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我走了!
    ??“我十七,你呢?”

    “我也是十七,我是五www..la”

    “那我比你大,我是四月底生的。”

    “那你就是姐姐了,我以后就叫你媛媛姐姐好么?”刘语熙浅笑道。

    “好啊,刘语熙妹妹。”

    看到两女相谈甚欢的样子,罗晨不由得咧嘴苦笑。

    庄玉倩倒是颇为满意,绝美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倒是一对天生的好姐妹呢,呵呵!”

    “走吧!”

    二人身躯一闪,便是从小院之中消失了。

    清晨,整个栖霞城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初生的朝阳,也无法驱散人们眼中的哀伤。

    天剑门的噬骨蚀心威力庞大,死亡烟雾笼罩之处,连建筑都被冻得粉碎。从昨日到现在,已经有七位楚家族人发动了噬骨蚀心,环绕着栖霞铁卫卫营之中的,是一大片的死亡区域。

    这样的事情,在栖霞城内还是第一次发生。许多有钱人逃离了城市,可是大部分升斗小民还是选择留了下来。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世代都在栖霞宗的庇护之下生活,离开了这里,还能去哪里?

    虽然留在了城里,可是心中依旧是害怕,流言在城市之中愈演愈烈,每个人都在猜测着事情的真相,做什么事情也都显得无精打采。

    成记包子铺就在问天路上,今日依旧开店营业,来吃早点的人们都是神色紧张,来去匆匆。

    包子铺的角落里,一个面容清稚甜美的少女坐在那里,小口的喝着一碗粟米粥,喝得极为香甜。

    少女清澈的目光偶尔抬起,落在街道上疾驰而过的城卫军铁卫身上,眼眸深处,有着隐隐的寒芒浮现。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座城市的惶恐,而这只会让她感到快意。

    因为同样的惶恐,定然也是笼罩着整个金鳞城,笼罩着她的族人。

    昨日已经有着几位族人证明了他们的勇气,而按照约定,现在已经轮到她了。

    这将是她在这个世上吃的最后一餐饭,所以她吃的很仔细,也很认真。

    像她这样美丽的少女,出现在这里往往会招致麻烦,可是今日,人们虽然惊叹于她的美丽,却不会向着她多看一眼。所以这一顿饭,她吃得很安心。

    连喝了两碗粟米粥,热腾腾的包子变凉了却没有动,清稚少女站起身来,抿嘴浅笑道:“好香的粟米粥,没想到在栖霞城内,也能喝到这样的粟米粥。”

    包子铺老板成二有些心不在焉的应道:“小姐喜欢喝的话,不妨多喝几碗。本店规矩,喝几碗都只收一碗的钱。”

    “不用了,我已经很饱了。”少女浅笑道,“没想到这里的粟米粥,和金鳞城的粟米粥一个味道。”

    “粟米粥里只有粟米,到哪里还不都是一个味道?”成二随意应道。

    “呵呵,也是。”少女轻轻一笑,“我说我来自金鳞城,难道你不害怕么?”

    “金鳞城?那是哪里?我为什么要害怕你个小丫头?”成二诧异的看了少女一眼。

    少女无语,无奈摇了摇头道:“看来就算是我们杀死整个栖霞城的人,你们也不知道是我们楚家之人干的,这还真是麻烦。算了,不和你说了!”

    说着少女如玉的小手轻轻一挥:“走了!”

    然后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了街道之上。

    包子铺内,成二已经倒了下去,脑袋已然是消失不见。食客们大呼小叫,看着站在门外的清稚少女,却根本不敢冲出去。

    “该怎么样才能让这些该死的人知道是我们楚家在复仇呢?”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栖霞峰,少女喃喃道。

    兄弟姐妹们一个接一个死去,栖霞城的人虽然惶恐,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样的结果,显然无法让少女感到满意。

    少女正凝眉沉思,陡然感觉心口一阵刺痛,低头一看,一把宽厚的重剑已经洞穿了她的胸膛。

    面前空气略略晃动,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她的面前变得凝实。

    那是一个清俊的少年,身上的气息野性难驯,与他的脸庞颇不相称。而那一把黑色的重剑,正握在这少年的手里。

    “你很想让这里的人知道你们是谁么?”少年微微转动重剑,冷酷笑道。

    少女默然不语,此刻她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在重剑上微微瑟缩着,如同一只离开了水面的鱼。

