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有敌人了么
    ???  “噢。”“噢。”村童们如梦大赦。撒着欢的离开了。他们不过是些寻常的孩童。自然看不到杜月的存在。

    “何事。”村夫抠了抠脚丫。抠下來一团老泥。眯着眼看着杜月道。

    “我想知道。是谁杀了我的师父。”杜月盯着村夫。一字一顿的道。

    “六级武师。倒也勉强符合要求。”

    村夫颇有兴致的把老泥搓成一个圆球。看了杜月一眼。慵懒道:“十亿元石。百年寿元。你可愿意。”

    “愿意。”杜月点头。

    “那好。跟我來吧。”村夫站起身來。把玩着那黑色的小球。穿上鞋子走入楼阁之内。

    杜月默然不语。也是跟了进去。

    暗室之内,一灯如豆,摇曳不定。

    杜月走到灯前坐下,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热切之色。

    “十亿元石。”那村夫把玩着黑泥提醒道。

    杜月点了点头,一挥手,密密麻麻的元石暴射而出,落在了地上。

    地面看上去平淡无奇,元石落入地面,却是极为诡异的消失了。

    神算书院并不接受元石卡片,而只接受真正的元石。杜月虽然是第一次来这里,却也知道这个规矩。见到元石直接消失,他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继续从空间法器之内向外招出元石。

    十亿元石,堆在地上便是一座小山,全部飞出空间法器也花了一刻钟时间,地面上仍然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变化。

    杜月看着前方那一盏孤灯,脸上现出迫切之色。

    微弱的灯火渐渐变得明亮起来,灯火渐渐散去,化作了一幅极为清晰的画面。

    画面之上,是波涛汹涌的大江。浪尖之上,站着一对少年男女。

    少年脸庞清俊,身材高大,浑身却是散发着一股凶兽般的气息,与他略显稚嫩的脸庞颇不相称,站在那里便宛若是出鞘的宝剑一般锋芒毕露。

    少年身边的少女长腿细腰,身材火辣到了极点,只比少年矮了半头,星眸琼鼻,青稚美丽的小脸与火爆的身材形成了完美的对比,绝对是个尘世难觅的美人坯子。不过绝美的小脸之上,却有着一丝冰冷与傲然之意。

    两个人的气息,少年是三。级武师,少女乃是四级武师。

    “就是他们杀死了我的师父么?”杜月转过头来,看着村夫道。

    “天机不可知,你能看到的,我并不能看到,所以不用问我。”村夫轻轻抛了一下手上的黑球,慵懒无比的道。

    “原来如此。”杜月点了点头。

    村夫轻轻一挥手,那灯火化作的画面一闪,化作一团亮光飞入到了杜月的眉心。杜月脸上现出痛苦之色,用力的咬紧了牙。

    村夫再次挥手,一丝丝乳白色的光芒从杜月的眉心之中飞出,在空中纠结成一团,化作了一个白色的烟雾状的小球。小球之内,有着一个淡淡的身影,依稀便是杜月的样子,却是双目紧闭。

    而这一瞬间,杜月的脸上现出浅浅的皱纹,身上的气息也是快速变化。只一瞬间,原本英俊高大的青年便成了一个神情威严的中年汉子。

    “好了!”村夫一挥手,那白色的烟雾状小球便是飞到了他的掌心。

    “从现在起,只要这两人出现在你十万里之内,你便可感应到他们的方位。”村夫微笑道。

    杜月看着村夫手里的白色光团,声音响起,却变得微微有些暗沉,正是标准的中年汉子的声音:“这是什么?”

    “这个么……便是你的百年寿元啊!”村夫微微一笑,张口一吸,便是把白色光团吸入口中。

    杜月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悲伤,几乎要流出泪来。似乎什么重要东西被从身上割裂了一般。

    吸下了那白色光团,村夫的面颊微微鼓了一些,似乎年轻了不少,神情也是显得极为开心。

    “怎么,舍不得了么?”看着一脸悲伤的杜月,村夫微笑道。

    “不是。为师报仇,性命犹可舍得,何况区区百年寿元?”杜月摇头道,“现在的样子,非是我能控制的。”

    村夫点了点头,微笑道:“你可以走了!”

