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一路向北
    ??  罗晨看向了庄玉倩,庄玉倩脸色一寒道:“萧峰,你这是在挑拨我们的关系么?”

    萧峰吓了一跳,连声道:“不敢,不敢!”

    “不敢就赶快滚!”庄玉倩双眉之间煞气涌现。

    萧峰身躯一颤,向罗晨道:“罗晨兄弟,那我走了。”

    “嗯,好。”罗晨淡淡道。

    “芝瑞她……毕竟是为你而死,以后你若有时间的话,还请你去看看她,这样她在地下也会感到安宁。”萧峰低沉道。

    说道萧芝瑞,罗晨也无法再端着架子,站起身来道:“我会去看她的。萧门主请回吧!”

    萧峰默然点头,转身走出了寒烟阁。

    罗晨见萧峰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看向了庄玉倩道:“师姐,你把那玉阙损伤了?”

    “是啊!”庄玉倩淡淡一笑。

    “损伤到什么地步?”罗晨连忙问道。

    白光门的残阙对于罗晨而言极为重要,据圣老所言,那位留下神识的上古强者,境界已经到了“天地由心,虚空造物”的程度,乃是神一般的存在。若是能够同化那道神识,对于罗晨将会有着极大的好处。

    “四季图全部被我毁了,白光门萧家以后再要出现强者,可就难多了!”庄玉倩冷然一笑,极为快意。

    “全毁了么?”罗晨咧了咧嘴。

    那副乃是残缺的核心,圣老说过他想要吸收同化那道神识必须从入手。而现在,四季图雕刻竟然是全部被庄玉倩给毁了!

    “你也发现残阙里的秘密了?”庄玉倩略显意外的看了罗晨一眼,轻声道,“其实也没有全部损毁,我去毁那一副的时候,残阙威能显现,我和媛媛胸前的伤势,便是那幅图造成的。”

    “罗晨以前观看的时候,也是莫名其妙的受伤了。”萧媛媛轻声道。

    庄玉倩哦了一声,看着罗晨。

    罗晨想起当初见到庄玉倩时,庄玉倩胸前的伤势,也是明白了发生了什么。那黑色光焰,他觉得极为熟悉,现在想来,当初里面的铁卫冲出雕刻攻击他的时候,重剑之上的黑色光焰便是那种。

    不过当初那位铁卫队长的攻击并未在他身上留下黑色光焰,而且他受到的乃是剑伤,而庄玉倩母女二人受到的却应该是无锋战枪轰击造成的贯通伤。

    “还好没有损毁,不然的话……”罗晨庆幸的道。

    是四季图雕刻的最后一幅,也是最关键的一副,若是被庄玉倩毁掉,想要同化那道神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师弟,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啊,不愧是庄梦忆的弟子。”庄玉倩淡淡一笑道,“不过那里面的东西,你就不要想了,早晚必然是我的。”

    “……师姐,你也太霸道了吧!”罗晨无奈道,“楚家的寒潭之心已经归了你,玉阙里的东西你也想要?那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得到!”

    “寒潭之心么?我已经给了媛媛,媛媛早晚和你是夫妻,给了她就相当于给了你。”庄玉倩淡淡笑道,“所以呢,我一点也不霸道。你若是想要巨阙里的东西,那就是你霸道了,呵呵!”

    “……”罗晨摸了摸鼻子,也是无言以对。

    “母亲,我把寒潭之心还给你,你把那东西让给罗晨吧!”萧媛媛轻轻咬了咬嘴唇,开口道。

    庄玉倩白了一眼萧媛媛道:“你这丫头,还没成亲呢,现在就开始帮着他了?寒潭之心已经与你身体融合,成为了你的一部分,又怎么可能还给我?你这不是逼我把东西让给他么?”

    “母亲,媛媛求你……”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庄玉倩不悦道。

    萧媛媛低下臻首,不再说话。庄玉倩看着罗晨道:“师弟,别的都好商量,这个绝对不行。这可能是我成为巅峰强者唯一的机会,我是绝对不会让给你的。”

    “好吧!”罗晨想了一下,也是点了点头。

    毕竟她是庄玉倩,是圣老唯一的女儿。经历重重磨难,依然能够在这个年龄成就五级武师,庄玉倩的天分绝对极高。既然她想要得到这东西,那自己就放手吧!

