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锁链
    如今战胜的消息已经传来,整个白光门山门都陷入了狂欢之中。 23us.最快纵然是门主对于萧暖一脉的残酷清洗,也没有扰了大家的兴致。

    不过对于她而言,是父族灭掉了母族,自然没有什么好兴奋的。

    “只是母亲知道了这个消息,恐怕会很失望吧!”萧媛媛心中想道。

    今日并非是她惯常的探望之期,不过她从回来传讯的族人那里,得到了几样金鳞城的特色食物,想着母亲很多年没吃过金鳞城的食物了,所以便给母亲送来。

    穿过刑堂血腥幽暗的厅堂,惯常在那里喝酒的刑堂长老却不在那里。萧媛媛微微疑惑,不过却并没有停留,继续向着后面的山壁走去。

    进入曲曲折折的闪动,隐隐听到水声,母亲被囚禁的地下暗河,已经快到了。

    萧媛媛的耳中,陡然听到奇异的声响。

    萧媛媛脸色陡然一变,掌心出便出现了一把匕首。

    转过石壁,奇异的声响更加的清晰。萧媛媛看着眼前的画面,小脸瞬间变得无比冰寒!

    ……

    湍急的暗河之中,那个可怜的女人依旧被紧紧缚在铁链之上,河水几乎要把她淹没。

    而在女子的身后,铁笼已经被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站在水中,双手紧紧地按着女子的臀部,正从女子身后咬牙切齿的狠狠撞击着。

    二人的身体都在水中,萧媛媛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母亲的袍服被高高的掀起。男子在水中撞击得噼啪有声,脸上满是快意之色,那奇异的声响,便是从水中发出的。

    在男子的身前,她的母亲楚玉倩用力咬紧牙关,眼眸之中满是怒火,却是一言不发。

    这个正在欺侮她母亲的男人,赫然正是刑堂长老!

    “臭娘们,叫啊,给老子叫啊,”刑堂长老猛然一掌甩在身前女人的脸上,怒骂道,“当年给萧草操的时候,你不是很能叫么,现在给老子操,你怎么不叫了,”

    女子白皙柔嫩的脸上,出现一个清晰的掌印,嘴角也是沁出一丝鲜血,

    微微甩了甩苍灰色的长发,冷冷的看了刑堂长老一眼,女子寒声道:“萧文,我若脱困,必将你碎尸万段,”

    “靠,吓唬老子,”刑堂长老萧文又是一掌狠狠摔在女子的脸上,然后腰部猛然用力,狠狠地顶到了尽头,

    女子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脸色怒色更盛,

    “你不服,老子就操到你服,”萧文疯狂笑道,“老夫当这个刑堂长老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每天都能上你一次,当初你跟萧草在一起的时候,从都不肯正眼看老子一眼,现在呢,老子还不是想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

    说着萧文抓住女子苍灰色的头发,脸色近乎疯狂,更加用力的撞击起,女子俏脸上神色无比冰寒,目光中满是怨毒之色,用力的咬住了嘴唇,苦苦忍受,

    阴影之中,萧媛媛脸色微微发白,猛然一咬牙,如同闪电般的向前掠去,手中匕首带出一道残影,狠狠地刺向了萧文的脖颈,

    她不过是个一层武师,而刑堂长老萧文却是三级武师,然而见到母亲遭受这样的屈辱,她根本有任何的犹豫,

    “噗哧,”

    匕首轻而易举的刺入萧文的脖子,鲜血飙飞而出,萧文大叫一声,脑袋已经耷拉下,

    这一击割断了萧文的半个脖子,鲜血如泉喷涌落入暗河之中,又被水流迅速的卷走,

    萧媛媛怔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气绝身亡的萧文,想到杀死这个家伙,竟然是这么容易,

    这可是一个强大的三级武师啊,竟然这么轻易的被她杀死了,

    囚笼中的女子抬起头,苍发之下的面孔依然完美无瑕,神色却如同万古寒冰一般的冰冷,看着萧媛媛寒声道:“你今天怎么会这里,”

    萧媛媛低声道:“媛媛想母亲了,所以就看看,”

    女子哼了一声,皱眉道:“把这个恶心的家伙给我弄走,”

