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先杀了你
    ??  原來这是随着他血脉之力觉醒而拥有的一项能力。这项能力的名字。便是叫做天眼。

    天眼之下。一切隐藏敌人都无所遁形。沒有人可以在他的面前隐藏。而纵然是千里之外的事物。只要他愿意。也可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刻。天眼开。

    ……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从楚玉倩隐匿身形逼近罗晨。到罗晨天眼开启。还不到一息时间。

    血色十字星在眼眸深处一闪而逝。已经烙印在了瞳孔之上。罗晨蓦然大吼一声。血色重剑带出一道狂暴之极的红光。狠狠地劈向了身前的虚空。

    “当。”

    一声巨响。狂暴的能量波动如同风暴一般爆发而出。横扫周围的街道。青石地面被瞬间破碎。一个深达数丈的巨坑出现在长街之上。

    楚亦墨的尸体首当其冲。在这狂暴的能量风暴之下直接被碾成了粉末。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玉倩现出身形。向后倒飞而出。在巨坑边缘站了下來。看着罗晨惊怒道:“该死的小子。你怎么能够找到我。”

    她握剑的手剧烈颤抖。虎口已经被撕裂。正流着鲜血。显然刚才的对撞。竟然是她吃了点儿亏。

    满以为罗晨无法发现自己。所以楚玉倩根沒有防备。罗晨骤然暴起一击。而她根沒有时间发力。仓促迎击之下。居然是被罗晨一剑给轰得飞了出去。

    罗晨也是跃出了巨坑。看着对面的楚玉倩。心中一声叹息。

    五级武师毕竟是五级武师。果然厉害。

    刚才那一击。对方根沒有防备。罗晨原是准备一击斩杀对手。然而对方反应实在太快。依然是用长剑挡了一下。

    挡了一下。就挡住了。

    虽然对方吃了点儿亏。可是并无大碍。而再想找到这样的机会。恐怕也不容易了。

    不过至少现在自己能够发现对方。至少还能够与对方战斗。若是连对方的影子都发现不了。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对面的绝色女子冷然一笑。不再隐匿身形。娇躯一闪便越过了巨坑到了罗晨面前。手中长剑如同冷电带出一道寒芒。狠狠地斩向了罗晨。

    “杀。”

    罗晨暴喝一声。血色重剑撕裂空气。重重地劈向了女子手中长剑。

    “通。”

    一声巨响。罗晨只感觉心口一闷。勉强压制住了吐血的**。身躯却如同是炮弹般的倒飞而出。直接飞出了百丈之外。

    罗晨刚刚落在地上。那女子如影随形而至。又是一剑毫无花俏的狠狠劈下。

    罗晨用力咬牙。再次挥动重剑硬挡。

    结果依然沒有任何不同。罗晨再次被轰得飞了出去。身体还在空中。却已经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刚才他血脉快速觉醒。攻击能力也是有着小幅度的提升。而在此之前。他便有着秒杀四级武师的能力。罗晨满以为自己有资格和一个五级武师硬拼力量了。

    然而他苦涩的发现。即便是现在的他。也无法硬抗一个真正的五级武师。

    能够发现对手。可是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让对手依然可以轻松碾压自己。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那黑发如瀑的绝色女子讥讽一笑。飘逸之极的掠了过來。又是一剑狠狠地斩下。

    “喝。”

    罗晨眼瞳之中。有着无穷的战意。再次挥剑狠狠地劈了过去。

    “通。”

    一声巨响过后。罗晨再次被轰击得飞了出去。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

    身躯尚在空中。手上血色重剑喀嚓一声。裂成了碎片。

    “如何。”

    那绝色女子站定身形。讥讽一笑。

    “再來。”罗晨暴怒喝道。伸手一抓。又是一柄重剑握在手中。重剑再次变得赤红如血。

    这重剑乃是二层道纹重骑的制式套装。栖霞宗所有的二层道纹套装都是罗晨打造。所有的二层道纹套装都在罗晨空间法器之内有着不少。重剑自然也不例外。

    罗晨打造的重剑。已经无比接近三级道纹套装了。然而在对方巨大的力量之下。依然是被直接轰碎。

    不过女子站住身形。对于罗晨來说便是天大的机会。也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不待那女子冲过來。罗晨怒吼一声。已然是炮弹般的窜了出去。

