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此诗何名
    燕小小目光环视众人,微微一笑道:“庄大家当年所谱这一曲《笑傲江湖》,苍凉大气,曲调雄奇,小小潜心钻研数年,今日才算是略有所成。此曲今日献于诸君,算是定下今日诗会之格调,不知各位是否同意?”

    “这便是当年庄大家所谱《笑傲江湖》么,”

    一位面容清癯的老年文士赞叹道,“二十余年前,庄大家于大江之上雪夜赋诗,名动天下,当夜莲花仙子便曾于楼船之上弹奏过这一曲《笑傲江湖》,闻者皆言惊心动魄,天下无双,可惜那一夜过后,庄大家便不知所踪,而莲花仙子也再不弹这曲《笑傲江湖》,”

    “此后虽有曲谱广为流传,可从未有人能够领会其中真谛,当年庄大家醉酒泼墨,斗酒诗百篇,莲花仙子雪中抚琴,一曲震惊天地,那等盛事,我等沒有资格参与其中,实在是极为遗憾,而今莲花仙子已然逝去,本以为《笑傲江湖》已成绝唱,沒想到小小小姐竟然能弹奏此曲,我等今日实在是大饱耳福了,”

    在座诸人皆是连连点头,言道仅仅这一曲《笑傲江湖》,今日便已算是不虚此行,

    罗晨的目光却是落在金螺内,看着双目微闭的圣老,心道这《笑傲江湖》原來也是师父所谱,看來师父真的有不少存货,

    不知所踪二十余年,依然能被这么多人铭记,师父也的确是够厉害的,

    不过……二十余年前,应该就是师父肉身被毁的时候吧,

    按照圣老的要求,如今金螺已经被罗晨封住气息,罗晨可以看到金螺内的圣老,圣老却无法感受到外界,所以圣老并不知道现在到了哪里,只是在金螺空间之内沉睡,

    “小小小姐此曲《笑傲江湖》,的确是动人心魄,初闻之令人心神激荡,直欲厮杀一番,后來又似有功成名就,泛舟湖海之意,以此曲作为诗会之基调,好则好矣,只怕有些难了,”那方清风扬声道,“非真正腹中有着锦绣文章之士,无法做出贴切的诗作來,那些滥竽充数之人,恐怕就要丢人现眼了,”说完看着罗晨所在的方向,嘿嘿冷笑,

    罗晨淡然一笑,毫不在意,长腿少女与绿衣少女却是不约而同的瞪了方清风一眼,

    其余文士脸上都是极为淡然,对于方清风的话并沒有多大反应,所谓诗会,本就是文士们相互比较的所在,沒有真才实学之人,自然是会丢人现眼,

    燕小小看了方清风一眼,浅浅一笑道:“方先生当真觉得难么,”

    “于我而言自然不难,不过对于某些人而言,恐怕就有些难了,”方清风微微一怔,连忙道,

    “既然方先生觉得不难,今日诗会就由方先生开始吧,”燕小小眉峰一挑,淡淡笑道,

    “啊,”

    方清风脸色微微一变,再看众人的目光,却都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陆霸王端着酒杯,脸上更是现出一丝冷笑,

    “好,在下就献丑了,”方清风咬了咬牙,皱起眉头,开始搜肠刮肚,众位文士一边看着他,同时也快速的在心里开始构思,

    燕小小淡然一笑,轻抚瑶琴,琴声轻松欢快,令人心神愉悦,而在方清风听來,这琴声便若是催命的鼓点,令人烦闷,

    “苍凉大气……苍凉大气……”方清风拧着眉头,一脸痛苦之色,数息之后,用力的咬了咬牙,大声道,“我有了,”

    燕小小浅笑点头,停止抚琴,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到了方清风的身上,

    方清风站起身來,扬声吟诵道:“大江出萧山,苍茫云海间,东流百万里,入海何日还,”

    吟诵完毕,方清风得意的坐了下來,清溪之畔,一时间变得极为安静,

    “小小小姐,我这一首如何,”方清风看着燕小小得意道,

    “不错,”燕小小浅浅一笑道,“看來方先生与小小一样,对于庄大家极为仰慕,对于庄大家的名作,倒是颇为的熟悉,”

