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天眼开
    ??楚亦墨脸色阴晴www..la沉默不语。

    “呵呵。不敢说了吧。”

    楚玉倩讥讽一笑。美眸中有着无尽的恨意。寒声道:“我当年被恶人玷污。你便说我是天剑门的耻辱。把我赶出了金鳞城。可是你呢。我的好师兄。你和洛灵姐姐的故事。又算什么。我和你到底谁才是天剑门的耻辱。”

    “什么。”

    罗晨猛然一怔。失声道。“你说的那个女子。……莫非是楚洛灵。”

    “哎。”

    “终于还是被人知道了。”楚亦墨目光闪烁。长叹一声道。“奇怪。为什么我不觉得羞耻。反而觉得很轻松呢。”

    “那是因为你是个禽兽。”楚玉倩恨声道。

    “呵呵。你说的不错。我就是禽兽。我是个幸运的禽兽。幸福的禽兽。”楚亦墨嘶声笑了起。

    ……

    罗晨的脑子瞬间凌乱了。刚才听了那个凄美的故事。还以为楚亦墨是个难得的情种。

    喜欢的女子已经去世十多年了。说起还这么伤心。听起倒是个痴情之人。

    想到故事的女主角。居然是楚洛灵。

    洛灵夫人。

    洛灵夫人是昆玉宗宗主柳下惠的妻子。也就是柳如雪和柳依萱的母亲。而她的另一个人身份。便是天剑门楚家的嫡系族人。

    她是天南以南第一美人。也是天剑门门主的女儿。

    听到了楚洛灵这个名字。罗晨瞬间明白了一切。

    故事里的那个小宗门。就是昆玉宗了。

    那个被戴了绿帽子的年轻人。自然就是柳下惠了。

    原洛灵夫人远嫁天南以南。是这个缘故。

    那么故事里的那两个小女孩儿。就是柳如雪和柳依萱了。

    ……

    “原如此。”罗晨心神震荡。看着楚亦墨英俊的老脸。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怪不得楚亦墨说他的感情为世道所不容。我去。

    罗刚师兄见证的。居然是这样的一段畸形的恋情。

    罗刚师兄显然并不知道这位老友的身份。不知道他便是白光门的门主。

    “洛灵夫人……居然会是洛灵夫人。”罗晨心思急转。

    故事里那个女子。既然是洛灵夫人。那么……

    似乎当年罗刚师兄的最后一战。也有了新的内涵。

    当年的洛灵夫人。脸上从罩着面纱。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却被看作是天南以南第一美人。

    这个资格。从有人质疑。因为笼罩着面纱的她。已经足够的美丽。

    而她戴着面纱的原因。据说是深爱自己的丈夫柳下惠。只愿让柳下惠看到她的脸。

    想到这儿。罗晨不由得冷汗连连。

    当年那一战之中。罗刚师兄一枪挑落了洛灵夫人的面纱。发现柳下惠的妻子居然是山谷中见到的那位女子。自然是无比震惊。

    而洛灵夫人之所以有离开战斗。而是发动了噬骨蚀心自杀。自然是因为被罗刚师兄发现了她的身份。

    因为她和楚亦墨的这种关系。根本不为人世所容。

    她慌乱之下。以为自己的畸形恋情将要被人所知。羞愤之余。才会选择了这个手段。

    她想要的是让罗刚师兄和他一起死去。然后就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她完全忘记了。罗刚根本不知道那个山谷中的男子。就是天剑门门主楚亦墨。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知道这一点。可是被罗刚认出。已经足以让她羞愤欲死了。

    ……

    “原柳如雪和柳依萱。不是柳下惠的女儿。而是这楚亦墨的女儿。”

    “怪不得柳如雪身为昆玉宗宗主的女儿。却有着那样不堪的童年。”

