔雪。

    拓拔雪快速的发布命令。栖霞铁卫快速冲出庄园。接管了金鳞城四门和关押楚家女子的院落的防务。

    而萧峰则是带着白光门大军。直接离开了金鳞城。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至此。金鳞城的战斗。便是算彻底的结束了。

    如今的金鳞城。便牢牢地控制在了栖霞铁卫的手里。

    以金鳞城为中心的巨大区域。也已经可以算是栖霞宗的地盘。接下需要做的。便是在这块土地上宣示自己的权力。

    当然还有着众多的事情需要做。比如接管几处元石矿脉。出售奴隶等等。这些都需要一件一件的做。

    此刻无论是栖霞宗的罗晨。还是白光门的萧峰。都是感到无比的轻松。似乎这一场灭宗之战。已经是结束了。

    ……

    天南山脉深处,山谷之中。

    湖心小岛之上,粉墙黑瓦的雅致小院之外,是如茵的青青草地。草地之上,有着两个眼眸清澈干净的美丽少女。

    柳如雪依旧是在专心的勾勒着道纹,清澈的眼眸深处,那一丝悲哀已经无法看到。

    在她的身边,柳依萱眼神明亮纯净如同赤子,托着下巴安静的看着柳如雪运笔如风。

    “姐姐,你画的这些,是什么哦?”柳依萱有些娇憨的道。

    柳如雪顿下道纹仙笔,无限怜惜的看了柳依萱一眼,轻声道:“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你才是姐姐,我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记不住呢?”

    “哦!”柳依萱轻轻点了点头。

    柳如雪轻叹一声,再次拿起道纹仙笔,在一把匕首之上高速的勾勒起来。

    如今的她已然是一位一层道纹师了,已然可以独自的制作一层道纹套装。不过柳如雪的目标自然不限于此,因为她要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

    那个逼死石血的家伙想要杀她,而她何尝不想杀了那个家伙,为石血报仇?

    小岛岸边,青衣少女唇边含着一枚新鲜的叶笛,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山谷之中回荡着。与几个月前相比,少女的身形挺拔了不少,曲线也变得更加的动人。

    少女身边,依旧站着那个青衫磊落的独臂汉子。汉子的目光落在草地上两个少女的身上,目光中有着无尽的怜惜。

    青衣少女随手把叶笛丢入水中,皱了皱小鼻子道:“罗大叔,你干嘛这样看着那两个丫头,难道她们是你的女儿?”

    “啊?”

    独臂汉子摇头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生出这样漂亮的女儿来?”

    “不是你的女儿,那你怎么会对她们这么好?”青衣少女娇哼道,“不仅允许她们住在这里,还那样细心的照顾她们,连我可都有些嫉妒了呢!”

    独臂汉子苦笑道:“我说过,她们本来就是属于这里的啊!这里是她们的家,她们如何不能住在这里?”

    “这里面,有什么故事么?”青衣少女可爱的皱了皱小鼻子道。

    “呵呵!小雪,你还是快些练习吧!”独臂汉子笑道。

    “哼!”青衣少女撅了撅嘴,随手从树上摘下一片绿叶,卷成了一枚精致的叶笛。

    清脆的叶笛放在唇边,悠扬的笛声再次在山谷之中飘荡起来。

    ……

    草地之上,一个面容英俊到了极点的男子负手而立,身上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男子看着草地上两位美丽的少女,目光之中亦有无限的怜惜之意。

    他就站在两位少女数丈之外,两人却根本没有看到他。而小岛岸边的独臂汉子和青衣少女,同样并不知道他的存在。

    “该走了!”楚亦墨心中轻叹一声。

    目光看向那粉墙黑瓦的雅致小院,楚亦墨恍惚之间,仿若看到那个绝世姿容的美丽女子,正在向他盈盈浅笑。

    “洛灵……”

    楚亦墨苦笑摇头,小院门口的美丽身影消失不见。

    “我现在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已经不适合再当门主了。楚天这小子倒还不错,接任门主应该没有问题。”

    “离开金鳞城……已经两个多月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无比留恋的看了一眼那粉墙黑瓦的小院,楚亦墨身躯一闪,便即不见。

    ……

    天南以南,栖霞城。

    问天路上,一个酒馆之内。

    三男两女五位少年相对而坐,大口大口的喝着劣质的麦酒。

    三位少年都是英俊到了极点,两位少女更是貌美如花,肌肤娇嫩的能滴出水来。

    在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美貌往往意味着麻烦,然而五人在这里坐了一个多时辰了,木杯中的麦酒也不知换了多少次了,却始终没有人来找他们的麻烦。

