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隐秘之事
    冯光再次开口叫价,然后看向那六级武师道:“宋小宝,我买下他们,是为了我师父的三百岁大寿。这次的拍卖,你就不要掺合了。”

    “时间过得真快,你师父那小家伙也快三百岁了。”那中年模样的六级武师毫不示弱,淡笑道,“不过老夫的四百岁生日马上就要到了,正好需要个小尤物给自己庆贺庆贺。你想要带走这个丫头,就不要这么扣扣索索的。”

    说完中年武师看向了穆念慈,继续道:“一亿五千万元石。”

    冯光脸色微微一沉,狠狠地瞪了宋小宝一眼。这家伙实力弱小,可是论起辈分比自己的师父还高,再说是在拍卖场内,他也是无可奈何。

    “两亿元石!”冯光y冷道,果然不再那么扣扣索索了。

    “两亿五千万!”宋小宝继续道。

    “三亿元石!”冯光用力咬了咬牙,看向了宋小宝。

    “让给你了!”宋小宝淡然一笑。

    “你!”

    冯光脸色猛然一沉,狠狠地看向宋小宝道:“宋小宝,你耍我是不是?你分明没有这么多元石!你这个穷鬼,你连一亿身家也没有,你故意耍我的是不是?”

    “随你怎么想吧!”宋小宝淡然一笑,“小子,不要小瞧一个老人家,希望你能够记住这句话。”

    冯光狠狠地瞪了宋小宝一眼,大步走了上去,交出了三亿的元石卡片,大手按在了似玉的额头之上。

    然后穆念慈解除了对于似玉的控制,转而把控制权给了冯光。

    这样的手法罗晨也是极为熟悉,当初在通商镇的时候,在雪欣蓉的要求之下,齐天便曾把雪奴的控制权转给了他。

    冯光带着似玉走回了太乙宗弟子所在的包厢,似玉拍卖出了三倍底价的价格,让穆念慈的兴致也是恢复了些。她的脸上又是现出温暖的笑意,轻笑道:“下面拍卖的是吴光,起价也是一亿元石,各位好好看看,我们吴光生的多么俊俏。有兴趣的,就请开价吧!”

    “两亿元石!”冰人冯光这次倒是不再迟疑,直接了当的道。

    “两亿一千万!”宋小宝慢条斯理的道。

    “两亿两千万!”冯光微怒道。

    “两亿三千万!”

    ……

    “三亿五千万!”冯光脸色y沉,额头青筋根根暴起,暴怒喝道。

    “四亿!”宋小宝依然是不愠不火的样子。

    “四亿!你是说四亿!”冯光猛然站了起来,咆哮道,“四亿元石!宋小宝,你能拿得出来四亿元石?先拿出来给我瞧瞧!”

    “你若加价,这拍卖就继续下去。你若不加价,这件拍品就是我的。我有没有元石,那是我和这万宝楼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冯光大人,若是你不愿加价的话,我就要宣布吴光归宋先生所有了!”穆念慈微笑道。

    冯光冷冷地瞪了穆念慈一眼,看着周围的几位太乙宗弟子喝道:“把你们的元石都给我!快!”

    “是,二师兄。”

    众人连忙掏光自己的空间法器,把所有的元石卡片甚至一些零碎元石都交给了冯光。

    “一群穷鬼!”冯光一脸的恼火之色,数了一下这些元石的数量,沉声道,“我出五亿元石!”

    “五亿元石了哦!看来我们吴光真的是很让人动心呢!”穆念慈轻笑着捏了捏少年的脸颊,目光扫向宋小宝道,“宋先生,你还要加价么?”

    “算了!我已经尽力了!”宋小宝干脆的摇了摇头,看着那跪在高台之上的少年,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怜的孩子!”