    这个时刻。一切的秘密似乎都在罗晨面前揭开了。

    楚洛灵依仗自己的身份。承认自己有着情人。并且把柳下惠带到小山谷。指认罗刚师兄是她的情人。

    那么在柳下惠的眼里。柳如雪和柳依萱。就是罗刚师兄的女儿了。

    想到这里。罗晨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阵恶寒。

    幸好这两个丫头不是自己的侄女。

    不然的话。若是自己的侄女有着这样悲惨的童年。自己恐怕会发狂不可。

    柳下惠知道这两个丫头不是自己的女儿。在楚洛灵活着的时候还无可奈何。可是既然楚洛灵已经死了。那么这两个丫头。他自然不会庇护。

    那些在他眼皮下发生的罪恶。完全就是他纵容的结果。不然的话。纵然他再冷落这两个丫头。谁又敢那样欺侮宗主的女儿。

    柳下惠并不知道这两个丫头的父亲就是天剑门门主。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胆子。而她们的父亲楚亦墨并不知道这两个丫头的存在。所以才会造成这两人的悲惨命运……

    “乱。还真是乱。”罗晨摇了摇头。

    虽然还有一些细节无法想明白。可是当年的事情。应该就是这些了。

    这样的事情。完全颠覆了罗晨的认知。一时之间。他的心中也是感觉极为复杂。

    “这样的事情。在那些强大家族之中其实根本不算什么。我知道几个最为强大的家族。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这样的事情都是公开的。小子。这个世界很大。怪事无奇不有。习惯就好了。”圣老的声音陡然响了起。

    “习惯……”罗晨摇了摇头。

    “在我的家乡。这样的事情也多了去了。别想这些用的了。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应付现在的局面吧。你现在要面对的。可是一个五级武师。”圣老提醒道。

    罗晨心中一颤。连忙收敛心神。

    师父总是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似乎他的家乡不在这个大陆上一般。这样的怪话他已经习惯了。

    这件事情对他震撼实在太大。让他居然是忘记了身在危险之中。

    毕竟这个突兀出现的女人。可是货真价实的五级武师。

    ……

    楚玉倩看着奄奄一息的楚亦墨。看着楚亦墨英俊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笑意。心中更觉厌憎。

    这个家伙自己做下了这样的事情。竟然有脸把自己赶出金鳞城。

    当年的自己。是被人玷污怀孕。并非是自己的意愿。这样的事情。与楚亦墨做的事情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想起楚亦墨当年赶她出城是道貌岸然的样子。楚玉倩的眼中。蓦然现出一丝杀意。

    “你才是天剑门楚家的耻辱。你这个恶心的家伙。”楚玉倩冷然道。“你这样的家伙。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我就要死了。她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也无所谓。玉倩。我现在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至少终于有人知道了。我和洛灵曾经彼此喜欢过。”

    楚亦墨呵呵笑道。“庄梦忆说过。痴情的男女下场都一样。这个家伙虽然无耻。这句话说得却是极好。我这一生。有过这样一段情。也算有白过。现在死了。便是去陪洛灵。又有何憾。”

    “那你就去死吧。”楚玉倩鄙夷的道。然后身躯一闪。到了楚亦墨的面前。

    楚亦墨微微一笑。眼前有出现了那个美丽的女子。那个美丽的山谷。那粉墙黑瓦的小院。那春风中招摇的璀璨桃花……。

    “洛灵。我了……”

    “死禽兽。我去尼玛的。”楚玉倩毫不客气的飞起一脚。直接踢爆了楚亦墨的头颅。

    罗晨看着镶嵌在地面上的无头尸体。心情也是极为复杂。

    这个事情。真的很复杂。

    若非是因为遇见这个家伙。罗刚师兄也不会断臂吧。

    蓦然。罗晨又想起一件事情。

    楚亦墨和楚洛灵的第一个孩子……应该就是柳湃。

    柳湃是楚亦墨的儿子。也是楚洛灵的儿子。而楚如萱当初执意要嫁给柳下惠。后却又跟了柳湃。

    楚如萱是楚洛灵的亲妹妹。也是楚亦墨的女儿。

    那么柳湃和楚如萱之间的关系算是……

    想到这里。罗晨差点喷出了一口黑血。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柳湃和他父亲还真的很像。