    “你想让他们恐惧,然后在恐惧之中死去?”少年冷笑着,重剑轻轻抬起,把少女挑离地面。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清稚少女看着少年,俏脸上满是不甘之色。

    “楚家的子弟,都生得太美,要想找到你们,简直太容易了!”少年冷冷一笑,“更何况,我还有帮手。”

    虚空之中,又是一个人影现出身来。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美丽女子,黑发如瀑,容颜绝世,俏脸上有着淡漠的笑意,玉手上随意拿着一柄古意盎然的长剑。

    少女颇以容貌自负,然而见到这样的一个女子,也不由得自惭形秽。

    “罗晨,跟这丫头罗嗦什么,我们才杀了十几个,还有几十个要杀呢!”女子看着少年淡笑道。

    少女感觉自己的生机正在快速流逝,猛然咬牙。

    那绝美的女子冷漠一笑,手中古剑带出一道冷电。少女张开的口,便再也无法合拢了。

    剑光过处,正是少女的檀口,割裂少女脸颊的肌肉,几乎割到了耳根,却没有杀死少女。少女清稚的容颜变得极为恐怖,鲜血从创口暴涌而出。

    这样的伤势,刚好令少女无法闭嘴,纵然丹丸就在嘴里,想要咬碎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师姐,没想到你对楚家之人居然这么狠!”少年摇头道。

    “你若知道楚家的那些贱女人是怎样对我母亲和我的,就不会这样说了。”绝美的女子冷漠一笑,“我是你师父的女儿,自然和他性子很像,有点儿狠劲儿也是正常。”

    “我倒感觉师父是个仁慈之人。”少年道。

    “呵!”女子冷笑一声。

    “走吧,我们继续!”少女看着在重剑上挣扎的少女,目光之中也没有任何的同情,重剑微微一震,少女身体骤然暴成一团血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尘封之中,唯有一股微甜的血腥之气飘荡开来。

    绝色女子淡漠一笑,随手收起了重剑,拿出了一颗蓝色的晶体看了一下,轻声道:“走吧!”

    二人身躯一闪,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

    罗晨如今的感知能力,已经足以覆盖半个栖霞城,楚家子弟纵然是使用龟息丸,在他的感知能力范围之内也无所遁形。更何况他如今天眼已开,站在高处视野之内一切都无所遁形。

    不过感知能力会受到物体的阻碍,特别是厚重的大地,会极大的削弱感知能力,罗晨现在的感知能力,也只能探测到地下二十丈,再往下就无能为力了。

    不过这次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庄玉倩。而庄玉倩的手中,有着碧水寒潭的寒潭之心。

    这一块晶体之上,可以很清楚的找到楚家子弟的位置,纵然是楚家子弟隐匿地下,也逃脱不了寒潭之心的追踪。因为他们和这寒潭之心,本来就有着一种天然的联系。

    楚家子弟显然做了在栖霞城长期盘踞的打算,居然真的在栖霞城一个偏僻的街区租下一个大院作为老巢,而大院之内,更是挖了一条极深的地下通道。若非庄玉倩的寒潭之心,罗晨根本无法发现他们。

