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不死不休
    楚玉倩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上亦是如此。那一枪虽然避开心脏,却d穿了她的娇r。大半伤势已经痊愈,却有着一个拇指粗的创口无法愈合,在完美的山峰之上看上去极为刺眼。

    “母亲!”萧媛媛虚弱道,睁开了唯一的一只眼睛。

    “媛媛,你醒了,好些了么?”楚玉倩脸上露出喜色,连声道。

    萧媛媛有些迷糊的看了一眼母亲,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啊了一声。

    “孩子,刚才我们被人攻击,这伤势太过诡异,我也没办法……”楚玉倩无奈道。

    “去找罗晨,他会治好我们的。你的伤势,还有我的眼睛,他都能治好的。”萧媛媛虚弱道。

    然后她再次闭上了眼,晕了过去……

    ……

    “媛媛!”楚玉倩连声叫道。

    萧媛媛呼吸恬静均匀,右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微翕动,似乎已经睡着了。

    楚玉倩叹了口气,眼中满是痛惜之色。

    她知道萧媛媛不是睡着,而是昏了过去。

    今日为了救她,萧媛媛刺瞎了自己的左眼,匕首也伤到了她的脑部。脑部乃是人的根本,这样的伤势,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了。

    这样的伤势,有人能治疗么?

    “去找罗晨?罗晨是谁?”

    楚玉倩忽然想起萧媛媛说的一句话。

    “母亲,罗晨已经不在那里了。等到再有人住在那里,我一定会为你完成赎罪。”

    这是今日她*迫萧媛媛为她完成赎罪时,萧媛媛说过的话。

    “原来罗晨,就是最近一次住在那里的贵宾,也就是栖霞宗的人了!”

    “那么现在,他应该在金鳞城了!”

    今日脱困而出,楚玉倩在杀人的同时,也听到了很多关于这次灭宗之战的议论。毫无疑问罗晨就应该是那个在金鳞城下大展神威,破解掉噬骨蚀心的家伙。

    无解的噬骨蚀心也能破掉,想来说不定真的能够治疗自己和媛媛的伤势呢?

    媛媛的眼睛……那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自己和媛媛胸前的伤势,或许能治疗吧!

    这样的伤势,对于以后的修炼显然是个问题。所以楚玉倩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背着萧媛媛,向着金鳞城的方向而去。

    自从十二岁被赶出金鳞城后,她便发誓永远不再会金鳞城。若是回去,必要灭掉天剑门楚家满门。

    而现在,天剑门楚家却已经被灭了。所以此时回金鳞城,也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对于灭掉天剑门的人,她并不记恨。不过碧水寒潭里的东西,却不能容许落入别的人手里。

    所以即便不因为身上的伤势,她也需要回一趟金鳞城。

    ……

    楚亦墨离开天南山脉南麓的山谷,直接穿越了天南山脉,回到了天剑门的领地之内。

    寻常人无法穿越的天南山脉,对于身为四级武师的他来说,却是如同闲庭信步一般。

    进入天剑门领地之后,楚亦墨并未着急赶路,而是悠哉悠哉的徐徐而行。

    这次在山谷内旧居呆了两个月,让楚亦墨的心情好了很多。虽然旧居内已然没了那个美丽的女子,却有着她的两个女儿。

    看着这两个眼神干净清澈的少女,忆起当年她的音容笑貌,楚亦墨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清醒很多了,至少这两个月之内,并没有癫狂暴戾的情形发生。

    “这次回去之后,把门主之位传给楚天,然后我就再回到山谷旧居。说不定我的脑病,能够完全好呢!”楚亦墨心道。

    然而他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路过第一座城市,听到的消息便让他惊呆了!

    十日之前,金鳞城已经被白光门和栖霞宗联手攻占!如今白光门正在城内,对于楚家之人进行血腥清洗!

    天剑门,已经灭亡!

    听到这个消息,楚亦墨的双眼瞬间变得血红!

    “萧峰!我干.你.娘!”

    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暴戾之气,楚亦墨怒喝一声,向着金鳞城高速冲去!

    萧峰小儿居然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攻击他的天剑门!

    楚亦墨心中愤怒异常,他深知一个四级武师,在这样的战争中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天剑门没有了他的坐镇,而白光门方面却有萧峰!

