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玉阙被损伤
    ??  这次收礼便收了十几亿元石,各种资源不计其数,不过财富并非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便是栖霞宗已经得到了这些川州二层宗门的承认。

    就连当年的天剑门和依然存在的白光门都没有得到过川州宗门的承认,而如今栖霞宗却做到了。

    这一切,都是缘于城头上飘扬的血色莲花旗帜。

    虽然说的是只有五年的保护期,可是实际的影响何止五年?川州这些二层宗门表明姿态,以后自然不会和栖霞宗敌对。

    只要给栖霞宗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未来栖霞宗的强大,自然是指日可待。

    “刘语熙,这边安定下来了,我们就去找月儿吧?”罗晨突然道。

    “嗯,好。”刘语熙点头,“我们一起去!”

    接下来几日时间,罗晨和刘语熙都是呆在寒烟阁内,认真的阅读叶烨烨留下的书籍,为前往修真界腹地做着准备。

    叶烨烨送给罗晨的书籍可谓是包罗万象,从上古秘闻到各个宗门家族的分布应有尽有,阅读这些书籍,罗晨对于修真界的历史有了极深的理解,眼前也终于不再是一团迷雾。

    他和刘语熙都是武师,灵魂极强,学习这些知识也是极快。越看这些典籍,罗晨越感到这些书籍的珍贵。显然这里面的很多东西,在修真界之上都算是秘密,二层宗门根本没有资格知晓。若非是因为叶烨烨,罗晨根本不可能接触这些东西。

    不过关于萧州各大势力的描述,相对来说比较少一些。这有可能是因为叶烨烨也有意识的有所保留,毕竟他的家族就在萧州。当然也有可能是以叶烨烨的身份,尚没有资格解除这些真正的秘密。

    这些资料对于罗晨而言弥足珍贵,罗晨夜以继日的一本本翻看,拼命的往自己的脑子里灌注这些东西。上次和吴胖子谈判的时候,罗晨便感觉自己的知识实在是太过贫乏了,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

    他第一次知道,整个修真界分为八个州,每个州方圆都有数十万里,其中最大的乃是位于中心的萧州,最小的便是金鳞城不远处的川州。

    这个世界,完全被宗门所占据,最为强大的宗门,乃是三级宗门。不过宗门只是明面上的最强势力,还有一些神秘的家族、组织,比三级宗门还要强大。这些势力的存在乃是秘密,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知晓。

    八州位于大陆腹心,这些区域天地灵力浓郁,修炼资源丰富,强者辈出,而八州之外的区域,则都是被称为蛮荒,相对来说灵力稀薄得多,修炼资源也极为匮乏。比如天南山脉南北这一带,被称为天南蛮荒,此外还有东荒西荒等蛮荒区域。

    当然对于萧州的武师而言,萧州之外的区域,都可以称为是蛮荒区域。因为萧州面积最大,强者最多,修炼资源最为丰富,天地灵力也更加的浓郁。

    花费了几日功夫观看这些典籍,罗晨对于修真界有了初步的了解。而这个时候,大长老庄玉倩也终于是凯旋归来了。

    寒烟阁内,罗晨和刘语熙、雪奴与庄玉倩母女坐在一起,商议关于这次离开天南以南的事情。

    这次离开的真正原因,罗晨并没有告诉庄玉倩,只是说想要离开这里去大陆上历练一番,请庄玉倩坐镇金鳞城,守护栖霞宗。

    庄玉倩并没有拒绝,不过她却旧事重提,要求罗晨与萧媛媛完婚之后才能离开。

    这个事情,罗晨自然无法答应。萧媛媛见罗晨拒绝,心中也是黯然,开口道暂时不愿考虑这个事情。

    见到女儿伤心,庄玉倩也是无奈,只好退而求其次,言道罗晨可以去大陆上历练,不过刘语熙却必须留下。

    “师弟,刘语熙!”庄玉倩俏脸微寒,冷冷的道,“如今栖霞宗正是发展之际,你们两人同时一走了之,这算怎么回事?把这里的事情都撂给我们母女,凭什么?你连个名分都不肯给媛媛,却要我们母女为你卖命,真是打的好算盘!”