    “哈哈哈,”周围的文士们哄笑起來,陆霸王更是一脸讥讽的道:“方师兄,你模仿谁的不好,偏要模仿庄大家的作品,还模仿的如此明显,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么,”

    方清风脸色一滞,面红耳赤说不出话來,

    罗晨也是不由得笑了起來,现在的他自然知晓师父传世的那些名作,这方清风所谓的大作,分明就是从师父的一首诗里模仿所得,

    师父那首长诗的前四句乃是: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庄大家之名萧州人人皆知,这方清风在诗会上模仿庄大家的诗作,实在是自取其辱,

    看來这个家伙,的确沒有什么真才实学,反而自视甚高,结果却是搞得自己灰头灰脸,

    “方先生的诗虽然有斧凿之痕,不过也算贴切,这一次,也就算过关了,”燕小小浅浅一笑,替方清风解了围,又道,“今日召开诗会,乃是因小小数日前观大江入海,心有所感,做得几首小诗,与庄大家名作相比都无法满意,所以才于此地召开诗会,以冀能够得到一首传世之作,”

    说着燕小小拿出一个木质酒杯,斟满美酒,放入面前清溪之中,浅笑道:“今日诗会乃小小召开,规矩便由小小來定,这酒杯到谁那里停下,便由谁作诗一首,由我们大家点评,若是无法做出,或是所做之诗太不贴切,便要饮了此杯,各位先生以为如何,”

    众人皆是点头,言道此法甚好,那方清风却大声道:“此酒为小小小姐亲手所斟,若是到了在下这里,在下便不用作诗,直接饮了此杯,哈哈,”

    一众名士皆是侧目,心中极为不然,罗晨看着方清风兴高采烈的样子,心中也是摇头,这样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如何修炼到六级武师的,

    燕小小眉峰微挑,旋即又恢复了淡然之色,玉手轻轻一挥,酒杯便在清流之中缓缓飘动,

    清溪之中水流极缓,宽约数尺,在每个人案几之前,略微宽阔一些,刚好形成一个个完全静止的小湾,酒杯顺水而下,有可能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停住,

    到了此时,诗会便真正的开始了,

    罗晨见诗会是这样的规矩,知道自己说不定也会有着开口的机会,他哪里会写什么诗,不过好在记忆之中也有着不少的诗作,看上去都颇为不错,其中一部分正是在修真界广为流传的庄大家的名作,另外一些则是师父塞入他脑中,但在庄大家名作之中并无记载的,

    罗晨并不知道这些诗作是否在修真界之上流传过,不过他也并不在乎,若是轮到了,直接拿來用便是,大不了丢脸罢了,以他的心志,对于这样的事情完全就不在乎,

    酒杯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飘流,在第三个名士面前停了下來,那名士正是今日率先开口的那位老者,叶烨烨给的典籍中也有此人的记载,罗晨知道此人名叫兵常散人,

    兵常散人呵呵一笑,站起身來道:“老夫吟诵一首旧作,虽是旧作,却从未现世,还请诸位方家斧正,”

    说完兵常散人轻捋胡须,朗声吟诵道:“兵常春色旧來迟,二月垂杨未挂丝,而今江畔冰开日,正是萧山花落时,”

    吟诵完毕,兵常散人缓缓坐下,微笑不语,

    “不通,不通,”一众文士皆在沉吟,方清风却是站起身來,大声叫道,

    “如何不通,”兵常散人冷哼一声,

    “小小小姐一曲《笑傲江湖》,已经为今日诗会定下了基调,做诗当以苍凉大气为格调,你这一首诗做得实在是莫名其妙,毫不贴切,”方清风大声道,

    “我觉得很好啊,”燕小小的声音响了起來,

    方清风微微一怔,看向了燕小小,

    燕小小淡然一笑,环视众人道:“大家以为呢,”

    陆霸王站起身來,大声道:“散人这一首不仅贴切,更是难得一见的大作,有散人此诗,今日诗会便会名传后世,”

    “胡扯八道,”方清风撇了撇嘴道,“陆霸王,你一个黄口小儿,又有什么见识,”

    陆霸王冷哼一声,继续道:“兵常地近东荒诸岛,气候苦寒,又屡遭东荒岛上诸部侵袭,民生凋敝,萧山不惟是大江发源之地,更是萧州最为繁华的区域,散人此诗,虽然看似平淡,却自有一股悲悯之意,萧山已经繁花落尽,兵常才江畔冰开,此两句何等苍凉,何等大气,岂能说不贴切,”

