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好男风
    罗晨指着那五把古剑道:“这些都是上古道纹套装,威力都是不凡,火属性的这把我用最好,木属性的是刘语熙的,剩下的三把你挑一把。”

    “我还是不如刘语熙姐姐么!”雪奴不满的白了罗晨一眼,拿起了一把古剑道,“金主锋利,金属性的与我最为契合,我就用这一把好了!”

    “这些上古符文你也挑两张吧!”罗晨道。

    雪奴也不客气,三种符文一样挑了一张放入怀里。

    她并没有看到昨晚浮岛上的战斗,并不知道这些符文的威能,所以也是随意挑选一张了事。

    罗晨却是清楚,这样的符文任何一张,恐怕价值都要超过那几百枚洗髓丹。毕竟能令天地震颤的符文,价值根本不能再用元石来衡量。

    那几本书籍乃是功法,不过对于雪奴来说并无用处,她已经是三级武师,自己的功法都很不错,自然不用改变功法。

    给雪奴分配了一些东西之后,罗晨一挥手,一枚洗髓丹出现在了手里。

    洗髓丹乃上古丹药,一枚洗髓丹不仅可以极大的提升修炼者的资质,里面蕴含的天地感悟更是可以直接令一名一层武师提升为三级武师。

    罗晨完全无法理解这种丹药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不过他如今也是看过大量的典籍,知道这样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在萧州的上古遗迹之中,洗髓丹并非是第一次发现。

    若是只有一颗洗髓丹,他自然会毫不犹豫的给刘语熙,可是现在有了这么多,他自然也是要用上一枚,尽快的跨入三级武师的行列了。

    罗晨的实力足以轻松灭杀四级武师,放在天南蛮荒甚至川州已经足以纵横了。而如今来到这萧州,放眼过去皆是五级武师六级武师,令罗晨也是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若是能够提早跨入三级武师的行列,全力一击真实战力恐怕能秒杀五级武师,跟六级武师也会有一战之力。

    “我也要吃!”雪奴见罗晨准备服用洗髓丹,也是拿出自己的洗髓丹来道。

    对于雪奴而言,洗髓丹虽然无法令力量提升太多,可是终归能够驱除一些身体之内的杂质,对她也会有不少的好处。

    罗晨点了点头,两人同时把洗髓丹放入口中。

    “轰!”

    丹药入口,瞬间化作无比精纯的能量消散开来,散入四肢百骸之内,同时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爆发而出,冲入识海之内,融入灵魂之中。

    这种精神波动极为强大,却是极为温和,罗晨的灵魂没有任何排斥,直接把这股精神波动同化成为一体,瞬息之间,对于周围的这方天地,他也是多了些许明悟。

    “果然是天地感悟!”罗晨嘴角微微翘起。

    能够把天地感悟融入丹药之内,可以让人直接吸收,上古炼丹师的手段当真是神乎其技,可惜如今丹药之道已经断了传承,上古丹药只是偶尔能够从上古遗迹之中找到几颗了。

    这般庞大的天地感悟融入罗晨的灵魂,却并非直接就成了罗晨自己的东西,就像是一本书摆在了罗晨的面前,罗晨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书页一页一页打开,然后记住即可。这没有任何难度,唯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罗晨灵魂强大,普通书籍可以一目十行,然而这毕竟是天地感悟,是天道的一部分,所以他完全同化这些天地感悟,也是需要几天的时间。

    罗晨收敛心神,全心全意的感悟着灵魂之内多出来的信息,而与此同时,洗髓丹的药力也在开始发挥着作用,改变着罗晨的体质。

    这种丹药的效用,依然属于固本培元的范畴。类似的经历,罗晨曾经有过两次。一次是在卧龙山脉外山中特训之时,罗刚师兄为他找来的灵药,而第二次则是在天南山脉之中和叶烨烨、柳如雪、齐天、孟凯猎杀荒兽时,叶烨烨在烤r上放的灵魔之血。

