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丽雅不哭
    ??  “一百元石么?”罗晨皱了皱眉,“价格是不是低了点儿?”

    胖子大笑道:“低么?呵呵,若是不是天剑门楚家的女子,五十元石一个我也不会要。楚家的女子以姿色闻名,我这可是在正常价格之上直接翻了一倍。一百元石,那可是一万金元宝了,这样的价格,绝对是高的了!”

    罗晨皱眉,心中一点儿底都没有。看向金螺内,圣老已经陷入了沉睡。罗晨此时也是有点儿后悔,为何不早点儿问圣老这些女奴价值几何了。

    “小子,你这是典型的卖家心理,一定要抬高点价格才舒服。”胖子笑道,“可是你要清楚,这样大一笔货,我们要是不买,整个川州恐怕都没有人能够吃下去。二百多万张嘴,吃也要把你吃穷了。我这个价格给得绝对公道,一句话,你卖不卖?”

    “再加点儿吧!”罗晨咧嘴道。

    他的确是眼前一抹黑,不知道该如何定价。这样的事情,他毕竟是第一次做。

    “呵呵!我给你个面子,谁叫你小子面子大呢?说吧,你想加多少?”胖子微笑道。

    “每一个女奴,加五十块元石。”罗晨想了一下,硬着头皮道。

    “靠!”胖子瞪大了眼,“小子,你怎么不去抢?”

    罗晨道:“就是这个价格,再少真的不行。”

    胖子有些无语,吩咐道:“你们去带几个样品过来。”

    四位铁卫默然走了出去,过了几息之后,又走了回来,带来了几个女人。

    几位女子都是将要被发卖的女奴,看上去脸色还不那么憔悴,显然是这几人从中心庄园里找来的。

    几位女子到了这里,目光之中都是充满了绝望与仇恨。其中一位妇人手里还牵着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小女孩下巴微尖,样貌甜美可爱,紧紧拉住妇人的手,看上去极为害怕。

    胖子指着那位相貌雍容的老妇道:“小子,你的货物里,这样的货色要超过两成。这种年龄的女奴,也就是洒扫做饭,做些粗活,这样的货物,我们运去也不知道要卖到什么时候。虽然也是楚家女子,有几分姿色,可是毕竟太老了。这样的一个价格,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个元石,就算是算上容貌因素,也不超过四十个元石。”

    胖子又指着一位风韵犹存的美丽妇人道:“还有这样的,长得是没得说,不过年纪还是偏大,这样的一个,单个拿去出售,即便是我运到萧州,价格也不会超过八十块元石。而这样的货物,也将近了两成。”

    接着又指了指一个二十余岁的少妇道:“这样的货物,在市场上倒是俏货,可惜已非处子,价格便要大打折扣。这个在萧州市场之上,每一个大概可以卖到一百二十块元石。而这一部分的货物,同样也接近两成。”

    又指了指一位十五六岁的美丽少女,胖子笑道:“真正值钱的,还是这样的。青春年少,又是处子,这样的一个,我可以卖到三百元石。当然是要运到萧州,在川州可绝对卖不出这个价格。而这样的货物,罗晨,你这里有的却只有两成多一点儿。”

    最后指着少妇手里拉着的小女孩儿,胖子撇了撇嘴道:“你这里这样的拖油瓶,占了将近两成。这样的货色,谁买去都先要养大,极为麻烦,根本就不好卖,在市场上完全没人要。想想要把她们也处理出去,我都头大。这些我就不算钱了,不让你给我钱就是好的了。”

    胖子拍了拍手,笑道:“罗晨,你可以算一下,你这批货放在萧州,平均价格也就一百二十块元石,更何况这里甚至连川州也不算,而是天南山脉蛮荒之地。我还要把这些货物运到萧州,耗费极大。我给你一百个元石,已经是看在那位的面子上了。你居然向我要一百五十块元石,开玩笑,你面子再大,也不能让我赔本不是?”

    罗晨见胖子说得头头是道,也是无言以对。这个时候罗晨忽然想起了圣老说的一句话。

    知识就是力量!