    众文士皆是点头,深以为然,陆霸王傲然看了一眼方清风,缓缓坐下,

    燕小小略有些诧异的看了陆霸王一眼,浅笑着点了点头:“陆先生说的不错,有散人此诗,今日之诗会便已经算成功了,散人百余年來在兵常抵御东荒诸岛蛮人,立下了赫赫功勋,不惟是萧州名士,更是心怀生民的仁义之人,先生诗作,自然过关,不过这一杯酒,还请先生饮了,这一杯酒,便算是小小敬先生的,”

    “好,好,好,”兵常散人脸色微微颤动,自清流中拿起酒杯,慨然道,“老夫平生所愿,便是杀尽东荒诸岛蛮人,还兵常百姓以安宁,奈何力不从心,又无有萧州同道相助,奈何,奈何,”

    看向燕小小,兵常散人感激的道:“小小小姐不惟有惊天之才,更有一颗仁者之心,在下佩服,莲花仙子已经逝去,小小小姐便是萧州第一才女,老夫斗胆,从今以后,便称小小小姐为小小仙子,这一杯酒,我替兵常亿兆生民谢过仙子,”

    说完头一扬,把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惟愿能得萧州同道之助,灭尽东荒诸岛蛮人,吾愿足矣,”兵常散人把酒杯放入水中,眼眸中竟然有着丝丝泪光,

    “小小小姐乃如今萧州第一才女,又有天人之姿,仙子之名,绝对是恰如其分。”陆霸王大声道,“从今以后,我等便尊称小姐为小小仙子了!”

    众位文士皆是纷纷赞同,言道燕小小蕙质兰心,宅心仁厚,当得仙子之名。

    燕小小浅浅一笑道:“诸位谬赞了。小小何德何能,敢于莲花仙子比肩。倒是散人不惟文思敏捷,更兼心怀生民,才是真正的仁人。今日得散人此诗传世,乃是我等之幸。”

    兵常散人见众人并不愿谈论抵御东荒诸岛蛮人之事,不由得苍凉一笑,默然不语。

    修真界除了八州之外,还有四荒,分别为东荒、西荒、南荒和北荒。

    南荒便是天南蛮荒,位于川州以南,以天南山脉为核心。北荒指的是秦州以北靠近无尽冰洋的一小块区域。西荒位于大陆西侧,面积最大。而东荒却不在大陆之上,而是指的大江入海处不远的一大片岛屿。

    东荒诸岛上居住之人与大陆上完全不同,雪肤碧眼,身材高大,语言也与大陆之上差异极大。东荒诸岛所在天地灵力极为稀薄,不过强者却并不少见。

    东荒诸岛分为几个大的部族,都是极为好战,彼此征战不休,也时常窜至大陆之上劫掠。兵常地方位于大江入海处附近,乃是东荒诸部最常劫掠的区域。

    这些消息,罗晨都是从典籍上读到的。兵常散人抵御东荒诸部的事迹,典籍上也有记载。

    萧州表面上还算平静,实则也是纷争不断。萧州的强者们哪里有心思理会东荒的事情,自然没有人去帮助兵常之人。

    罗晨看着兵常散人略略有些落寞的样子,心中却没有任何波澜。因为这里是萧州,而他来自“南荒”,在萧州之人眼中,萧州之外的人皆可称为蛮人,更何况他这个南荒之人,更是蛮夷中的蛮夷了。

    燕小小皓腕一挥,案几上现出一张宣纸,一方砚台,而她的手上则是出现了一支精致的毛笔。

    “散人此诗何名?”燕小小略略转身,轻声问道。

    “就叫‘边词’吧!”兵常散人答道。

    燕小小轻点臻首,毛笔在砚台中轻轻一蘸,然后笔走龙蛇在宣纸上一挥而就。片刻之后,收了笔墨,轻轻提起宣纸,向着众人展示了下。

    罗晨看了过去,见那宣纸上的字迹若银钩铁划,极有气势,字迹狂放不羁,力透纸背,竟然是极为罕见的狂草,与当日所见燕小小请帖上秀丽的簪花小楷完全不同。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