    他不能败。他不能输。

    他的身后还有着刘语熙。有着整个栖霞宗。

    所以他必须拼命一搏。

    高速冲锋的同时。罗晨不断快速变换步伐。一道粗砺的道纹。在他的脚下快速形成。

    对面的绝色女子身躯一闪已经到了眼前。长剑如冷电再次狠狠地劈下。

    罗晨心中高速计算着。猛然踏出最后一步。然后手中血色重剑闪电般挥出。

    “弄浪三重。”罗晨心中一声暴喝。

    这一次。罗晨终于有机会用上了自己的最强一击。

    “轰。”

    一声惊雷般的巨响。凝聚在重剑之上的恐怖天地灵力陡然爆发。与罗晨自己的力量一起。狠狠撞击在古剑之上。

    “咔嚓。”

    一声脆响。古剑瞬间断裂。

    那绝色女子惨哼一声。身躯向后掠去。嘴角已经有了一丝鲜血。

    罗晨也是心口震荡。几乎要吐出血來。然而他根沒有任何停顿。再次炮弹般的冲向了那黑发如瀑的绝美女子。

    “哼。”楚玉倩冷哼一声。声音里有着无尽的怒意。

    她天资卓绝。自然极为骄傲。被一个二层武师逼到这个地步。也是让她动了真怒。

    好胜之心一起。楚玉倩再次召出一把长剑。冲向了罗晨。

    澎湃的力量注入古剑之中。楚玉倩此时再也沒有任何的保留。古剑的速度更为快捷。狠狠地斩向了罗晨。

    “蓬。。。”

    一声震天巨响。在街道之上响起。

    狂猛无铸的能量风暴。把方圆百丈的青石地面全部掀飞。露出下面的泥土。

    楚玉倩的最强一击。对上了罗晨的最强一击。

    罗晨闷哼一声。身躯被轰击得倒飞而出。手中重剑再次破碎。

    一直飞出了百丈之外。罗晨才落在地上。胸口烦闷不已。接连喷出了几口鲜血。

    楚玉倩全力爆发之后的攻击。纵然是他用上了弄浪三重也无法抵挡。

    黑发如瀑的绝色女子站在那里。脸色极为苍白。绝美的脸上却是现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你。已经败了。”

    说着她忽然脸色大变。娇躯猛然一颤。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呵呵。我看败的是你吧。”罗晨重剑支撑身体勉力站起來。看着绝色女子冷笑道。

    他的目光。落在了女子弧线完美的左胸之上。

    ……

    楚玉倩脸色苍白。亦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胸。

    那里挺拔依旧。衣衫却已然被鲜血染红。

    清明上河图中铁卫战枪造成的伤势。本已痊愈大半。此刻却又骤然爆发起來。顷刻之间。她的力量已经流失大半。脸上沒有一丝血色。

    “该死。”

    楚玉倩用力咬牙。一脸不甘之色。

    居然败给了这个小子。这让心高气傲的她情何以堪。

    那里的伤势。在这个时候。终于是拖累了她。

    由于这里的伤势。她的力量只能发挥到七成。

    而现在。她在与罗晨硬拼的时候受了内伤。那些黑色光焰却又开始作怪。感觉胸口上的创口在快速扩大。楚玉倩也是变了脸色。

    她拼命的压制。伤势却是无法抑制。甚至是在快速的扩大。

    这样下去。恐怕一只美丽的娇乳就要消失了。

    对于一个女人來说。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对面的少年伤势颇重。不过气息却是在快速的恢复着。这个家伙是庄梦忆的传人。有着这样强大的恢复能力也是正常。

