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你去忙吧
    ??  长腿少女撇了撇嘴,沉着脸端起酒壶,把罗晨面前酒杯倒满,然后把酒杯重重的放在案几之上。23us.更新最快

    罗晨呵呵一笑,端起酒杯向着陆霸王微微示意,二人同时一饮而尽。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这两句的确不错,非真正淡泊高洁之士无法出,陆霸王,你什么时候结交到了这样的雅士?”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响了起,宛若是空谷莺啼一般美妙却带着一丝稚气。

    露台之上人影一闪,一位绿衣少女出现在露台边缘。

    少女黑发如瀑,垂落肩头,肌肤娇嫩白皙清稚的小脸上一双眸子亮若晨星,看上极为灵动淡绿的裙裾,在清风中微微飘动,袅袅婷婷的站在那里便宛若是风中的垂柳一般的美丽。

    露台上的歌姬,也都算得上美丽,可是与这绿衣少女相比有如云泥之别,仅仅是站在那里便成为一道极为美丽的风景,令周围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岑舸,你怎么了?”陆霸王看着少女,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连忙站起道。

    “陆霸王,你还有告诉我,刚才那句话是哪位雅士的呢?”绿衣少女翦水双瞳中波光闪动环视着露台道。

    “不用找了,今天我就请了罗晨兄弟一人,罗晨兄弟满腹锦绣文章,今日我便给你引见引见。”

    陆霸王指着罗晨微笑道:“这位便是你的雅士罗晨兄弟,罗晨兄弟这位乃是燕岑舸,燕小姐。”

    绿衣少女目光落到了罗晨,身上微微“咦”了一声,星眸中现出讶异之色:“是你?”

    罗晨淡淡点头:“你好。”

    “罗晨兄弟,你们认识?”陆霸王微微错愕。

    罗晨点了点头道:“不久之前在太乙城万宝楼见过一面。”

    “哼。”燕岑舸娇哼一声:“你这坏人,若不是你抬高价格,那枚洗髓丹就到了我的手里了,人家现在应该就是三层武师了,都是你害的。”

    “洗髓丹?罗晨兄弟这又是怎么回事?”陆霸王讶异道。

    罗晨淡淡一笑不置可否,这话显然有道理,那枚洗髓丹最后是多宝道人拍得,自己出不出价结果都是一样,这燕岑舸是绝对不可能得到那枚洗髓丹的。

    “算啦,虽然你那天抢我的洗髓丹,可是看在你能出这么好的句子的份上,人家这次就原谅你啦。”燕岑舸忽然又是露出了一副笑脸,眨了眨眼睛向着罗晨可爱的道。

    “谢了。”罗晨淡淡道。

    “‘美人如清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这话真的很好,陆霸王你这种只会蓄养美姬作乐的家伙是绝对不可能出这样的话的。”燕岑舸目光闪动看着陆霸王道:“既然你和罗师兄是朋友,就要好好的跟我罗大哥学学,这才是真正的知道尊重女子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才是我们女子最喜欢的。”

    “噗。”罗晨差点一口酒呛进肺里涨红了脸大声的咳了起。

    “岑舸,你们才刚认识吧,怎么这么快就叫他罗大哥了”陆霸王摸了摸鼻子道“我认识你好几年了,对你也不错吧,你也这么叫过我啊?”

    “你把你那数百美姬放了,我便叫你一声陆大哥。”绿衣少女娇哼一声道。

    “……那还是算了吧。”陆霸王苦着脸道。

    “哼。”燕岑舸白了陆霸王一眼。

    “罗大哥,我叫燕岑舸,从今天起我们就算是正式认识了哦。”燕岑舸小脸上现出可爱的笑容,走到罗晨面前伸出了柔嫩白皙的小手。

    “好。”罗晨站起身轻轻握了握少女的小手。

    雪奴冷哼一声,也是站了起,骄傲的挺起胸脯居高临下的看着燕岑舸。

    她的身高比燕岑舸足足高了半头,火爆的身材展露无遗,一张堪称绝色的无暇小脸配着一头乌黑的短发自有一股勃勃英气。

    燕岑舸目光落在雪奴身上,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雪奴丰盈挺拔的胸部,清稚的小脸上满是惊愕之色。

