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谁是耻辱
    楚亦墨微微一顿。继续道:“本來我们应该杀了罗刚,以防止泄密的。可是那时正是我们最为开心的日子。根本沒有任何杀人的愿望。我和她的隐秘感情不能见诸天日。心底里面。其实还是愿意多一个见证者的。这样纵然将來我们死了。还会有人记得我们的故事。”

    “存了这个心思。我们便邀请罗刚來到这个岛上。到我们的家里做客。我们这个时候才知道他叫罗刚。是栖霞宗栖霞铁卫的铁卫。”

    “罗刚把我们当作是隐居在山谷中的隐士。在岛上住了一段日子。我和罗刚。也成了极好的朋友。他罗刚的为人。我和她都是极为喜欢的。”

    “罗刚是个充满正气的人。很容易赢得别人的尊重。当然我们和罗刚相交。其实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我们想让他见证我们的这段感情。”

    “罗刚并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我也从來沒有告诉过他我们是谁,到现在为止,他依旧不知道我们是谁,”

    “我们邀请罗刚每年三月都要來这里做客,他也应允了,直到他从栖霞铁卫退役之前,他每年都会到山谷之中做客,他和我们的关系,真的很好。”

    说到这里,楚亦墨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痛苦之色,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怎么了。”罗晨问道。

    “呵呵,沒事。”

    楚亦墨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罗刚和我们的关系,还并非朋友那么简单,他的存在,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我喜欢的女子回到了她丈夫身边,对她的丈夫越來越排斥,后來她的丈夫怀疑她和别人有私情,居然是对她屡屡逼问,她不胜其烦之下,索性直接承认了这一点。”

    “然后她把那个小宗门的年轻人悄悄带到了山谷之中,带到了小岛之上,那个时候,正是阳春三月,桃花最为灿烂的时候,”

    “她把那个男人带到那里,指着小岛上的高大男子说,这个就是她的情人,并且警告她的丈夫不要多管闲事,不要阻碍她和这个男子來往,她毕竟是我亲自嫁出去的,是我天剑门楚家之人,她的丈夫哪里敢得罪她,只好愤然离去。”

    “当然那个男子并不是我,我当时已经隐藏起來了,那人看到的人,乃是罗刚,不过罗刚却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一切都在暗地里进行,哈哈。”楚亦墨大笑起來,眼眸中却有着一丝泪光闪现。

    “我靠。”罗晨脸色一沉。

    “你这算是什么朋友,不是摆明了让我罗刚师兄背黑锅么。”

    “呵呵,那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若是让她的丈夫知晓她的情夫是我,那我的老妻必然会知晓,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那样的话,我和她都将会无地自容。”

    “我这一生只有罗刚这一个真正的朋友,虽然是忘年之交,但他却算是我唯一的朋友,这个黑锅,你说他不背谁背。”楚亦墨更加疯狂的大笑道,笑得眼泪都流了出來。

    “尼玛。”罗晨愤愤骂了一句,自己的老爹交到这样的朋友,还真是悲哀。

    “呵呵,你现在相信我和罗刚是朋友了吧。”楚亦墨笑道。

    罗晨心中其实早就相信了,听到楚亦墨的话不由得哼道:“有你们这样做朋友的么。”

    楚亦墨呵呵一笑,也不在意,继续道:“后來……不知什么原因,她去小山谷的时间越來越少了,在约定的时间内有好几次,我都沒有见到她,有一年甚至桃花盛开的三月,她也沒有去见我,我心里很是痛苦,却不敢去找她。”

    “我想问她为什么,可是我根不敢问,后來她又经常去那个山谷了,我很是开心,也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

    “直到两个月前,我又去了那一个山谷,这时我才明白,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

    “是什么。”罗晨问道,

    “原來在那两年的时间内,她又给我生了两个女儿,不过却沒有告诉我,两个月之前,我才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女儿活在世上。”

    “……”罗晨无语,心道这故事也太狗血了吧。

    “那真是两个精灵般美丽的丫头,可惜从小沒有在我的身边,都是受了不少的罪,我这十多年來脑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竟然是始终不知道她们两个的存在,若是早知道她们的存在,断然不会让她们受这样的苦,唉。”

