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杀气太重
    惊怒之下。一看书  ·1kans书hu·他却是忘了。就在三日前。雪奴这个小吃货已经成功的晋级成为了三级武师。

    就这样天天吃着烤肉。也不见她如何修炼。雪奴就这样再次晋级了。

    身为二层武师时。雪奴变身之后便可以踢飞楚归。踢死萧暖。那可都是货真价实的三级武师。而如今雪奴已经成为三级武师。变身之后自然有着碾压四级武师的能力。

    就战斗力而言。雪奴已经和他不相上下了。就速度而言。还要远比他快捷。

    楚亦墨冲向雪奴。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萧州齐家的变身能力。可不是盖的。

    他被罗晨一记朱雀展翅轰成重伤。依旧向雪奴二人出手。那一个时刻。他的命运已经注定。

    楚亦墨身躯陷在地里。雪奴冷然一笑。抬起修长美丽的右腿。穿着鹿皮短靴的玉足放在了楚亦墨的脑袋之上。

    只要她微微用力。便可踩碎楚亦墨的脑袋。

    楚亦墨口鼻之中鲜血喷涌。看着变身后身材火辣到了极点的雪奴惊怒道:“该死的。萧州齐家的人。这里的事情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他身为天剑门门主。自然识得雪奴的变身。萧州齐家这样的古老家族。便是最为强大的三级宗门都不放在眼里。这个家族的人。又怎么会到这蛮荒之地。参与这样的事情。

    不过想到雪奴看向罗晨的眼神。楚亦墨又觉得自己明白了。既然有情之一字在里面。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了。

    连萧州齐家的人都对付自己的天剑门了。就算自己有离开金鳞城。天剑门此次也必败无疑。楚亦墨绝望想道。

    “刘语熙。我……”

    罗晨猛然握住了刘语熙的手。紧紧地不愿松开。

    他的脸上。犹自有着惊惧之色。

    刚才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就要失去刘语熙了。就算是现在。他的心依然无法平静下。

    “好了。已经事了。”

    刘语熙知晓他的心意。芳心微暖。向着盈盈一笑。

    雪奴踩着楚亦墨唯一露出地面的脑袋。不满的哼了一声。撅嘴道:“罗晨。我可是救了刘语熙姐姐一次呢。”

    “雪奴。谢谢你了。”罗晨脸色极为苍白。由衷地道。

    “我可不用你谢我。我想要的是什么你自己清楚。”长腿少女娇哼道。“你要是能像对刘语熙姐姐那样对我。人家就满意了。”

    “……”

    刘语熙和罗晨对视一眼。都是会心一笑。

    他们的心中只有彼此。别人想要挤进。哪有那么容易。

    楚亦墨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切齿冷笑道:“到手一个。勾着另一个。欲擒故纵。真是好手段。不愧是个小淫贼。不愧是庄梦忆的弟子。呵呵。偷心的事。真的是有你师父几分风采。呵呵。”

    听得楚亦墨的冷笑声。罗晨心中腾地火了起。

    轻轻挥了挥手。雪奴乖巧的把玉足从楚亦墨的头顶拿了下。

    “偷你吗的心啊。淫你吗的贼啊。一 看书  ww w·1ka要n书shu·”

    罗晨脸孔扭曲。愤怒吼叫着。手中重剑挥动。沉重的剑身噼里啪啦的拍在楚亦墨的脸上。顿时把楚亦墨的脸拍得高高的肿了起。

    刚才楚亦墨冲向刘语熙。让罗晨心中后怕异常。若非是雪奴这次晋级。那样的后果他根不敢去想象。

    所以此时楚亦墨被雪奴打得重伤垂死。罗晨忍不住还要痛扁楚亦墨一顿。以泄心头之愤了。

    他的用力极有分寸。虽然有把楚亦墨拍死。却是把楚亦墨的两边脸拍得肿的老高。如同是一个猪头一般。

    堂堂天剑门门主。天南山脉区域的一大霸主。今日竟然是落到了这个地步。

    “啪啪啪啪。”

