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水里来火里去
    风无极终于是摆脱了束缚,站起身来,却是不敢逃走。这个r山一般的家伙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得令他心生绝望。

    这两位长老,乃是宗门最重要的力量,四级武师的实力,居然被人家这么轻易就杀死了。这两人一死,血玉宗最顶级的战力,几乎要折损一半!

    以后血玉宗在川州生存,恐怕更为艰难了。可是现在风无极根本无暇考虑这些,现在最为重要的,是怎么样保住他的性命。

    吴胖子看着风无极惊慌的样子,满意的一笑。

    胖子深处胖手,指了指城内道:“小子,去那边看看吧!”

    风无极不知所以,向着城内方向走去。

    金鳞城城墙宽达数十丈,他刚才根本没有看到城内的景象,走到了城墙边一看,风无极也是吓了一跳!

    城头之下的街道之上,数千头战象身披重甲,上面的铁卫身材高大,极为彪悍。然而所有人的身上,都没有散发出一丝能量波动!

    见到风无极走到城墙边缘,赵大挥了挥手,四人同时撤去掩藏气息的能量。

    数千铁卫都爆发出极为强悍的气息,其中几百人赫然都是武师。而最前面的四人,气息之强大令风无极也感到胆颤心惊。

    毫无疑问,这四位至少都是五级武师!

    而身边的胖子,也是毫不掩饰的释放了自己的真正气息。这种气息比城头下的四人更加的庞大,更加的强悍。

    果然不愧是血色莲花,居然有着这样的实力。

    “大人,对付我血玉宗,不用这么大阵仗吧!”风无极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胖子苦笑道。

    “对付你们血玉宗?呵呵,小子,你还真看得起自己。”吴胖子撇了撇嘴道,“老子来这里运一批货物,自然是要带人来了,谁想到你这个小兔崽子要来?不过既然来了,想要走可不那么容易。”

    “前辈是要杀了我么?”风无极苦涩道。

    “杀你?老子没兴趣。”吴胖子嘿然一笑道,“不过这件事情既然你们有错在先,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些补偿,不然的话我的面子要往哪里搁?”

    “原来是要钱啊!”风无极心里一松。

    既然不要自己的命,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小子冒犯前辈,罪该万死。前辈需要多少补偿,我都会尽力满足前辈。”风无极倒也光g,连忙应道。

    “上道,哈哈!”吴胖子笑道,“随随便便给我送来十亿元石,这件事情就这么一笔勾销,否则,呵呵!”

    “十亿元石!”风无极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有问题么?”吴胖子微笑道。

    “十亿元石,实在太多了!”风无极涩然道,“不惟晚辈没有这么多,血玉宗也拿不出来啊。就算是父亲知道了,他宁肯没了我这个儿子,也不会交出十亿元石。十亿元石,我们血玉宗根本无法承受!”

    “这个你不用考虑,你只需要给我写个契约,说明欠我十亿元石即可。付款的事情,我自会去找风清扬商量,你就不用管了!”胖子笑吟吟的道。

    “那好吧!”风无极苦笑着点了点头。

    不管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是第一要务。

    风无极从空间法器之内拿出一张空白卷轴,在上面写下了欠血色莲花商会十亿元石的字样,然后加上了自己的灵力印记,交给了吴胖子。

    吴胖子喜笑颜开的收了卷轴,笑道:“爽快!小子,我喜欢你,呵呵!”

    “前辈,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风无极连声道。

    “别忙,先看一出戏再走吧!”吴胖子微笑道。

    “什么戏?”风无极愕然道。

    吴胖子微微一笑,拍了拍手。

    金鳞城的大门陡然打开,数千铁甲战象潮水般冲了出去,向着十里外的血玉宗大军冲了过去。而冲在最前面的,正是四位五级武师。

    “前辈,你这是——”风无极变了脸色,急急道。

    “呵呵!小子,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没办法,谁让栖霞宗内,有着一个叫罗晨的小家伙,是我的朋友呢?”

