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决死一战的准备
    ??

    体内灵力运转,胸前的伤势瞬间痊愈,赵大再次拿出一柄重剑,向着罗晨冲了过来。

    罗晨眼中满是汹涌的战意,又是狠狠一剑挥出,与赵大的重剑撞在了一起。

    手里重剑瞬间断折,罗晨向后倒飞而出,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变色苍白异常。

    赵大的真实实力,极为强悍,比庄玉倩这样的初入五级武师的存在强了太多。罗晨面对着他,竟然是连沧浪三叠也无法施展!

    沧浪三叠需要调整步伐,而对方的速度太快,罗晨根本来不及调整,对手便已经冲到了身边!

    一击得手,赵大冷笑一声,提着重剑闪电般掠到罗晨跟前,又是一剑斩落而下!

    罗晨召出重剑,拼了命的挡了这一击,虽然勉强挡住,却又是被狠狠地轰飞出去!

    “罗晨!”刘语熙惊呼一声,掠到了罗晨跟前,伸手扶起了他,美眸之中满是泪水,“罗晨,你怎么样?”

    “我……没事,咳咳!”罗晨艰难道,又是咳出了一口鲜血。

    “小子,你还要抢我们的货物么?”胖子坐在宝座之上,俯视着罗晨冷笑连连。

    “货物是你们的,钱我们也不要了,你们走吧!”刘语熙咬了咬牙,低声道。

    “这才像话么!”胖子呵呵一笑,“看在那位的面子上,我给你个面子,这件事情就不追究了,钱依旧是你们的。不过不要以为你的面子是无限的,不给我们血色莲花面子,那就是自找没面子……”

    “去尼玛的!我再说一遍,这批货老子不卖了!”罗晨眼中寒芒暴闪,嘶声道。

    “冥顽不灵!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么?”胖子冷哼一声,已经到了罗晨的面前,挥掌随意一击,已经是打落了罗晨的重剑,胖手扣在了罗晨的咽喉之上。

    罗晨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便已经被对手制住,这样等级的强者,根本是他无法对抗的。

    “再说废话,你得死!”胖子冷漠道,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杀气。

    杀气极为浓郁,闻之令人作呕,寒烟阁内瞬间变得极为安静,小女孩母女也停止了啼哭。这样宛若实质一般的杀气,令得人们的心神颤抖,就连庄玉倩这样的五级武师,也都是心神震动。

    到底要杀多少人,才会有着这样恐怖的杀气!显然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胖子,手上也是沾了极多的血腥。

    “罗晨,算了吧……”刘语熙低声道。

    “不行!”

    罗晨死死盯着眼前的胖子,心中陡然迸发出一股不屈的意志!

    庄玉倩说那些小女孩是最贵重的货物,他就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两成货物,超过四十万人!

    那一刻,罗晨眼前出现的是柳如雪的身影。

    柳如雪和他有着血仇,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陈胜刘能墓前的誓言。

    可是他在天南山中,亲口听到过柳如雪的悲惨遭遇,对于柳如雪幼时的遭遇,他也极为同情。

    难道这么多的楚家女子,都要遭受柳如雪那样的命运?

    这样的事情,罗晨根本无法接受!

    “刘语熙,你怕死么?”罗晨看着身边的美丽少女,低沉道。

    刘语熙微微一怔,更紧的拉住罗晨的手,含泪笑道:“罗晨,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她和罗晨心灵相通,自然明白罗晨的感受。虽然这样很傻,可是……这才是她喜欢的罗晨弟弟啊!

    宁肯死,也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纵然是死,有你在身边,又有什么好怕的?

    罗晨点了点头,瞪着胖子道:“你要带走她们,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那你就去死吧!”胖子残酷一笑,眼中杀气闪现,挥拳砸向了罗晨的头颅。

    刘语熙决绝一笑,无限留恋的看了一眼罗晨清俊的脸庞,手腕一翻,一柄短剑便是握在手里,狠狠地刺向了自己的心窝!