    “居然可以这么……大。”燕岑舸喃喃的道。

    “岑舸你什么?”陆霸王问道

    “啊……什么。”燕岑舸脸色微红别转了头。

    雪奴哼了一声,一脸骄傲的坐了下。

    燕岑舸从罗晨中抽出小手,定了定神,小脸上又是现出可爱的笑意:“罗大哥,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喔。”

    “嗯,好。”罗晨淡淡点头。

    “岑舸,你好久青龙城了,这次怎么会这里。”陆霸王道。

    “你以为我愿意见你啊。”燕岑舸白了陆霸王一眼:“我找你只是给你送请柬的。”

    “请柬?”陆霸王道:“谁的请柬?”

    “自然是我姐姐的了。”

    燕岑舸小手一挥,一张白色的卡片飞向了陆霸王。

    “是你姐姐邀请我么?”陆霸王接过那一张卡片,一脸的惊喜之色。

    燕小小名动萧州,声名直追当年的莲花仙子,是如今公认的萧州第一才女。陆霸王虽然也是少年才子,可是以他现在的名望地位,想要得到燕小小的邀请却是极难。

    拿着那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精致卡片,看着上面娟秀清丽的簪花小楷,陆霸王脸色微微涨红,显得极为激动。

    “此去十万里外,便是大江入海之地。姐姐数日前游历至海口,见波澜壮阔景致,忽然心有所得,欲要邀请三五风雅之士办一诗会。”燕岑舸脆声道,“三日之后,我和姐姐在陶然园等你。”

    “好好好,我一定去,我一定去!”陆霸王用力捏着请柬,似乎害怕谁把请柬抢走一般,连声说道。

    “罗大哥,到时候你也一起来吧!”燕岑舸歪着脑袋看向罗晨,翦水双瞳微微闪动,娇声笑道。

    “我就不必了。”罗晨摇了摇头,“诗词歌赋非我所长,还是不去献丑的好。”

    “‘美人如清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人,还说自己没有才情!”燕小小不满的撅了撅嘴,“我不管,反正你必须得来,不来不行!”

    “……真的不行,三日之后我还有事。”

    罗晨苦笑一声,这个自来熟的丫头,还真是让人头疼。

    “哼!”燕岑舸娇哼一声,瞪着陆霸王道,“三日之后,若是不把罗大哥带来,你自己也就不要来了!我走了!”说完跺了跺脚,飘然而去。

    “罗晨兄弟,你是不是傻了?”陆霸王捏着请柬,看着罗晨疑惑道,“小小小姐的姐姐,便是大名鼎鼎的才女燕小小!能够参与她主持的诗会,是多么荣耀的事情,你居然说不去!莫非你初来萧州,不知道燕小小是谁么?”

    罗晨淡笑摇头:“我虽初来萧州,可关于萧州的典籍还是看过一些的。燕大才女的名字,我岂能不知?不过小弟乃是俗人,委实不是什么雅士,自然不愿去附庸风雅,惹人笑话。”

    “罗晨兄弟,你这可是过谦了!”陆霸王连声道,“我观你这几日谈吐,不说字字珠玑,却也是出口成章,显然胸中大有丘壑。虽然你刚到萧州,声名不显,可将来萧州骚客之中,兄弟必然是一位人物。借此诗会一举成名,不也是一大乐事?”

    “陆兄说笑了。小弟非是推脱,实在是胸中无物,不敢去贻笑大方。”罗晨摇头道。

    罗晨说的乃是实情,他本不过是卧龙山脉一小小少年,幼时罗刚师兄所教不过能识字罢了,于诗词歌赋上可谓是一窍不通。虽然师父是名满萧州的大骚客,可是他自己依然是什么都不会。

    在白光门参详时,圣老在他的脑海里乱七八糟扔了一堆这类的东西,读起来倒是不错,不过毕竟非自己写的东西,罗晨自然不敢厚颜用以示人。

    “不行!罗晨兄弟,这次你必须要去!”陆霸王急道。

    罗晨抿了一口烈酒,淡淡看了一眼陆霸王。

    似乎感觉自己有些失态,陆霸王无奈的摇了摇头,挥手示意一众歌姬暂且退下,然后连声道:“罗晨兄弟,虽然我们算是初识,但所谓白首如新,倾盖如故,咱们也算是朋友,对吧?”