    楚玉倩跺了跺脚。俏脸陡然一沉。咬牙握紧重剑。想要冲向罗晨。然而她的脸色猛然一变。惨然跌坐在了地上。

    左胸迅速扩大的伤势。已经严重伤害到她的经脉。她的力量。正在快速的减弱着。

    这一战。她居然是真的败了。败在一个二层武师的手上。

    ……

    罗晨冷冷一笑。深深吸了一口气。提着重剑缓缓地走向了楚玉倩。

    他的伤势也是极重。走起路來脏腑依旧极为痛疼。

    对面的女子虽然重伤。可是一个五级武师依然是极为危险的存在。

    可是他却沒有犹豫。现在这个时候。是击杀这个危险对手的唯一机会。

    宁肯冒最大的风险。罗晨也必须要把她斩杀。不然的话她若恢复过來。对于栖霞宗來说便是灭顶之灾。

    天眼已开。他怎么会看不出來楚玉倩的伤势。刚才向死而战。拼了命的和对方对攻。他唯一的希望就在对手这伤势之上。

    而现在。对方的伤势爆发。他也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机会。

    深深吸了一口气。罗晨便准备发动弄浪三重。想要击杀这样的对手。必须要使用全部的力量。

    对面的绝色女子冷然一笑。美眸中燃起不屈的战意。古剑撑着身体站了起來。

    她是何等骄傲之人。怎么会失去战斗的勇气。

    她是骄傲的楚玉倩。宁肯死。她也不会认输。

    ……

    “母亲。你不能伤他。”楚玉倩的背上。萧媛媛的声音忽然响了起來。声音同样甜脆柔糯。却有着一丝惶急之色。

    楚玉倩娇躯一颤。回头看了一眼萧媛媛。眼中的战意也是瞬间消失。有着的是无尽的怜惜。

    “媛媛姑娘。”罗晨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微微错愕。刚刚要踏出的脚步也顿了下來。

    “母亲。你怎么和罗晨打起來了。你说过不会伤他的。”萧媛媛急急道。

    “你这丫头。切磋而已。我说要伤他了么。”楚玉倩轻声道。

    “哦。”萧媛媛应了一声。又是昏迷过去。

    楚玉倩玉手一挥。收起了古剑。把萧媛媛从背上转到怀里。看着覆盖着面纱的萧媛媛。眼中满是怜惜的光芒。

    不再勉力支撑。楚玉倩无力的坐在地上。

    罗晨紧握重剑。看着对面的绝色女子诧异道:“你……是媛媛姑娘的母亲。”

    “怎么。很意外么。”楚玉倩淡漠一笑道。“若非媛媛说过不让我伤害你。我开始就会下杀手。你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怎么可能击败我。”

    罗晨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战斗。点了点头。

    的确。这个女人自始至终只有战意而无杀意。显然并沒有杀死自己的打算。

    可是……自己和萧峰灭掉了楚家满门。她毕竟是楚家的女子。她怎么会不想杀自己。难道她不是來报仇的么。

    “你真的是媛媛姑娘的母亲。”罗晨看了一眼这姿容绝世的年轻女子。不由得奇道。“你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媛媛姑娘……怎么会有你这么年轻的母亲。”

    楚玉倩淡淡道:“媛媛今年刚过十七岁。而我十二岁就生下她了。这个事情白光门的高层都知道。算不得什么秘密。”

    “……”

    罗晨不由得无语了。楚玉倩身为天剑门楚家之人。嫁给白光门萧家之人已经够奇葩了。居然十二岁就生下了萧媛媛。这让他不由得又是心中一阵凌乱。

    显然这里面。也是有着一个极为曲折的故事的。

    “我今日带着媛媛來这里。并非是为了替天剑门复仇。而是为了找你。我们身上都受了伤。媛媛说你可以治好我们。这便是我找你的目的。”楚玉倩看着罗晨柔声道。

    罗晨看了一眼楚玉倩怀中昏睡的少女。沉声道:“媛媛姑娘……和我有旧。我自然可以为她治疗。可是你么……一个五级武师对于我栖霞宗來说。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

    “你什么意思。”楚玉倩秀眉一扬道。

    “不好意思。我会先杀了你。然后再为媛媛姑娘治疗。”罗晨提着重剑。一步步地走了过來。

    “你为什么要杀我。”楚玉倩微微错愕。

    “因为你毕竟是楚家之人。而我和楚家的仇。早已是不死不休。”罗晨道。

    “我十二岁就被赶出了金鳞城。对于天剑门楚家。我比你更恨千倍、万倍。刚才是我杀的楚亦墨。你也看到了。难道你还担心我以后会为楚家报仇不成。”楚玉倩诧异道。

    “你觉得我能不担心么。”罗晨淡漠道。

    一个五级武师。想要灭掉栖霞宗都有可能。他的身后还有刘语熙。这样的风险。他可不敢冒。

    虽然楚玉倩今日的确沒有对他起杀心。可是这样的危险。他绝不敢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