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阻止痊愈
    “我的罪行。??? ? ?·写在金科玉律之上。可是我还不是站在你的面前。”

    “你已经衰弱了。”

    “你关了我整整六年。今天你是不是也要付出点儿代价。”

    “你不会永远衰弱下去。这样的好机会。我可不会错过。”

    楚玉倩一挥手。一把古意盎然的长剑出现在她的手里。

    她斩杀了白光门几十名武师。缴获了大批空间法器。这把长剑原的主人。便是白光门的一位三级武师。

    单手握着长剑。楚玉倩缓缓走到那些雕刻之前。

    “四季图么。呵呵。”

    澎湃的灵力注入长剑。楚玉倩美眸中现出疯狂之色。一剑狠狠劈向了那一副“绵绵春雨图”。

    剑锋落处。正是春雨中潇洒挺立的青衫士。

    “蓬。”

    一声巨响。楚玉倩的长剑被弹了回。

    “咔嚓。”

    似乎亘古不会损坏的雕刻。居然是发出一声脆响。那青衫士的面目。瞬间变得模糊不清。

    楚玉倩全力的一剑。对于这雕刻的损伤几乎微乎其微。然而她的脸上。却满是疯狂的笑意。

    虽然仅仅伤到了士雕刻分毫。整幅雕刻却似乎瞬间失去了灵气。看上去分外的别扭。

    “等你恢复之后。肯定会很恨我吧。哈哈。”

    “哦。忘记了。你已经死了。是有任何感情的。”

    楚玉倩快意一笑。提着长剑向左走了一步。剑光如闪电般闪现。斩向了月明星稀图。

    剑锋落处。是孤舟之上观月的儒雅士。

    一剑落下。士的长袖被斩落一只。从雕刻之上崩解下。

    整幅雕刻同样是失去了生机。看上去极为别扭。

    楚玉倩丝毫有停留。又是走到旁边。一剑斩向了春江花月夜图。

    ……

    四季图。从春、夏再到秋冬。

    楚玉倩背负着萧媛媛。一个个斩了过去。

    而到了最后。只剩下一副了。

    这是冬季图里最著名的一副雕刻。楚玉倩也早有耳闻。

    出名的原因。便是白光门萧家从人能够从这幅图里获得一丁点儿好处。

    这幅雕刻之中。却有士。雪野中的城堡正在燃烧。一队获胜的铁卫正在血泊之中欢庆胜利。

    楚玉倩沉吟片刻。目光锁定在了那身材高大的铁卫队长身上。

    然后她用力咬牙。手中长剑闪电般挥了出去。

    “杀!”

    长剑尚未落下,楚玉倩的心中,陡然响起一声怒喝。

    那雕刻中的铁卫队长陡然挥动战枪,战枪带着数尺高的黑色光焰,狠狠地刺向了楚玉倩!

    平淡无奇的一枪,然而却是无比的快捷,几乎瞬间,便轰在了楚玉倩的长剑之上!

    “咔嚓!”

    长剑骤然破碎,变成了无数碎片迸射而出,而楚玉倩的虎口更是直接被撕裂!

    “不好!”楚玉倩眼瞳猛然一缩,心中大惊!

    带着黑色光焰的战枪几乎没有任何减速,就已经轰在了她的胸口之上。而她能够做的,也就是移动寸许而已。??? ?? ?? w?w ·同时她的胸口处,也被明亮的护体灵力瞬间覆盖。

    “噗哧!”

    无锋的战枪轻松的破开她的护体灵力,直接洞穿了她的胸膛,连同她背上的萧媛媛,也是被战枪一起刺穿!

    那铁卫连人带马已经冲出了雕刻,刚毅的脸上满是残忍之色,单手一挥战枪,便是把楚玉倩母女挑了起来。

    然后他轻轻转动战枪,,楚玉倩闷哼一声,胸前的创口被瞬间扩大。

    “哼!”

    在她的身后,萧媛媛也是发出了一声惨哼,显得极为痛楚。

    “女儿!”

    楚玉倩心中大惊,然而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铁卫残忍一笑,猛然抽出战枪,战枪之上依旧满是黑色的光焰,而楚玉倩和萧媛媛二人鲜血喷涌,在空中向下坠落下去。

    不待二人落下,那铁卫又是平淡无奇的一枪挥出,这次指向的却是楚玉倩的头颅!

