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抄来的?
    燕小小轻点臻首,毛笔在砚台中轻轻一蘸,然后笔走龙蛇在宣纸上一挥而就。片刻之后,收了笔墨,轻轻提起宣纸,向着众人展示了下。

    罗晨看了过去,见那宣纸上的字迹若银钩铁划,极有气势,字迹狂放不羁,力透纸背,竟然是极为罕见的狂草,与当日所见燕小小请帖上秀丽的簪花小楷完全不同。

    显然这燕小小在书道上的造诣也是极为了得,倒是无愧才女之名。

    “好!”

    众人见了,不由得又大声的喝起彩来。

    燕小小浅浅一笑,把宣纸放于案几之上,玉手轻轻一挥,兵常散人面前清溪中的酒杯便又到了她的手里。

    再次斟了一杯美酒放入清溪之中,燕小小浅笑道:“散诗佳作,已足以传世,为今日诗会增添光彩,小小极为开心。各位都是饱读诗书之人,还请不要藏拙,多多吟诵金玉之章为好。”说罢玉手再次挥动,那酒杯又在清流之中缓缓向下而去。

    这一次酒杯停在了一位青衫文士身前。这文士名曰赵宝华,是青龙城附近一座著名书院的山琅,乃是一位饱学宿儒。赵宝华当下也是毫不客气,站起来吟诵了一首诗作。

    似兵常散人那样的佳作,自然不可能连续出现。众人皆是评论,赵宝华诗作还算贴切,不过与兵常散人之作相去甚远。于是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赵宝华潇洒自若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燕小小再次记录下了赵宝华的诗作,然后又召回酒杯,斟满美酒,放于清流之上。

    这一次酒杯停下的位置,乃是在陆霸王身前。陆霸王倒是颇有才气,吟诵了一首锋芒毕露的七言绝句。这首诗得到了众人的一致首肯,不过与兵常散人的那首《边词》相比,显得锋芒太盛,不够内敛,自然处于下风。

    不待众人催促,陆霸王直接端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既已得到众人称赞,又能饮得小小仙子亲手所斟之美酒,他自然极为开心。

    放下酒杯之后,陆霸王傲然看了方清风一眼。方清风气得咬牙切齿,作声不得。

    他之前评判兵常散人的诗作被燕小小反驳,而陆霸王的诗作却得到了燕小小的称赞。相比之下,陆霸王自然有骄傲的资格。

    不过他并没有郁闷太久,因为他立刻找到了下一个攻击的对象。

    酒杯再次顺水流淌,这次却停在那清俊少年面前。

    “一个无名小子,也敢来参加小小仙子的诗会!”方清风盯着那清俊少年,呵呵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吟诵出什么‘大作’来!”

    清俊少年目光如电,冷淡的看了方清风一眼。方清风感觉如被上古凶兽盯上了一般,脸色猛然一变,想要说的话再也无法出口。

    燕小小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罗晨,旋即脸色又恢复了平静,浅浅一笑道:“罗晨先生,还请吟诵大作。若无诗作,便请饮了此杯。”

    罗晨深深看了一眼燕小小,略略皱眉。

    燕小小今日表现,仿若当日万宝楼内的言语冲突从未发生过一般,这不由得让罗晨也是感到奇怪。

    “我早就说了,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能吟诵出什么东西来!”身上的压力一松,方清风便不肯安分了,看着罗晨不屑道,“这样滥竽充数之人,便该直接赶出园外,又怎能让他喝这小小仙子亲手斟的美酒?”

