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想去看看
    ??  “莲花仙子逝去了,这整个萧州论起才情第一的丫头,恐怕就是你了。”多宝道人呵呵笑道,“萧州需要偶像,恐怕早晚你就会有仙子之名,不信老道可以和你打赌。”

    燕小小低声道:“前辈谬赞了!”

    “呵呵。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何也来跟着老夫呢。”多宝道人笑道,“难道你这样蕙质兰心的才女,也要学那等俗物,干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

    “小小今晚跟着前辈,的确是心有贪念。不过我想要得到的,却非是元石宝物之流。我想要的,乃是庄大家那一副。”

    “我猜就是这样。”胖道人呵呵笑道,“萧州才女雅士,无不佩服庄梦蝶那小子,以得到他的墨宝为荣。其实道长我最清楚,那个小子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简直就是个绝世小**啊!他哪里是什么大骚客,骚情还差不多。”

    “前辈请慎言。”燕小小秀眉挑起,俏脸上现出不满之色。

    “呵呵,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胖道人毫不在意的一笑,“庄梦蝶这小**肚里没什么真才实学,不过这一幅春宫画的还真不赖,老道十分喜欢。不过看过了也就看过了,既然你想要,老道我也就成人之美,送给你好了!”

    说着胖道人一挥手,那个装着的锦盒便飞向了燕小小。

    “多谢前辈,前辈之恩,小小没齿难忘。”燕小小捧着锦盒,激动得脸色微微颤抖。

    “一副春宫而已,不用如此。”胖道人笑道,“不过丫头,据说这一套春宫足有十几幅之多,其他的那些,你想要得到可就难了!”

    燕小小低眉道:“能够得到这样一幅,可以每日观看庄大家真迹,小小已经知足了,哪里敢奢望太多?”

    “每日观看?丫头,这可是春宫啊!”胖道人失笑道。

    “庄大家作画之时,心是干净的。小小看画时,眼是干净的。只要我心中没有尘埃,画上画的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燕小小坚定的道。

    “做了病了!”胖道人咧了咧嘴道,“一幅画便让你这般痴迷,若是那小子到了你面前,你还不赶紧要投怀送抱?”

    “小小没有那等福分。庄大家何等人物,又怎么会看上小小这样庸俗的丫头?”燕小小咬了咬嘴唇,低声道。

    “……”多宝道人彻底无语。

    “好吧,既然你真心喜欢,老道我索性再次成人之美一次,谁叫我和那小**有些交情呢?”多宝道人叹息道,“姓庄的小**你大概是见不到了,既然你喜欢他的春宫,老道索性全部拍下来送你好了。从莲花仙子手里转到小小仙子手里,倒也是一段佳话,呵呵!”

    燕小小娇躯猛然一颤,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重重地向着多宝道人叩头道:“多谢前辈成全,小小感激不尽!”

    “丫头,走吧!回去好好看吧!说实话,那个小**,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偏生女人们个个喜欢他!”多宝道人无奈的挥了挥手。

    燕小小站起身来,向着多宝道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飘然远去。

    冯光在旁一直冷眼旁观,不由得心中又是嫉妒又是忐忑。嫉妒的是宋小宝生生得到了百亿元石,而燕小小将要得到的何止是百亿元石?

    忐忑的是如今只剩他一个了,不知道这个恐怖的家伙将要如何对待自己。

    燕小小的倩影消失在波涛之中,多宝道人看向冯光道:“你呢?小子?你又为什么跟着道爷?”

    冯光默然片刻,深吸了一口气,躬身道:“晚辈心中一时升起贪念,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呵呵,你这小子倒还算坦白!”多宝道人呵呵一笑,“那你现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也想得到一些元石啊?”