    这一枪力量更大,速度更快!看着那雷霆般轰来的战枪,楚玉倩已经是陷入了绝望!

    这样的攻击,纵然她身为五级武师,也是无法抵挡!

    陡然铁卫的脸色一变,满是不甘之色,然后铁卫和战马都如同烟雾一般迅速变淡。战枪依旧落在楚玉倩的脸上,却如同是不存在一般。

    楚玉倩重重地跌在了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再看那,俏脸上满是惊异之色。

    若是刚才反应慢一点,那战枪第一次攻击便会洞穿她的心脏!

    那样的攻击,完全是纯粹的力量,简单至极,却根本无法抵御!

    上,雪原上城堡依旧在熊熊燃烧,雪野之中铁卫们依旧在血泊中欢庆胜利,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然而楚玉倩却再也没有攻击这幅雕刻的勇气了。

    战枪洞穿了她和萧媛媛的肺叶,不过这样的伤势,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

    只要心脏没被轰碎,以她五级武师的实力,别的伤势都可快速恢复。

    此刻她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萧媛媛的伤势也同样在快速恢复着。身为强大的五级武师,自然是有着这样的能力。

    雕刻里的存在本应是死物,为何竟然能够冲出雕刻进行攻击?

    ……

    楚玉倩默然良久,陡然咯咯笑了起来!

    “天地由心,虚空造物!”

    “原来当年的你,竟然是这般强大!”

    “可惜现在,你不过是一段残存的神识而已!”

    “总有一天,我会再来!我一定会将你同化!”

    “你是我的,一定是我的,咯咯!”

    “吼!”

    一声暴怒的咆哮之声,陡然在楚玉倩的心中响起,令得她的心神震动,忍不住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然而她的脸上,却依然满是疯狂的笑意。

    “害怕了么?呵呵!”

    “连媛媛也能抗住你的心神冲击,我有未曾被你打上灵魂烙印,怎会惧你?”

    “总有一天,我会再来!呵呵!”

    虽然灵魂震荡,楚玉倩却是毫不畏惧。冷笑着看着那残阙一眼,背着自己的女儿,向着广场之外走去。

    惊雷般的咆哮依旧在她心中响起,然而却是越来越弱。等到楚玉倩离开广场之后,便是消失了。

    楚玉倩停住脚步,冷冷一笑。

    “原来这就是你的区域。”

    “我承认,现在的你很强大,非常强大。”

    “可惜……你只是冰冷的规则集合。你没有任何的感情。”

    “刚才你也并非是愤怒,而是自我保护的手段罢了!”

    “你能轻易杀死我,却不会无缘无故的杀我。只要我不挑衅你,你就不会杀我。”

    “这样的你,怎么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早晚是我的!”

    不到三十岁便成了五级武师,若非是被囚禁六年,说不定成就还会更高,在修炼一途之上,楚玉倩绝对是天资纵横之人。

    而她对于上古典籍也多有涉猎,自然知晓“天地由心,虚空造物”这种传说中的最高境界。

    原来这残阙上的神识,属于这样的一位大能所留,这让她怎能不欣喜异常。

    这样的一段神识,绝对是极为珍贵的资源。若是能够将它同化,对于修炼无疑是极有好处的。

    她有着一颗强者之心,追求的乃是力量的极致,若非是幼时不幸被萧草所玷污,也不会在这段恩怨上浪费这么多年。

    如今既然恩怨已了,她自然是要回到了追求力量的道路上来。

    而残阙的这一段神识,在她看来便是一个无穷的宝藏。

    ……

    背上萧媛媛的伤势正在快速的痊愈,也依然是在昏睡之中。当初自伤那一击直接伤到了脑部,对于萧媛媛伤害极大。这样的伤势,楚玉倩也是无可奈何。

    楚玉倩怜爱的看了女儿一眼,然后身形一闪消失在虚空之中。

    很快她便来到附近的一个山谷之中,山谷之内有着连绵的宫殿群落。

    背负着女儿,楚玉倩的身形出入在各个宫殿群之中,开始毫不留情的清除这里的萧家族人。所过之处,再无一个生灵气息,唯有血腥之气四处飘荡。

    从十二岁带着女儿来到白光门,到二十三岁杀了自己的丈夫,楚玉倩以萧草妻子的身份在白光门山门之中居住了近十二年,对于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被囚禁在山壁之内后,超过百人的白光门武师曾经进入山洞玩弄过她,这些人在白光门都是极有名的存在,他们的族人住处楚玉倩自然清楚。