    仅仅是偷闲了两个月,就把祖宗基业送予他人!楚亦墨心中狂怒不已,心神早已失去了控制。

    自从楚洛灵去世之后,他便一直处于半疯癫状态。而如今,他已经是完全癫狂!

    “杀!”

    “杀杀杀杀杀!”

    “我要把你们全部杀光!全部杀光!”

    ……

    数千里的距离,对于四级武师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很快金鳞城巨大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

    距离城市还有百余里,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微红的云雾笼罩着整个金鳞城,经久不散。

    那些都是血,都是他的族人的血!

    “混账!混账!”

    楚亦墨怒喝连连,向着金鳞城高速的冲去,他并没有掩饰身形,而是就那样炮弹般的冲了过去。在他的身后,带起了一股冲天的烟尘。

    “快看!那是什么!”

    金鳞城南门城头,刚刚换防至此的栖霞铁卫看着一道烟尘闪电般的冲了过来,一个个都是变了脸色。

    这样的速度,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什么样的强者,才会有这样恐怖的速度?

    而在城头驻守的两位栖霞宗的一层武师,也是惊呆了!

    烟尘闪电般冲到城门之外,楚亦墨现出身形,看着城头之上高高飘扬的栖霞宗云纹战旗,眼瞳中满是暴怒之色。

    他没有掩饰身形,亦没有掩饰气息。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令城头上众人立刻变了脸色。

    两位一层武师相互看了看,同时一挥手,两道光华冲天而起。

    “敌袭!”

    城门之内的街道之上,一队栖霞铁卫立刻整理队形,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是何人?来此何时?”栖霞宗长老魏忠贤望着城下,沉声喝道。

    “天剑门门主,楚亦墨!”楚亦墨寒声道,猛然一跺地面,如同炮弹一般冲上城头。

    “楚亦墨!我干!”

    魏忠贤猛然咬牙,一剑闪电般斩向了楚亦墨的头颅。

    “去死!”

    楚亦墨怒喝一声,大手闪电般挥出,已然是捏住了魏忠贤的头颅。

    然后他猛然用力,魏忠贤惨叫一声,头颅直接爆成了一团血雾!

    “老魏!”

    另一位长老方世玉红了双眼,嘶吼着扑了上来。

    栖霞宗的长老都是曾经的栖霞铁卫的铁卫,面对再强大的敌人也不会后退。纵然实力差距极大,也不会影响他们战斗的勇气。

    楚亦墨冷厉一笑,右拳重重的挥出,轰爆了方世玉的头颅!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勇气没有了任何用处。

    城头上的铁卫们怒吼着挥动手中重剑,向着楚亦墨拼命的扑来。

    楚亦墨手腕一翻,一柄金色战刀便出现在手里。

    刀光如同银河倒挂长空,无比的璀璨,断肢残躯高高飞起,不到两息时间,城头之上已经再无一人!

    然后他身躯一闪,便是落到了城门之下。

    “杀!”

    栖霞铁卫的铁卫首领一声嘶吼,数百名一层栖霞铁卫同时策动铁背马,向着楚亦墨高速的冲来。

    楚亦墨双眼血红,提着战刀向着大军冲了过去。

    “杀!”

    “杀光你们!”

    “我杀杀杀!”

    楚亦墨猛然一挥战刀,一道璀璨的刀芒便是飞了出去。丈许长的刀芒腰斩了铁卫队长的身体,连续斩杀了百余名铁卫才无声溃散。

    然后他冲入铁卫群中,一面疯狂嚎叫着,同时挥动战刀大肆杀戮。

    数百名一层栖霞铁卫有着足够的勇气,然而却不过阻挡了他几息时间而已。

    铁卫和铁背马全部倒在了长街之上,楚亦墨浑身是血,宛若是一个血人,踏过铁卫们的尸体,提着战刀继续沿着长街向前行去。

    看到了南门的报警信号,城内的栖霞铁卫立刻动了起来。驻守在南门附近的栖霞铁卫首先出现在长街之上,挡住了楚亦墨的去路。

    而楚亦墨入城并没有明确的目标,他此行只是为了杀人。此刻的他已经是完全癫狂,只想不停的杀杀杀!