    既然他已做了决定,她便不会犹豫。

    他既然要赴死,她又怎么会独生?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似已血肉相连,血脉相通,再也不会分开。

    这一切似乎很可笑,他们现在拼了命要保护的,是栖霞宗本来要出售的女奴,而这些女奴的灾难,正是他们和白光门一起造成的。

    然而这一切,却是罗晨本心的选择。他绝对不可能看着赵大把那小女孩带上胖子的马车,绝对不可能看着这样的罪恶在自己身边发生。

    而罗晨的选择,自然也就是刘语熙的选择。无论他如何决定,她都会绝对和他站在一起,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哪怕是面对死亡,也是如此。

    拳风凌厉如刀,吹得罗晨的面容急剧扭曲,他的身体被制,根本无法动弹,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胖子白嫩肥大的拳头落下。

    然而此时他的心中没有绝望,有的只是无穷的愤怒!

    这愤怒,似乎能把这天地燃烧,直冲苍穹!

    此刻他感觉自己突然能够理解师父了。为什么师父不自量力,想要改变这个世界,为什么他肉身崩溃,依然不愿放弃自己的梦想。

    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混蛋了!强者依靠自己的力量,可以肆意对弱者进行践踏,而弱者却只能承受。

    “师弟!”庄玉倩惊呼一声,身躯一闪冲了过来,然而却是被另外三位铁卫轻松拦下。

    “砰!”

    胖子的拳头重重地落下,却没有落在罗晨的脸上,而是划了一道弧线,砸在了刘语熙的短剑之上。

    刘语熙的短剑抛飞了出去,重重地钉在了一根柱子之上,深没至柄。

    刘语熙秀眉颦起,小脸上现出诧异之色。罗晨依旧怒视着胖子,目光锋锐如刀。

    “小子,何必呢?为了这点小事丢了自己的性命,未免也太不值得了!”胖子摇头叹息道,“只要你不再拦着我们,我就再给你一次面子,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如何?”

    “吼~~~!”

    罗晨看着胖子,额头之上青筋剧烈跳动,猛然发出一声苍凉的长啸!

    无尽的愤怒,都在这啸声之中喷薄而出,这一瞬间,整个天穹都似乎暗了下来。

    那啸声狂放、孤傲,充满了桀骜之意,这一刻,似乎一个远古神祗正在苏醒!

    而这一瞬间,罗晨身上的气息,也是大变!

    一股冲天威势,陡然从罗晨体内爆发而出,覆盖了整个金鳞城,也覆盖了城外的数千铁骑。

    所有的人都感觉到灵魂一阵颤栗,似乎在面对这一个指天骂地的暴怒的神祗。这一刻,无数人不由自主的跪伏在地上,恭敬的垂下头去。

    胖子看着面前少年暴怒的神色,只感觉心胆欲裂,脸色大变,不由得松开了制住罗晨的手。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胖子吃惊道,几位护卫也都是变了脸色。

    “杀!!!”

    罗晨傲立其间,满头黑发无风自舞,手腕一翻重剑拿在手里,冷冷的看着胖子,猛然间重剑一挥!

    一声尖啸,刺人耳鼓!

    一道数丈长的剑芒如惊虹般撕裂空间,向着胖子飙飞而至!

    这一道剑芒,仿佛能割裂天地。这一刻,每个人的眼中,便只有这一道惊天的剑芒!

    一剑挥出,罗晨的脸颊陡然深陷,脸色苍白,满头的黑发现出灰白之色,额头上现出深深的皱纹。

    这一瞬间,他竟然如同苍老了几十岁一般!

    “靠!”胖子骇然,连忙虚空一握,一柄长剑便是握在了手中,澎湃的灵力灌注入剑身之内,长剑一挥狠狠地斩向了那道夺目剑芒!

    “咔嚓!”长剑碎裂!

    剑芒毫不停顿,瞬间轰在了胖子身上,胖子身上明亮的的护体灵力瞬间破碎,身上鲜血泉涌!

    “大人!”四位护卫惊叫起来,冲向了胖子。

    “老子没事!”

