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求仁得仁
    四位五级武师级别的护卫同时跃上城头,向着北方看去。一道黑线正从远方向着金鳞城快速的*近,而闷雷般的声响也是缓缓的传来。

    “川州血玉宗的人想要趁火打劫,来得好,来得好啊!”吴胖子嗜血的tian了tian嘴唇,挥手道,“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哈哈!”

    四位护卫看着吴胖子的样子,不由得同情远处的那支大军来。

    血玉宗不过是川州的一个二层宗门,在川州的二层宗门之中也排不上号,宗门内最强的不过是几个四级武师而已。这样的小宗门,吴大人一人便可轻松屠灭。

    吴大人的嗜血是出了名的,再加上刚刚损失了极为珍贵的护身内甲,心情极为不好,这些血玉宗的家伙,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些家伙,还真是倒霉!”赵大看着远方快速*近的黑线,一脸的同情之色。

    “哈哈!你们几个,把大军带入金鳞城内隐藏起来。把咱们的旗帜升起来,挂到栖霞宗的旗帜旁边。不要太显眼,要最小的那种就行。施展功力遮住兄弟们的气息,不要让这些家伙发现了,顺便记住把城门关上,哈哈!”吴胖子开心大笑道。

    赵大四人领命下了城头,数千骑着战象的铁卫快速进入金鳞城内,在宽达数十丈的街道之上埋伏下来。

    四人都是五级武师,各自施展功力,把数千大军的气息完全隐藏起来。

    金鳞城的大门缓缓的关上了,一辆c在马车上的血色莲花旗帜在金鳞城城头高高升起,胖子站在城头上,眯眼看着越来越近的血玉宗大军,笑得如同一个刚偷了j的老狐狸一般。

    ……

    百余里的距离,对于高速冲刺的二层道纹重骑来说,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在血玉宗数百名武师的率领下,万余铁卫杀到了金鳞城下。

    城头之上,只有一个肥肥白白的胖子站在那里。胖子胖脸上堆满笑意,看上去极为可亲。胖子身后的城楼之上,高高挂着一面栖霞宗的云纹旗帜。

    大军在城外十里停下,一位四级武师看着空空荡荡的城楼,不由得有些狐疑,低声道:“少主,好像有古怪。”

    “小小的栖霞宗,能玩什么花招?”风无极自信一笑,“走吧,先礼后兵,你们两个,跟我去看看。”

    “是,少主!”

    风无极下了华盖,向着金鳞城外掠去,身形闪了几闪,便到了金鳞城下里许的位置,速度端的是无比快捷,两位四级武师亦是紧紧跟上。

    城上的胖子并没有什么震惊之色,只是咧着大嘴笑个不停。胖子身上身上散发的气息,似乎是一位一层武师。

    “死胖子,笑你吗啊!”风无极看着城头,大刺刺的道,“我乃血玉宗少宗主风无极,今日来接收这金鳞城,快快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

    “靠,居然敢骂老子!”胖子脸色一变,恼怒道,“该死的小子,你知道老子是谁么?”

    “无名小辈,谁认识你!”风无极且了一声。

    “呵呵,年轻人,有胆色!”胖子冷笑一声道,“就算是风清扬那小崽子见到老子,也不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装神弄鬼!师兄的名讳也是你能提的?死胖子,你去死吧!”

    风无极脸色一寒,身躯一闪冲到城下,猛一顿足便是冲上了城头,落到了胖子的身边,手上白色光芒闪动,一掌便是拍向了胖子。

    “呵呵!”胖子咧嘴一笑,大手轻轻一挥,便已抓住了风无极的手掌,然后轻轻一捏。

    一阵骨骼爆鸣之声响起,风无极惨叫一声,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这一瞬间,他的手上所有骨头都已被胖子捏碎!

    然后胖子一挥手,把风无极重重地掼在地上,一脚踩在了风无极的头颅之上,只要稍稍用力,便可踩碎风无极的头颅。

    “少主!”

