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治疗眼睛
    ??  “师父,你再说我可翻脸了啊!”罗晨恼火道。? 燃?文小??说 ?w?ww?.?

    “且!”圣老愤愤的骂了一句,不再说话。

    “师姐,这个真的不行。”罗晨看着庄玉倩,歉意道,“我和媛媛算是朋友,看到她这样子,我也很难受,可是我不可能娶她,我有我的底线。”

    “……算了,以后再说吧!反正以后我是要长住这金鳞城了,这件事情咱们以后慢慢商量。”见罗晨依旧坚持,庄玉倩无奈道。

    刚才她甚至是想要以武力逼迫罗晨,不过想到罗晨乃是庄梦忆的弟子,也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既然继承了庄梦忆的衣钵,定然会有几分庄梦忆宁折勿弯的性子,这样的人想要逼他就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她亏欠女儿太多,女儿喜欢罗晨,女儿的心愿她无论如何也要完成。

    见庄玉倩依然不打断放弃,罗晨心思一闪,忽然道:“师姐,媛媛是你的女儿,我算你的师弟,也就是媛媛的师叔了。你刚才还骂过楚亦墨是禽兽,我若是娶了媛媛,那岂不是也是禽兽了?”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只要媛媛愿意,你是不是禽兽我可不在乎。”庄玉倩哼了一声,伸手抱起萧媛媛,“走吧,我们现在去寒烟阁。”

    罗晨苦笑一声,显然他的话并未让庄玉倩改变主意。不过好在庄玉倩现在也不纠缠这件事情,他也不再多说。

    最为担心的武力逼迫并没有发生,说明这位师姐还是讲道理的。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就容易多了。

    三人走出民房,向着远方城中心的庄园掠去。

    ……

    一路上,经过了几处关押楚家女奴的大宅,女子低沉凄凉的哭声不绝于耳。罗晨看庄玉倩的脸色,见到她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是松了一口气。

    看来庄玉倩对于天剑门楚家的确已经恨极,对于楚家的这些女子也没有任何同情。

    他怎么知道,庄玉倩心中最为痛恨的,就是楚家的这些女子呢?

    刘语熙和雪奴二女都等在庄园门口,见到罗晨带着一个有着绝世姿容的美丽女子走了进来,都是微微错愕。

    “这是刘语熙,这位是雪奴。”罗晨微笑介绍道,“这位是庄玉倩,算是我的师姐。”

    “见过姐姐。”刘语熙向着庄玉倩微笑点头。

    “这两个丫头,都很一般么!”庄玉倩扫了一眼二人,冷冷的道。

    刘语熙脸色微微一变,诧异的看了一眼罗晨。雪奴哼了一声,小脸微微一沉,手上短刀急速旋转,怒声道:“你说什么?”

    “呵呵,还生气了!”庄玉倩无谓一笑,无暇的玉手轻轻一挥。

    一道白光从雪奴的手上飞起,射在了一颗合抱的柳树之上,却正是雪奴的短刀!

    雪奴脸色一变,看着庄玉倩默然不语。显然对方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

    罗晨苦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庄玉倩不再看两位少女,抱着萧媛媛径直向前走去。

    “罗晨,这个美丽的姐姐从哪里来的?”刘语熙看着庄玉倩无比曼妙的背影,翦水双瞳目光微微闪动,轻声道。

    “这个说来话长了!总之你知道她是我的师姐就是了。她的实力,乃是五级武师。”罗晨道。

    “五级武师!”刘语熙和雪奴对视一眼,小脸都是一变!

    五级武师,算是中级武师中较为强大的存在了,在大陆之上也算是登堂入室的存在。

    “难怪这么厉害!”雪奴哼道,“人家现在不是她的对手,可是若是能够再升一层,哼哼!”

