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一曲终了
    酒楼所在庄园之外,罗晨带着雪奴,向着陆霸王挥手告别。 23us.最快

    “好,哈哈,好!”陆霸王喝得满面红光,被两个绝色美姬驾着,口齿已经有些不清,“好……兄弟,感谢!太感谢了!三日……之后,我们再……再见!”

    “好的,我们一定去。”罗晨微笑点头。

    “兄弟,真的……很感谢!这些……丫头,你……看上……哪个,现在就……就可以……带走!既可……远观,也可……亵玩!哈哈!”陆霸王醉眼朦胧的道。

    长腿少女狠狠地瞪了陆霸王一眼,拉着罗晨的手大步离去。

    “也是……罗晨兄弟有……雪奴……姑娘,根本看不上……你们!”陆霸王哈哈大笑。

    罗晨无奈的摇了摇头。能让一位四级武师醉成这个样子,可想而知这家伙喝了多少烈酒。

    今日这个家伙接了燕小小的请柬,几乎高兴疯了。没想到燕小小在这萧州名士之中,竟然是有着这样的影响力。

    “雪奴,你有没有感觉这件事情有问题?”转过街角,罗晨传音道。

    “陆霸王没有问题,那小浪蹄子除了不该喜欢你之外,也没有问题。”雪奴传音哼道,“不过这件事情未必没有问题。”

    罗晨点了点头,雪奴的想法和他一样。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陆霸王风流俊雅,骨子里却有一股豪爽,绝对是可交之人。不然罗晨也不会和他结交成为朋友。

    而今日来的这个丫头,显然是心机单纯之人,更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可是这件事情,未免是有些太巧了。两个不会耍诡计的人的身后,未必没有什么诡计。

    而且对于那个名动萧州的才女燕小小,罗晨之前见过一面,并无什么好感。

    燕小小当日在万宝楼里拍下了死士如花,然后赠送予萧州名士许文强,这样的事情在名士之中算是一桩雅事,而罗晨感觉却是极为厌憎。

    毕竟死士都是控魂阁造成的,乃是没有自主灵魂的行尸走肉。而他一直牵挂着的赵月儿,也正遭受着同样的命运。

    所以对于燕小小举行的诗会,他委实没有什么兴趣。不过这件事情实在太巧,让他觉得也是有些意思。

    “真的是……有点儿意思啊!呵呵!”罗晨默然一笑,抬头看向秋日的天穹。

    ……

    三日时间之内,罗晨和雪奴继续整日在青龙城各处游荡。一切都显得极为平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三日后,清晨。

    罗晨走出密室,感知能力略略释放,在庄园门外便感应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气息。

    “这个家伙,还真是心急。”罗晨失笑。

    “罗晨,怎么样,好看吗?”旁边的密室之内,长腿少女娇躯一闪走了出来,提着裙裾轻轻转了个圈,看了罗晨道。

    雪奴今日显然也是经过精心的修饰,一袭合体的长裙极好的衬托出了她完美的身材,却又不显得突兀张扬,衬得美丽的小脸更加的清丽脱俗。虽然不施脂粉,却洋溢着一种青春的气息,令人看了眼前一亮。

    “好看!”罗晨笑笑,“比那小丫头好看多了!”

    “真会说话!”雪奴皱了皱小鼻子,得意的笑了起来。

    “走吧!我们再不出去,那陆霸王该着急了!”雪奴说着,向着罗晨伸出了小手。

    “嗯,好!”罗晨点头,却似没有看见雪奴伸过来的小手,迈开大步走了出去。

    长腿少女气得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罗晨一眼,嘟着小嘴跟了上去。

    “陆兄,久等了!”罗晨走出庄园门外,看着正在门口来回踱步的陆霸王笑道。

    “哪里话,我也是刚到。”陆霸王连声道,“走吧!我们早些过去,让小小小姐等,未免太失礼了!”