    “不是有她们的母亲照看她们么。”罗晨问道。

    “她们的母亲……已经不在十几年了。”楚亦墨低沉道,眼角隐隐现出泪光。

    罗晨默然不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想不到这个家伙,天南山脉的霸主,居然还是个多情种子,用情如此之深,那个女人死去了十多年了,居然至今还不能忘怀。

    楚亦墨声音暗沉,低声道:“罗刚退役的那一年,她便去世了,后來我也再沒去过那个山谷,估计你罗刚也不会去了吧。”

    “两个月前,我派楚天和楚归出使你们栖霞宗,觉得可以把天剑门的担子交出去了,然后便去那里故地重游,就在那里,我见到了罗刚,沒想到他还会去那里,我真是沒有想到。”

    “不过她已经去世了,我也不再想见罗刚,所以……罗刚他并不知道我曾经來过。”

    “你说什么。”罗晨脸色猛然一变,打断了楚亦墨急急道,“你知道我罗刚师兄在哪里么,他在哪里,你快告诉我。”

    ……

    之前听的所有的话,楚亦墨曲折离奇的感情故事,都被罗晨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罗晨的心中,唯有这最后的一句话。

    罗刚师兄离开,已经快两年了,然而那个伟岸的身影,罗晨心中怎么会忘怀。

    如今终于是知道了罗刚师兄的消息,罗晨怎能不激动异常。

    “我不是跟你说了么,罗刚,他就在天南山脉那个隐秘山谷之中啊。”毫不意外罗晨的反应,楚亦墨微笑道。

    “那个山谷在哪里,你告诉我。”罗晨急切道。

    “不行,我不能告诉你。”楚亦墨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罗晨握紧了重剑怒声道。

    楚亦墨道:“我在那里呆了两个月,虽然罗刚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我却明白他对你的心思,他现在似乎并不想见你,想要让你自己慢慢成长,所以那个地方的位置,我不会告诉你。”

    “可是……”罗晨急道。

    “罗刚的话,你总该听吧。”楚亦墨温和笑道,“他不想见你,总有他的理由,你何必要难为他呢。”

    罗晨默然不语,心神却是无比激荡。

    罗刚师兄,你为什么不愿见我。

    两年多的时间,已经发生了太多变化,罗晨相信现在的自己,已经足以让罗刚师兄感到骄傲,关于兽神家族的秘密,他也想要罗刚师兄告诉他。

    更关键的是,只有在那个伟岸的身影身边,他才会感到安心。

    纵然他已经有了强大的力量,可是罗刚师兄在他的心中,永远是巍峨的山峦,永远是那个能够为他遮风挡雨的存在。

    终于讲完了这个故事,楚亦墨咳了两声,也不再说话。

    “罗刚师兄,你为什么不愿见我。”

    罗晨脸色极为激动,用力的握紧了手中重剑。

    楚亦墨的故事很长,可他只记住了最后的一句话。

    罗刚师兄,现在就在天南山中。

    只是现在,罗刚师兄却不愿见他。

    这,又是为了什么。

    ……

    楚亦墨终于讲完了自己的故事,脸上也是有着一丝解脱之色。

    他的眼前,又现出那个美丽的山谷來。

    粉墙黑瓦的小院,春风中招摇的桃花。

    还有那个美丽无比,一笑一颦令他灵魂震颤的女子。

    如今那个女子,已经离去十多年了,而天剑门已经灭亡,再无任何挽回的余地。

    若非是因为天剑门的牵绊,他早就带着她离开天南,浪迹他乡了。

    而毕生精力守护的宗门已经不在,既然已经无可挽回,那么此时,也就到了去见她的时候了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罗晨讲这些,但是绝对不是为了逃跑。

    什么对于他最重要,他现在终于明白了。

    “痴情的男女下场都一样……”楚亦墨喃喃的道,重重的咳出了一口鲜血。

    “庄梦忆这大淫贼的这句话,还真是……呵呵。”