    不待罗晨回答,陆霸王又道:“既然是朋友,我的事情,你不能不帮忙吧!刚才你也听到了,三日之后你若是不去,我也不能去了!你知道我得到燕小小的邀请,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么?这样的机会,我绝对不能放弃!罗晨,帮我这一次,陪我去这一趟,好么?”

    罗晨摇头道:“陆兄,在下并非雅士,实在不愿去凑趣。陆兄这话,倒是让小弟为难了。”

    “腹有诗书气自华,兄弟何必过于谦虚。”陆霸王连声道,“再说纵然你不愿借此次诗会扬名,到了那里不说话也就是了。燕小小的诗会我只参加过一次,小小小姐为人处事极有分寸,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定然不会让兄弟你难堪的。”

    “陆兄……”

    “雪奴姑娘,你看这……帮我劝劝罗晨兄弟吧!”陆霸王捏紧请柬,一脸祈求的看着雪奴。

    “罗晨,我们去看看吧!”雪奴冷哼一声,清冷道,“我倒想要看看燕岑舸这小蹄子要耍什么花样!”

    “……”罗晨看了一眼雪奴,也是无语。

    看来这丫头对于那自来熟的小丫头已经产生了不小的怨念。

    “好吧!陆兄,我答应你。”罗晨叹了一口气道,“不过说清楚,到了那里之后,你们聊你们的,可不要难为我。”

    “好好好!哈哈!”见到罗晨终于答应了,陆霸王脸上现出喜色,大笑道,“多谢兄弟给我这个面子,来来来,喝酒,喝酒!哈哈!”

    ……

    青龙城内,陶然园中。

    一位白衣如雪的美丽少女站在池塘之畔,默默不语。

    “姐姐!”一声欢快的叫声响起,一位绿衣少女雀跃着来到池塘之畔,站在了白衣少女的身侧。

    “岑舸,你回来了。”白衣少女怜爱的拍了拍绿衣少女的小脑瓜,柔声道,“把请柬送到了么?”

    “嗯!”绿衣少女点了点头,忽闪着大眼睛道,“姐姐,我在送请柬给陆霸王时,遇到了一个极有才情的家伙!”

    “哦?是什么的人,居然能入我家岑舸的法眼?”白衣少女温婉笑道。

    “他说,‘美人如清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姐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不是有大才情的人么?”燕岑舸眨着眼道,“这才是真正的雅士风范,非那些沽名钓誉之徒可比。”

    “‘美人如清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燕小小品味片刻,失笑道,“这话倒是颇有意趣,不过世间男子,有几人能够做到?”

    “岑舸,你说此人有些才情,这话应该不错。若有机会,此人倒是应该见上一见。”

    “姐姐,其实这个人我们都见过。你忘了么,就在那万宝楼内,跟我们争抢过洗髓丹的,带着一个长腿丫头的那个。”燕小小轻笑道,“我已经替姐姐邀请他来参加姐姐的诗会了,姐姐应该不会生气吧!”

    “是他?”

    燕小小秀眉微微一挑,轻声道:“还真的好巧。”

    “是啊,真的是很巧啊!”燕岑舸开心道,“没想到这个人看起来像个凶悍的家伙,居然胸中极有丘壑。他这样的人,才真正配得上参加姐姐的诗会呢!”

    “嗯,我知道了。”燕小小温婉一笑,“岑舸,你去忙吧!”

    “看来大才女又要酝酿新作了!”燕小小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姐姐,那我走了!”说完欢快的跑了出去。

    “真的是……很巧啊!”

    燕小小默然良久,微微一笑。

    “本来就要想法子让他们来参与诗会的,没想到岑舸居然已经把他们给请来了。这样倒是省去了一番周折。”

    “本欲以我之名引这二人前来,不过……没有想到这个小子,还居然真的有些才情。这件事情……倒是有些意思了呢……”

    “……”

    ……

    “陆兄,不用送了。”

    酒楼所在庄园之外,罗晨带着雪奴,向着陆霸王挥手告别。

    “好,哈哈,好!”陆霸王喝得满面红光,被两个绝色美姬驾着,口齿已经有些不清,“好……兄弟,感谢!太感谢了!三日……之后,我们再……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