    罗晨并非软弱,而是对于圣老有着极深的感情。若非是因为圣老,他现在或许依然是卧龙山脉的寻常少年,又怎么能有今天的成就?

    今日的一切,很大程度上说是拜圣老所赐。罗晨自然不愿去和师父的女儿抢同样的东西,那样未免显得太不厚道了。

    再说修真界何其广大,白光门不过是个小小的二层宗门,大陆之上其他的家族、宗门说不定也有类似的东西,自己何必非要去和师父的女儿争抢呢?

    见到罗晨让步,庄玉倩微笑道:“那就这么定了,不过师弟,我也不欺负你,也给你一个机会。若是我无法得到残阙里的东西,里面的东西你可尝试获取。”

    “那就谢谢师姐了!”罗晨咧了咧嘴。

    ……

    金鳞城东门之外,是这次灭宗之战的主战场。东门不远处右侧的地方,有着一座巨大的墓园。

    这是当日战争中战死的栖霞铁卫埋骨之所,而萧芝瑞的坟墓也是在这里。

    萧芝瑞毕竟是为救罗晨而死的,虽然死的有点儿莫名其妙,但毕竟是为了罗晨而死,对于这个女子,罗晨心里也是有着一丝愧疚。

    进入金鳞城之后,由于一直忙于各种事情,罗晨尚未来过这里。而今日萧峰来访,再次提及这件事情,罗晨也是觉得,应该来祭奠一下萧芝瑞了。

    萧峰离开后不久,罗晨离开庄园,去街市上买了一些祭品,独自出了金鳞城东门,向着墓园走去。

    与各地的栖霞铁卫墓园一样,这里依旧是粗糙的青石大门,上面镌刻着栖霞宗的云纹徽记。

    大门永远开启,并没有人守卫。墓园之内种满了刚刚移栽过来的大量苍松翠柏,显得极为庄严肃穆。

    罗晨走到墓园的深处,在萧芝瑞小小的坟墓之前停了下来。把带来的祭品一一摆在坟墓之前,又倒上了几杯烈酒,罗晨看着那一方小小的墓碑,沉默不语。

    对于这个丫头,罗晨委实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也就是为了在白光门立威,一掌毁掉她的容貌,然后又为她治疗伤势而已。唯一让罗晨印象深刻的,也就是当初临时起意戏弄她一把,以污垢当作丹丸骗萧芝瑞吃下,现在想想也是够无聊的。

    萧芝瑞并不喜欢他,罗晨极为清楚。当日为他挡那一剑,是因为她认为罗晨可以治疗任何伤势。她确实是为他而死,然而死得的确是有些不值。

    萧暖的那一剑,她完全可以用武器来挡,而不是用自己的身体。

    不过终归是因为他而死,救了他的性命。罗晨心中自然感激,可是人已经死了,他完全无以为报。

    “贪狼军统领萧芝瑞之墓”

    看着那一方小小的墓碑,罗晨黯然的脸色陡然微微一寒!

    “该死!”

    萧芝瑞埋的地方,距离地面不过数尺。罗晨如今的感知能力,足以抵达黄土之下二十丈。

    感知能力释放而出,罗晨赫然发现,墓穴之中竟然是没有了萧芝瑞的尸体!

    虽然是盛夏,尸体腐烂会很快,可是终归会留一些痕迹的。然而现在墓穴之内,竟然是什么也没有!

    不用挖开墓穴,罗晨清晰的感觉到了,墓穴之内,黄土之下,什么都没有。

    这一刻,他的脸色无比阴沉,双瞳之中血芒暴闪。

    空冢!又是空冢!

    这是第二个为他而死的女子。

    这是第二座空冢!

    ……

    云岚分队驻扎乾远郡时,金云霞死在了他的重剑之下。他把金云霞葬在月桂树下,然而当他从和稷郡返回乾远郡时,月桂树下的坟墓之中,金云霞的尸体却已经消失了。

    而萧芝瑞,是第二个为他而死的女子。如今她的尸体,也同样是消失了!

    罗晨毫不怀疑,做这件事情的是同一个人。

    这两个可怜的女子的尸体,被带到了哪里?带走她们的尸体,是为了什么?

