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隐匿功夫太差
    ??  传送阵是一种极为神秘的存在,据说乃是上古道纹师所布置的。如今的道纹师,已经无法勾勒出新的传送阵了,所以在大陆之上,传送阵的数量乃是固定的。而根据典籍上记载,距离金鳞城最近的一个传送阵,便是位于川州的州城。

    川州乃是修真界最小的一个州,川州的州城,名字就叫川州城。

    整个川州方圆四十余万里,被大大小小的宗门占据着。这里面有着十四个二层宗门,一百多个一层宗门,而三级宗门则只有一个。

    整个修真界之上,三级宗门并不多,一共也就二十多个。

    成为三级宗门的标准,不是看宗门的实力,唯一的标准,便是看你是否占据了一座古城!

    所谓古城,便是指从上古时代就存在的城市。这样的城市,在大陆上一共有二十八个。

    这样的城市之中,有着上古时期就存在的传送阵,有着各种上古时期遗留之物,占据这样的古城,将会得到极大的好处。可以说不用再占据别的领地,仅仅这一座古城带来的好处,便足以让一个宗门变得极为兴旺。

    这同样是罗晨从典籍里了解到的,至于具体的原因,典籍里并没有说明。

    据说上古时期曾经发生过一次席卷大陆的战争,战争极为惨烈,无数城市化作了废墟,唯有这二十八座古城保留下来。二十八座古城对应着的,便是修真界二十八个三级宗门,这便是明面上的最强势力。

    这样的二十八座古城,分布在修真界八个州之内。其中萧州的古城最多,有足足九个,而最少的便是川州,只有一个。

    川州的古城,自然便是州城川州城。占据川州城的三级宗门,名叫飞皇宗。

    在川州境内,飞皇宗便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俯视其它一切川州势力。

    每一个二层宗门,都有着占据一座古城,升级为三级宗门的野望,川州的二层宗门莫不如此。不过飞皇宗的霸主地位,在整个川州始终无人能够动摇。

    罗晨带着雪奴来到川州城下,看着眼前的这一座古城,心中也是极为震撼。

    也只有上古时期的大能者,才能建造出这样的城市吧!

    整座城市方方正正,长宽都是达到了三千里,从二人眼前一直延伸到了视野的尽头。城墙散发着古老苍凉的气息,高度超过百丈,宽度也是超过了百丈。

    城墙的材料不知是何物,不过绝非是石料,每一块城砖之上,都是散发着剧烈的灵力波动,显然上面勾勒了道纹。整座城市,完完全全就是在道纹的包围之下。罗晨毫不怀疑纵然是自己全力攻击,也无法损伤这城墙分毫。

    川州城的城门宽达二百丈,里面的长街亦是如此。罗晨带着雪奴走入城内,虽然是心中早有准备,然而脸上依然现出震撼之色。

    这里的天地灵力浓度,是在是太高了!比城外的天地灵力浓度,足足高了数倍!

    显然城墙上的道纹不惟有着防御的功效,还有着聚拢天地灵力的能力。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修炼,效果可想而知。

    这座城市实在是太大了,城市之内不仅是有着街市,还有着山脉湖泊,草原溪流,与其说是城市,倒不如说是一个被城墙围起来的封闭的国度。

    武师的感知能力强大,不过辐散范围不会太远,以罗晨如今的感知能力,也就能够辐散五十余里而已。不过他的天眼已开,视野可谓是无限,站在长街之上,直接可以清晰的看到长街的尽头。