    头一次罗晨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实在太过匮乏,见识太少了。明知道胖子嘴里有虚头,可是根本无法反驳。

    明白天剑门和白光门靠近的是川州,也才是这几天的事情,至于萧州在哪里,根本不清楚。修真界在他眼里,完全是一团迷雾,胖子说的到底有多少水分,他也是在搞不明白。

    “罗晨,算了,卖给他吧!”刘语熙传音道,“看着这些女子,我的心里也不是很舒服。”

    “好吧!”罗晨无奈传音道。

    没办法,谁让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呢?就算是被宰了,也是活该。

    再说他也和刘语熙一样,看不得这些女子可怜的样子。虽然这是修真界的规矩,但她们的悲惨命运,毕竟是己方一手造成的。

    罗晨正要开口,一个甜脆柔糯的声音响了起来:“且慢!”

    “嗯?”胖子眉头一皱,看了一眼黑发如瀑的庄玉倩,“你有什么话说?”

    庄玉倩淡笑着走到中央,拍了拍那清稚少女的脑袋道:“这位大人,你刚才说,这样的丫头价值三百元石?”

    “是啊,怎么了?”胖子微笑道。

    “那么这样的小尤物,价格至少是她的三倍!”庄玉倩伸手捏了捏少妇拉着的小女孩的脸蛋,淡笑道,“你刚才也说了,这样的小美人儿,占了将近两成。她们才是这批货物之中,最为值钱的。大人,我说的对么?”

    胖子脸色微微一滞。

    “萧州那些书院里的老先生们最喜欢什么,我们还是知道的。不要以为我们是蛮荒之人,什么都不懂。”庄玉倩淡笑道。

    罗晨心中微微一颤,看着那瘦弱单薄的小女孩儿,脸色瞬间变得沉了下来。

    刘语熙俏脸一变,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看向罗晨,美眸中有着一丝不忍之色。

    胖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庄玉倩,忽然笑了起来。

    “呵呵!五级武师毕竟是五级武师,果然比这小子有见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开个价吧!这批货,什么价格你们愿意卖?萧州那些书院里的老先生们,的确是在等着这批小尤物呢!”

    “大人毕竟远道而来,我们也不会让你们太亏。”庄玉倩淡笑道,“所有女奴不分年龄,每人二百元石,货物你们马上可以提走!”

    “二百元石!”

    胖子咧了咧嘴,有些肉疼的道:“好吧!”

    “这批货一共二百二十一万五千八百四十三名女奴,咱们就取个整,算是二百二十万,每人二百元石,合起来那就是四亿四千万元石,我算的可对?”

    “大人真精明。那一万多女奴,就算我们栖霞宗送给大人的礼物了。”庄玉倩抿嘴笑道。

    “呵呵,爽快!”胖子大笑,伸手去怀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堆黑色卡片,抛给了庄玉倩。

    “面值千万元石的卡片,是我们血色莲花商会自己发行的,整个大陆通用,一共四十四张,你们收好。”

    庄玉倩微微一笑,把卡片收了起来。

    “你这一句话,让我多花了两亿元石啊!唉!心疼死我了!”

    胖子一脸肉痛之色,扫了一眼那妇人拉着的小女孩道,“赵大,把这小尤物带到我的车上。转运这些女奴需要几天时间,我也得找点儿乐子不是?送到车上之后,再去给我挑几个差不多的,娘的,老子这次也要拔次头筹。”

    “是,大人!”

    一位铁卫应了一声,伸手走了过来,去拉那位单薄的小姑娘。

    那年轻妇人脸色陡然变得惨白如雪,紧紧拉住小姑娘的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叩首哀求道:“几位大人,你们行行好,放过我女儿吧!丽雅她还小,她还小啊……”

    “赵大,你还在墨迹什么?”胖子脸色陡然一沉。

    铁卫一掌把妇人推开,一把把小女孩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娘,我害怕!娘!”小女孩在铁卫手里拼了命的挣扎,哭了起来。

    “丽雅!丽雅!”年轻妇人倒在地上,绝望的哭喊着。其它几位楚家女子的脸上,都现出愤怒之色。

    刘语熙看着倒地哭泣的妇人,脸色极为苍白,用力的咬紧了嘴唇,紧紧地拉住了罗晨的手。

    她的嘴唇,已经被咬出了鲜血,犹自不知。

    “砰!”