    雪奴脸色一沉,眉宇间便现出丝丝杀意。在罗晨的另一侧,燕岑舸狠狠瞪了方清风一眼,低声道:“罗大哥,不要藏拙,我知道你的实力的。”

    罗晨无奈的看了一眼这个自来熟的小丫头,心道我有什么实力。这些玩意儿,我从来就没学过。

    燕小小美丽的脸庞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却没有催促。各位名士相互认识,却都不知道罗晨是谁,因此都是颇为感兴趣的看着罗晨,等待着罗晨开口。

    罗晨看了一眼面前的酒杯,缓缓站起身来。

    这一杯酒虽然是燕小小亲手所斟,对于罗晨而言却没有什么吸引力。况且燕小小使用的始终是一个酒杯,这酒杯如今已经被兵常散人等三人先后饮过,罗晨虽然不是讲究之人,却不愿沾染三个男人的口水。所以他自然不愿选择直接饮酒,而是准备吟诗。

    “吟诵哪一首好呢?”罗晨回忆着圣老装入自己脑海里的那些诗作,心中想着。

    对于这种把别人作品据为己有的行为,罗晨内心中其实也是很是不齿。不过这次对方是自己的师父,而且为的是不喝别人的口水,所以罗晨也是拉下脸面,准备无耻一次了。

    “师父,就这一次,你老人家不要怪我啊!”罗晨看着金螺内沉睡的圣老,心中想道。

    “有了!”罗晨目光一闪,也是做了决定。

    似模似样的环视众人,罗晨淡笑道:“小小仙子既然是观大江入海有感,我便作一首与大江有关的诗吧!”

    “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欲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罗晨面带微笑,抑扬顿挫的吟诵道。

    众人皆在心中斟酌,那方清风却是大声叫了起来:“不通!不通!狗屁不通!”

    罗晨淡然一笑,根本不理会他,缓缓坐了下去。

    “黄口小儿,也学人来作诗!”方清风盯着罗晨,冷笑连连道,“什么‘枕中云气’,云气如何能在枕中?‘床底松声’,哈哈!难道你家的松树长在床下不成?堆砌辞藻,华而不实,这算是什么狗屁诗作!”

    燕小小美眸之中异彩闪动,看着罗晨轻声道:“先生这一首诗,题目为何?”

    罗晨淡然道:“《夜宿书院》。”

    “夜宿书院……想必这书院是在临近大江的险峰之上了!”燕小小美眸中异彩连连,连声道,“果然是枕中云气,床底松声!好,好,好!”

    方清风瞠目结舌,连声道:“小小仙子,这……这……”

    燕小小哪里理他,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激动之色,拿出宣纸快速的把这首诗记录了下来,极为珍重的直接收起,然后看着罗晨,赞叹道:“罗晨先生果然是胸中大有丘壑之人,小小年纪便能做出此等佳作。此诗传扬开来,萧州便又要多一名士了!”

    众位名士仔细品味这一首诗,欲琢磨欲觉得这诗极为不凡,一时间看向罗晨的目光,也都多了几分佩服。

    方清风如同吃了黄连一般,一脸的尴尬之色。坐在那里作声不得。

    罗晨脸色从容,心中却是苦笑。这首诗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估计也不是师父所做,乃是白光门《四季图》雕刻中的一首诗。这等拾人牙慧,算不得真本事,反而是无耻至极。

    不过为了不喝这杯沾了别人口水的美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看来这首诗并未在大陆之上传开,我也总算是过关了!”罗晨心道。

    “先生这首诗极为不凡,和散人之前那首难分伯仲,小小斗胆,请先生再作一首,与散人分个胜负,不知先生可否愿意?”便在这时,燕小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罗晨抬头,见燕小小正一脸迫切的看着自己,眼眸中的神色极为真挚。

    “哼!这首诗不知他从哪里抄来的,仙子你让他再作一首,可就难为死他了!”方清风反应极快,不屑的撇了撇嘴,大声叫道。

    “罗大哥!”

    燕岑舸拉了拉罗晨的衣角,小脸上满是期盼之色。

    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罗晨的身上,各种眼光意味难明。显然有人也是对于方清风的话有些赞同。

    “少不得只好再无耻一次了!”罗晨无奈想道,再次站了起来。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罗晨朗声吟诵,然后一脸淡然的缓缓坐下。

    罗晨并不愿靠着诗会一举成名,博得什么才子之名,所以在师父塞进自己脑海里的众多诗作之中,选择了这首看上去还算贴切的中平之作。在他看来,这首诗无论辞藻还是气势都无法和那首《夜宿书院》相比,拿出来只不过是应付一下而已。

    “不通!不通!”罗晨话音刚落,方清风便大声叫了起来,脸上冷笑连连,“这是什么狗屁玩意儿!这也能叫诗么?”

