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死人脸
    ??  “若非是看他是飞皇宗弟子,此刻他已经是个死人了!”清俊少年桀骜一笑,看着风无极道,“怎么,你又是谁?似乎你不是飞皇宗的?”

    风无极脸色一滞,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刚才罗晨那一拳玄奥异常,风无极知道自己全力以赴也无法抵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害得血玉宗如此凄惨的家伙,实力竟然是在自己之上!

    “你听不懂人话么?”雪奴手腕一翻,短刀在纤纤玉指之上高速旋转着,看着风无极冷冷道,“你是谁?这件事情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乃血玉宗少宗主风无极!”风无极用力咬了咬牙,恨声道,“罗晨!你勾结血色莲花商会,害得我血玉宗损兵折将,这个仇,我早晚会报!”

    “原来是血玉宗的人!”罗晨也是明白了,“这么说,这个飞皇宗的家伙,是你指使的?”

    “我乃飞皇宗亲传弟子武元庆,和风少乃是朋友,这次是为朋友出头,谈不上受人指使。没想到阁下小小年纪,实力居然这般了得,武某甘居下风,惭愧,惭愧!”武元庆咳了一声,摇头道。

    “血玉宗败在血色莲花商会手里,和我栖霞宗有什么关系!你不去找血色莲花商会报仇,反而惦记上我栖霞宗,真的拿我栖霞宗当作软柿子么?”罗晨看着风无极冷然道。

    “若非你和血色莲花商会的关系,血色莲花商会怎么会为栖霞宗出头?这笔帐不算在你的身上,算在谁的身上?”

    风无极咬牙道,“罗晨!你休要得意!血色莲花商会的保护期,只有五年!五年之后,我血玉宗必然踏平整个天南蛮荒!我说到做到!”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罗晨脸色陡然一寒,眼瞳中现出狂怒之色,一股强大的气势陡然爆发而出。

    那气势狂野,霸道,极为凌厉,纵然是武元庆这样的强者,感受到这股滔天气势也是脸露惊恐之色。这一刻,他的灵魂居然是剧烈颤栗,从内心深处生出一丝难言的恐惧。

    风无极脸色一颤,犹自咬紧了牙,强笑道:“怎么?你吓唬我?这里是川州城,是飞皇宗的地盘!任何人不得在川州城动手,这是川州城的规矩!我就是要灭掉你们栖霞宗!我又说了,你待如何?莫非你敢在这里杀了我不成?哈哈!哈哈!”

    “杀你又怎样?”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次说话的,却是雪奴。

    雪奴手上短刀挥动,美眸看着风无极,美丽的小脸之上杀意已经是无法掩饰。

    “呵呵!杀了我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一定无法活着走出这川州城!这里是川州城,是飞皇宗的地盘,没有人可以违背飞皇宗的规矩!”风无极冷笑连连道。

    “是么?”

    雪奴讥讽一笑,身躯已经闪电般的冲了出去,娇躯微微膨大一圈,身材变得几乎和罗晨等高,如同雪豹一般的健美,一条长腿闪电般的扬起,然后如同铡刀一般狠狠地劈了下去!

    “通!”

    风无极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便已经被雪奴长腿狠狠地劈在了脑袋之上,顷刻之间血花四溅,风无极的身体骤然爆裂,化作了一片血雾!

    罗晨淡淡一笑,刚才出手轰退飞皇宗弟子的是他,这次也该雪奴出手了。当风无极说出那些威胁的话的时候,他的命运已经注定。若是雪奴不出手的话,他也会出手击杀此人。

    开玩笑,罗晨怎么会容公然威胁栖霞宗的人活在世上?就算是在川州城,也是不行!

    ……

    上午带儿子去小学注册,忙了一上午,终于忙完了。猛然一想儿子居然要上小学了,顿时感觉自己真的老了。那一刻真的很有沧桑的感觉,觉得自己真的是很老了,不过看到儿子可爱的样子,又很开心了。有了这个小家伙,这三十年也没白过,哈哈!