    不过毕竟是上古丹药,效力自然不同。虽然罗晨的身体已然经过两次的固本培元,可是体内的杂质并未尽除,细小经脉里的杂质并未排出,如今洗髓丹的药力到达这些地方,澎湃的药力冲刷着罗晨的血r骨骼,淤积的杂质一点点被冲刷出体外,血r变得更加紧致,骨骼变得更加的坚硬,经脉内的淤积被排出,变得更加畅通,天地灵力于其中流转,也更加的顺畅了。

    体内杂质排出体外,很快在罗晨的身上便是形成了一层厚重的黑色污垢,散发着极为腥臭的味道。这些都是淤积在罗晨体内的杂质,完全排出这些物质之后,罗晨资质再次得到提升,晋级的速度也将会更快。

    而在罗晨的对面,雪奴亦是紧闭双眼,身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污垢。这洗髓丹对于她也有些效用,不过却是作用不算太大。毕竟她乃是萧州齐家子弟,出生不久之后就多次经历过固本培元的过程,体内的杂质本就不多,若非这种上古丹药,完全冲刷不出来体内的杂质。

    不过效用不大并非是没有效用,使用过这洗髓丹之后,和罗晨一样,雪奴的潜质也将被开发到极限,这对于她以后的提升是极有好处的。

    二人在密室之内相对而坐,时间缓缓流逝……

    良久,罗晨眼皮微微一颤,霍然睁开眼睛。

    “这就可以晋级了么?”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喃喃道。

    原本需要几个月才能完成的过程,如今却已经轻松的完成了。而且随着洗髓丹进入灵魂之内的天地感悟,他还没有吸收完毕。

    显然洗髓丹带给他的效用,绝非仅仅是成为三级武师那么简单。

    而现在他已经站在三级武师的门槛之上了,只要他愿意,便可开始晋级。

    罗晨看着金螺内虚幻得几乎快要散掉的老者,轻声唤道:“师父!醒来!”

    “怎么了臭小子?”圣老勉力睁开眼睛。

    “师父,我要晋级了!”罗晨笑道。

    “啊?”圣老眼睛霍然睁圆,哈哈笑了起来,“要成为三级武师了?还真是快!小子,算你有良心,老夫还以为你会记恨与我,不唤醒老夫呢!”

    想起圣老控制自己身体强吻萧媛媛的事情,罗晨心中也是暗恨,脸色一板道:“你毕竟是我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我要开始晋级了,你准备开始吸收能量吧!”

    “哈哈,好!”圣老大笑。

    罗晨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心意一动之间,便开始了晋级的过程。

    “轰!”

    澎湃的天地灵力如同潮水一般冲入罗晨体内,顺着经脉进入罗晨的丹田之中。毕竟是萧州,又是在太乙城之内,天地灵力的浓郁比天南以南不知高了多少。这天地灵力冲入的威势,宛若风雷一般。毫无疑问在此晋级,花费的时间要少了很多。

    感受着那无比澎湃的天地灵力,圣老脸色陡然一变,喝道:“臭小子,这里是哪里?”

    “萧州啊!”罗晨道,“现在我是在萧州太乙城。”

    “萧州!”

    圣老脸色微微一颤,用力点了点头,喝道,“罗晨,你要记住,萧州强者众多,随时都可能有人发现我的存在。所以等到这次晋级完毕,你需要用道纹封住金螺,非必要事情不要呼唤老夫。你现在还不够强大,根本无法保护住老夫,老夫的敌人极为恐怖,远非你所能想象的。”

    “晋级完毕,立马封印金螺,避免老夫气息被人发现,记住了么?”

    “知道了,师父。”见圣老说的如此严重,罗晨连忙点了点头。

    圣老这才闭上眼睛,开始掠夺起罗晨吸收的天地灵力来。不一会儿,他的身体便变得凝实了些,再也不复之前随时都要溃散的样子。

    而此时罗晨的丹田之内,丹田中心那一滴金红色的y态灵力正在快速的增加着,而他的气息也是在变得更加强大。

    ……

    不愧是身在萧州,纵然是有着圣老的掠夺和局部强化的消耗,两个时辰之后,罗晨的晋级过程已经完成了。

    而此时在他的对面,雪奴依旧是双目紧闭,在吸收着洗髓丹的能量。

    感受着体内空前强大的力量,罗晨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从怀里拿出金螺,罗晨不敢迟疑,拿出道纹仙笔和荒兽之血,在金螺之上精心的刻画上了一些隔绝气息的道纹。这样圣老等若是被完全封闭在里面了,唯有罗晨这个金螺的主人可以感受到他,别的人无法感受到圣老的存在。当然此刻的圣老,也是无法再主动沟通罗晨。