    胖子重重的咳了两声,伸手从怀里取出两片破裂的内甲,看了两眼之后,扔到了地上。

    这一刻,整个寒烟阁内,变得极为的安静。胖子的几位护卫看向罗晨,脸上也是现出惊惧之意。

    连大人都差一点被一剑秒杀,这样的一剑若是攻击的是自己,自己绝对抵挡不住!

    胖子看向罗晨,罗晨身上的恐怖气息完全消失,整个人看起来极为虚弱,然而他的眼中,依然满是桀骜之色。

    此刻的他看上去凶戾霸道,极为狂暴,仿若是一头欲要择人而噬的上古凶兽一般!

    “竟然能燃烧身体进行攻击,的确有些门道,怪不得那位会看上你。”胖子看着罗晨,苦笑摇头,“若非是老子有这内甲护身,还真要被你搞死了!”

    “小子,你他娘的,你知道老子这件内甲价值多少么?这些女奴你全部白送给老子,也不够这一件内甲的钱啊!我草了,老子这趟可是赔大了,真他吗的!”

    “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允许你们带走这些女子!”罗晨盯着胖子,疯狂吼道。

    胖子无奈道:“你那一剑的确厉害,可是你已经这个样子了,也不能打了,还怎么拦着我们?”

    “除非踏过我的尸体,否则我不会让你带一个女奴出金鳞城!”罗晨寒声道。

    “小子,就算你是个小牛掰,也得讲道理吧!”胖子无奈道,“这件事情你也太不讲理了!我再说一遍,你是卖家,我是买家,既然钱已经先给你们了,那么货物所有权便已经属于我们。这不是你卖不卖的问题,而是你单方面想要毁约,我们难道没有资格不答应么?这是什么道理?”

    “跟人自然要讲道理,跟畜生有什么道理可讲?这件生意就此作罢,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带走一个女奴!”罗晨喝道。

    “你留着这几百万女奴,准备如何处理?难道你要养着她们么?只要是发卖为奴,她们的命运你根本无法掌控,你卖给谁,结果都是一样。”胖子苦笑道。

    “那是我们的事情,不用你管!”罗晨寒声道。

    “我草了!”

    胖子骂了一句:“卑鄙!无耻!下流!孙子!”

    “你大爷的,打劫你还打出道理来了!明明是要抢我的货物,反而这么理直气壮!抢夺我们血色莲花的货物,老子还是第一次遇见!”

    罗晨嘿然冷笑,用力的握紧了重剑。

    管他什么血色莲花商会,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看了一眼几位护卫,胖子无奈道:“你大爷的!赵大,你去请示一下吧,谁叫人家这么牛掰,面子比牛逼还大,面子大过天呢?”

    “是,大人!”赵大领命,身形一闪出了寒烟阁。

    “小兔崽子!”胖子愤愤的骂了一句,身形一闪回到了寒烟阁深处的宝座之上,大刺刺的坐了下来。

    “罗晨,你怎么样了?”看着面容枯槁的罗晨,刘语熙握紧罗晨的手,低声道。

    “我没事。”罗晨低沉道。

    刚才那一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使出来的,那一剑之威,强悍得不可思议,不过也让他消耗极为严重。

    好在有,他的伤势也是在快速的恢复,面颊一点点的变得丰润起来,苍白的头发也慢慢开始变黑。

    不过就算是完全恢复,现在罗晨想要再使出那样的一剑,已经不可能了。

    当然他的心思也不在这里,而是站在那里,等待着赵大请示的结果。

    这个胖子他已经无法对付了,胖子需要请示的人,肯定更为强大。若是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今日的结局仍然无法改变。

    他依然是做好了决死一战的准备,毕竟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柳如雪那样的悲剧在他的眼前上演。

    这是他的本心,他无法违背。

    ……

    赵大离开庄园,很快来到金鳞城外。

    在远离大军的原野之上,有着遮天蔽日的一片马车,每一辆都极大。这样的马车,足足有着数万辆,停在距离金鳞城足有一百多里之外,隐藏在一片草甸之下。

    每一辆马车之上,都是有着血色莲花的徽记,显然这些马车,是准备来运货的。也只有血色莲花这样的大商会,才会有着这样的实力。

    赵大来到一辆看似寻常的马车跟前,向着车内微微躬身道:“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