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刺瞎
    “我十二岁就被赶出了金鳞城。23us.更新最快对于天剑门楚家。我比你更恨千倍、万倍。刚才是我杀的楚亦墨。你也看到了。难道你还担心我以后会为楚家报仇不成。”楚玉倩诧异道。

    “你觉得我能不担心么。”罗晨淡漠道。

    一个五级武师。想要灭掉栖霞宗都有可能。他的身后还有刘语熙。这样的风险。他可不敢冒。

    虽然楚玉倩今日的确有对他起杀心。可是这样的危险。他绝不敢冒。

    楚玉倩目光一闪。点了点头道:“也是。从你的角度说。这样做似乎也有道理。”

    “所以。对不住了。”罗晨走了过。绷紧了脸道。“我今天必须要杀了你。”

    “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楚玉倩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

    “为什么。”罗晨皱眉。

    “因为……你是庄梦忆的弟子。而我是庄梦忆的女儿。”楚玉倩深深看了罗晨一眼。“我是你师父的女儿。你敢杀我么。”

    “嗯。”罗晨脸色猛然一变。“你说什么。”

    楚玉倩淡淡一笑道:“你和楚亦墨交手时。已经承认了自己是庄梦忆的徒弟。而我。则是庄梦忆的亲生女儿。说起我就是你的师姐。你现在想要杀我。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罗晨失笑道:“这样的鬼话。你以为我会信么。”

    “信不信由你。”楚玉倩淡淡道。“我的母亲叫楚冰冰。若是今日你师父庄梦忆在的话。一定知道。我的确是你师父的女儿。你若是不信。只管杀了我好了。”

    罗晨哼了一声。看着金螺内的圣老传音道:“真的假的。”

    “假的。”圣老撇了撇嘴道。“老夫这一生享尽艳福。***无数。上过的女人比张伯伦还多。可是都是三十年以前的事情了。再说老夫在金鳞城内玩过的楚家女子虽然不少。可是有有子嗣自己不清楚。再说我什么时候上过一个叫楚冰冰的丫头。根本就是有的事。”

    “明白了。”

    罗晨看着楚玉倩。遥遥地举起重剑便要加速。

    “你这小子真要杀我。”楚玉倩俏脸一寒道。“我真的你师父的女儿。”

    “我凭什么相信你。”罗晨讥讽一笑。

    楚玉倩声音微寒道:“有庄梦忆这样一个父亲。也算不得什么光彩的事。可是我若是死在他的徒弟手上。未免就太可笑了。既然你不相信。我也办法。不过你杀了我。一定是会后悔的。”

    “我的母亲楚冰冰。是天剑门长老楚谷兰的侍女。三十年前。庄梦忆找楚谷兰。就在那个时候有了我。庄梦忆未必会记得我母亲的名字。可是这件事情他一定知道。我真的是庄梦忆的女儿。将你见到你师父就知道了。”

    “师父。你怎么说。”罗晨再次看向金螺。

    金螺内。圣老脸上现出思索之色。疑惑道:“这个……莫非是真的。”

    “到底是不是真的。”罗晨无语了。

    “楚亦墨的姑姑楚谷兰。的确是老夫极为喜欢的一个***。床上功夫最为了得。所以老夫也喜欢找她。”

    圣老迟疑道。“我最后一次找楚谷兰。正是在三十年前。当日我和楚谷兰正在云.雨。她的一个侍女闯了进。老夫兴之所至。便把那个小丫头也拉上了床。玩了一次三劈。那个侍女的名字。似乎是叫什么冰冰。”

    “那就是真的了!”罗晨无语了。

    圣老既然这样说了,那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这个楚玉倩的确是圣老的女儿了。

    这一日还真是奇遇连连,本以为战争已经结束,却连续来了两个强悍的对手。第一个是天剑门门主楚亦墨,到最后来居然是罗刚师兄的故交,第二个,这个强悍的五级武师楚玉倩,居然会是圣老的女儿!

    “那怎么办,师父,还杀么?”罗晨传音问道。

    “杀你个头啊!”圣老恼火道,“老夫在这修真界,可就这一个女儿。你小子敢动我的女儿,老夫跟你拼命!”

    罗晨咧了咧嘴。这家伙进入状态还真够快,现在就开始护犊子了。

    当然他也是随口一说,开玩笑,楚玉倩既然是圣老的女儿,他怎么可能再下杀手?