    吴胖子叹息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息?我这朋友罗晨带着栖霞宗占据了金鳞城,接受了天剑门领地,血玉宗距离这里实在是太近了。既然有机会削弱你们血玉宗,这样的好机会我自然不会错过,呵呵!”

    “小子,你不要怪我,我也是为了罗晨和栖霞宗啊!谁叫你们送上门来呢,呵呵!”

    “栖霞宗!罗晨!”风无极咬紧了牙,脸色无比冰寒。

    城头上发生的变故,血玉宗的大军并不知晓。所以数千战象冲出金鳞城,他们根本是猝不及防。

    十里的距离,对于血色莲花商会的道纹重骑而言不过是一次冲锋而已,片刻之后,战象大军便狠狠冲入了血玉宗的大军之中。

    这些战象本身便是凶悍强大的荒兽,再加上自身极为恐怖的重量,冲入血玉宗的二层道纹重骑之中便如同是猛虎入羊群一般,顷刻之间血花四溅,血玉宗的大军被冲得七零八落。

    赵大四人都是五级武师,大军之中四级武师也有不少,这样的实力,血玉宗的武师们如何阻挡?虽然血玉宗占据了人数优势,然而战斗却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大地颤栗,杀声四起,一个个血玉宗的铁卫从烈豹背上跌落下去,在荒野间流干了自己的热血。他们虽然不缺乏勇气,然而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勇气根本没有丝毫用处。

    至于血玉宗的武师,下场更为凄惨,在赵大等人跟前,他们的反抗便如同风中之烛一样的无力。他们比铁卫更快的被砍翻在战场之上,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鲜血涂野草,残躯蔽平原。

    失去了指挥的血玉宗大军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强大敌人,在原野上徒劳无力的挣扎着。

    城头之上,风无极默然看着这一切,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脸色极为苍白。

    他的指甲狠狠地嵌入r中,薄唇抿的更薄,眼中满是怒火,却是一言不发。

    这次血玉宗可谓是精锐尽出,大部分的力量都被他带出来参与此次行动,而如今这一批血玉宗的中坚力量,却是要尽数覆灭在这金鳞城下!

    他愤!他怒!他不甘心!

    这是比十亿元石更难承受的巨大代价,等若是断绝了血玉宗的活路!

    可是身边的敌人实在太过强悍,他虽然愤怒,却只能选择沉默!

    城头之下,随着一批批铁卫和武师的倒下,鏖战之中的血玉宗大军终于是失去了战斗意志,开始向着原野四处溃散。战象大军尾随攻击,又是击杀了数千血玉宗铁卫,侥幸逃脱的血玉宗铁卫不过两三千人。另外还有数十名血玉宗武师也是成功从战场上逃脱。

    作为攻击的一方,血色莲花商会的军队并未全力追击,否则的的话这些铁卫根本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短暂的战斗结束了,风无极看着远处如血的战场,向着吴胖子微微躬身道:“谢谢了!”

    他是明白之人,自然知道若非对方手下留情,带来的人可是一个都无法逃脱。现在虽然损失极惨,可毕竟还是保住了一部分力量。

    吴胖子呵呵一笑:“好说,哈哈!其实若非是为了罗晨兄弟,我也不会对你的人动手。没办法,谁叫你们血玉宗距离这金鳞城太近了呢?”

    “罗晨!”

    风无极沉默不语,在心里默念着这个陌生的名字。

    “小子,不用伤心。庄大家不是说过,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么!”胖子挥动着那一张十亿元石的契约,胖脸上满是笑意,“今日事情到此为止,你也可以走了。我呢也该去找我的罗晨兄弟,好好的喝上两杯了,告诉你父亲,过几天我去收账,哈哈!”