    “闭嘴!”一声微愠的娇喝陡然响起。

    燕小小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激动之色,深深吸了口气,向着罗晨微微欠身道:“小小失礼了,还望先生见谅。”

    罗晨淡淡点头,心中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方清风见燕小小对罗晨居然如此恭敬,脸上现出愕然之色,再也不敢多言。

    燕小小美眸之中异彩闪动,声音微微颤抖:“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罗晨先生诗中,竟然有包容宇宙之大志,却又如此深藏不露!单凭此诗,罗晨先生便可称为真正的大家。”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众位名士品读着诗中的意味,不由得个个动容,一个个目光落在罗晨身上,满是热切之色。

    “非有惊世之才,无法做出此诗!”燕小小声音微微颤抖,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激动之色,“吞吐日月,包容星汉!先生之志,竟然有囊括这八州四荒的意思!先生不惟是真正的名士,来日必是惊天的豪雄也!”

    “昔年庄大家楼船夜雪,斗酒诗百篇,百余佳作人人传诵。小小这些年来曾对这些佳作一一品读,自觉这些佳作虽然都是字字珠玑,却也有优劣之分。罗晨先生这一首诗,便是与庄大家最优的几首诗相比,也是在伯仲之间,胸怀甚至犹有过之!”

    罗晨听了,咧了咧嘴。他对于诗词歌赋实在是无甚造诣,感觉这一首《观沧海》极为寻常,所以才吟诵出来。没想到这首诗居然被燕小小这般称赞,这样的状况,完全是他始料未及的。

    众位名士大都是有真才实学之辈,仔细品读这一首诗,自然是愈品愈有滋味,心中都是大为震惊。

    “仅凭这一首诗,罗晨先生便可名传千古了!”那赵宝华目光灼灼,连声赞叹道,“小小仙子所言非虚,这一首诗绝对可与庄大家最好的几首诗比肩。想不到庄大家销声匿迹二十余年后,又有一位真正惊才绝艳的骚客问世了,而且还是如此年轻!我等今日能够见证这一切,不仅是不虚此行,且是不枉此生了!”

    “弱冠之年,心怀天下,先生真是少年英雄!”兵常散人也是连声道,“能够听闻先生金玉之章,实在是我等的荣幸啊!”

    众人一个个两眼放光,交口称赞,令罗晨极为尴尬。罗晨无奈道:“各位谬赞了,区区一首小诗,当不得大家如此称赞。”

    “当得,自然当得!”陆霸王大声笑道,“我早就说过,罗晨兄弟胸中大有丘壑,如今看来果不其然!能与罗晨兄弟为友,也是在下平生之幸啊,哈哈!”

    雪奴骄傲的坐直了身子,小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在罗晨另一侧,燕岑舸激动得小脸涨红,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如水目光落在罗晨清俊的脸庞之上,再也不肯移开。

    燕小小的目光亦是落在罗晨身上不曾移开,翦水双瞳中异彩连连。

    “哼!这首诗说不定也是他抄来的!”方清风见罗晨被众人如此抬举,心中郁闷一场,冷笑道,“随便抄两首诗,便成什么大家。这大家也当得太容易了!”

    “方先生,请你离开吧!”燕小小眉峰高高挑起,声音微寒。

    “什么?让我离开?”方清风一怔,失声道,“小小仙子,你……”

    “你这等俗物,也配参与仙子的诗会!”赵宝华脸色一沉,寒声道。

    方清风脸色发青,站起身来,向着燕小小微微躬身,然后一脸郁闷的走了出去。

    赵宝华是宗主的朋友,他不敢得罪。而燕小小便是他心中的女神,他更加不愿得罪。

    (本章完)

    还在找”吞天龙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