    “你还不相信我么?”楚玉倩以为罗晨依旧怀疑,无奈道,“那好吧,我就说得再详细一些。有些事情我本不想说,可是看来是不得不说出来了。没有办法,我总不能莫名其妙的死在庄梦忆徒弟的手上。”

    “三十年前,我母亲楚冰冰只见过庄梦忆一次。她是楚谷兰的侍女,在和庄梦忆有了一夕情缘之后,就被楚谷兰赶出了府门。后来有了我之后,楚谷兰对我母亲处处刁难,我母亲生下我之后,对我却是不错。她是因为喜欢庄梦忆,所以爱屋及乌,一直很照顾我。”

    “楚亦墨是楚谷兰最宠爱的侄子,因为楚谷兰孤苦半生的缘故,对于庄梦忆极为反感。我母亲却对庄梦忆极为崇拜,从不肯说他一句坏话,所以受到楚亦墨的排挤。”

    “我母亲不过是个下人,虽然和楚亦墨辈分相同,地位却是天地之别。他身为一宗之主,这样针对我的母亲,我母亲的日子怎么能好过?““生下我不久之后,我母亲就去世了。因为我是庄梦忆的女儿,楚亦墨看我也极不顺眼,我的处境极为艰难。后来我表现出了极好的修炼资质,被誉为楚家年轻一代第一人,日子才好过一点儿。”

    “再后来,我被白光门的萧草掳走玷污,凌辱了七天七夜,有了媛媛这个丫头。楚亦墨便以此为由,骂我让家门蒙羞,把我赶了出去。其实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是庄梦忆的女儿。这次就连楚谷兰也无法护着我了,我只好一个人抱着媛媛,离开了金鳞城。”

    “我离开天剑门之后来到,去白光门找到了欺侮我的萧草。我在萧草身边隐忍了十二年,然后终于找到了机会,一刀杀了他。之后我被白光门上一任门主囚禁,罪行被写上了金科玉律,只有媛媛为我完成赎罪,我才能被放出来。”

    “我被囚禁了整整六年,在白光门刑堂大牢之内受到了百般折磨,却从三级武师成了五级武师。媛媛这次耗费巨大代价救我出来,自己受了极重的伤势……”

    楚玉倩三言两语,便讲述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遭遇。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中的寒意却是越来越浓,显然那些遭遇,让她依然极为愤怒。

    这个故事也颇为曲折,罗晨正听得入神,圣老的吼声在他心中炸响:“臭小子别墨迹了,赶快救我的女儿,你想看着她死么?”

    罗晨被吓了一跳,再看金螺内的圣老,脸上满是悲哀之色。

    灵魂体没有眼泪,不然的话恐怕早就哭了出来。

    楚玉倩说得虽然平静,然而在圣老听来,却是那么惊心动魄。

    童年无依,幼年被辱,仇人身边隐忍十二年,一刀杀之,然后被囚禁折磨至今。

    他的亲生女儿,居然是过得这么艰难!

    他怎么能不伤心,怎么能不愤怒?

    罗晨不敢再迟疑,打断了楚玉倩道:“不用说了,师姐,我相信你了。”

    “你终于肯相信了么?”楚玉倩蹙眉道。

    “师姐,你不用说了,让我为你治伤吧!”罗晨收了重剑,大步走了过去。

    楚玉倩的伤势极重,左胸的伤势不仅外部在恶化,内部伤口也同时在扩大,这伤势贯穿肺叶,阻断经脉,若不及时治疗,定有性命之忧。

    既然确定了楚玉倩乃是圣老的女儿,罗晨自然没有任何犹豫,对于楚玉倩已经无条件的信任。

    说到底他还是性情中人,圣老对他有大恩,他自然是拼了命也要报答。再说既然楚玉倩算是他的师姐,想来也不会对他不利吧。

    “就在这里治疗么?我受伤的部位有些特殊,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楚玉倩有些迟疑的道。

    罗晨点了点头,身躯一闪掠进了远处一座空着的民房。楚玉倩纤足一点,背着萧媛媛也是跟了进去。

    “媛媛说你能治疗我们的伤势,原本我还有些怀疑,不过既然你是庄梦忆的传人,想来是没有问题了。”

    楚玉倩把昏迷中的萧媛媛放在地上,用力咬了咬嘴唇,轻轻褪去了染血的上衣。

    她的身体极为完美,可以说美到了极点,没有任何的瑕疵,只是左侧秀美的山峰之上,一个孔洞已经有儿臂粗细,上面有着黑色的光焰闪动,在光焰的灼烧之下,伤口正在缓缓的扩大。

    罗晨看着这黑色的光焰,微微皱起眉头。

    “若非我身上有伤,你定然不是我的对手。”楚玉倩见罗晨盯着自己细细观看,咬牙道,“罗晨,你快出手为我疗伤吧!”