    杜月默然点头,轻轻站起身来,大步走了出去。

    ……

    大江之上,杜月缓缓踏浪而行。

    心神沉入识海之内,可以清楚地看到精神力湖泊上空,有着两个人影。正是那面容清俊气息狂野的高大少年和那长腿细腰的绝色少女。

    然而这一幅画面却是没有任何波动,显然对方并不在他十万里之内。

    “师父他老人家行踪无定,不过大多数时间,会在太乙城十万里之内。”杜月心道,“师父陨落,也该是在这个范围之内了。”

    “此地距离太乙城已在十几万里之外,我若是要寻找这二人,还是应该回到太乙城区域之内。”

    “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先去一趟无双城。”

    杜月不再迟疑,转身上了江岸,向着无双城的方向而去。

    无双城乃是萧州的另外一座古城,这里同时也是天悦宗的山门所在。

    天悦宗的山门,位于无双城的中心处,方圆数千里,与太乙宗山门的规模不相上下。

    山门之外,则是天悦宗之外的人居住的区域。

    近十几年来,天悦宗内出了一个有名的才女燕小小,不惟是强大的六级武师,且诗词歌赋无一不精。萧州文风最盛,燕小小名声大震之后,一时引得大量的文人骚客齐聚无双城,连无双城的房价也是为之暴涨。

    这些文人骚客并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反而大多都是强大的武师,其中甚至不乏隐居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这些人对于燕小小之才气极为推崇,言道燕小小便是第二个莲花仙子。

    萧州文士大多风雅,这些人齐聚于此,都有着得到美人垂青的心思。奈何燕小小眼高于顶,并没有真正把这些人看在眼里。

    燕小小的拥戴者中,不少人都是大大有名,比如太乙宗的大弟子杜月便是其中的一个。

    无双城中,有一名园,据说曾经是一位高级武师的住所。不知何人将此园赠予了燕小小,这里便成了燕小小与文人骚客们诗文唱和之所在。而这座名园,如今也被改名为小小园。

    小小园占地方圆足有百里,其内道纹处处,防御可谓是固若金汤,比无双城山门之内犹有过之。得到这个名园之后,燕小小长居之所便不再是天悦宗山门之内,而是在这个名园之中了。

    平日里燕小小便带着师妹燕岑舸住在这里,而她的两位师兄,天悦宗亲传弟子中排名前两位的两个依然是住在天悦宗内。

    小小园内,孤山之下有一瘦湖,湖畔遍植幽篁,掩映着一座小小的楼阁。楼阁之畔,有一凉亭。凉亭之内,燕小小与一位中年汉子相对而坐。

    “杜月,许久不见,没想到你居然成了这副样子。”燕小小看着那威严的中年汉子,略有些感喟的道,“出了什么事情了么?”

    “我师父死了,我要为他报仇。”杜月神色沉郁,声音低沉道。

    “萧许洪死了?”燕小小秀眉微挑,深深地看了一眼杜月道,“然后,你就去了神算书院?”

    “是。”杜月道。

    “你师父那等人,死了便是报应。”燕小小讥讽一笑道,“他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你居然为了他舍弃百年寿元,值得吗?”

    “我是他从死人堆里捡来的,是他把我养大的,而且他对我一直很好。”杜月沉声道。

    “说不定是看你长得漂亮呢!”燕小小淡漠道。

    “你!”杜月脸色一沉,寒声道,“燕小小,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

    “难道不是么?”燕小小淡淡道,“萧许洪收的弟子,一个比一个漂亮。其中缘故为何,谁人不知?”

    “师父虽然有那等癖好,但对我们这些弟子从未越礼。”杜月眼中寒芒闪动,盯着燕小小道,“燕小小,虽然我是你的属下,可是若是你再说这样的话,杜某也不会客气!”