    “其中缘由,今晚我再和你们细说。师姐说来取一样东西,我们过去看看。”罗晨说着,伸手习惯性的握住了刘语熙光滑柔软的小手。

    长腿少女目光一闪,也是伸出了一只小手。

    “走吧!”罗晨笑笑,拉着刘语熙向前走去。

    刘语熙回过头来,向着雪奴莞尔一笑。

    “哼!气死我了!”长腿少女恨恨的跺了跺脚,连忙跟了上去。

    ……

    三人遥遥跟着前面那绝美的女子,走到了寒烟阁外。庄玉倩却并没有进寒烟阁,而是径直抱着萧媛媛走向了后面的那座小院。

    那座小院极为破败,里面荒草丛生,显然很久没有人打理了。小院的中心,是一方小小的寒潭,在盛夏之时,依然是散发着凛冽的寒气。

    罗晨占据这里多日,自然知晓这里本是楚亦墨的住所,而这个寒潭,乃是天剑门的根本。楚家的血脉之力,可以通过这方寒潭得到提升,对于修炼极有好处,不过每个人都只有一次进入这寒潭的机会,以后再进入的话,不会再有任何效果。

    天剑门楚家之人,只有修炼到武者九层才可进入其中,这是进入其中的最佳时机。而非楚家子弟,进入寒潭却没有丝毫用处。

    罗晨和刘语熙亦曾来过这里,却没有什么发现。罗晨身体强横,血脉至刚至阳,自然不畏惧这寒潭的冷意,也曾直接进入其中,却是没有任何收获。而刘语熙和雪奴却根本没有进入这寒潭的能力,那种恐怖的严寒饶是雪奴也无法抵挡。

    庄玉倩抱着萧媛媛,走到了寒潭之畔坐了下来,看着那一方烟雾弥漫的寒潭,眉头略略皱起,似乎是在思索什么。

    罗晨三人站在潭边,也是默然不语。

    过了一会儿,庄玉倩忽然玉手一挥,萧媛媛跃入水潭之中,双目紧闭,依旧是在沉睡。

    “罗晨,这……”刘语熙俏脸微微一变,低声道。萧媛媛和她一样也是一层武师,寒潭的寒冷她是感受过的,见到这个面带黑纱的少女居然这么进去了,她也是吓了一跳。

    “没事的。”罗晨向二女传音道,“她叫萧媛媛,是庄师姐的女儿,她的体内,有着天剑门楚家的血统,所以这寒潭之水不会对她有任何伤害。”

    “她怎么会有天剑门楚家的血统?难道你这师姐的夫婿是天剑门的?”刘语熙愕然。

    “师姐原来的名字,叫做楚玉倩,她本就是天剑门楚家之人啊!”罗晨传音笑道。

    “……”

    “呵呵,不用紧张。”

    趁此机会,罗晨也是同时传音给二女,把二女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关于楚亦墨的情史,关于庄玉倩的遭遇,都是快速的讲了一遍。

    至于自己和萧媛媛之间的关系,也略略的提了提。不过罗晨还是有意识的略去了一些细节,比如萧媛媛曾经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这样的事情,还有涉及楚玉倩的一切事情,以及关于罗刚师兄当年最后一战的猜测,他都没有告诉二女。

    纵然是这样,这些个故事本身,已经足以让二女惊讶了,尤其是楚亦墨的事情,也是完全颠覆了二女的认知。两位绝美少女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萧媛媛进入寒潭之后,气息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她有着楚家血脉,又是一层武师,自然有着吸收寒潭能量的能力。她以前未曾进入过这里,寒潭之水自然对其有效。

    而庄玉倩则是依旧凝眉坐在寒潭之畔,完美无瑕的脸上现出推衍之色,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萧媛媛进入寒潭之时,正是薄暮时分,很快已经是月上中天。萧媛媛的气息越来越强大,而寒潭之畔,庄玉倩依旧在凝眉思索。

    而这个时候,两位美少女都已经消化完了罗晨所讲的故事,又提出了不少疑问,罗晨都是一一作答。刘语熙对于庄玉倩的戒备,也是慢慢的消除,看着这个坎坷的女子,也是有着一些动容。而雪奴的八卦之心,这次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目光微微闪动,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月华如霜,洒在了寒潭中少女的身上。少女琼鼻以上覆盖黑纱,在淡淡的烟雾之中却有着一种奇异的美感。仅仅看这幅画面,谁又能想到黑纱之下,隐藏着怎样的伤痛?