    而既然发现了,这些家伙的命运自然是可想而知。

    地面之下,隐藏着二十余位楚家的俊男美女,深藏于地面五十丈之下,这里面甚至建造了一间间永久性的密室,储备了大量的生活物资。

    楚霸给他们的命令,本就是要持续的在栖霞城内制造恐慌,对栖霞宗进行报复,所以他们也是做好了持续报复的准备。

    而当罗晨和庄玉倩杀到这里的时候,这些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一一斩杀。

    以罗晨和庄玉倩的实力,若是愿意的话,完全可以不让他们看到。这样的敌人,去去武者九层的楚家子弟如何抵挡

    一个个同伴接连惨死,最终还是有一人成功发动了噬骨蚀心,而罗晨的朱雀展翅再次展露威力,释放了一个足以秒杀二层武师的低级朱雀展翅,便轻松的解决了这一问题。

    摧毁了楚家子弟的老巢之后,罗晨和楚玉倩离开地下,围绕着栖霞峰开始对楚家子弟展开清除行动。

    而这个爱吃粟米粥的少女,正是他们在问天路上杀的最后一个楚家子弟,也是第八个准备今日发动噬骨蚀心的楚家子弟。

    在寒潭之心之上,所有的楚家子弟都无所遁形。罗晨和庄玉倩一起,围绕着栖霞峰转了几圈,便把隐匿在城内各处的楚家族人全部斩杀。

    之后罗晨并不放心,又扩大了搜索的范围,庄玉倩身为五级武师,速度极快,带着罗晨围绕着栖霞城内方圆数百里搜索了一个遍,也未曾找到楚家子弟的身影。

    到了此时,罗晨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天剑门楚家就来这些人了,而这些人也是被他们全部剪除,对于栖霞宗的威胁已经是不存在了。

    离开金鳞城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而这个时刻,依旧是清晨,太阳在天空之中刚刚升起不久。可见一个五级武师的速度,是多么的恐怖。

    天剑门残余被一网打尽,罗晨带着庄玉倩回了一趟栖霞峰上,拜见了一下叶林旭和叶文良,禀报了这件事情,也报告了庄玉倩母女加入栖霞宗的事情。

    有着五级武师加入栖霞宗,这样的消息让两个老狐狸都惊呆了。

    当然这样的好事,他们怎么会拒绝?庄玉倩的栖霞宗大长老的位置,也是被正式的确定下来。

    至此,这一场战争的最后一个事件,终于是画上了句号。原本可能会酿成灾祸的事件,由于庄玉倩的加入,也变得波澜不惊。栖霞宗方面付出了一位一层武师、数百栖霞铁卫和栖霞城内数万平民的代价,不过对于今日的栖霞宗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随着栖霞峰上发布命令,栖霞城的紧急状态也是瞬间解除。

    栖霞城内,城卫军忙着清理战场,安抚民众,关于这次战争的消息,也第一次贴在了城内各处。栖霞宗栖霞铁卫踏出天南以南开疆拓土,取得大胜的消息,也在栖霞城内快速的传播开来,民众的情绪也是快速的平息下来,转而开始讨论这一场新的战事。

    栖霞城外,官道之畔。

    黑发如瀑的绝色女子看着清俊少年道:“师弟,金鳞城你自己先回去吧,过几日我再回去与你们会和。”

    “师姐,你要去哪里?”清俊少年问道。

    “我去找白光门的人算账!”

    绝色女子秀眉挑起,轻声道:“白光门大军之中,还有着我不少仇人,这次我脱困而出,有些债自然是要找他们算算。”

    “好吧!”清俊少年点头。

    此刻罗晨已经完全了解自己这位师姐的为人,那些曾经得罪过她的人,不杀了她是肯定不会干休的。

    虽然和白光门是盟友,可是罗晨并没有阻止师姐的打算,这样对于庄玉倩无疑太不公平,何况他也没有阻止的能力。

    再说他对于白光门,也是存有怨念,白光门吃点苦头他也不介意。

    “这件事情,你回去可以告诉媛媛。”庄玉倩清冷道,“我答应过她,不会灭掉白光门,不过该杀的人我还是要杀的,媛媛也能理解我的做法。另外,萧峰不在我的仇人之列,而且他对媛媛颇为照顾,所以我不会杀他,白光门也不会彻底混乱。”

    “嗯。”罗晨点头。

    “好了,我走了!”庄玉倩道,然后娇躯一闪便即不见。

    罗晨知道庄玉倩此去,必然又是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不过他并不在乎。

    虽然萧峰后来对他做了很多让步,可是心中的疙瘩已经结下,罗晨对于白光门已经无法完全信任。

    白光门众人当日变脸极快,罗晨现在倒是完全相信了他们现在真心想要合作,可是以罗晨的心智,自然明白白光门方面必定是有所图的。所谓合作,为的不过是利益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