    两人跟着陆霸王出了武师居住的区域,在青龙城内高速而行,到了城北的一座庄园门口这才停了下来。

    这庄园与青龙城内别处的庄园不同,虽然也有围墙,围墙却不甚高,只有丈许高度。围墙之上乃是镂空的,在庄园外便可看到园内的景致。

    从外向内看,庄园内建筑不多,绿树成荫,鲜花遍地,有清流曲折流过,看上去却有几分乡野气息,不似城市之内住人的庄园。

    庄园大门敞开着,正对大门的乃是一方古老的青石屏风,上面青苔斑驳,写着“陶然园”三个古朴的大字。

    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正站在大门之外,见到高速而来的罗晨三人,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方师兄。”陆霸王见到那青年,微微欠身道。

    “陆霸王,你怎么来了?”高大青年声音微冷道。

    “小小小姐今日在此举办诗会,我是来参加诗会的。”陆霸王轻声道。

    “可有请柬?”高大青年寒声道。

    “有。”陆霸王点了点头,手上现出一张白色卡片,递给了高大青年。

    高大青年接过请柬,仔细的看了看,确认是邀请陆霸王的,也正是燕小小的字迹,不由得脸色更冷。

    “霸王兄弟,你不过做过一首《临江赋》,这几年来并无佳作面世,算什么萧州名士,竟然也来参加小小小姐的诗会!我买下这陶然园,赠予小小小姐,才获得参与此次诗会的资格,你有什么资格来参加小小小姐的诗会!”

    陆霸王闻言,脸色也是一寒,沉声道:“诗不在多而在精,小弟虽然只是做过一首《临江赋》,却得到过大家称赞,萧州乡野之地,村童也可吟诵。若天师兄三五日便有作品面世,可又有几首能被世人记住?”

    “放肆!”

    那高大青年闻言大怒,寒声道:“陆霸王!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虽然你是宗门亲传弟子,可我早晚也会成为亲传弟子,自然不用怕你。方师兄,今日之事是你挑衅在先,既然如此,就休怪师弟我不给你面子了!”陆霸王昂首道,“邀请我来的是小小小姐,难道师兄准备把我挡在门外么?”

    高大青年狠狠地瞪了陆霸王一眼:“进去吧!今日诗会,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丢人现眼!”

    “呵呵!到时候丢人的是师兄也未可知。”陆霸王冷笑一声,迈步向门内走去。

    罗晨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带着雪奴跟着向前走去。

    “慢着!”方清风伸臂挡住了罗晨,“你不能进去!”

    “为何?”罗晨淡然一笑。

    “请柬上写的明明白白,只邀请陆霸王一人。你们要进去,就请也拿出请柬来。”方清风冷然道。

    “方师兄,他们两个也是小小小姐邀请的客人。”陆霸王愠声道,“你拦住他们,是想让小小小姐不高兴么?”

    “小小小姐的诗会,是谁都可以参加的么?”方清华脸色一沉,“陆霸王,你休想欺瞒于我!”

    “是我请他们来的。”清脆的声音响起,宛若空谷莺啼一般,人影一闪,一个绿衣少女出现在庄园大门之外。

    “岑舸师妹,你这是……”方清华脸上堆起笑意,轻声道。

    “他们两个,是我的朋友,是我邀请他们来参加姐姐的诗会。方清风,你不要拦着他们。”

    燕岑舸蹦蹦跳跳的走到罗晨跟前,伸手挽住罗晨的胳膊,娇声道:“罗师兄,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走吧,我们进去。”

    “嗯,好!”罗晨淡淡一笑,迈步走了进去。

    雪奴冷冷瞪了方清风一眼,跟着罗晨走入园内。

    “混蛋!”方清风气得咬紧了牙。

    “哪里来的阿猫阿狗,也配参加小小小姐的诗会!等着吧,到了诗会之上,我倒要看看你会如何难堪!”

    他在萧州也算是小有名气,又是青龙宗的亲传弟子,好容易才获得一次参与燕小小诗会的机会。陆霸王倒还罢了,毕竟算是萧州名士,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居然也得到了参与诗会的资格,这不由得让他异常愤怒。

    ……

    走入园中,转过屏风之后,罗晨不着痕迹的脱离了燕岑舸的胳膊。长腿少女脸色略缓,燕岑舸却是不满的撇了撇嘴。

    旋即她的小脸上又是现出衣服笑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显得极为开心。

    今日的燕岑舸显然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一张小脸看上去更加动人。与雪奴相比,倒是各有千秋。