    萧媛媛依旧是在昏睡着,呼吸绵长匀净,完全靠着庄玉倩的力量,在寒潭之内维持着平衡。

    进入碧水寒潭已经几个时辰了,她依旧在从这寒潭之中获得好处。这若是放在天剑门未有灭亡之时,绝对会被看成是一个奇迹了。以往天剑门的精英子弟进入其中,大多也就能够吸收一个时辰而已。

    庄玉倩依旧沉默不语,凝眉看着面前的寒潭,完美无瑕的俏脸上现出推衍之色,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午夜,萧媛媛身上的气息终于不再变化。庄玉倩玉手轻挥,萧媛媛便回到了她的怀里。

    “母亲……”萧媛媛悠然醒来,甜脆柔糯的声音轻声响起。

    这一次,她却没有立刻昏睡过去,无比的清醒。

    “媛媛,你醒了!”庄玉倩看着萧媛媛,柔声说道。

    “母亲,我现在是在哪里?”

    “好孩子,你现在是在金鳞城,那是你要找的罗晨,看到了么?”庄玉倩柔和道。

    “哦!”萧媛媛轻轻点头,向着罗晨轻轻一笑。虽然黑色面纱覆盖双眼,笑意却依然极为清晰。

    “罗晨,你做的烤鱼真好吃!”

    “媛媛,你醒了?”罗晨微笑着走了过来。

    萧媛媛微笑着点了点下巴,看了一眼庄玉倩道:“母亲,你的伤好了?我就说么,罗晨肯定能治好我们的啊!”

    “丫头……”庄玉倩苦涩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萧媛媛微微错愕,感知能力扫了一下自己,俏脸陡然一变,声音微微颤抖道:“我的眼睛……没好么?”

    庄玉倩沉默着摇了摇头,轻声道:“丫头,是母亲对不住你。”

    “媛媛,真的很抱歉,我没有那个能力。”罗晨低声道。

    萧媛媛默然不语,良久,甜脆柔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母亲,能够救你出来,媛媛连命都可以不要。一只眼睛,算不得什么的。”

    庄玉倩眼角泛出泪光,紧紧地把萧媛媛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萧媛媛不再说话,俏脸上现出一丝悲哀之色,用力的咬紧了润泽的唇。

    “媛媛,你身上有着楚家的血脉,刚才已经进过这碧水寒潭,获得了极大的好处。你现在已经可以晋升为二层武师了吧,就在这里晋级吧,母亲为你护法!”庄玉倩爱怜的抚摸着萧媛媛的秀发,轻声道。

    “晋级……等会儿吧。母亲,我想安静一会儿。”萧媛媛低低的道。

    “嗯,好吧,等一会儿也行。”庄玉倩连连点头。

    萧媛媛轻轻离开母亲的怀抱,在寒潭之畔盘膝坐下,久久沉默不语。

    虽然她的眼睛被黑纱覆盖,可是罗晨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目光时时落在他的身上,目光之中,有着无尽的哀伤。

    罗晨也明白了庄玉倩说的没错,萧媛媛的确是喜欢上了自己。

    这似乎很没道理,可是喜欢一个人,又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言?

    刘语熙和雪奴也都可以感受到萧媛媛的悲伤,相互看了看,都是无言的叹了口气。

    “罗晨!”圣老的声音陡然在罗晨心中响起。

    “怎么了,师父?”

    “小子,把你的身体借给老夫一次!就一次,好么?”圣老脸色紧绷,沉声道。

    “什么,你要干什么?”罗晨微微错愕。

    “我的孙女太可怜了,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圣老声音微微颤抖,“我虽然无法让她眼睛再生,却可以为她生成一只义眼,不能视物,但至少看起来和真的一样。”

    “师父,你真的要这样做么?”罗晨轻声道。

    他知道自己的血脉之力之中,蕴含着一股不屈于天地的强悍意志,圣老如今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将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这对于视能量若性命的圣老来说,几乎难于承受。

    “若是能够让媛媛眼睛复明,老夫宁可现在魂飞魄散!我是她的外公,她是我的孙女,我的心情,你怎么会懂?”圣老沉声道,“让我借用一下你的身体,就这一次!”

    “好吧!”罗晨无奈道。

    “放松心神,不要抵抗!”圣老沉声道。

    “我知道,师父。”

    罗晨只感觉身体一紧,身体的控制权已经不再属于他了。再看金螺内的圣老,一脸痛苦之色,原本极为凝实的身体如同被无名的火焰灼烧一般,正在慢慢的变得虚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