    她答应过女儿不再杀萧家之人,可是这些人的子弟自然不在此列。而她也相信女儿会允许她这样做。

    那些在外面未归的武师之中,还有着曾经凌辱过她的家伙,这些人必须要杀死。而所有曾经凌辱过她的武师,家人都在这里,自然是要全部杀死。

    她不再隐匿身形,而是出现在每一个人的面前,然后小手轻挥,收割着一个个人命。

    面对她的攻击,那些孱弱的萧家族人怎么可能抵挡?

    一个个山谷变成死地。

    一座座山峰生灵尽灭。

    楚玉倩行走在白光门山门之内,冷静的杀人。每一个曾经侵犯过她的人的住地,她都不会放过。

    当初他们狂笑着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曾经诅咒他们断子绝孙。而如今,这件事情终于是变成了现实。

    巨阙意志显然并未护佑这些族人,灭杀这些家伙,楚玉倩进行得极为顺利。

    ……

    今日对于白光门来说,无疑是极为血腥的一天。

    楚玉倩脱困之后,两个时辰之内,百余名长老的住地被她光顾了一遍。

    这些地方居住的萧家族人,少的有数百人,多的上千人,都被她毫不留情的一一杀死。

    超过十万的萧家族人,在这一天流干了自己的鲜血!

    这对于白光门萧家数百万族人来说,似乎是不算什么,可是这可是萧家真正精英的族人。

    武师直系后裔,血脉之力自然精纯,是最为可能出强者的。

    大战之前,白光门有三百余名长老,所在分支的精英族人,一共有四十余万,而今日却是被楚玉倩生生杀了十万有余!

    这对于白光门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损失。

    当然更大的损失,却是四季图被完全破坏了。

    虽然还剩了一副,可是萧家族人谁也无法从中参详出一点儿好处,这幅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没有用。

    没有了四季图,萧家族人相对一般家族而言,也就剩一点儿血脉之力的优势了。这对于白光门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一座小山之巅,楚玉倩迎风而立,纤纤玉手不染尘埃。

    在她的脚下,有着数十具无头的尸体。

    今日的杀戮,终于是告一段落。该杀的人,都杀完了。

    当然若非是萧媛媛开口,她或许会直接杀光白光门所有的人。

    毕竟她是在白光门之中被囚禁六年,受尽了屈辱。若是杀光萧家所有的人,别人也挑不出她的毛病,而她自己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这是乱世,强者掌控一切。她是强者,所以可以随心所欲。

    何况这样的仇恨,也已经有着足够的理由让她对萧家灭门了。换一个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定然是会灭掉整个白光门的。

    今天她虽然大肆杀戮,但是还是有节制的。

    而原因自然便是女儿的请求。

    ……

    “我会再回来的!”楚玉倩看着远处的残阙,冷冷一笑道。

    然后她的身躯一闪,便即不见。

    白光门山门百里之外,一个小山之巅,出现了两个人影。

    楚玉倩把女儿轻轻放在草地之上,目光中有着一丝疑惑。

    “那些黑色的光焰,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为什么能够阻止我们的伤势痊愈?”

    萧媛媛依旧是在昏睡之中,胸口处洞穿肺叶的枪伤已经好了大半,挺拔秀美的山峰之上却有着一个酒杯大小的伤口无法痊愈,伤口处淡淡的黑色光焰缭绕,怎么也无法驱除。

    楚玉倩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上亦是如此。那一枪虽然避开心脏,却洞穿了她的娇乳。大半伤势已经痊愈,却有着一个拇指粗的创口无法愈合,在完美的山峰之上看上去极为刺眼。

    “母亲!”萧媛媛虚弱道,睁开了唯一的一只眼睛。

    “媛媛,你醒了,好些了么?”楚玉倩脸上露出喜色,连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