    “师姐,这次历练我必须要带上刘语熙,不然我无法放心。”罗晨无奈道。

    “你带着她,我更不放心。”庄玉倩冷冷道,“说好了是我家媛媛为大,若是你们两个在外面发生点儿什么,那媛媛还如何为大?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行!”

    “师姐……”

    “罗晨!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庄玉倩冷然道,“你若是带着刘语熙离开,我便离开金鳞城,你的栖霞宗是死是活,和我们母女再无半分关系,我说到做到!”

    罗晨脸色微微一滞,若是庄玉倩走了,栖霞宗最强战力便是刚招募来的几位三级武师,这样的实力和一个二层宗门完全无法相称,而且对于那些家伙,罗晨根本无法百分之百放心。

    刘语熙默然良久,轻声的道:“大长老,不要说了,我愿意留下来。”

    “刘语熙,这怎么行?”罗晨急道。

    “罗晨,大长老说的有道理,栖霞宗的事情,本来就是应该我们自己负责。如今我们刚成为二层宗门,这劳心的事情本就该我来做,大长老能在这里坐镇威慑,已经对我帮助极大了。”刘语熙浅笑道。

    “还是语熙明白事理。”庄玉倩脸色转和,赞许道。

    刘语熙看着有些郁闷的罗晨,美丽的小脸之上笑意绽放:“罗晨,修真界腹地不比这里,高手如云,我现在不过是个一层武师而已,力量太弱。若是跟着你去,你要时时分心照顾我,你想要做的事情,也会受到影响。所以这次我就不去了,我在家里等你的消息。”

    “那……好吧!”罗晨默然良久,无奈点头。

    这次去修真界,真正的目的是找到赵月儿。如今赵月儿定然已经成了控魂阁的死士,若是已经被出售,定然是在某位超级强者身边,若是尚未出售,则依然是在控魂阁。

    无论是控魂阁还是修真界的超级强者,对于现在的罗晨而言都是极为危险的。要想抢回赵月儿,都需要冒极大的风险。

    他非常希望刘语熙能陪在自己身边,不愿与刘语熙分开,可是抢回赵月儿的机会,也许就只有那么一瞬,所以理智点说,刘语熙不去对于他找回赵月儿反而更加有利。

    罗晨之前并未想这件事情,是因为他刻意不去想,因为他只想****看着伊人的容颜,永远不愿和她分开。可是刘语熙既然已经这样说了,他也理智了些,作出了自己的决断。

    当下几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最终确定刘语熙不前往大陆腹地,不过罗晨并非是一个人去,雪奴将会跟着他。当然雪奴是绝对不会和罗晨分开的,她可不在乎栖霞宗会如何。

    雪奴如今乃是三级武师,却有着超过四级武师的战力,真实战力只比庄玉倩弱上一线,跟罗晨也不相上下。她跟着罗晨,至少有着足够强的自保能力。

    罗晨自信若是自己成为三级武师,便可碾压现在的雪奴,不过这个小吃货晋级速度实在是出乎意料,罗晨也不敢说自己晋级时雪奴会不会再次晋级。

    三人正在商议,突然有护卫前来禀报,说是白光门门主萧峰来访,现在已经到了城外。

    “他来干什么!”庄玉倩脸色一寒,冷冷的道。

    “恐怕是不放心,来赔礼道歉的吧!”罗晨淡淡一笑道,“师姐,见不见他?”

    “见见吧!我看这家伙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庄玉倩冷哼道。

    罗晨挥了挥手,那护卫快速离去。

    他对于白光门已经有了戒心,对于萧峰自然也是不像以往,这一切,依然是由于那一次的萧暖事件。

    金鳞城东门外,萧峰站在城下,神色极为忐忑。

    “门主大人,罗晨大人请你去寒烟阁一见。”那护卫走出城门道。

    萧峰无奈的苦笑一声,迈步向着城内走去。

    若是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按照罗晨的为人和两人的关系,罗晨定然会迎出这金鳞城。可是现在呢,却根本没有迎接的意思,而是让自己去寒烟阁见他。