    这一条正对城门的长街,长度足有一千里,罗晨天眼能力的恐怖,可见如斯。

    长街极为平坦,所以罗晨可以看到千里之外,若非是视野受阻,他完全可以看得更远。

    长街尽头,是一道与城墙等高的城墙,可以说是城内之城。华贵气派的巨阙之上,写着“飞皇宗”三个大字。显然那里面,便是飞皇宗的山门了。

    虽然有着城墙遮挡,城墙后的许多华美壮观的建筑依然是露了出来,须知城墙便有百丈之高,可见这些建筑的高度。

    建筑群后更有连绵数百里的山峰在其中若隐若现,山峰完全被云雾覆盖,看上去极为神秘。

    飞皇宗的山门距离城门刚好千里,略一计算便可知道山门所在占据面积也是方圆千里。

    那里是整个川州城最为核心的区域,而罗晨想要使用的古传送阵便那里。

    城市之内,大部分平民都有着内家拳三重四重的气息,显然是得益于这里得天独厚的灵力浓度。街道之上来来往往的强者也不少,武师也并不罕见。

    城市之内有着专门的区域,出售武师所要的修炼资源,丹药卷轴典籍应有尽有。这些情报罗晨都已知晓,不过对于他而言,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足以秒杀这里出售的所有典籍,而别的都是外物,对于他这个层次也没有什么大用。更何况能公开出售的,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他现在迫切想要做的,是前往川州,寻找到赵月儿的下落,为她解除控魂阁的精神控制。川州只是路过,他可不准备在这里多待。

    进入城门之后,罗晨略看了一下,便带着雪奴径直向着飞皇宗的方向掠去。他们的速度都是降了下来,因为飞皇宗有规定,川州城内武师速度不能超过一层武师的速度,负责会受到惩罚。此去还要借用飞皇宗的传送阵,罗晨也不愿坏了规矩。

    ……

    临街的一座酒楼之上,一位脸色略微苍白的薄唇青年正和一位束发道袍的男子饮酒。青年的脸色颇不好看,那道袍男子显然是他的朋友,正在连声劝慰着。

    陡然青年的目光一闪,死死盯着远方高速掠来的一对少年男女,腾地站了起来。

    “罗晨!你竟然敢来川州城!”

    “风少,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罗晨么?”道袍男子目光一闪,看着正高速靠近的少年男女道。

    “不错,正是这个小畜生!”

    薄唇男子脸色极为阴沉,寒声道,“若非因为此人,我们血玉宗何至于落到此等境地!只可惜这里是川州城,我无法对他出手,不然的话,定要将这个小子挫骨扬灰,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道袍男子潇洒一笑,轻声道:“风少不必生气,川州城乃是我飞皇宗的地盘,你无法出手,我却可以出手。你我兄弟相交一场,今日为兄便为你诛杀此人,为你出这一口恶气!”

    薄唇男子摇头道:“武兄有所不知,这栖霞宗乃是受到血色莲花商会庇护的,纵然是武兄恐怕也不好对他出手,否则恐怕会给武兄和飞皇宗惹来麻烦。”

    “呵呵!这里是川州,我飞皇宗才是这里的主人,怕什么血色莲花商会!”

    道袍男子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再说血色莲花商会只是保护栖霞宗五年之内不受攻击,并非保证栖霞宗之人到了别处不受攻击。我们在川州城诛杀此人,并不违反血色莲花商会的禁令。风少且请安坐,看为兄为你斩杀此人!”

    “那就有劳武兄了!若能诛杀此人,青阳必然再有一份谢意!”薄唇男子脸上露出喜色,连连点头。

    “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了!”道袍男子毫不在意的一笑,身形一闪跃到了长街之上。

    薄唇男子端着酒杯靠在窗口,看着远处快速掠来的罗晨二人,双眸之中寒芒闪动。

    就在几日前,那个血色莲花商会的死胖子果真找到了血玉宗,向他的父亲风清扬勒索了整整十亿元石,然后扬长而去。不经意间,胖子却是丢下了一张栖霞宗罗晨的画像。

    胖子言道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小友罗晨,对于这个栖霞宗的年轻武师,风无极自然是恨之入骨。如今血玉宗的窘境,乃是因此人而起,风无极自然恨不得把罗晨碎尸万段。

    血色莲花商会几乎把血玉宗完全打残,如今血玉宗周围群狼环伺,形势可以说是极为危机。虽然那些二层宗门并没有动手,不过彼此却是联系频繁,血玉宗如今已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风无极和飞皇宗亲传弟子武元庆交好,此次来川州城找武元庆,乃是为了托武元庆的门路,让飞皇宗给予血玉宗一定的保护,以为血玉宗求得一点儿休养生息的时间。