    雪奴身躯一闪,回到了罗晨身边,已经解除了变身状态,变回了高挑美丽的样子。

    挥动着手上的短刀,雪奴看着武元庆冷然道:“我杀了他了,你们飞皇宗是不是要捉拿我们呢?”

    武元庆惊骇的看着雪奴,费力的咽了口唾沫,嘶声道:“你是……萧州齐家的人?”

    三级宗门,不过是明面上的最强势力而已。在大陆之上,还有着一些极为强大的神秘势力和家族。

    比如说,萧州齐家。

    萧州齐家的力量,完全凌驾于飞皇宗之上。飞皇宗的规矩可以约束川州境内的所有人,却无法约束萧州齐家的子弟。

    得罪萧州齐家的后果,是飞皇宗完全无法承受的。

    这便是这个世界,规则只为弱者而设,而对于强者,却可以轻松践踏这些规则!

    雪奴冷然一笑,并不回答。

    武元庆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雪奴,脸上有着深深的忌惮之色。这个毫无疑问是萧州齐家的嫡系子弟无疑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强悍,以三级武师的身份直接秒杀四级武师的风少。

    这样的存在,万万不可得罪。就算是现在她暴起杀了自己,飞皇宗恐怕也不会为自己报仇。

    萧州齐家的嫡系子弟,和他这个飞皇宗亲传弟子的身份比起来,不啻云泥之别。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虽然和风少算是好友,不过这份交情也是建立在风少诸多孝敬的基础之上,如今风少已经死了,武元庆可并没有为他报仇的打算。

    “杀了就杀了吧!风无极居然挑动我向二位出手,本来就该死。”武元庆脸色恢复了平静,沉声道,“我刚才乃是一时糊涂,还望二位不要介意。”

    “若是我们介意的话,你早就被我一拳轰杀了,又怎么能活到现在?”罗晨淡然一笑。

    初见这飞皇宗弟子时,罗晨的确有着杀意涌动,不过最终他还是压制了自己的杀意,而是仅仅一拳把这家伙轰飞。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家伙的身份,这里是川州城,这家伙乃是飞皇宗的弟子。

    这和怯懦无关,而是一个理性的选择。罗晨少年老成,心志何等坚毅,自然不会逞一时之快。快意恩仇一拳杀之当然痛快,可是那样的后果是罗晨无法承受的。

    因为在他的身后还有着刘语熙,还有着整个栖霞宗。

    栖霞宗的实力自然无法和飞皇宗相提并论,而他现在又要离开栖霞宗前往大陆腹地,此刻若是得罪了飞皇宗,虽然可以一走了之,但却是后患无穷。那样等若是把栖霞宗、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推到危险之中去,这样的事情,罗晨怎么会去做?

    而饶了这飞皇宗弟子一条性命,则不至于和飞皇宗结怨。这对于他这个背负着巨大责任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最正确的选择。

    真正可以随心所欲的,是那些站在大陆巅峰上的至强者。其他的任何人,都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罗晨如今距离大陆巅峰的至强者还很远,所以他必须学会生存的智慧,必须学会在某些时候忍受一些事情。

    只有这样,才能活着,才能带着栖霞宗继续前行。

    武元庆松了一口气,看向了风无极消失的位置,不由得悠然一叹。

    堂堂血玉宗的少宗主,居然被人这样一腿劈死了!

    武元庆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储物戒指之上,这是风无极身躯爆裂之后唯一的遗物。武元庆伸手一招,想要抓起那枚戒指,却听得咯咯一声轻笑,长腿少女小手一挥,储物戒指便落到了她的掌心。

    “这可是我的战利品,你想抢我的东西么?”长腿少女把玩着戒指,冷笑一声道。

    “这里面有些东西,本来是要送给我的。”武元庆解释道。

    他说的倒是实话,风少此次来见他,本就是要打通他的关节,让他求得飞皇宗暂时庇护血玉宗免遭其它二级宗门攻击。这是事关血玉宗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风少带来的礼物定然不少,而如今这些东西尚未到手,风少却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了,那么东西还没送出去,自然还是他的。他被我杀了,东西自然是我的。”长腿少女随手把戒指收了起来,淡淡一笑道。