    当先赶到的一队二层道纹重骑约有两百人,见到提着战刀缓缓走来的敌人,铁卫们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架起战枪向着敌人发起了高速的冲锋!

    而楚亦墨根本没有躲避,提着战刀狂吼着冲了上去!

    两者瞬间撞到了一起,顷刻之间鲜血喷涌,残肢抛飞!

    二层道纹重骑与一层道纹重骑毕竟不同。

    楚亦墨虽然癫狂,可依然是保持着战斗的本能,并未再使用最为消耗灵力的远程攻击,每一个二层道纹重骑的铁卫,他都必须要亲手击杀。

    铁背马连同铁卫数万斤的重量高速冲锋,带来的冲击力也是极为可怕。虽然他依旧是一刀一个,身上却不得不浮现出护体灵力。面对着如林般攒刺的无锋战枪,他也无法全部躲过去。

    两百余二层道纹重骑,阻挡了楚亦墨十几息时间之后,都变成了长街上冰冷的尸体。而楚亦墨此时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苍白。

    护体灵力并不能完全抵消铁卫的冲击力,而身体的极限便是武者九层强者的水准,所以此时他的脏腑震动,心口也是极为烦闷。

    任何武师,都无法硬抗道纹重骑的连绵冲击,即便是四级武师也不例外。而这便是在这个武师为尊的世界里,道纹重骑存在的意义。

    就像是之前天剑门和白光门栖霞宗联军的决战,天剑门方面占据主场之利,武师足足多了上百人,然而在决战之前,金剑士已经全军覆没。结果在双方武师陷入缠斗的时刻,贪狼军和栖霞铁卫冲了上来,立马就奠定了胜局。

    楚亦墨若是清醒,完全可以不和这些道纹重骑正面相撞,这是在城内,依靠地形完全可以不让栖霞铁卫的冲击力发挥作用。

    然而此时他脑中满是杀戮的愿望,已经想不了其他的事情。不管谁挡在他的面前,他便是要杀杀杀!

    他入城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杀人!

    天剑门已经没了,除了杀人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两拨栖霞铁卫在长街上的冲锋,已经令楚亦墨的灵力耗费大半,然而他却毫不在乎,继续提着长刀向前慢慢走去。

    “站住!”

    远处传来一声暴怒的狂吼,一位面目清俊的少年沿着长街高速冲了过来,眼瞳中满是狂怒之色。

    少年身材略高。样貌清俊。浑身上下却是散发着一股野性的气息。整个人看起來便如同是一把长剑一般的凌厉。

    而他的手上亦是拿着一把宽大的重剑。看着手握金色战刀的楚亦墨。眼瞳中有着无尽的怒火。

    看到这位少年。楚亦墨的目光微微一闪。心神有了片刻的清明。

    这个少年。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他已经完全癫狂。心神一片混乱。完全记不得在何处曾经见过这个家伙。

    “你不是萧峰。小辈。你是谁。”楚亦墨脸色y沉。提着滴血的战刀寒声道。

    “栖霞宗罗晨。”野性少年沉声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我乃天剑门门主楚亦墨。你们杀了我不知多少族人。居然还敢质问老夫。真是可笑。”

    听了罗晨的话。楚亦墨瞬间暴怒起來。眼中血芒一闪。挥动金色战刀扑了上來。“小辈。受死吧。”

    “楚亦墨。”罗晨目光微微一寒。

    自开战到现在。天剑门门主始终沒有出现。而现在。却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天剑门楚家已经被灭族。彼此的仇恨早已是不死不休。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杀了此人。这场灭宗之战才算真的结束。

    一道刀光如金色闪电。径直劈向了罗晨的面门。

    “杀。”

    罗晨暴喝一声。身躯如炮弹般冲出。感知能力提升到了极限。手中重剑陡然之间光芒大放。变得如同火炬般璀璨。向着刀光迎了过去。

    这一剑。罗晨用上了局部强化之力和火属性的力量。足以秒杀四级武师了。虽然还未用上弄浪三重。算不上他的最强一击。可是威力也是大的恐怖。

    “通。”

    血色重剑与金色刀光瞬间撞在了一起。恐怖的能量波动向着四面八方绵延开來。坚硬的青石街道之上。陡然出现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向着远方蔓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