    虽然萧暖死了,萧峰对于萧暖依然极为愤恨,若非是他,芝瑞怎么会死,白光门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和如今栖霞宗的如日中天相比,白光门则是要凄惨太多,虽然灭掉了世仇天剑门,得到了天剑门一半领地,可是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再加上后来庄玉倩冷血复仇,诛杀白光门武师一百多人,精英子弟十余万,如今的白光门武师数量堪堪过百,核心长老也只剩下了原来的一半。

    而前几日道纹师公会的人来到白光门,更是令白光门雪上加霜。因为战争中楚家道纹师的死亡,白光门付出了两亿五千万的赔偿不说,又有三名核心长老被道纹师公会使者冷血击杀,为天剑门几位道纹师偿命。

    萧峰来到中心庄园,进入寒烟阁之中,看着那端坐不动的几人,尴尬一笑道:“罗晨兄弟,我来了!”

    “萧门主请坐,不用客气。”罗晨淡淡一笑。

    萧峰却没有就坐,而是看向了庄玉倩,深深弯腰道:“拜见玉倩夫人。”

    庄玉倩冷笑一声,也不理她。

    萧峰苦笑一声,声音微微低沉:“此次萧某来这里,一则是见见罗晨兄弟,二来便是专程向玉倩夫人赔罪。玉倩夫人这几年受的委屈,萧峰百死莫赎!”

    “百死莫赎么?呵呵,那你就去死吧!”庄玉倩冷然一笑。

    萧峰心中一突,见庄玉倩并未有向自己出手的意思,也是放下心来,身子弯得更低:“萧峰实在不知夫人这几年的境况,对于夫人我一直极为同情,不过夫人的事情写进了金科玉律,萧峰根本无法违背。这件事情是上任门主所为,与萧峰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这几年来,我对于媛媛一向是极为关照的……”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庄玉倩脸色一板。

    萧峰咬了咬牙道:“我来此地,是想请求夫人放下这段仇恨,给我白光门一个机会!”

    罗晨看着萧峰的样子,也不由得微微叹息。在绝对实力的压制下,天南山脉区域的霸主,一代枭雄萧峰,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不过……或许只有能够低下头的人,才算是真正的枭雄吧!

    庄玉倩默然良久,冷冷的道:“该报的仇,我已经报了。该杀的人,我已经杀了。这段恩怨,到此为止。”

    萧峰心里一松,连声道:“谢谢夫人宽宏大量,萧峰感激不尽!”

    “不用谢我,要谢你就谢媛媛吧!若非是媛媛劝我,或许白光门已经被我踏平了。媛媛自认为还是萧家之人,所以我不会赶尽杀绝。”庄玉倩淡漠道。

    “谢谢媛媛了!”萧峰向着萧媛媛躬身道。

    萧媛媛默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萧峰拿出一个空间法器,走到庄玉倩跟前轻声道:“这几年让夫人受苦,萧峰实在有罪。这里面的东西,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夫人收下。”

    庄玉倩接过空间法器,感受了下里面的东西,淡漠道:“萧门主好大的手笔。”

    “些许财物,不成敬意,实难代表萧峰愧疚之万一。”萧峰恭敬道。

    庄玉倩淡漠点头,不再说话。

    萧峰抬起头来,看向罗晨道:“罗晨兄弟,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我们还能继续合作。”

    罗晨淡淡一笑道:“好说,好说!”

    萧峰道:“你我双方的盟约,已经写上了金科玉律,虽然这次玉阙被玉倩夫人损伤,但根本尚在,金科玉律的盟约,我白光门萧家绝对不会改变。我可以保证,像萧暖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次发生。”

    “嗯?”罗晨微微皱眉,“你说玉阙被损伤了?”

    “是啊!莫非夫人还未告诉你么?”萧峰愕然道。

    罗晨看向了庄玉倩,庄玉倩脸色一寒道:“萧峰,你这是在挑拨我们的关系么?”

    萧峰吓了一跳,连声道:“不敢,不敢!”

    “不敢就赶快滚!”庄玉倩双眉之间煞气涌现。

    萧峰身躯一颤,向罗晨道:“罗晨兄弟,那我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