    武元庆又气又急,却是咬牙不语。毕竟这萧州齐家的少女不惟身份高贵,实力更是强悍,他的战力和风无极也就是在伯仲之间,面对这样的强者,根本没有争辩的资格。

    这边的打斗虽然短促,却是散发出了极为强大的能量波动。只听得咻咻的几声轻响,数位同样身着道袍的男子出现在了长街之上。

    “元庆师弟,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在这川州城动手?”为首的男子面色冷峻,看着武元庆皱眉道。

    武元庆看着二师兄方天堂来了,脸色微微有些尴尬。这位二师兄为人最为古板,是他最为畏惧之人。当着二师兄的面,他可不敢说自己为人出头引发了这一事件。毕竟纵然是飞皇宗弟子也不能在川州城太过放肆,二师兄最为注重飞皇宗的名声,绝对不会容他们这些亲传弟子欺凌他人。

    “我问你话没听到么?这里是怎么回事?死的又是谁?”方天堂微怒喝道。

    武元庆吓得身躯一颤,硬着头皮道:“回禀二师兄,事情是这样的:我和血玉宗少宗主风无极在此饮酒,这两位年轻武师从此经过,风无极大概和二人有些过节,竟然是无视我飞皇宗的禁令,突然暴起对这二人出手,结果实力不如对方,反而被对方一招秒杀!”

    周围几位道袍男子听了,都是微微动容。看着罗晨二人的目光,也都有了一丝好奇。

    他们可都是知道,风无极乃是四级武师,而眼前这两人,一个是二层武师,一个是三级武师。怎么看二人也不应该有着秒杀四级武师的能力啊?

    方天堂亦是目光微微一凝,看着罗晨二人道:“你们两位是谁杀了风无极?”

    “是我杀的。你待如何?”雪奴指尖上短刀高速旋转,看着方天堂冷然一笑道。

    “没什么,杀得好,该杀!”方天堂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重重点头道。

    罗晨和雪奴对视一眼,都是微微错愕。

    方天堂板着脸解释道:“我飞皇宗在川州城定下规矩严禁打斗,可是也没有别人要杀你你却不准还手的道理。既然是风无极率先出手,那他就该死。纵然你们不出手杀了他,我也会出手将其斩杀!”

    罗晨看了一眼武元庆,心道明明是这家伙先出的手,那个风无极却是自始至终没有出手。见到罗晨看过来,武元庆连连眨眼示意,看得罗晨也是感觉极为可笑。

    “元庆,你怎么了?”方天堂肃容道。

    “没什么,二师兄。没什么,呵呵!”武元庆连连道。

    “两位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已经清楚了,两位并没有任何过错,我们飞皇宗不会难为两位。若是无事的话,两位可以离开了。”方天堂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沉声道。

    罗晨和雪奴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继续向着前方掠去。

    “元庆,你交友不慎,回去之后禁足半年。”方天堂看着武元庆道。

    “是,二师兄。”武元庆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连声应道。这次的惩罚,显然比想象中要宽松得多。

    方天堂点了点头,身躯一闪,带着几位道袍男子快速的离开了。

    罗晨带着雪奴继续向飞皇宗山门走去,雪奴传音道:“罗晨,刚才那个死人脸的家伙,应该就是清虚双雄中的方天堂了吧!”

    罗晨传音笑道:“应该就是他吧!今日一见,果然和典籍上描述的一模一样。”

    叶烨烨留下的书籍之中,有着对于飞皇宗的详细介绍。飞皇宗年轻一代的俊杰之中,最为有名的便是清虚双雄,大师姐解飞花和二师兄方天堂。

    二人皆是飞皇宗的亲传弟子,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飞皇宗宗主的存在。二师兄方天堂为人高古刻板,不拘言笑,行事方正,一丝不苟。此人年纪刚过三十岁,有着五级武师的实力,资质在飞皇宗亲传弟子之中也是出类拔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