    没有想到正在和武元庆商议此事的时候,却看到了罗晨二人。

    那一副画像极为精细,罗晨的模样早已印在了风无极的脑海深处,如今见了罗晨,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无奈川州城内禁止出手,他根本无法攻击罗晨。

    好在武元庆愿意帮他出头,风无极便站在酒楼二楼之上看着,等待着看罗晨血溅当场。

    武元庆道袍随风飘拂,站在街道之上,看着高速掠来的二人,缓缓地拔出了背上的长剑。

    长剑亮若秋水,直直的指向前方。武元庆的嘴唇微微勾起,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乃是四级武师,而来的二人罗晨是二层武师,罗晨身边的那位长腿少女乃是三级武师。他隐匿了身形站在这里,对方定然看不到他。

    武元庆没有出手,只是稳定的拿着长剑,安静的等待着。

    等待着罗晨自己把胸膛送到他的长剑上来。

    这样的事情,武元庆最为喜欢,他最喜欢看着敌人自己撞死在他的长剑之上,最喜欢看着对手被挑在长剑之上扭曲挣扎的样子。

    “罗晨,那个飞皇宗的白痴站在街道上想干什么?”雪奴传音问道。

    “谁知道。大概是看咱们实力弱,想要欺负一下吧!”罗晨脸色不变,传音道。

    “你上还是我上?”雪奴问道。

    “我来吧!下一次你来。”罗晨传音道。

    罗晨如今的感知能力足以发现五级武师,雪奴的感知能力也有独到之处,二人早已发现了当街而立的武元庆,只是佯装未知,继续向着前方高速的冲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罗晨,武元庆嘴角的笑意更浓。

    下一刻,这个少年的身躯,便会挑在他的长剑之上。

    少年不会立刻死去,而会在他的长剑之上挣扎一段时间。而他也将欣赏到最为喜欢的节目。

    双方的距离已经只有数丈,陡然,对面少年目光一闪,牢牢地锁定了他,清俊的脸庞之上,现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然后一个拳头的残影,在他的视野之内陡然放大!

    “不好!”武元庆心头猛然一颤,猛然奋力把长剑向前刺出,却哪里还来得及?

    “砰!”

    少年的一拳快若闪电,狠狠地砸在了武元庆鼻子之上,武元庆的鼻子瞬间被砸得塌了下去,鲜血从鼻孔之中喷涌而出,整个人直接被从虚空之中轰了出来,向着后方远远的飞了过去。

    少年和少女站住身形,看着跌坐在百丈之外的武元庆,脸上都是现出毫不掩饰的冷笑。

    “道长,你不要紧吧?”少年看着武元庆,双手抱臂冷然笑道。

    “该死的!你是如何发现我的?你明明不过是个二层武师!”武元庆支撑着站了起来,晃了晃发晕的脑袋嘶声道。

    “没办法,谁让你隐匿的功夫太差了呢?”少年冷冷一笑道。

    武元庆脸色发白,想要冲上去挽回面子,却又有点迟疑。

    刚才那一拳,若非是对方手下留情,自己早就被一拳轰爆头颅了。虽然也是大失颜面,可是毕竟是四级武师,武元庆已经明白了,自己绝对不是这个诡异的小子的对手。

    虽然背后有着飞皇宗,可是若是对方发狠一拳打死自己,那可就活不过来了。

    “混账!你们竟然敢在川州城内对飞皇宗的弟子出手!你们不想活了么?”风无极从酒楼之上一跃而下,看着罗晨二人怒喝道。

    “若非是看他是飞皇宗弟子,此刻他已经是个死人了!”清俊少年桀骜一笑,看着风无极道,“怎么,你又是谁?似乎你不是飞皇宗的?”

    风无极脸色一滞,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刚才罗晨那一拳玄奥异常,风无极知道自己全力以赴也无法抵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害得血玉宗如此凄惨的家伙,实力竟然是在自己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