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底线
    眼球乃是重要的器官,其复杂程度远超血肉。这样的伤势,他怎么可能治愈?

    这样的手段,他现在并不具备。不然的话,当日萧芝瑞为了救他心脏被轰碎,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萧芝瑞死去了。

    疗伤很厉害,但毕竟不是神术。这等重要的脏器,根本无法凭空再生。

    “不行么?”楚玉倩脸色一变。

    “眼睛再生……这怎么可能?师姐,我实在是无能为力!”罗晨无奈道。

    “罗晨,你是庄梦忆的弟子,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想想办法,行么?就算是要我的眼睛给她,我也愿意!”楚玉倩急急道。

    “我真的无法做到,抱歉。”罗晨涩然道。

    对于萧媛媛的性子,罗晨也是极为喜欢。萧媛媛从样貌到气质都像极了刘语熙,他对她也颇有好感。看到萧媛媛现在这个样子,他的心中也是极为难受。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如何让萧媛媛再生出一个眼球来。

    那样的事情,恐怕非人力所能为吧!

    “罗晨,你不行的话,那庄梦忆呢?”楚玉倩急急道,“他是你的师父,他能不能做到?媛媛是我的女儿,也是他的孙女,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们去找他!”

    “师父,你能做到么?”罗晨传音问道。

    金螺内,圣老一脸痛苦之色,沉痛摇头道:“这个老夫也无法做到。哎,我可怜的孙女啊……”

    罗晨默然,心中也是有些难受。

    毕竟萧媛媛并非别人,他和她至少可以算是朋友。

    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令得萧媛媛竟然是付出这样的代价。可是昔日美丽的少女这个样子躺在他的面前,他的心中也是微微颤栗。

    花一样的少女,陡然失去了一只眼睛,这样的遭遇,谁能承受?

    “那我该怎么和师姐说?她要去找你,我该如何拒绝?或者是你准备现身认她们母女两个?”罗晨传音问道。

    “我这个样子,已经算是死了,怎么去见她们?”圣老无奈摇头,“罗晨,她们母女两个,以后就托付给你了。你要好好照看她们,不要让人欺负她们……”

    罗晨传音道:“知道了,师父。”

    圣老叹息道:“老夫一声有着众多女人,却没有留下过子嗣。这是老夫有意为之,老夫心怀天下,又岂愿被子嗣所累?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她们两个的存在,完全是一个意外。不过这是老夫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子嗣了,罗晨,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对她们。”

    “师父……”罗晨无奈道,“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她们,不过你这话怎么像是托孤啊?你老人家这不是好端端的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来?”

    圣老凄凉一笑:“呵呵!你以为老夫这种状态,会永久存在下去么?总有一天,老夫将会完全溃散,到时候照顾她们母女的任务,就要交给你了。”

    “她们从来没有见过我,我这个样子,也无法出去见她们。不过今日见到她们两个,知道我还有子嗣活在世上,老夫真的很开心啊!”

    “可是,我的这个丫头还有我这孙女,过得都太可怜了。这都是我对不住她们啊,唉!”

    罗晨涩然道:“那我告诉她们,无法治疗了。我想师姐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难过……”

    “跟她们说吧,不用去找我,我也没办法啊!”圣老哀叹道。

    ……

    心神交流从来都是瞬间完成,罗晨看着一脸期待的楚玉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师父他老人家……我也很多年没见过了,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得到了他的传承,我知道即便是他,也是无法让媛媛姑娘的眼睛再生。你们找到他,也没有任何用处。”

    “这样啊……”楚玉倩娇躯一颤,已经是流下了泪水。

    她原本没想过媛媛的眼睛能够治好,是女儿的话给了她希望,而如今罗晨的话,却是让她再次陷入了绝望。

    她的女儿容貌和她虽然无法相比,可也是极为美丽的少女,又是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刻。而现在,她却失去了一只眼睛……

    她醒来之后,知道连罗晨也无法治疗她的眼睛,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女儿,都是母亲害了你。母亲不该逼你……”楚玉倩看着安静沉睡的少女,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哀伤。

    从一开始,她便不喜欢这个孩子,因为这个孩子是她屈辱经历的后果。所以她对萧媛媛,一直都很恶劣。

    女儿从她那里,从来没有得到母爱。而她也从来没有当母亲的觉悟。

    被囚禁刑堂山洞之后,女儿时常去看她,她却从来没有给她好脸色,唯一做的便是逼迫女儿早日完成赎罪,好让她恢复自由。

    想起当初对女儿说的那些恶劣的话,楚玉倩泪流满面。这个她从不待见的丫头,最后却为了救她脱困付出了这样的代价!