    萧媛媛哦了一声,这才发现萧文虽然死了,可依然是紧紧缠着自己的母亲,母亲的手脚都被铁链束缚,几乎有运动的能力,根本无法摆脱他,

    萧媛媛匕首一挑,把萧文的尸体挑在了河岸之上,暗河的水流动着,楚玉倩的袍服又缓缓裹在了身体之上,

    “今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个恶心的家伙,每天都是这么对我的,”楚玉倩瞥了一眼躺在岸上的萧文,冷冷的道,

    萧媛媛低声道:“母亲,这样的事情,媛媛根本不知道,我看你时,你也跟我说过……”

    楚玉倩哼了一声道:“你毕竟是我的女儿,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

    萧媛媛低垂了头,想到母亲每日都会遭受这样的屈辱,眼眸之中已然是有着泪光,

    “会这里欺负我的,可不止这萧文一个,只要得到这个家伙的同意,甚至那些一层武师都会这里欺负我,每一个欺负过我的人,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楚玉倩冷冷的道,“当初杀死你父亲之前,我被称为白光门最美的女人,那些男人看我的目光,想想就让我感到恶心,可是有你父亲护着我,自然人敢于欺负我,”

    “可是那又有什么分别,你父亲总是欲求不满,每日都会要上我几次,和这个我最痛恨的男人上床,同样让我感到恶心,”

    “后我杀了你父亲,被白光门上任门主关在了这里,我等着你完成赎罪救我出去,可是你却让我等了足足六年,六年时间内,每天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说到这里,楚玉倩的神色变得极为暴躁,瞪着萧媛媛怒道:“你只要让住在那里的男人干上一次,就能救我出去,可是你偏偏不那么做,一次次错过机会,你不愿让男人碰你的身子,我就只有在这里天天被不同的男人干,死丫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的心里,还有我这个母亲么,”

    萧媛媛默默流泪,垂首不语,

    “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楚玉倩声音冰寒,有丝毫的感情,“被男人干,也并不那么可怕,我忍受了整整六年,不也忍受过了,何况你只需要让男人干上一次,若是你早点完成赎罪,我何至于天天在这里受到折辱,”

    “母亲,媛媛错了,”萧媛媛悲戚道,“都是媛媛不好,害母亲在这里受这样的苦,若是媛媛早知道是这样……”

    “算了,现在再说这个有什么用,”

    楚玉倩脸色微微缓了下,摇头道,“毕竟你帮我杀了这个混蛋,我很高兴,媛媛……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的女儿,你现在快走吧,快些离开这里,不要让人发现你,杀死三级武师,可是极大的罪过,让人发现是你做的,你就麻烦了,趁着人发现,快些走吧,”

    “等到再有人入住那里,你再为我完成赎罪也就是了,再有赎罪的机会,你一定不要错过,想想你可怜的母亲吧,”

    “那个地方……罗晨已经走了,下次不知何时才会有人居住,媛媛现在走了,就算人追究到我头上,可是……母亲说不定还要受这样的屈辱,”

    萧媛媛看着那河水中的女子,含泪道,“媛媛宁肯自己死,也不愿母亲再受一次的屈辱,”

    楚玉倩深深看了一眼萧媛媛,冰冷的眼眸之中,第一次有了一丝柔情,

    “丫头,你是个好孩子,当初母亲不该那样对你……”

    楚玉倩叹息一声,苦涩道,“在这里受苦,这是母亲的命,母亲的罪已经被写上了金科玉律,你也无法改变,丫头,你走吧,你留在这里,也改变不了什么,若是被别人发现你杀了萧文,什么都完了,”

    “媛媛不走,”萧媛媛用力咬着嘴唇,美眸中满是倔强之色,“媛媛要带母亲离开这个地方,”

    楚玉倩微微错愕,旋即苦笑道:“傻丫头,金科玉律定下的罪,我怎么可能逃脱,你想要救我,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残阙的意志,谁能抵抗,你走吧,快些离开这里,不要再回了,”