    两位四级武师大惊,闪电般的窜上了城墙。不过两人落在胖子两侧,却是不敢*近。

    “阁下到底是何人?还请报上名号!”一位老者沉声喝道。

    “呵呵!血玉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嚣张了?我们血色莲花商会正在这里做生意,你们也敢来这里挑衅?”吴胖子呵呵冷笑。

    “血色莲花商会!”两位老者相互看了一眼,都是心中一颤。

    血色莲花商会!那可是大陆上排行第一的奴隶商!

    修真界宗门林立,彼此争斗不休,一旦有宗门被灭,便会有着大宗的奴隶买卖。大陆之上,有着众多的专门从事奴隶贸易的商会,这血色莲花商会便是其中最出名的一个。

    能够从事奴隶贸易,必须有着极强的实力,因为这种生意,真的是很得罪人的。被灭的宗门有精英弟子逃脱的话,极有可能成为一方强者,成为强者之后,往往会向当年的仇人以及奴隶商进行复仇。

    所以奴隶贸易,乃是一项极为危险的行当。小的奴隶商会被人灭杀的事情,每年都不少见。

    然而血色莲花商会却从来没有这样的问题,在血色莲花商会的生意中,纵然有些宗门逃脱弟子成为一方强者,可是也从来不会向着血色莲花商会复仇。

    原因很简单,血色莲花商会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只能苦涩的忘记这段仇恨。

    这个老巢在最为繁华的萧州的强悍商会,实力之强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至少血玉宗,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

    与血色莲花商会相比,血玉宗便是巨人跟前的一只蚂蚁。

    胖子大脚踩在风无极的脸上,轻轻地转动着脚尖,冷笑道:“明知道我们在这里做生意,你们居然带着这么多人前来,你们血玉宗什么意思,想要打劫么?”

    风无极被胖子踩在脚底,心中无比惊骇,却根本无法开口。

    “前辈见谅,我们血玉宗无意冒犯,实在是不知道是贵商会在此做生意。”一位四级武师老者躬身连连道,“若是知道贵商会在此做生意,我们肯定不会来这里。”

    “无意冒犯?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胖子冷笑道,“我们商会的旗帜就挂在城头之上,你们瞎了眼看不到么?”

    “旗帜?在哪?”那位武师愕然道。

    胖子冷笑一声,指了指头顶的城楼。

    两位武师看了上去,只见一面数丈长的金色云纹旗帜正在风中肆意飘扬。

    这似乎不是血色莲花商会的旗帜啊?

    两人正在疑惑,再仔细一看,顿时气白了脸。

    在巨大无比的金色云纹旗帜跟前,一面尺许长的的三角小旗在风中摆来摆去。小旗之上,赫然有着一个小小的暗红色莲花徽记!

    尼玛!这不是坑人么!

    两位老者对视一眼,都是欲哭无泪。

    这样一面小旗,放到几丈长一面大旗跟前,谁会注意?

    “大人,贵商会的旗帜,也太小了点儿吧!”一位老者苦涩道。

    “小么?呵呵!两位都是四级武师,站到五十里之外,也能看清我这旗帜吧!这还能说小么?”吴胖子冷笑道,“狡辩!分明就是狡辩!”

    “大人,有话好说,你先将我家少主放了吧!”另一位四级武师连声道。

    “竟然想要打劫我血色莲花商会,我岂能轻易饶了你们?想要我放人,哪有那么容易!”吴胖子冷笑连连。

    两位老者都是一脸无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风无极被胖子踩在脚下,心中怒火燃烧,嘶声吼道:“血色莲花商会又如何?难道就可以这样欺负人么?做事总要讲道理不是?”

    “少主,不可胡说!”两位老者大惊,齐声喝道。

    “欺负人?”吴胖子略微放松脚尖,冷笑道,“撇来你先对我出手这件事情不谈,你且说说,我如何欺负人了?”

    风无极怒喝道:“你们做你们的奴隶生意,我们抢我们的地盘,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并无意冒犯你们商会,既然你们在这里,我们暂避便是!我们又没主动攻击你们,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暂避?暂避之后呢?”吴胖子冷笑道。

    “那是我们的事,不用你管!”