    ……

    罗晨默然良久,猛然用力一踩地面。

    楚亦墨的身体从青石地面之中飞出,站在了长街之上。

    “你走吧,我不杀你。”罗晨冷冷道。

    毕竟这是罗刚师兄的朋友,虽然已经必死无疑,可是这一刻,罗晨却不愿手上沾染他的鲜血。

    “走,呵呵,不用了。”

    楚亦墨惨笑一声,委顿的坐在地上,虚弱道:“我已经不行了,这里毕竟是金鳞城,是我的家,我就死在这里吧。”

    罗晨默然不语。

    虽然他可以救治这个楚亦墨,可是他绝对不会这样做,毕竟他刚才曾经对刘语熙动过杀念,这是罗晨绝对无法容忍的。

    更何况还有萧暖事件的前车之鉴,罗晨此时绝对不会有任何妇人之仁。

    “看在罗刚的面子上,罗晨,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你说。”罗晨沉声道。

    “我死了之后,你把我的尸体焚烧,帮我留下骨灰,将來你找到了那个山谷之后,把我的骨灰埋在旧居的桃树之下,那里是我和她的家,她的灵魂一定也会去那里,我就和她在那里看着桃花开开落落,再也不会分开,呵呵,罗晨,你能答应我么。”

    楚亦墨看着罗晨,一脸的期盼之色。

    “好。”罗晨点头。

    “谢谢你了。”楚亦墨惨然一笑,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來。

    罗晨握着重剑的手慢慢松弛下來,看着夕阳下满身是血的楚亦墨,默然不语。

    一代枭雄,天南山脉区域的霸主,终于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有风起,吹动着天上血色的薄云,在金鳞城上空缓缓飘动着……

    ……

    陡然。

    “楚亦墨,那个女子的名字,你敢说出來么,”一个甜脆柔糯的女声,在街道之上响了起來,声音之中,有着无尽的冰冷。

    闭目等死的楚亦墨脸色猛然一颤,豁然睁开了眼睛:“是谁,谁在那里。”

    “门主大人,是我。”

    一声冷笑响起,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了长街之上。

    女子看上去二十余岁。身材高挑。黑发如瀑。一张倾城倾国的绝美脸庞。言语难以形容其万一。她的身影出现在长街之上。整个街道似乎都变得灿烂起來。

    在女子的身后。还背负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少女。少女同样个子高挑。曲线极美。面颊上的线条极为柔和。琼鼻之上却是被黑纱覆盖。看上去极为怪异。

    女子目光落在楚亦墨身上。有着一丝嘲讽。又有着无尽的恨意。

    罗晨看着这突兀出现的女子。心中也是一惊。

    这个女子。他之前可是未曾感觉到。

    “五级武师。”罗晨心神凛然。用力的握住了手中的重剑。

    能够不被他的感知能力感应到。至少也是五级武师。

    这样的存在。怎么会出现在天南以南。出现在金鳞城。

    楚亦墨目光落在女子身上。眼瞳猛然一缩。失声道:“你是……楚玉倩。”

    “呵呵。我的好师兄。是我。这么多年了。沒想到你还能认得出我來。”

    罗晨脸色一变。感觉嘴里微微发苦。

    楚玉倩。

    这个女子。竟然是天剑门楚家之人。

    天剑门楚家已经被灭。楚家二百余万男丁被杀的干干净净。女子都被囚禁着准备发卖为奴。而现在。居然來了个楚家的五级武师。

    楚亦墨看着那有着惊世之容的女子。用力的闭紧了嘴。

    楚玉倩并未理会罗晨。看着楚亦墨寒声道:“刚才你不是讲的很开心么。怎么不敢说了。说啊。亦墨师兄。你告诉我。这个被你嫁到小宗门的女子是谁。这个为你生下一子二女的女子是谁。”

    楚亦墨脸色阴晴不定。沉默不语。

    “呵呵。不敢说了吧。”

    楚玉倩讥讽一笑。美眸中有着无尽的恨意。寒声道:“我当年被恶人玷污。你便说我是天剑门的耻辱。把我赶出了金鳞城。可是你呢。我的好师兄。你和洛灵姐姐的故事。又算什么。我和你到底谁才是天剑门的耻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