    因为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发着极为强大的气息。就连那两个清稚美丽的少女,身上散发的气息对于酒客们而言,也是极为的可怕。

    五人沉默不语,只是大口大口的喝酒,目光透过窗棂,落在不远处的栖霞峰之上,都是时时有着寒芒闪烁。

    陡然,五人把杯中的麦酒同时喝干,然后站了起来。

    一位美丽少女眼中含着泪花,扑到了一位高大少年的怀里。

    高大少年揽过少女,二人深情拥吻,久久不愿分开。

    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样的事情,在栖霞城内还是少有之事。众酒客都觉得极为怪异,然而几人身上的气息太过恐怖,他们哪里敢多看一眼,都一个个低下头去,闷不做声的喝着自己杯中的酒。

    良久,少年松开了少女,英俊的脸上现出一丝决然之色。

    少女用力的咬了咬嘴唇,默然向着酒店之外走去。

    另外三人向着少年用力点了点头,跟着快步走了出去。

    过了一刻钟时间,高大少年又喝干了三大杯麦酒,也是站起身来,大步向外走去。

    他并没有付酒钱,不过酒馆老板哪里敢多说什么,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在一众酒客好奇的目光之中,少年迈步走向卫营门口,却被门口的铁卫挡了下来。

    “我要进去!”少年沉声道。

    “卫营重地,闲人止步!”当值的铁卫小队长傲然道,战枪斜斜指向少年。

    “哼!”少年眼中寒芒一闪,手中现出一把金色战刀,身躯陡然跃起,一刀扫向了铁卫队长的脖颈!

    刀光闪现,鲜血喷涌!

    那铁卫队长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颗头颅已经飞了起来!

    “杀!”

    铁背马上的铁卫们怒喝连连,一把把战枪如急雨般攒刺而下!

    少年并不恋战,直接冲入栖霞铁卫卫营之内,向着远处的山道冲了过去!

    “小子找死!”

    一声怒喝响起,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了少年的面前。

    “一层武师!”

    少年咧了咧嘴,残酷的一笑。

    然后他脸上现出决绝之色,用力咬牙!

    少年的脸色陡然凝固,整个人化作了一座蓝色的冰雕!

    无比冰寒的蓝色烟雾暴涌而出,瞬间把老者笼罩其中!

    “噬骨蚀心!”

    烟雾之中,响起老者的一声惊呼,逐渐变得暗哑不清。

    恐怖的蓝色烟雾,从少年的身体之内散发而去,冲出卫营大门,笼罩了执勤的铁卫小队,覆盖了热血酒馆,把之前饮酒的小酒馆也涵盖在内……

    一声声凄厉的嘶吼之声在烟雾之中响起,然后渐渐低沉……

    方圆五百丈之内,所有的一切生灵,都是在烟雾之中痛苦的挣扎着。高树直接冻成冰晶,然后瞬间崩解,房屋也直接冻成一片废墟,垮塌下来。

    烟雾散去,一块巨大的蓝色冰晶,出现在了卫营内外。

    在阳光的照射下,蓝色冰晶快速散去,方圆五百丈之内,已经成了一片死地。

    如今的栖霞铁卫卫营已经算是一个空营,所以并没有多少铁卫丧命,然而那位留守栖霞峰的一层武师,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死伤最为惨重的,是卫营外两百多丈区域内的平民。这里本是人口最为稠密的区域,死去的平民恐怕要有数千人!

    死亡区域之外,一棵高树之上。

    两男两女四人站在树上,正是刚才与少年同在酒馆内喝酒的四人。

    两位少年和一位少女看着这一片死亡区域,眼中都是露出了快意的冷笑。而那位失去爱人的少女,则是已经泣不成声。

    而在整个栖霞城之内,一个个高树之上,足有数十位少年男女默默的看着这里,每个人的眼中,都燃烧着复仇的火焰。

    ……

    白光门,刑堂所在山谷。

    萧媛媛飘然走入山谷,向着尽头的建筑走去。

    她是罪人,没有资格参与对天剑门的战争。不过她对于这样的战争,也没有什么兴趣。

    如今战胜的消息已经传来,整个白光门山门都陷入了狂欢之中。纵然是门主对于萧暖一脉的残酷清洗,也没有扰了大家的兴致。

    不过对于她而言,是父族灭掉了母族,自然没有什么好兴奋的。

    “只是母亲知道了这个消息,恐怕会很失望吧!”萧媛媛心中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