    风无极默然躬身,身躯一闪下了金鳞城,向着荒野之中疾驰而去。

    吴胖子眉开眼笑的收起了契约,站在城头显得极为快意。

    罗晨差点一剑杀了他,毁掉了他价值十亿元石的内甲,这自然让吴胖子极为的不爽。能够给罗晨找一点小麻烦,他也是颇为乐意的。

    如今敲诈了十亿元石,又成功的给罗晨树立一个敌人,吴胖子觉得非常满意。虽然这个敌人相对于罗晨力量太弱,但毕竟是最为靠近这里的川州二层宗门,说不定真的能够给罗晨带来一些麻烦呢。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哈哈!哈哈!”金鳞城城头之上,吴胖子肆意大笑,好不张扬。

    “罗晨!罗晨!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荒野之中,风无极仰天长啸,神情狰狞。

    ……

    发生在金鳞城外短暂的战斗,不过是一个小小的c曲,城市之内,运转女奴的工作依旧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两日之后,所有的女奴经过甄别分类,全部装上了运送女奴的马车,整整两万多辆特制马车,排列在金鳞城从中心庄园到北门长达一百余里的宽阔街道之上。

    数千战象重骑已经在北门之外等待着,金鳞城北门大开城门,城头之上,罗晨和刘语熙等人站在那里,在他们身边的正是那个瘦弱单薄的小小少年。

    “烨烨,这么多人,你需要多长时间把她们运到秦州?”罗晨看着那超长的车队,不由得开口问道。

    “半月。”叶烨烨嬉笑道。

    “半月?”罗晨疑惑。

    此地算是修真界极南之地,而秦州靠近无尽冰洋,乃是修真界极北之地,半月时间就能运到么?

    “呵呵,我们自然有我们的办法。半月之内,我肯定要把这件事情办完,然后返回通商镇。罗师兄,你要找我的话,还是去通商镇即可。”叶烨烨嬉笑道。

    “好的。”罗晨点头。

    既然叶烨烨不愿解释,他也不再追问。叶烨烨这样的家伙,出现在小小的通商镇本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这里面显然也有着秘密。不过既然是朋友,罗晨自然不会打探别人的秘密。

    叶烨烨笑着一挥手,长达百里的车队动了起来,一辆辆马车冲出城门,向着远方疾驰。

    楚家的女子们知道这是她们在金鳞城的最后时刻了,她们生于此地长于此地,对于金鳞城自然是有着极深的感情。一时之间,街道之上,哭声一片。

    两百多万人同时痛哭,这样的场面是何等壮观,凄惨的哭声在城市之内回荡着,闻者无不潸然泪下。

    罗晨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也是略略有些沉重。这一切他无法改变,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好了,然而他的心底,却依然有着一丝愧疚。

    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完全的冷面寒心,他还无法做到。

    随着最后一辆马车驶出金鳞城,城外待命的数千战象大军也动了起来,尾随着马车长龙向着荒野缓缓驶去。

    叶烨烨嬉笑着一挥手,一面数丈大小的血色莲花商会的旗帜飘上了城头,准确的挂在了旗杆之上,与栖霞宗的云纹旗帜一起在风中飘舞起来。

    “烨烨,你这是?”罗晨不解道。

    叶烨烨嬉笑道:“罗师兄,我们血色莲花商会虽然只是奴隶商,可也算是大陆上的强大势力。我们来这里购买你们的奴隶,就相当于是我们承认了栖霞宗对于这一区域的权益。五年之内,任何势力不得攻击栖霞宗,否则视为和我血色莲花商会为敌。有了这面旗帜,其他势力便会明白,就不会再打栖霞宗的主意了。”

    原来是这样!

    罗晨和刘语熙对视一眼,都是露出喜色。

    五年的时间,对于栖霞宗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有了这五年时间的缓冲,栖霞宗应该就可以在这片新的领地上站稳脚跟了。

    “烨烨,谢谢你了!”罗晨看着叶烨烨由衷的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是你的事情,我罗晨水里来火里去,在所不辞!”

    “呵呵,好啊!”叶烨烨笑道,小手一挥,一个空间法器飞向了罗晨。

    “这是什么?”罗晨接过那精致华美的玉环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