    然后罗晨继续闭上眼睛,感受着洗髓丹带来的天地感悟。刚才里面的天地感悟只同化了一小半,便已经可以晋级为三级武师,罗晨感觉自己若是能够把这些天地感悟完全同化,甚至有着成为四级武师的可能。

    若是能够成为四级武师,那么他的实力恐怕就能和萧州明面上的强者相媲美了,这对于以后寻找赵月儿也是极为有利的。

    ……

    太乙城中心处,太乙宗的山门之内。

    山门中心处,群山环抱间有着数十座山峰,这些山峰是太乙宗亲传弟子们的居所,每一个亲传弟子都有资格占据这里的一座山峰,其他人等纵然是长老也没有这样的权利。

    对于萧州的三级宗门而言,甚至对于天下的三级宗门而言,亲传弟子都是最重要的,因为未来的宗主,便是从他们之中产生。

    一座清幽的山峰峰顶,石坪上盘坐着一个人影。

    那是一位身材高大的英俊青年,浑身散发着一股彻骨的寒意,而此刻他的脸色更是冷得可怕。

    “师弟!”

    一声长笑响起,一个长发飘拂的高大青年出现在石坪之上,看着青年。

    “师兄,你怎么来了。”冰冷青年勉强咧了咧嘴,坐在地上却是纹丝不动。

    “几日没和师弟切磋了,一时技痒,来来来,师弟,我们来战上个三百回合!”长发青年大笑道。

    太乙宗二弟子冯光看着师兄杜月,摇了摇头道:“改日吧!师兄,我还要修炼呢!”

    “来吧!一直修炼有什么意思,或许和我切磋切磋,你提升的更快呢!”杜月豪爽大笑着伸手来拉冯光。

    冯光脸色微微一沉:“师兄,我自己会起来。”说着缓缓站起身来。

    “看招!”杜月长发拂动,大笑着一掌平淡无奇的拍了过来,瞬间已经到了冯光身前。

    冯光神情微凝,也是一掌拍出,同样是平淡无奇,没有丝毫能量波动。

    两人手掌排在了一起,双掌相触的瞬间同时灵力催动,澎湃的能量从掌心之中爆发而出。y寒的灵力瞬间笼罩了杜月的手掌,杜月的手上瞬间解了一层厚厚的寒冰。

    杜月哈哈一笑,一股炽热的能量已然瞬间令得寒冰崩裂,轰击在了冯光的掌心之上。

    冯光闷哼一声,向后退了半步,看着杜月低沉道:“师兄,不用比下去了,你赢了!”

    “师弟,你这是怎么了?为何无精打采的?”杜月看着冯光的样子笑道,“还有你的步伐似乎有点问题,这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被人捅了后面?哈哈!”

    冯光脸色微微一变,强笑道:“哪有这样的事。我本就是这个样子,生性如此,不似师兄那般好爽。”

    杜月目光微微一凝,盯着冯光看了片刻,脸上渐渐没了笑容,沉声道:“师弟,是谁干的?告诉我,师兄为你做主。”

    “什么谁干的?”冯光强笑道。

    “这样的事情,瞒得了别人,可瞒不过我的眼睛。”杜月严肃道,“你和师父都好男风,为兄虽然与你们不是同道中人,可也见过太多你和师父豢养的童子。他们初来乍到之时,走路便都是你这个样子。告诉我,到底是谁?不管是谁,师兄我都为你出头!”

    冯光脸色猛然一沉,寒声道:“杜月,什么都没发生。我还要修炼,不送了!”

    杜月深深的看了冯光一眼,低沉道:“是谁让你吃这么大的亏,还不敢说出来?莫非——是师父?”

    “跟师父又有什么关系!杜月,你再在此胡言乱语,休怪我翻脸无情!”冯光气得脸色发抖,怒视着杜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