    “媛媛,以后我会永远保护你的,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分开!”楚玉倩看着昏睡中的萧媛媛,泪如雨下。

    看着楚玉倩伤心的样子,罗晨也是感到微微心酸。

    “师姐,别难过了。这个世界之上,师父也不是最强的。或许那些超级强者,有着治好媛媛的希望呢?总是有机会的。”罗晨宽慰楚玉倩道。

    楚玉倩默默点头,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好了,罗晨,现在你先为媛媛治疗身上的伤势吧,她的伤和我的是一样的。”说着楚玉倩便伸手去解萧媛媛的外衣。

    “师姐,不用脱衣服。”罗晨摆手道,“直接就可以治疗了。”

    “真的么?”楚玉倩微微错愕。

    “当然是真的。”罗晨点头。

    “那你刚才对我治疗时为什么不说!你成心占我便宜是么?”楚玉倩咬紧贝齿,美眸中陡然寒芒闪烁。

    “师姐,是你自己要脱的啊!”罗晨无奈道。

    “好看么?”楚玉倩突然问道。

    “好看!——啊?”罗晨自知说错了话,一时间面红耳赤,连忙闭上了嘴。

    楚玉倩脸色微冷,冷哼一声道:“果然不愧是庄梦忆的徒弟!——你出手吧!”

    罗晨松了一口气,轻轻点了点头,拉起了萧媛媛的小手,将能量注入萧媛媛的体内。

    萧媛媛依旧在昏睡之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低吟,和楚玉倩之前的声音一样的甜脆柔糯,动人之极。

    罗晨俊脸再次一红,楚玉倩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罗晨一眼,自己的脸却是红了。

    ……

    萧媛媛的伤势很快治愈,由于是罗晨出手,所以完全没有留下一丝疤痕。

    罗晨收回了手,此时楚玉倩的伤势已经完全痊愈,已然是恢复了全部的力量。

    “师姐,现在你要去哪里?”罗晨问道。

    “去哪里?我说过要离开了么?”楚玉倩瞥了罗晨一眼,冷哼道。

    “那你……”罗晨心中暗暗警惕。

    毕竟他的这位师姐实在是太强大了。

    “放心吧,你是庄梦忆的徒弟,我是不会对付你的。”楚玉倩冷哼道。

    “庄梦忆虽然是个混蛋,母亲却让我不要恨他。而我被楚家赶出金鳞城,早已和楚家一刀两断。如今霸刀门楚家已经不在了,从今日起,我也不再叫楚玉倩,而叫庄玉倩。”

    “至于媛媛,她在白光门长大,心中对于白光门萧家还有一些感情,不然的话,我就把她也改叫庄媛媛了。”

    “你们和楚家的恩怨,和我无关。对于楚家的人,无论男女,我都没有任何的同情!不过这金鳞城中,有一样东西我却要拿走,你可不能拦我。”

    “什么东西?”罗晨问道。

    “这个么,我马上去取,到时候你也可以看到。”楚玉倩道,“这个东西对你无用,对我却有着极大的用处。”

    “哦!”罗晨点了点头。

    客去主人安,虽然楚玉倩——庄玉倩算是自己的师姐,可是实力太过强大,这样的一个存在,呆在这里也是一个隐患。

    自己必须要帮她,也必须要保护她,可是现在她的力量比自己还强,她的存在对于自己和栖霞宗还是一个威胁。

    所以如果她能够离去,自然是最好了。

    “我可没说要走,我还要在金鳞城中住一段日子呢。”庄玉倩似乎明白了罗晨的想法,淡漠道,“我以前亏欠媛媛太多,要好好的陪着她。以后我们母女再也不分开,她的任何心愿,我都会帮她完成。”