    冯光松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宋小宝一眼。看样子宋小宝还真的有五亿元石的身家,不过总算是拍下了这个少年死士,若是送给师父作为生辰礼物的话,师父一定会很高兴的。

    三位死士尽皆被卖了出去,自始至终,罗晨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这次来是想得到关于控魂阁的线索,可是这三个死士并非是控魂阁训练的死士,而是家族被灭之后被俘获的武师转化而来,相对来说意义并不太大。

    当然罗晨也没有把握自己能够拍下他们,萧州武师的身家已经让他见识到了。他并没有自信自己的这些钱能够买到其中的任何一个。这个时候,他并不想当众矢之的。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他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三个死士身上了。他的所有心思,都已经被那一枚洗髓丹完全占据。

    毕竟对于他而言,刘语熙才是最为重要的。

    他和大厅内的不少武师一样,目光都盯着正在那里大嚼瓜果的多宝道人身上。

    为了刘语熙,他愿意冒一次险。

    ……

    高台之上,穆念慈笑逐颜开,极为的开心。今晚的拍卖到现在为止,无疑是极为成功。她能够获得的佣金,也会相当的可观。

    不过今晚的拍卖,却并没有结束。

    穆念慈拍了拍手,微笑道:“下面拍卖今晚的最后一件拍品,也是最为贵重的一件拍品。这一副拍品的价格,起价是十亿元石!”

    “最后一件拍品!”

    大厅之内顿时一阵s动,大部分的武师以为这三位死士便是压轴的拍卖品了,没想到并不是。

    而这一副拍卖品的价格,起价居然是达到了十亿元石!

    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物,居然价值这么之高?

    太乙城内,又有谁能够有着这样的财力,购买这种等级的宝物?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之中,四位漂亮的侍女抬着一个尺许见方的锦盒走了上来,把锦盒放在高台之上,然后躬身退去。

    穆念慈并未开启锦盒,环视众人微微笑道:“大家都知道庄大家才倾天下,多年前大江泛舟,楼船赋诗,斗酒诗百篇,留下了多首千古绝唱,可有谁知道,庄大家居然也是一位丹青圣手!”

    “今日拍卖的最后一件拍品,便是庄大家的一副丹青真迹!”

    “庄大家的丹青真迹?这怎么可能?”拍卖大厅之内,顿时一片哗然。

    “的确是庄大家的丹青真迹,这是我们万宝楼鉴定过的,不会有假。而且这一幅画还是有情趣有题跋有印章的哦!”

    穆念慈微笑道,“众所周知庄大家在名传天下之前,曾经在萧州书院蛰伏十年,也留下了不少墨宝,不过丹青画作却还是首次面世。这次发现的一共十几幅画作,个个都是颇有意趣,风格技法更是前所未见。今日在我太乙城万宝楼拍卖的乃是这一批中的首次拍卖,今日大家即便无法拍下,也定然会一饱眼福,不虚此行了!”

    说完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之中,穆念慈轻轻开启锦盒,从中极为珍重的取出一副裱糊的极为精美的画框,微笑着展示在众人的面前。

    “哗!”高台之下,顿时一阵惊叹。

    罗晨看着那一副画作,脸皮不禁微微抖了抖,看了一眼金螺内双目紧闭沉睡之中的圣老,心道:“师父,你还说自己不是庄大家么?”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明眸盼兮。娇笑倩兮……庄梦蝶題赠莲花仙子。”

    看着那熟悉的字迹。罗晨自然想起了在通商镇雪欣蓉房间之内见到的那一幅画。两幅画上的字迹。完全就是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雪欣蓉房间那幅画上。落款乃是庄梦忆。而这一幅画之上。落款乃是庄梦蝶。

    庄梦蝶的名字。这二十余年來整个修真界谁人不知。他于萧州大江之上一夜成名。随后不知所踪。而他的名字连同他的作品传遍整个大陆。甚至传到了天南蛮荒那等区域。

    由于对这位天下第一s客的尊崇。如今的修真界之上人们只说庄大家。而少有人提他的名讳。

    见到这样的一幅画。罗晨如何不明白原來庄梦忆就是庄梦蝶。暗影圣殿的杀手之王就是那个名动天下的大s客了。

    其实罗晨一直怀疑师父就是庄梦蝶。因为在白光门观看四季图时。师父在诗词歌赋上展现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不过他问过圣老。圣老却是一直否认。