    “晚辈不敢奢望。”冯光低头道。

    “你今晚拍下的那两个死士,准备送给你的师父做礼物,是么?”多宝道人笑眯眯的道。

    “是。”冯光老老实实的道。

    “你师父还是老样子,喜欢操别人屁股?”多宝道人笑道。

    “……”冯光抬头看了一眼多宝道人,不敢说话。

    “这几年,你们师徒的名声,可是很响亮啊!”多宝道人微笑道,“我记得拍卖之时燕小小说过,你们师徒都不是好东西。”

    “萧州武师多好此道,又不是只有我们师徒两个。”冯光辩解道。

    “说的不错。”多宝道人诡异的笑了,“其实道爷我也是同道中人,呵呵!”

    冯光脸色微微一变,心中一阵恶寒。

    多宝道人一挥手,手中又是出现了一张卷轴。

    “前辈,你要干什么?”冯光一惊。

    “放心吧,我不杀你。你生的细皮嫩肉的,道爷我怎么舍得杀你呢?”多宝道人一笑,挥动了一下卷轴。

    卷轴之上赫然有个古朴苍劲的大字,不过却是个“定”字。

    “死道士,我和你拼了!”冯光手中陡然现出一把长剑,狠狠地斩向了多宝道人。

    多宝道人嘿嘿一笑,卷轴轻轻捏碎了。

    那个大字飞离卷轴,落在了冯光的身上,速度快若闪电。冯光停在了虚空之中,就悬浮在那里,根本无法动弹。

    看着多宝道人一脸诡异的走了过来,冯光眼中寒芒爆闪,却是根本无法动弹。

    “真的是细皮嫩肉呢,啧啧!”多宝道人奸笑着捏了捏冰人的脸蛋,拿出一副黑纱,蒙在了冯光的双眼之上。

    “喜欢操别人屁股的人,总要自己尝尝那是什么滋味才是,你说是吧,宝贝儿?”

    ……

    大江之上,罗晨远远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心中一阵恶寒。

    此时小岛之上只有冯光和多宝道人,二人说的话,罗晨可以清晰的辨析出来。

    情报里罗晨已经知晓,萧州武师好男风的不少,冯光便是其中较有名的一个,没想到这个多宝道人也是这样的人?

    再看下去,罗晨却是哭笑不得。

    多宝道人一挥手,一个面容模糊的高大身影落在了地上。

    多宝道人再次挥手,那高大身影的面目逐渐清晰,赫然竟是冯光本人的样子!

    “百变人傀!”罗晨心道。

    见到这东西,罗晨如何还不明白,这分明就是一具百变人傀。

    当初赵月儿的身边,便有着这样的一个百变人傀,可以随意变化样子,没想到这个多宝道人身边也有。

    那具百变人傀变成了冯光的样子之后,直接走到了冯光的身后,粗暴的撤掉了冯光的衣衫。

    罗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调转了目光。

    这个多宝道人显然并非是个好男风的人,不过似乎对于此类人极为反感,居然用这种手段来惩戒冯光。联想起今晚这个家伙的种种诡异行为,罗晨不由得感觉这个家伙的行为有些不正常。

    “一个实力强悍、脑子坏掉了的家伙。”罗晨心中也是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燕小小和多宝道人说话的时候,刚好都是背对着罗晨,所以罗晨并不知道二人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师父的那副春宫图被燕小小得到了。而多宝道人和宋小宝说话之时,却刚好正对着罗晨的方向,所以罗晨也是清楚的从二人嘴唇的动作辨析出了二人说的话。

    居然一下子给人一百亿元石!这个家伙的手笔只能用夸张来形容。而这样的事情,也不该是一个活了足够长的老怪物做的事情。

    不过多宝道人的手段的确诡异,那等强大的卷轴,威力之强令天地为之颤抖,根本不是人力能够对抗的。

    当然多宝道人虽然强悍,但依然是武师,他显然并没有发现远在三百多里外的罗晨二人。

    罗晨再次看过去时,正看到那化作冯光样子的百变傀儡正离开冯光的身后,走到冯光的前面,毫不客气的掰开冯光的嘴。多宝道人跟在百变人傀之后嘴唇不停的动着,冯光气得浑身发动,却是无可奈何。