    “你想和我动手么?”燕小小讥讽一笑道。

    杜月用力咬牙,沉默不语。燕小小实力的可怕,他自然清楚。跟燕小小交手,他只能是自取其辱。

    “说吧,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燕小小冷淡的看了一眼杜月。

    “我想请你出手,帮我为师父报仇。”杜月低沉道。

    “佣金怎么算?”燕小小扫了一眼杜月道,“我可是知道,你刚刚在神算书院花了十亿元石。”

    “没有佣金。”杜月摇头道。

    “没有佣金?”燕小小秀眉一挑,俏脸含霜道,“杜月,你加入咱们黄昏武士多少年了?你听说过没有佣金便出手的先例么?”

    “属下加入黄昏武士,已经十五年了。”杜月低沉道,“没有佣金便出手的先例,的确没听说过。”

    “哼!”燕小小冷哼一声。

    “不过这次的事情,有所不同。”杜月沉声道。

    “如何不同?”燕小小冷声道。

    “一个能够杀死我师父的强者,应该足以引起你的兴趣了吧!”杜月沉声道,“我知道你这十几年来从未接过一次任务,不过却杀过不少人。对于你而言,击杀那些强过自己的强大的武师,是最大的乐趣。”

    “杀人有什么乐趣。”燕小小冷漠道,“若是击杀弱于自己的对手,那还叫杀手么?黄昏武士的规矩,每次执行任务,都不能派强过对手的强者去。不光我们黄昏武士,四大杀手组织莫不如此。杀手杀人是一门艺术,和诗词歌赋也是一样。我那不过是练习罢了。”

    “原来如此。”杜月点头,“那你愿不愿意再练习一次呢?”

    “能够击杀萧许洪的强者……应该有一定的挑战性。”燕小小沉吟片刻,秀眉微扬道,“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吧。”

    ……

    大江之上,波涛汹涌,声若雷鸣。

    罗晨与雪奴二人踏浪而行,速度极为快捷。

    江心处距离两岸皆超过三百里,常人站在这里根本看不到两岸。罗晨天眼已开,视线却可以穿透重重江雾,清晰地看到两岸的一草一木。

    一边寻找雪奴记忆中所在的位置,同时罗晨也分出一丝心神,感受着那一颗洗髓丹带来的天地感悟。

    来到萧州,才知道自己的实力实在有限。在天南以南无比宝贵的武师,在这里多如过江之鲫。罗晨深知自己的实力,在这萧州根本算不得什么。

    赵月儿的事情就像一块石头,深深压在他的心头。想起赵月儿离开时笑中带泪的样子,他的心中便极为压抑。

    实力的提升,财富的增多,并不能令他的心情真的变好。而带走赵月儿的控魂阁,纵然是多宝道人也颇为忌惮,想要从控魂阁手里夺回赵月儿,其难度可想而知。

    罗晨绝对不会放弃,可他也明白要想救回赵月儿,就必须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任何提升实力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

    等到领会完毕这些天地感悟,应该就可以晋升四级武师了。到了那时实力将会有不少的提升,面对着六级武师也不会有任何压力了。到了那时,在萧州行走也就更加的安全,也会接触更高层次的强者,有着更大的了解控魂阁的机会。

    “嗯?”正行走间,罗晨忽然眉头一皱。

    “罗晨,怎么了?”长腿少女问道。

    “似乎……有人刚才看我一眼。”罗晨站在浪尖之上,抬头看了一眼秋日的天穹,有些疑惑的道。

    “谁看了你一眼?有敌人了么?”雪奴小手一翻,雪亮的短刀出现在手上,飞速的旋转着。

    “不是这里,应该是很远的地方。距离这里……非常的远,但又像是在天上。。”罗晨道,神色极为凝重。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雪奴道,神情中没有畏惧,有的却是一丝丝兴奋。

    自进入萧州以来,长腿少女还未真正与人交手,早就有些手痒了。

    罗晨看着长腿少女急不可耐的样子,心中也是瞬间涌现一丝豪情。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躲也躲不过。”罗晨抬头望天,嘴角现出一丝冷笑,“走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准备一下,会一会这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