    修真界之上,人死之后讲究入土为安。像这样的行为,对于死者而言乃是极为严重的亵渎。

    然而同样的事情,居然在自己身边发生两次!

    罗晨低吼一声,看着那空空荡荡的坟墓,双瞳之中怒火渐炽。

    “谁干的?究竟是谁干的?”

    嘶哑的声音在墓园之中回荡,却哪里会有人回应?

    ……

    七月,骄阳似火。

    青草如茵的无边原野之上,一对少年男女的身影在高速的飞掠着。

    少年身材略高,浑身散发着一股极为凌厉的气息,清俊的脸庞之上,一双眼睛极为明亮,整个人看起来宛若是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又宛若是一头野性难驯的上古凶兽。

    身边的少女长腿细腰,容颜清稚美丽,只比少年矮了半头,一头黑色的短发,看上去极为干净利落。

    灭掉天剑门一个月后,罗晨带着雪奴终于踏上了前往大陆腹地的道路。

    离开金鳞城一路向北,行了两万余里,所过之处城头之上,皆是飘扬着栖霞宗的云纹大旗。这里原本是霸刀门的领地,如今尽皆归于栖霞宗所有。

    按照协议,栖霞宗和白光门平分天剑门的领地,白光门占据北方的一半领地,栖霞宗占据的乃是南边的一半领地。当时这样分配,按照萧峰的说法,白光门可以把栖霞宗挡在身后,给栖霞宗以休养生息的机会。

    当然如今的栖霞宗实力已经压过了白光门一头,又得到了川州各大二层宗门的承认,不再需要白光门的保护了,不过领地的划分依然是没有改变。

    出了栖霞宗的领地之后,进入到了白光门占据的天剑门领地之内,亦是行了两万余里,又穿过了两个一层宗门的领地,便是进入到了血玉宗的领地之内。

    到了此处,才算是离开了天南蛮荒,正式进入了川州!

    白光门和血玉宗隔着两个一层宗门遥遥对峙,不过双方现在肯定是打不起来。白光门在灭掉天剑门时未曾伤筋动骨,阵亡的大都是低级武师,然而之后庄玉倩的冷血复仇却让他们伤亡惨重,灵力大伤。

    而血玉宗当日闪击金鳞城失败之后,精英损失大半,现在时时考虑的就是不要被川州其它宗门瓜分了,哪里还有心情考虑占据天南蛮荒的事情。

    罗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赞叹道:“好浓的天地灵力!”

    如今已是身在川州,踏入血玉宗领地的瞬间,罗晨便是感觉到此地的天地灵力极为浓郁,至少要比天南蛮荒高出一倍。

    这无疑是一种极为奇怪的事情,似乎在川州和天南蛮荒区域之间,有着一层无法看到的界限。界限两侧,一步之隔,天地灵力便相差一倍。

    雪奴点头道:“这里还是川州的边界,越是靠近州城,天地灵力越是浓郁。不过川州的天地灵力相对而言在八个大州里面算是较弱的了,也就和极北的秦州不相上下。”

    罗晨点头,如今他遍阅典籍,这些事情还是知道的。

    两人衣饰都极为华美,看上去便宛若是外出历练的大家族子弟一般。这也是从典籍之中得到的经验,整个大陆虽然被各大宗门瓜分,但是那些强大家族的子弟却可在大陆上随意历练,没人会去无缘无故惹他们,因为谁也不会知道他们的背后站着什么恐怖的家族。

    两人继续前行,一路向北。

    川州方圆数十万里,州城位于川州腹心,距离血玉宗边界也有着二十余万里。罗晨和雪奴连续行了数日,穿过了四个宗门的领地之后,终于到了川州州城之下。

    他们的目的地,乃是萧州,不过距离萧州实在太远,所以罗晨选择先来到川州州城,利用此地的传送阵前往萧州。

    传送阵是一种极为神秘的存在,据说乃是上古道纹师所布置的。如今的道纹师,已经无法勾勒出新的传送阵了,所以在大陆之上,传送阵的数量乃是固定的。而根据典籍上记载,距离金鳞城最近的一个传送阵,便是位于川州的州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