    罗晨再次偏过头去,这样的画面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又等了一刻钟功夫,罗晨再次看过去。冯光已经被解除了束缚,坐在小岛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快些滚吧!不然的话,道爷可要梅开二度了!”多宝道人呵呵笑道,一脸的满足之色。罗晨遥遥看着,不由得觉得好笑。

    冯光哭得更大声了,无限怨毒的看了胖道人一眼,身影一掠跳上浪尖,向着南岸高速掠去,只是身形略微有些蹒跚,显然是受创不轻。

    “活该!”罗晨心中微微有些快意。

    他无法改变慕容家三人的命运,不代表他认可这样的事情。如今见到冯光被多宝道人这般惩戒,罗晨也是微微有些开心。

    多宝道人站在小岛之上。轻轻地挥了挥手。

    整个小岛剧烈的一阵颤抖。陡然动了起。在大江之中逆流而上。破浪前行。速度竟然是极为的快捷。

    “。。。。。。”

    罗晨看着这极为诡异的一幕。心中不由得剧烈一抖。

    原这江心小岛。并非是真的小岛。而是多宝道人的一件宝物。

    仅仅露出水面的部分。方圆便超过一里。这样的宝物。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恐怕只有上古时期的大能者。神道纹师之流的存在。才能造出这样夸张的宝物吧。

    这样的一个宝物。若是放在寻常的江河之中。定然极为醒目。

    好在大江宽达数百里。加上水势湍急。涛声如雷。“小岛”逆流而上。倒也不显得如何显眼。

    浮岛在江流之中逆流而上数百里之后。在北岸的一座巍峨无比的山脉之下停了下。

    小岛靠近山崖。在崖畔数里之外停住。所在之处乃是一个水势平缓的峡湾。这个位置极为隐蔽。背靠千丈高崖。虽然是在大江之中。却很难被人发现。

    多宝道人一挥手。“小岛”之上一阵震动。一个小小的庄园从小岛深处浮现而出。庄园之内有着几栋楼阁。楼阁之间遍植花木。看上去极为清雅。

    所有的楼阁都有灯光。在暗夜之中极为安静。不过对于武师说。在暗夜之中看到这一切毫不费力。

    多宝道人脸上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身躯一闪进入到了庄园之内。

    ……

    “主人。”几位少女从楼阁之内走了出。极为恭顺的跪在了地上。

    “嗯。”多宝道人点了点头。迈步走入了中间的一座楼阁之内。

    “爹爹。”楼阁之内。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从房间内开心的走了出。扑向了多宝道人。

    “乖女儿。”多宝道人怜惜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温和道。“今夜有月光。也有星星。爹爹带你出去透透气。好么。”

    “嗯。”少女乖巧道。

    多宝道人小心翼翼的拉着少女冰凉的小手。走到了庭院之内。在几株花树之间的木桌上坐下。

    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多宝道人看着女儿雪白如纸的小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他的女儿。她的母亲。是他购买享乐的一位死士。由于年龄太小。在生下这个孩子之后。便离去了。

    这个孩子体内天生有着一股阴寒之力。那股能量极为的诡异。她根本无法见到一丝光线。哪怕是最为微弱的星光。也会在她的皮肤上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纵然是以他的本领。也对于这种奇怪的病症束手无策。

    所以她只能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今年她已经十四岁了。却从有离开过这座浮岛。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生活在地下。只有在无月无星的夜晚。才能偶尔出。吸一口新鲜空气。

    虽然女儿从有说过什么。可是对于他而言。却是心中永远的痛。

    女儿继承了母亲的血统。出落得极为美丽。若是有这个奇怪的疾病。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吧。也许会有同样年龄的少年男女围绕在她的身边。她将会是众人的焦点。

    然而现在。她却只能一直呆在他的身边。除了他购买回的死士。连一个真正的玩伴都有。

    “爹爹。我想去看看大江。可以么。”少女轻声央求道。

    “……好吧。”多宝道人想了片刻。终于是下了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