    罗晨猛然一掌砸在了椅子之上,乌铁木的座椅瞬间爆裂!

    霍然起身,罗晨脸色极为阴沉,厉声喝道,“赵大!放下她!”

    赵大微微一怔,回头看了一眼罗晨,目光极为凌厉。

    “小子,你说什么?你敢命令我?”

    “我说,你放下她!”罗晨盯着赵大,眼瞳之中寒芒爆闪。

    “小子,你什么意思!”胖子脸色一变。

    “这笔生意,我们不做了!钱是你们的,人还是我们的,放下这个孩子!”罗晨浑身陡然散发出一股狂野之极的气息,声音微微嘶哑喝道。

    “呵呵,到了这个时候,开始同情心泛滥了?”胖子讥讽一笑,“晚了!你们收过钱了,这批女奴就是我们的。这笔生意已经完成,货物已经易主。这是做生意的规矩,懂么?”

    “罗晨,你干什么?”庄玉倩不悦道,“不把女奴卖给他们,你又卖给谁?难道咱们栖霞宗要养着她们不成?这可是两百多万张嘴啊,我们养得起么?”

    “师姐,把钱还给他,我们不卖了!”罗晨暴怒喝道。

    “小子,不要蹬鼻子上脸。你们收了钱,货就是我们的。你现在这样做,等于是要抢我们血色莲花商会的货物。开玩笑,就算在萧州也没有人敢抢我们血色莲花的货物,你这么嚣张,凭什么?”胖子恼火道。

    “大长老,先把钱还给他吧!”刘语熙咬了咬嘴唇,看着庄玉倩道。

    “好吧!”庄玉倩无奈摇头,拿出那一叠黑色卡片,挥手甩给了胖子。

    胖子接了卡片,冷然一笑道:“钱我收下了,白送的谁不要?不过这没用,货还是我的!你们想要抢我们的货,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实力。赵大,先把那丫头带到车上!”

    那铁卫不再理会罗晨,抱着哭得声嘶力竭的小姑娘继续向外走去。

    “给我放下!”

    罗晨眼中寒芒一闪,身躯炮弹般的冲了出去,手中重剑带出一道残影,狠狠地向着铁卫斩落而下!

    开启天眼之后,随着血脉之力的觉醒,他已经可以把火属性的力量更好的控制,完全控制在重剑之内,使得他的攻击威力,更加有隐蔽性。

    这一剑便是如此,剑身之内蕴藏着极为恐怖的能量,随时准备爆发而出!

    此刻罗晨已经不顾一切,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这胖子在他眼前带走这个小女孩,去做那等恶行。

    “呵!”

    铁卫冷笑一声,随手抽出重剑向着罗晨狠狠地劈了过去。

    胖子眯着眼睛,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蓬!——咔嚓!”

    一声巨响,铁卫的重剑竟然被罗晨一剑劈断,而罗晨的重剑只是略缓一下,继续狠狠地劈向了那铁卫。

    “靠!”那铁卫怪叫一声,弃了小女孩急速后退,堪堪闪过了罗晨的一剑。然而他的胸前还是被重剑劈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伤口深可见骨。

    “没用的东西!”胖子脸色一寒,冷哼一声。

    小女孩哭叫着跑回了寒烟阁中,与那妇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娘亲,我害怕!呜呜!”

    “丽雅乖,丽雅不哭,丽雅不哭……”妇人安慰着小女孩,自己却已经是泪流满面。

    那五级武师赵大恼火异常,同时也是极为惊骇。对方看上去不过是个二层武师,居然伤到了他,虽然刚才是随手一剑,可毕竟自己是五级武师啊。

    “再来!”

    体内灵力运转,胸前的伤势瞬间痊愈,赵大再次拿出一柄重剑,向着罗晨冲了过来。

    罗晨眼中满是汹涌的战意,又是狠狠一剑挥出,与赵大的重剑撞在了一起。

    手里重剑瞬间断折,罗晨向后倒飞而出,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变色苍白异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