    萧媛媛用力摇头,握紧了手里的匕首,看向了那穿过楚玉倩肩头的锁链,

    “丫头,用的,残阙意志的可怕,你根本不知道,”楚玉倩苦笑道,

    萧媛媛缓缓举起匕首,目光盯向了那条锁链,

    管他什么残阙的意志,无论如何,她绝不能让自己的母亲再在这里受苦,

    ……

    陡然,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了她,直接令她跪伏在地,

    那种威压极为强大,不知从何处而,笼罩了她的全身,几乎无法抵御,

    萧媛媛感到如同一座山岳压在了自己的身上,浑身的骨骼都在颤动着,同时她的心神也是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自己如同一个小小的蝼蚁,在看着一个恐怖的巨人,

    “丫头,真的不行,放弃吧,”楚玉倩叹息道,

    “不,母亲,我一定要救你出去,”

    萧媛媛目光极为明亮,轻轻摇了摇头,极为倔强的站了起,

    虽然极为艰难,然而她终于是站了起,

    巨大的威压令她心神激荡,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至极,

    陡然心中一阵烦闷,萧媛媛,猛然张口,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鲜血如箭落入水中,染红了一方河面,而就在同一瞬间,她手中的匕首已经奋力挥了出去,落在了那粗大的锁链之上,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锁链之上出现一个小小的豁口,

    “噗通,”

    萧媛媛再次跪倒在地上,浑身骨骼都在咯咯作响,

    “傻孩子,这条锁链算不得什么,可是残阙的意志根本不可违抗,”楚玉倩绝美的脸上现出焦急之色,连声道,“放弃吧,孩子,你这样会害死自己的,”

    “你是我的母亲,我一定要救你,”萧媛媛抬起头,声音微微颤抖,却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我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这里承受这样的屈辱,”

    “孩子,你……”楚玉倩看着一脸决绝的萧媛媛,眼眸中也是现出一丝泪光,

    “噗,”

    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萧媛媛奋力站了起,再次挥动匕首斩向了那条锁链,

    “通,”

    匕首准确的落在铁链的豁口之上,铁链几乎被砍断了一半,

    一股更为强大的威压笼罩了萧媛媛的身体,只听得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她的两条小腿已经被压得粉碎,无力的坐在地上,

    “丫头,放弃吧,你不要命了,”楚玉倩双眸变得通红,嘶声道,“残阙的威能,根本不是人力能够对抗的,你有这份心就够了,金科玉律谁也不可能违抗,放弃吧,孩子,”

    “不,我一定要救你出去,”萧媛媛轻轻拭去嘴角的鲜血,向着母亲努力一笑,

    艰难地爬到水边,萧媛媛左手一撑地面,娇躯奋力跃起,匕首带出一道残影,狠狠地斩在那豁口之上,

    然后她的身子,直接落入了水中,

    铁链被斩断了四分之三,几乎就要断掉,萧媛媛跪坐在暗河之中,小脸上现出一丝笑意,

    陡然一股更为强大的意志笼罩了萧媛媛的身体,又是喀嚓喀嚓两声脆响,她的大腿也被强大的压力直接折断,

    “孩子,我的孩子……”楚玉倩看着身边的女儿,眼角也是满是泪水,

    暗河并不深,除了楚玉倩周围被特意加深之外,其余部分水不及膝,

    萧媛媛尽管下肢骨骼尽碎,却依然是能够触及河底,

    楚玉倩看着脸色苍白如雪的女儿,眼中满是惶急的泪水,

    “孩子,放弃吧,你这样会死的,”

    “母亲,就差一点儿了,我一定能行的,”萧媛媛咬牙笑道,

    坐在冰冷的水中,单手握着母亲囚笼的铁栅,萧媛媛猛然咬牙,在铁栅上借力跃起,手中匕首便斩向了那一条锁链,

    “哼,”

    身在半空,萧媛媛猛然发出一声痛楚之极的闷哼,

    然后她的身躯重重的掉落下去,坠入了湍急的水中,

    “媛媛,”

    楚玉倩惊呼一声,奋力挣着锁链,

    然而那锁链虽然被斩断四分之三,却依旧无法撼动,楚玉倩挣扎的结果,便是肩头四肢上的伤口同时迸裂,痛得脸色煞白,

    萧媛媛坐在水中,单手紧紧握住铁栅,脸色变得惨白如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