    重剑急雨般的落在楚亦墨的两边脸上。楚亦墨想要喝骂。却根说不出口。

    栖霞宗的武师们看着这一幕。脸上都是现出快意之色。

    刘语熙微微蹙眉。向着拓拔雪微微的挥了挥手。

    拓拔雪明白她的意思。刘语熙是想给这位垂死的天剑门门主留下一点儿脸面。

    当下拓拔雪快速的发布命令。赶增援的栖霞铁卫们留下一部分清理战场。整理战死袍泽的遗体。其余的人都是快速的撤回原的驻防地。

    而栖霞宗的武师们也是在刘语熙的授意之下。离开了这里。

    刘语熙和雪奴二女站在罗晨身后。看着罗晨愤怒的用剑身拍打着楚亦墨的脸。

    “哦哈哟,桥都麻袋。”楚亦墨的目光猛然变得无比明亮。含混不清的大吼起。

    “叫你吗啊。老子让你叫。”罗晨哪里理他。继续用力的拍打着楚亦墨的胖脸。

    “萨瓦迪卡……。”楚亦墨更加大声的叫了起。目光变得极为的热切。

    “要死的人了。还这么大声。”罗晨撇了撇嘴。又是一剑拍在了楚亦墨的脸上。

    楚亦墨的声音变得更加奇怪。却是更加用力的叫了起。目光中的意味极为复杂。有一份激动。有一丝热切。更多的却是……追忆。

    “罗晨。别打他了。”雪奴忽然道。

    “竟敢向你们出手。我今天抽死丫的。”罗晨怒哼道。

    “别打了。他有话要和你说。”雪奴道。

    ……

    “嗯。”罗晨目光微微一闪。看着长腿少女道。“你听明白他说的什么了。”

    雪奴轻点臻首。脆声道:“他说的是‘我认出你了。你是他的弟弟。’”

    “什么。”

    罗晨脸色猛然一变。看向了楚亦墨。

    楚亦墨嘴里含混不清的唔唔连声。向着罗晨连连点头。眼中现出奇异的光芒。

    刘语熙眼眸之中也是露出诧异之色。

    罗晨与楚亦墨绝对有见过。这个家伙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罗晨。先别打他了。让他说明白。”刘语熙低声道。“他提到了你的罗刚师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罗师兄的下落么。或许他知道林师兄的下落呢。”

    罗晨用力点了点头。大手一挥。一道白光落在了楚亦墨的脸上。

    顷刻之间。楚亦墨脸上的伤势便消了大半。声音也变得清晰起。

    “你是他的弟弟。一定是。你和他年轻时的样子。实在是太像了。”

    也许是就要死了。楚亦墨此时的心中无比清明。看着眼前的清俊少年。脸色微微有些激动。

    为什么之前会觉得这个少年极为熟悉。因为这个少年身上。有着那位故人的影子。

    他一定是那位故人的弟弟。一定是的。

    他是痴情之人。此刻临终之时。发现心中挥之不去的。并非是天剑门。而依然是心中的那一段隐秘的感情。

    而这位故人。作为他隐秘感情的唯一见证者。对于他说。也是极为的重要。

    而此刻见到了这位少年。他的感觉也是极为古怪。这个帮着白光门灭掉天剑门的少年。居然会是那个故人的子嗣。

    “说吧。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对面的清俊少年脸色冰寒。沉声道。

    “呵呵。你是他的弟弟。你一定是他的弟弟。你跟他长得真的好像。真的好像……”楚亦墨费力地吸了一口气。惨然笑道。

    “废话真多。”少年冷笑道。“楚亦墨。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姓罗。你一定是姓罗对不对。”楚亦墨嘶声道。

    “废话。这个开打之前我就告诉过你了。”罗晨撇了撇嘴。

    “你叫罗晨。你有个兄长,名叫罗刚。我说的可对。”楚亦墨惨笑道。

    罗晨哼了一声。心道这个很容易都能知道。他这一年多大出风头。作为天剑门的门主。楚亦墨知道这一点儿也并不奇怪。

    “时间过得真快啊。”楚亦墨叹息道。“罗刚的弟弟,如今也这么大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认识我的师兄。”罗晨寒声道。

    “老家伙。你到底想要说什么。”雪奴撇嘴道。“莫非你现在还指望有人救你。想要拖延时间么。那根就是不可能的。要说什么直接说。不然我一脚踩爆你的头。”