    “应该的。”罗晨连连点头。

    “罗晨,我知道我很漂亮,男人见到我都会有想法,可是你绝对不可对我有什么想法,明白么?”庄玉倩深深看了罗晨一眼,突然道。

    “啊?”罗晨一正,旋即无语。自己这位师姐的确是绝代佳人,比当初见到的楚如萱还要美上几分,不过也自恋的够可以了。

    这样的美貌,自己只会欣赏,在自己心里,刘语熙才是最美的那个,谁也无法代替。

    “并非是我自恋,而是我的身份不同。你对我有任何邪念,都是罪错。”庄玉倩看着罗晨,肃容道。

    “师姐,你什么意思。”罗晨无奈道。

    庄玉倩清冷道:“因为我是媛媛的母亲,而媛媛将是你的妻子。所以你绝对绝对不可以对我有非分之想,明白了么?”

    “你说什么?”罗晨脸色一变。

    “我说,让你娶了媛媛!”庄玉倩道。

    “媛媛这丫头最为喜欢的男子就是你,所以呢,罗晨,你必须娶了她。”

    “……”罗晨无语,看着庄玉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让自己娶媛媛?开什么玩笑!

    “媛媛喜欢你,我听的出来。她这次遭遇大变,毁了容貌,肯定会非常难过。罗晨,你若是娶了她,她或许就不会那么伤心了。不然的话,我这丫头肯定会伤心死了。”庄玉倩道。

    “不可能!”罗晨断然道。

    他的心中唯有刘语熙,怎么可能娶别的女子?

    “为什么?你这是嫌弃她么?”庄玉倩面露寒霜道。

    “不是嫌弃,我心中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所以……只能是抱歉了!”罗晨摇头道。

    “你是庄梦忆的徒弟,这样的话也能说得出来?”庄玉倩讥讽一笑道,“现在媛媛成这个样子,你便拒绝娶她。若是以前我家媛媛好端端的,她只要给你个机会,你还不是狗一样的扑上来?”

    罗晨苦笑一声,心道萧媛媛当初可是真的脱光了站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没有狗一样的扑上去,不过是心中有点儿绮念罢了。

    “媛媛现在这个样子,配你的确有点不太合适。我并非不讲道理之人。”庄玉倩想了一下道,“这样吧!你娶了媛媛之后,我允许你娶别的女子,不过媛媛为大,这样总可以了吧?”

    罗晨再次摇头:“师姐,这个真的不行。”

    “罗晨,媛媛是你师父的孙女,你继承了庄梦忆的衣钵,就对她负有责任!这件事情我做主,你必须答应!”庄玉倩俏脸一沉,怒声道,“我和媛媛是不会分开的,你若答应娶媛媛,我可以承诺加入你的栖霞宗,作为你栖霞宗的长老,这样总行了吧?”

    “小子,你就答应了吧,我的女儿和孙女已经够可怜的了!”圣老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

    “师父,你胡说什么!”罗晨不满传音道。

    “尼玛的!我的孙女,还配不上你么?”圣老恼火道。

    “滚蛋!别的事情可以商量,这个绝对不行!”罗晨微怒道。

    开玩笑,涉及这件事情,他绝对不可能让步。他的心中只有刘语熙,又怎么可能娶别人?

    “尼玛!”圣老愤愤的骂了一句,“刘语熙那丫头有什么好的,不过是你最先遇到罢了!你娶了媛媛,将来仍然可以娶刘语熙,还凭空得到一个五级武师坐镇宗门,我家的便宜都被你占完了,你还不乐意么?”

    “师父,你再说我可翻脸了啊!”罗晨恼火道。

    “且!”圣老愤愤的骂了一句,不再说话。

    “师姐,这个真的不行。”罗晨看着庄玉倩,歉意道,“我和媛媛算是朋友,看到她这样子,我也很难受,可是我不可能娶她,我有我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