    “呵呵!”吴胖子冷笑起来,看向两位老者,“你们也是这样想的么?难道血玉宗的人都这么白痴?”

    “少主年轻,有些事情不懂,还望大人见谅。”一位老者连声道。

    “哦?看来你是懂规矩的了?”吴胖子看着老者冷冷一笑。

    老者点了点头,涩然道:“占据金鳞城的,应该是那个什么栖霞宗了。血色莲花商会是来自萧州的高级商会,既然你们和栖霞宗做生意,等若是宣告你们承认了栖霞宗的地位。既然你们承认了,川州各大势力也必须承认栖霞宗对这里的占领。在五年时间之内,不可对栖霞宗进行攻击。”

    老者所说的,正是修真界的规矩。修真界之上,萧州各大势力地位极高,他们的意志其它势力必须尊重。

    为何灭宗之战过后,战胜者争相要把奴隶卖给血色莲花商会?就是因为只要血色莲花商会接受了他们出售的奴隶,便相当于承认他们对于新底盘的权益,五年之内别的宗门不可攻击这一新占领的区域,否则就视同于对于血色莲花商会的攻击。

    五年的保护期,带来的好处是难于想象的,所以有些战胜方宁肯不要钱也要把奴隶卖给血色莲花商会。

    当然血色莲花商会还是很讲究的,绝对不会不要钱带走别人的奴隶,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宗门都有着把奴隶卖给血色莲花商会的资格。

    叶烨烨这次派人来收购女奴,根本目的便是这一点,为的是让罗晨和栖霞宗获得五年的休养生息的时间。若非因为叶烨烨的关系,血色莲花商会根本不会来到这天南蛮荒做生意。

    风无极听了一愣,他可不知道修真界之上有着这样的规矩。他想要说话辩解,可是吴胖子脚上加了力气,狠狠地踩住了他的脸,令得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吴胖子看着两位老者呵呵笑了:“门儿清嘛!你说的不错,我们来这里,就是这个意思。既然明白这一点儿,见到我血色莲花商会的旗帜,你们就该自动离开,为什么还敢兵临城下,威胁金鳞城?”

    两位老者对视一眼,心道还不就是因为你们的旗帜太小么?

    不过这样的话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个胖子显然不准备接受,自然就没有再说的必要了。

    把一面三角小旗挂在栖霞宗的大旗跟前,这死胖子分明就是故意的。可是那又如何?人家可是血色莲花商会的,实力又这般强大,就算是不讲道理,也没有任何办法。

    强权即公理,这便是修真界的规矩。只有弱者才会讲道理,强者根本不需要。

    “大人,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人。大人如何责罚,我们都愿意承受,只求大人不要伤害我家少主性命。”一位老者躬身恳求道。

    “如何责罚,你们都愿意承受么?”吴胖子咧嘴一笑。

    “是的,大人!”那老者点头道。

    “若是让你们去死呢?”吴胖子笑道,嘴角现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老者微微一怔,咬了咬牙道:“只要能饶了我家少主,我二人死不足惜!”

    “你怎么说?”吴胖子看向了另外一位老者。

    看着脸被踩的变形了的风无极,那老者无奈叹气道:“老夫亦然。若大人能饶了我家少主,老夫死不足惜。”

    “求仁得仁,又有何憾?想不到小小的血玉宗中,居然有你们两位慷慨之士!”

    吴胖子感叹道,“也罢,我就成全你们两个。你们就去死吧!”

    说着胖子身影一闪,旋即又是回到了原地。两位老者脸上都是现出绝望之色,重重地倒了下去。

    显然他们也没想到对方会真的出手。

    在倒下去的瞬间,二人的头颅都已经掉了下来。

    风无极终于是摆脱了束缚,站起身来,却是不敢逃走。这个r山一般的家伙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得令他心生绝望。

    这两位长老,乃是宗门最重要的力量,四级武师的实力,居然被人家这么轻易就杀死了。这两人一死,血玉宗最顶级的战力,几乎要折损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