    说着雪奴提起长腿。鹿皮短靴踩在了楚亦墨的头顶。

    “罗晨。有些话。我想私下对你说。我已经这个样子了。你总不会怕我跑了吧。”楚亦墨不理会雪奴的威胁。看着罗晨惨笑道。

    罗晨默然不语。探询的看了看刘语熙。

    刘语熙轻声道:“罗晨。我跟雪奴师妹先离开一会儿吧。你好好问问他。”

    罗晨点了点头。

    “哼。”雪奴撇了撇嘴。收回了长腿。同时也解除了变身。

    ……

    刘语熙和雪奴二女飘然远去。街道之上便只剩下罗晨和楚亦墨二人。

    周围的房屋已经在大战之中倒塌。方圆百丈之内已经了一个人影。

    楚亦墨身躯依旧被牢牢地卡在青石地面之内。唯有脑袋露在地面之外。罗晨手上紧握着重剑。冷冷的看着楚亦墨。随时都会出手。

    虽然楚亦墨提起了他罗刚师兄。可是这并不会让罗晨改变对他的态度。一个四级武师。虽然重伤将死。依然是个极为危险的人物。

    经历了之前萧暖事件。他已经变得极为警惕。楚亦墨毕竟是个四级武师。他可不会让他有翻盘的机会。

    雪奴极为霸道的一脚。几乎震碎了楚亦墨的内脏。楚亦墨看着严阵以待的罗晨。艰难的吸了一口气。惨然笑了笑。

    “罗晨。我认识罗刚。而且和他还是很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知己。我楚亦墨孤傲一生。有什么朋友。唯有罗刚。算是我真正的朋友。今日将死。见到故人亲人。也是意外之喜了。唉。这一切。真是宿命啊。”

    罗晨哼了一声道:“我可有听罗刚师兄说起过你。你的天剑门是昆玉宗的后台。罗刚师兄身为栖霞宗的百夫长。与昆玉宗是生死大仇。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天剑门的朋友。楚亦墨。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么。”

    楚亦墨艰难笑道:“呵呵。罗晨。罗刚师兄并不知道我的身份。而且关于认识我的事情。他向我发过誓要保守秘密。永远不会让人知晓。即便是他的亲人也不会泄漏。所以你自然不知道了。不过我和他的关系。真的很好。”

    罗晨不屑的哼了一声。这样的话。并不能够让他相信。若是楚亦墨为了逃命编造谎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还是不相信么。”

    楚亦墨呵呵笑道:“罗晨。你接受了庄梦忆的传承。有着越级而战的能力。不过仅仅这一切。并不会让你这般强大。你现在这样强大。还是因为你体内独特的血脉之力。我说的可对。”

    “你怎么知道。”罗晨脸色微微一变。

    这些事情。只有他和圣老知晓。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

    “因为你的血脉之力。罗刚也有,而我又是罗刚的好友,所以我自然知道。”楚亦墨微笑道。

    “继续说。”罗晨冷冷道。心中却是掀起了一些波澜。

    “你的家族。有着特殊的血脉之力。不仅令你们有着极大的力量。还天生可以与荒兽亲近。罗刚血脉之力有完全觉醒。所以力量比较弱。不过他已经可以和荒兽很好的沟通了。”

    楚亦墨艰难的咳了两声。继续道:“而你现在已经这样强大。想血脉之力已经在快速觉醒了。罗晨。你除了力量强大之外。现在一定有了和荒兽亲近的能力。甚至能够威慑荒兽。我说的可对。”

    罗晨目光微微闪动。心中心思急转。

    龙马森林里的铁背马。的确对他极为亲近。而天南山脉里的荒兽。似乎对他并不畏惧。

    至于威慑荒兽……能够威慑荒兽的。似乎是自己的坐骑赛风吧。至于自己。并有什么威慑荒兽的能力。

    不过……

    罗刚师兄带着自己在黑市镇外磨练的时候。的确可以震慑百兽。罗晨还清楚的记得罗刚师兄带着狼群回给自己练习的场景。

    当时罗刚师兄说的可是。因为他身上杀气太重。所以才会令猛兽感到畏惧。

    现在想。似乎用威慑之力解释更合理一些。

    “罗晨。你还不相信我和罗刚是朋友么。”楚亦墨咳出了一口鲜血。无比艰难的道。

    罗晨默然片刻。铁足猛然在地面之上一踏。

    “蓬。”

    楚亦墨的身躯被震出一些。可以更为轻松的呼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