    “你这伤势,是怎么来的?”罗晨皱眉道。

    “这个不用你管,你只管为我疗伤便是。”楚玉倩不悦道。

    罗晨刚要说话,圣老恼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臭小子,墨迹什么?你要我看着我女儿死不成?伤势的缘由我以后告诉你,现在你快些出手,你他娘的!”

    罗晨咧了咧嘴,向着楚玉倩道:“把手伸过来。”

    楚玉倩默然不语,伸出了一只完美之极的美丽小手。

    罗晨轻轻握住楚玉倩的手,楚玉倩身躯猛然一颤,脸色苍白不少。

    “怎么了?”罗晨问道。

    楚玉倩勉强一笑,轻声道:“被囚禁这几年,时常被人欺侮,所以……对男人有些排斥。罗晨,你继续治疗吧,不用管我。”

    想起这几年的遭遇,楚玉倩的脸色更加黯然,轻轻低下了头。

    罗晨默默点头,显然真实的情况,恐怕要比楚玉倩说的严重得多。不过这样的事情,他自然不好追问。

    罗晨心神一动,一股温热的能量进入到了楚玉倩的体内。楚玉倩顿时感觉舒爽异常,忍不住低吟一声,极为动人。

    她的声音本就甜脆柔糯之极,这一声低吟更是婉转妩媚,让人浮想联翩,罗晨身躯一颤,清俊的脸庞腾的红了。

    楚玉倩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发出这种声音,俏脸也是一红,偏转了头去。

    “放松心神,不要抵抗。”

    罗晨连忙稳住心神,驱除心头一点绮念,操纵的能量在楚玉倩的体内循环一周,然后涌入左胸的伤口之内。

    如同冰雪遇到了沸水一般,那黑色光焰直接消融的无影无踪,伤口也是不再扩大。

    然后罗晨开始操纵能量,修补楚玉倩的伤势。

    “好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好。”楚玉倩甩掉了罗晨的手,有些生硬的道。

    罗晨道:“若是由我来的话,可以做到不留疤痕。”

    楚玉倩第一时间换了一件衣衫,掩盖住了胸前春光,深深看了罗晨一眼道:“我如今对于男人极为厌恶,所以这儿留下点儿疤痕,也算不得什么。”

    “那好吧!”罗晨摸了摸鼻子,苦笑着点了点头。

    楚玉倩挥了挥手,用于隐藏萧媛媛气息的能量瞬间消失。

    “现在你为媛媛治伤吧。她现在没有生命之危,不过……”

    话音未落,萧媛媛琼鼻上的黑纱,也是飞了起来。

    “什么!”

    罗晨看着眼前的少女,脸色骤然大变!

    而金螺之内,圣老更是瞬间变了脸色!

    眼前的少女清秀淡雅依旧,然而整个左眼已经完全消失,只留下一个深深的黑窟窿!

    “这是怎么回事?谁把我的孙女伤成这样?”圣老在金螺内惊怒的叫了起来。

    “师姐,这是怎么回事?媛媛姑娘她……”罗晨心中一阵颤抖,连声问道。

    “媛媛这次为了救我脱困,害得自己成了这个样子。她的左眼,是她自己刺瞎的。”楚玉倩轻声道,“媛媛说,你一定有办法治好她的,所以我才带她来找你。她身上还有着另外一处伤势,和我的一样,那个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罗晨,你快让她的眼睛复原吧!”

    罗晨看着昏迷中的萧媛媛,苦涩的摇了摇头。

    眼球乃是重要的器官,其复杂程度远超血肉。这样的伤势,他怎么可能治愈?

    这样的手段,他现在并不具备。不然的话,当日萧芝瑞为了救他心脏被轰碎,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萧芝瑞死去了。

    疗伤很厉害,但毕竟不是神术。这等重要的脏器,根本无法凭空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