    相比较雪欣蓉房间里的庄梦忆自画像。这张画就显得正式一些。除了落款之外。还有着一方小小的印章。上面有着“随遇而安”四个字。正是众所周知的庄大家墨宝的落款。

    不过两幅画的技法却是完全一样。画面沒有任何颜色。完全是用极细的灰色线条勾勒而成。不过却是极为传神。细微之处都是纤毫毕现。

    画面之上远处有着一角飞檐。近处乃是一个湖泊。湖畔的草地之上。有着一个女子和一个中年男子。

    女子样貌极美。衣衫大半坦露。双手撑在地上。娇臀高高的挺起。中年男子更是身无寸缕。站在女子身后。双手紧紧抓着女子的双峰。腰部紧贴在女子娇臀之上。

    这一幅技法新奇却极为生动的画作。赫然竟是一幅春宫。

    不过与修真界常见春宫画册的毫不掩饰不同。画面上两人身侧有着一株垂柳。刚好一个枝条垂落下來。恰恰挡住了两人身体交h之地。这样一处理。反而更加惹人遐想。

    罗晨看着这一幅画。心道师父自称平生享尽艳福。床伴无数。以师父的性情。倒是的确会把男女之事画下來。这幅画是师父的作品。更是确定无疑的了。

    穆念慈轻轻笑着。等待了几息时间之后。又把那画框放入了锦盒之内。大厅之内。顿时响起一片叹息之声。

    穆念慈微笑道:“人道莲花仙子冰清玉洁。从不给任何男子一亲芳泽的机会。沒想到最终还是被庄大家拔了头筹。不过也就只有庄大家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莲花仙子这样的绝代佳人吧。”

    一位六级武师感叹道:“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只可惜庄大家成名之后便不知所踪。听闻莲花仙子半年之前刚刚归去。恐怕也是因为思念庄大家所致吧。”

    穆念慈略略叹息一声道:“恐怕就是如此。莲花仙子在萧州书院隐居不出多年。而庄大家未曾名扬天下之时。在萧州书院呆了十年。也许正是在这段时间内。庄大家靠着自己的才情。博得了仙子的芳心。如今庄大家不知所踪。整个萧州不知有多少女子忧思成疾。更何况与之关系亲密的莲花仙子。仙子归去。才子佳人再无相见之日。真真的令人扼腕。”

    自见到那幅画开始。燕小小冰冷的脸上便是再也无法平静。她亦是以文名名动萧州。而庄大家正是她平生最为钦佩之人。听了穆念慈的话。燕小小忍不住开口道:“这十几幅画。都是这样的么。”

    “是啊。这十几幅画原是一套。名字叫做。都是庄大家的亲笔所作。画中人物都是庄大家和莲花仙子。”

    穆念慈微笑道。“画风之泼辣大胆。真真是前所未见。这幅画还算是寻常的。其中有些画的风格。实在是……念慈也算是有见识的人了。还未曾想到男女合欢居然会有那么多的花样。那些奇奇怪怪的花式……大家不愧是大家。便是连男女合欢。也是与常人完全不同呢。”

    “那些画作。我等可否一观。”一位武师急不可耐的道。

    “怕是不行。”穆念慈微笑道。“这一套画卷。我们万宝楼会逐一拍卖。我太乙城万宝楼只会拍卖这第一副。其余的诸位想要见到。就要去参与其它古城的拍卖会了。”

    燕小小皱眉道:“这些画的内容。对于女子來说是极为隐秘之事。按理说莲花仙子不会拿出來给别人的。不知道万宝楼是如何得到这些画的。可否使用了什么不应该的手段。”

    穆念慈微笑摇头:“沒有。莲花仙子几个月前离开萧州书院。把这一套送到了万宝楼总部。言明必须等她逝去之后才可打开。打开之后公开拍卖。拍卖所得一半归属萧州书院。另一半归属我万宝楼。我们万宝楼也是在仙子逝去之后才打开这些画作的。”

    “原來如此。”燕小小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那锦盒之上。却是再也无法移开。

    穆念慈微笑道:“庄大家的丹青首次面世。十亿元石的低价绝对不高。若是有意的话。可以出价了。每次加价不低于一亿元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