    沿着一条开满鲜花的清溪向上而去,行了十余里,眼前出现了一片密林。

    几人走入林中,顿觉霍然开朗。

    眼前一方方圆百余丈的空地,清溪在空地之中盘绕而过,流速极缓,沿着清溪之畔设了几个案几,上面摆着时鲜果蔬,瓜果等物。又有侍女侍立一旁,手中捧着酒壶。

    清溪之畔,站着一个一袭白衣的美丽少女,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嘴唇用力抿起,看上去有着几分英武之气。少女正皱着眉头,看着清溪之中的游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姐姐!”燕小小轻唤一声。

    “哦!”白衣少女似乎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抬起头来淡淡看了众人一眼,点头道,“先入座吧!”

    燕小小吐了吐舌头,拉着罗晨娇声道:“罗大哥,来,坐这边。”

    罗晨淡然一笑,任由燕小小拉着,到清溪之畔案几后坐下。雪奴坐到了罗晨左侧,而燕岑舸则是直接挨着罗晨坐到了罗晨右侧。好在一个案几长约丈余,三人坐在一起,倒也不算拥挤。

    陆霸王颇为知趣,被燕岑舸瞪了一眼后,直接走到不远处的另一个案几之后坐定。

    燕小小见到妹妹与罗晨如此亲近的样子,眉尖微微扬起,旋即又放下。

    这里显然便是今日诗会之所了,此刻除了燕小小之外,还没有别人。燕小小沉默不语,只是在那里安静的等待着。

    陆霸王正襟危坐,唯恐失了礼数。罗晨虽然觉得燕小小有些做作,可也保持着表面上的尊重。而小吃货雪奴则是毫不客气,毫无形象的把身前的果蔬扫荡一空。

    等了不到一个时辰,被邀请参与诗会的名士一个个到来入座。最后进来的,则是在庄园外迎接的方清风。

    这些名士彼此都认识,见了之后自然要相互问候。唯有罗晨众人都没见过,一时间注意力都落在了罗晨身上。

    罗晨神色淡然,目光落在这些名士身上。他来萧州之前已经是看遍典籍,此刻自然知道了这些名士的身份。

    这些名士在萧州都有些名望,不过却并非真正的大家。他们活动的区域,都是在这青龙城十万里内。

    显然燕小小的这次诗会,也是仓促之间召集的。不然以燕小小的声名,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没有坐在此地的资格。

    燕小小依然沉默,款款走到案几之后坐下。

    在她面前的案几之上,有着一架古色古香的瑶琴。燕小小玉指轻抚,铿的一声轻响,穿云裂帛,直上苍穹。

    众人皆是肃然,端坐不语。

    燕小小十指拂动,顿时有金戈铁马之音传出,琴音之中满是杀伐之气,令人仿若是到了百万大军相互攻杀的战场。

    少顷琴音一变,又如潇潇秋雨直落而下,清疏旷达,令人意兴大发。

    过了数息,琴音再变,清远悠长,似泛舟于湖海之间,醉酒高卧,身外一切皆如过眼云烟一般。

    “琴瑟之音,竟然能够影响人的心神!”

    罗晨还是第一次听这等曲子,一时间也是心神激荡,心中暗惊。

    燕小小这一曲显然没有恶意,不过已经能令人沉醉其中。罗晨有一种感觉,若是燕小小愿意的话,甚至可以用这种琴音攻击对手。

    再观周围的名士,一个个脸上露出激动之色,显然也是沉醉其中了。

    一曲终了,余音袅袅。良久,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一个个都是为之动容。

    燕小小才女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

    燕小小目光环视众人,微微一笑道:“庄大家当年所谱这一曲《笑傲江湖》,苍凉大气,曲调雄奇,小小潜心钻研数年,今日才算是略有所成。此曲今日献于诸君,算是定下今日诗会之格调,不知各位是否同意?”

    “这便是当年庄大家所谱《笑傲江湖》么,”

    一位面容清癯的老年文士赞叹道,“二十余年前,庄大家于大江之上雪夜赋诗,名动天下,当夜莲花仙子便曾于楼船之上弹奏过这一曲《笑傲江湖》,闻者皆言惊心动魄,天下无双,可惜那一夜过后,庄大家便不知所踪,而莲花仙子也再不弹这曲《笑傲江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