    楚亦墨并有阻止楚如萱和柳湃在一起。恐怕也是因为他自己也有着这样畸形的恋情吧。

    这两个家伙。现在不知在大陆哪个角落里游荡。原楚如萱跟了姐姐的儿子。这种关系已经够奇葩了。现在想起。这种关系简直就是一团乱麻啊。

    “乱。真乱。”罗晨心中骂了一句。不再想这件事情。

    他的目光看向了楚玉倩。而楚玉倩的目光。也正看了过。

    罗晨默然不语。用力的握紧了手上的重剑。

    “你是罗晨。”楚玉倩长出了一口气。看着罗晨冷冷道。

    罗晨默然不语。

    这个楚玉倩和楚亦墨之间有些恩怨。所以击杀了楚亦墨。不过她毕竟是天剑门楚家之人。而如今楚家已经被白光门和栖霞宗灭门。

    这样的仇怨。绝对是不死不休。那么这一战。恐怕也是无可避免的吧。

    “你不是我的对手。”楚玉倩冷漠道。

    “或许吧。”罗晨涩然一笑。然后目光慢慢变得无比的明亮。

    不是你的对手。那又如何。

    他是栖霞铁卫的铁卫。现在依然是云岚大队的统领。栖霞铁卫的铁卫。从不会缺乏向死而战的勇气。

    唯有战。才有可能在绝境之中拼下一线生机。

    楚玉倩冷笑一声。身躯已经从罗晨的视野之内消失了。而罗晨的感知能力范围内。也有了她的气息。

    罗晨看不到她。也感应不到她的能量波动。似乎这个女人。已经完全的消失了。

    然而罗晨明白。对方就在眼前。随时会发动致命的一击。

    罗晨脸色无比沉郁。感知能力提升到极限。这一刻。他的心神变得无比清明。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强大的对手。但是他不能失败。

    他的背后。还有着刘语熙。有着栖霞铁卫的万余名铁卫。

    一旦失败。一个楚家五级武师的复仇。将会是极端的恐怖。

    “不能输。一定不能输。”罗晨心中嘶吼道。

    “轰。”

    这一瞬间。浑身的血脉如同沸腾了一般变得无比的狂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他的血脉之中慢慢醒。

    “咔嚓。”一声轻响在他的灵魂之内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

    罗晨心神不由自主的沉入识海。看到了一副极为诡异的画面。

    他的灵魂高悬于精神力之湖上空。一个女子背负着一位少女。手里一把古意盎然的长剑。正缓缓地刺向灵魂小人的脖颈。

    一种难以明说的感觉。瞬间笼罩了他的灵魂。

    罗晨霍然睁大了眼睛。眼前的世界已经是变得完全不同。

    他清晰的看到了。楚玉倩淡淡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嘴角噙着一丝讥讽的笑意。正把长剑缓慢地刺向了自己的脖子。

    依然是用眼睛看到的。可是却是一种极为奇异的状态。

    罗晨心中瞬间明悟。知道从这一刻起。再强大的武师。也不可能在自己的面前隐藏身形。

    金螺内。圣老脸上满是狂喜之色。心中嘶吼道:“天眼开了。天眼开了。哈哈。”

    “小子。你的血脉苏醒。居然是这样快捷。你的成长。比我想象的还要快太多。”

    “原想你会在二十年内踏上大陆的巅峰。现在……呵呵。这个过程。恐怕要大大的缩短了。”

    “老夫的愿望。老夫的梦想。说不定真的能够实现。甚至说不定你真的能够帮助老夫打开一条回家的路呢。呵呵。”

    罗晨的眼中。血色十字星在他的瞳孔之上慢慢定格。如同是烙在瞳孔上一般。

    然后血色十字星完全消失。在瞳孔上留下了永久的浅浅痕迹。外人根看不出。

    看着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罗晨也是觉得极为怪异。

    视野之内。不管距离远近。一切都是清清楚楚。看百丈之外的一棵小草。和看眼前的一棵小草也有任何差别。完全就是无视了距离的限制。

    视野之内。一切纤毫毕现。不管距离远近。一切都如在眼前。

    随着这些变化。一些信息也是进入到了他的灵魂之内。让他瞬间明悟一切。

    原这是随着他血脉之力觉醒而拥有的一项能力。这项能力的名字。便是叫做天眼。

    天眼之下。一切隐藏敌人都无所遁形。有人可以在他的面前隐藏。而纵然是千里之外的事物。只要他愿意。也可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刻。天眼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